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Latest articles

異地的漂流者——廖偉棠1999-2005年意象與風格轉換 ◎張詠詮

◎小編張詠詮賞析 廖偉棠寫作時期至今(2020年),約稍可粗略分為三個時期,第一個時期是1999-2005、第二個時期是2006-2012、第三個時期是2013-2019,當然詩人本不能如此簡單的作分期。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教授余麗文曾指出:「他(廖偉棠)的詩歌往往呈現了一種流動性,那是一種形式上的流動、在時空上的流動、更或是空間上的流動。流動成為一種有效的手段,讓詩歌跨越了固有的樊離」( 〈流動的廖偉棠,流動的城市詩〉) 或如涂書瑋〈波西米亞台灣:地理漂移、情境建構與景觀碎片-廖偉棠的台灣行旅與地誌書寫〉所言:「當主體經由『漂移』連接域外,詩人(指廖偉棠)異質性的感知經驗與台灣原有的時空符號體系出現了象徵式的溝通或交換關係,這時候,建構局部的『情境(situation)』,成為了廖偉棠為異域的『地方』重新編碼,以抵抗普遍人類精神貧困的重要途徑。」 在詩作與詩作連結的意象與情境本身為之交融並跨越城市、國家與時代的語言現象之前,我們或者可以試著就某一面向進行廖偉棠在特定時空下的詩質與意象討論解釋,但卻不能依此作為單一且完整的廖偉棠概述。  本文因篇幅考量,將僅暫以第一個時期,亦即1999-2005年之詩作意象變化遣字為例,進行相關討論。...

從「現在」中尋找永恆──讀隱匿《足夠的理由》和《永無止境的現在》 ◎劉峻豪

【從「現在」中尋找永恆】──讀隱匿《足夠的理由》和《永無止境的現在》 ◎小編劉峻豪賞析 隱匿,是貓奴,也是詩人。在之前她曾經排斥別人稱她為詩人,僅謙稱自己為「寫詩的人」;但後來她才發現,不寫詩,自己無以為人。 隱匿的名字常常與貓,與一間藍色的書店綁在一起。那是淡水河畔的「有河book」。書店有河,推門有山,陽光曾經透過寫滿了字的落地窗照進書店,書店裡有貓在打盹,那些字的影子落在貓呼吸起伏的毛皮上,比原本在詩裡的樣子,還要更趨近於詩的本質。 但詩僅僅是生活裡的鳳毛麟角,大部分開店的生活不一定是那麼詩意的。時間帶來房租與水電帳單,未繳的貨款,甚至某些粗暴擾貓的客人,日日皆是耗損。有河book經營了約莫十年,在2017年劃下句點,十年間曾經到訪過的人們用自己的方式懷念著淡水河畔的書店:有人懷念貓,有人懷念河,有人懷念著自己在那裡度過的時間。 若是從隱匿初期詩集《自由肉體》、《怎麼可能》,或是讀過隱匿早期在衛生紙詩刊發表的詩作的人,或許會發現隱匿的詩風在最近出版的《足夠的理由》與《永無止境的現在》差別頗大。隱匿自己說: 「過去我常作驚人語,試圖跨出詩的框架,然而,十八年後的現在,我只想真正理解自我的限制,因為我相信,限制是上天賜予的恩典(西蒙...

邊界的守夜人──余怒詩解析 ◎陳顥仁

【邊界的守夜人】──余怒詩解析 ◎小編陳顥仁賞析 1.前言 余怒生於文化大革命開始的1966年,並在朦朧詩派由盛轉衰之後,進入中國文壇嶄露頭角,由於余怒與詩壇之間並無強烈連結,故余怒的詩一直處於一個未被大量討論的位置。而余怒曾獲台灣舉辦的第一屆雙子星詩獎,並因此被介紹進入台灣,雖在中國與台灣皆未獲得高度注目,但余怒大量詩作中已然達到一個高度的詩歌藝術位置,特以此文試解析探討之。 借余怒詩集《守夜人》為名,守夜人本身即是邊界的守護者,站在晝與夜切換的邊界,站在晝與夜所能達到最遠的地方──這也是我對余怒詩歌的整體感受,余怒的詩歌即是站在邊界上。本文以生活的邊界、文字的邊界兩章,分別書寫余怒詩歌對於語言的材料、性質的運用,以及如何藉由平常的語言,以詩性的組構方式達到混沌、歧義的效果。  2.生活的邊界:語言的材料與性質 首先,看余怒的詩歌,我感受到一種生活的邊界,而這樣的效果,這是來自於余怒詩中,所使用的語言材料,以及附加在這樣的材料上的性質。而這樣的生活邊界性質,也就使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產生一種荒謬的感受,如同余怒自己所言:「荒謬,在一般意義上,是違反邏輯與知識、非理性的、反常的,並為科學所證偽。然而,在相反的意義上,荒謬構成了對世俗生活...

你被劈開的疼痛在大地瀰漫——談海子(下) ◎陳尚季

◎小編陳尚季賞析4.景色與景色中的靈魂以實體論來說,此處趙暉舉了亞里斯多德與柏拉圖對於「實體論」的看法。對於實體一詞,柏拉圖主要是指真實的存在與實在,而亞里斯多德哲學主題的實體,大致指真實或實在的東西。相比「可感事物」在柏拉圖的理念論中處於真實又不真實、存在又不存在的狀態,亞里斯多德則是轉而肯定日常可見的可感事物,即是真實的事物。  海子的作品意象,月亮、少女、馬匹、石頭、雲朵等可感實體,不僅呈現出自然流轉的樸素性格,這些日常的事物也掙脫了語言文化的層層羈絆。  景色與景色中的靈魂,正是將海子的實體觀帶往柏拉圖的方向,以致意象更加地難以分辨。  有兩種抒情詩人,第一種詩人,他熱愛生命,但他熱愛的是生命中的自我,他認為生命可能只是自我官能的抽搐和內分泌。而另一類詩人,雖然只熱愛風景,熱愛景色,熱愛冬天的朝霞與晚霞,但他所熱愛的是景色中的靈魂,是風景中大生命的呼吸。 從「熱愛自我」進入「熱愛景色」,把景色當成「大宇宙神秘」一部分來熱愛,就超出了第一類狹窄抒情詩人的隊伍了。 要熱愛生命不要熱愛自我,要熱愛風景而不要僅僅熱愛自己的眼睛。  「看」這個概念被突出了,看做為一個最基本與他者建立連結,看能使人跟最遙遠的事物產生聯繫,而最終看見暗藏或...

你被劈開的疼痛在大地瀰漫——談海子(上) ◎陳尚季

◎小編陳尚季賞析 1.海子的詩歌畫像  海子的詩歌畫面裡,大致上可看到麥地、鄉土、愛情,以及長詩。 麥地、麥子在他詩中的意象,金松林說:「麥子是這個農耕民族共同的生命背景,那些排列在我們生命中關於麥子的痛苦,在他進入詩歌後便成為折射我們所有生命情感的黃金之光。成為貧窮者崇高的生存者生命之寫實。這一富含生殖力的植物,既是生命力的象徵,也是生存苦難的見證。」可以知道出生鄉村的海子,「麥」對於他來說就是生命的填充物。 「麥子、村莊、土地,是海子三個重要的元素。麥子,是詩人賴以延續生命的麥子。村莊,是詩人居住的村莊。土地則是生養詩人的土地。他們以濃郁、本真的鄉土氣息溫暖著詩人孤獨、流浪的內心,是詩人對中國鄉土最本質的把握,但他們又不是以單純的物質出現在海子的詩篇裡,他們蘊藏的是農耕背景下,一切貧窮崇高的生存者理想的追求,生命的喟嘆,生活的艱辛,甚至是人類生命存在的秘密。在這一觀點上,海子詩歌正是在這一層面上逼近中國鄉土的美麗與悲涼。」由麥子的意象,我們可以看見一種詩人的鄉愁、理想精神的嚮往和應許之地。結合鄉村的意象,進一步可以看見海子對於現實的一種抵抗。 海德格說過:「詩人的天職是返鄉,惟通過返鄉,故鄉才能作為達乎本源的國度而得到準備。」返鄉...

那隻斑馬・這隻斑馬——夏宇/李格弟詩意/通俗之間(下)

◎小編王一平賞析4.即溶牛奶即溶情人🎶▶️ [https://bit.ly/3eTX7fo]〈即溶牛奶即溶情人〉被收錄於《這隻斑馬》和《那隻斑馬》的時候還未正式發佈成歌。直到2014年由徐佳瑩譜曲,郭靜主唱,成為韓劇「預約愛情」的片尾曲,歌名更改為〈即溶愛人〉。相對於〈即溶牛奶即溶情人〉,〈即溶愛人〉失去了意符(signifier)與意指(signified)的關係,原本「即溶牛奶」是個象徵,比擬便利、速食的愛情如同速溶奶粉,指涉「即溶情人」。「即溶牛奶即溶情人」也是個意象的跳躍與流動:先勾起你牛奶泡開的畫面,繼而把奶粉的「即溶性」延伸到情人的速食性。意符、意指的關係以外,牛奶與情人在行文中也是一雙對比,就如原文所寫,「即溶牛奶馬上可以泡開/即溶愛人馬上可以分開/My Instant Milk...

那隻斑馬・這隻斑馬——夏宇/李格弟詩意/通俗之間(上)

◎小編王一平賞析《那隻斑馬》與《這隻斑馬》是夏宇於2010年出版的詩詞集,收錄她自1984年起,以李格弟名義發表的流行曲歌詞。兩本詩詞集內文相同,惟呈現與排版迥異:前者色彩斑爛,後者黑白相間。七彩的《那隻斑馬》自由奔放,透過機械截切,每頁紙上下再一分為二,隨機率拼湊出一首一首上下文斷裂、意象跳躍的詩篇。作者的行文脈絡雖遭打亂,163首詞的生命力與可讀空間卻因而無限擴張。黑白的《這隻斑馬》免於截切,頁面與結構完整、附目錄,結尾另附H與L對談,亦即夏宇與李格弟間的自我答問。筆者好奇,作為詩人的夏宇如何以李格弟之名在商業導向的流行曲產業自處,流動在詩(意)與(通俗)歌詞之間。以下,我將以幾首李格弟收錄在《那隻斑馬》與《這隻斑馬》中的詞作淺析。1.告別🎶▶️ [https://bit.ly/3f009in]唐曉詩與李泰祥的〈告別〉,是李格弟第一首推出市場的歌詞。受作曲者李泰祥邀請,李格弟要為本來由三毛撰詞,後因版權爭議無法續用的〈不要告別〉改寫。李格弟保留了〈不要告別〉第一句歌詞「我醉了/我的愛人」,並將原來「在這燈火輝煌的夜裡」改寫成「在你燈火輝煌的眼裏」。短短數字的轉換,李格弟為夜景意象增添了流動的空間感:將本來廣闊無邊的黑夜變焦縮小至戀...

只是一株細瘦的山櫻——陳育虹詩美學的形成 ◎徐祥祐

 ◎小編徐祥祐賞析 2016年詩人陳育虹出版第七本詩集《閃神》,距上一本詩選集《之間》已過了五年之久,《閃神》出版後我們注意到詩人在詩學上的道路又再次推進,延續二十年的詩作風格,意象、文字的使用,並嘗試以更廣闊的題材作為對象。 1.詩歌常見的結構與聲音效能 陳育虹早期詩作便出現重視段落結構的特徵。 短詩明顯的結構多由分句(或句群、段落)的反覆連綿堆疊發展,亦有一氣呵成的敘事詩。而長詩多以敘事論述為主。 結構組成的單位層次小從單行句,如〈之十五‧隱〉每句皆以「因為」為首的急促擴展。句群如〈只是一株細瘦的山櫻〉,詩雖未分行,但四行為一組的持續重複,同樣造成段落的效果。  只是一株細瘦的山櫻 ◎#陳育虹 只是一株細瘦的山櫻就把整個後院佔滿了整個窗佔滿了 (細瘦的山櫻有細瘦的枝椏  細瘦的蕊)只是一株山櫻就把整個天空佔滿了整個山佔滿了 (細瘦的山櫻開了千百朵花  一簇簇緋紅的花啊)一株山櫻花就把整個早晨佔滿了整個春天佔滿了 (細瘦的山櫻與蝶兒蜂兒  歡愛細瘦的歡愛)只是一株山櫻就把整個眼睛佔滿了整個人佔滿了 (細瘦的山櫻有細瘦的靈魂  細瘦的呼吸)返回只是一株細瘦的山櫻就把整個宇宙佔滿了整個心佔滿了 (一株細瘦的山櫻以及山櫻  細瘦的死  就...

突破語詞圍牆的真切對話——探討零雨《膚色的時光》語詞詩群(下) ◎王秀如

◎小編王秀如賞析3.對話,以無言面對人與人交流時語意的易於失真,詩人除了試圖尋找另一種語言之外,也嘗試以「非語言」進行意念交流,或者說以語言之外的媒介對話和表意。以〈脈搏〉為例:脈搏 ◎#零雨「翻譯我。」她說我們來到路過的星球並未準備適切的語言「丟掉翻譯機。」她說這已是去年出發時的產品了那必然是不夠的她需要全新的語言「我是明天誕生」「要過了明天你們才能認識我。」今天晚上將是關鍵的一晚有人已經展開搜尋引擎有人到稍遠的湖邊去漫步並推衍一些邏輯有些小組劃分區塊互相詰問有人打訊號到星際通訊站準備晚間的星際星聞「不必,翻譯我。」她走到我的面前把手伸給我我也伸出手來,我想我懂得她的語言我觸到她的脈搏她也觸到我的這首詩裡,「我們」碰到了一種異質語言(外星語),然而能夠互相轉譯、理解的全新語言邏輯系統還未誕生,「我們」試著沿用舊的思維模式去推衍異質語言,例如依賴搜尋引擎或是以舊有的語言為基礎互相詰問,然而「她」(異質語言的使用者、等待被解讀和翻譯的對象)提示「我」,要理解「她」必須用非語言的方式,她伸出手,「我」和「她」以手相握、以「脈搏」感應「脈搏」,於是「我」讀懂了「她」的語言。4.與眾生共感和世界校準語言的交談和文字的表達雖然存在著誤讀和失真困...

突破語詞圍牆的真切對話——探討零雨《膚色的時光》語詞詩群(上) ◎王秀如

「語詞」成為題材入詩,乃零雨寫作特色之一,她的最新詩集《膚色的時光》中,有關語詞的咀嚼、囈想,以輯三最為集中地述及,可歸納為「揭示語言誤解本質」、「尋找或創造語言新世界」、「非語言對話」和「與眾生共感 和世界校準」四個面向,似可揭露詩人對「語言」使用的思考脈絡。1.揭示語言誤解本質語言是人們藉以溝通的工具,但語言因具有多重指涉性,且會受到雙方文化背景和對語境的不同理解而造成誤解,即使說的是同一種語言、文字或語詞,卻仍然可能無法真確傳達雙方意思。〈此刻我在〉一詩中:「我總聽不進去。當他們說話/我的內心就造了一個句子:『是這樣嗎?』/我另有一個世界/所有句子胡亂堆在一起/不成形,不成秩序,總是把內心攪亂/也就難以向人說明/一說明,就囁嚅,就變得毫無價值」,當他人企圖以言語施教,詩人的心中便生出「是這樣嗎」的句子以為對抗。詩人內心另有一個世界,然而卻無法對他人說明,一說出口就失真,無法真確傳達己意,因此最後「到現在此刻/我正在那個世界裡/混雜混亂混沌/想從中撈出幾個字/但徒勞無功,還是無法具體說出。」另一首詩〈語詞練習〉如下:語詞練習 ◎#零雨有時,一些語詞突然浮現心頭就特別喜歡用它和人們這樣交談:我們的感情就偏勞你了 ——我在練習「偏勞」...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