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立写生 - RSS Feed

陈素封|读而立·写而生

Latest articles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看理想”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看理想”。 纯粹克制,温柔坚定,有理想,有尊严。 ​ 看看这个界面,联系一下当时的背景,简直就中国的“东京电视台”——就算全世界都动了,“看理想”也纹丝不动,该读书读书,该写作写作,地球一样照转,历史照样前行。 看理想是什么? 看理想本来只是一个影像计划,2015年,梁文道出任策划人,邀请陈丹青、马世芳、窦文涛来,联合优酷平台,出品了《一千零一夜》、《局部》、《听说》、《圆桌派》等视频节目。 2018年,“看理想”APP上线,将以往的理想国的产品包括视频、视频转音频、书籍等统一上架,同时上线了更多的付费音频节目。 梁文道曾在《八分》答听众问回应过看理想的初衷,看理想App是理想国以优质书籍的出版为原点,以数字化多媒体节⽬拓展新领域的积极尝试。...

264天成果,《笨方法文化手册1.0》发布

264天成果,46页,1.6万字,免费领取。 以下为《笨方法文化手册1.0》后记 我所做的,不过是做一个圈,无论这个圈得圆不圆,先让它滚起来。 于是,这本《笨方法文化手册》诞生了。 多年以前,我的大问题是“如何使用认知科学来帮助人更好创作”,为了解答这个大问题,我尝试根据自己7年写作实践心得,模仿《笨方法学Python》,输出了一门课程《笨方法学写作》,初心是想为所有想练习写作的人提供一套简单有效的习题集。 那么,既然课程命名为《笨方法学写作》,就不可避免要解释:什么是笨方法? 搜索一通,发现还没有人完整定义过“笨方法”,大多数人只将“笨方法”模糊定义为一种苦干精神。而是自己刚好在练习《笨方法学Python》和输出《笨方法学写作》过程中积累了一些对笨方法的理解,既然如此,何不将将自己的实践成果分享出来?...

笨方法问卷2020

前言 连续回答了两年的普鲁斯特问卷,感觉当中太多问题面向过去,便有想法收集各种在2020年触动自己的问题。 与其总结过去自己的成就和失败,不如问问自己还能在未来能做些什么,所谓往之不谏,来者犹可追。 以下这些问题,完整回答真有点难,但如果想超越此时自己的思维范围,便不得不先暂时给出一个答案,无论这个答案是否令人满意,也算是提醒自己面朝未来,步步前行,对未来的求解做出了行动。 问题清单 过去一年,你有哪个旧观念产生了重大的改变? 负债并不是不好的事情,保持良好的负债更能激发动力。 过去一年,你学习到了哪个新观念? 经营。来自柳井正的《经营者笔记》,经营不算新观念,但此书很好诠释了「经营」二字 ,拟写入《2021年致股东信》 过去一年,你问过自己的最有价值的问题是什么?...

Question2020

layout: post title: 笨方法问卷2020 date: 2021-01-01 categories: blog tags: [读书,卡片] description: 读书是一项「对重要内容进行提炼的工序」。 前言 连续回答了两年的普鲁斯特问卷,感觉当中太多问题面向过去,便有想法收集各种在2020年触动自己的问题。 与其总结过去自己的成就和失败,不如问问自己还能在未来能做些什么,所谓往之不谏,来者犹可追。 以下这些问题,完整回答真有点难,但如果想超越此时自己的思维范围,便不得不先暂时给出一个答案,无论这个答案是否令人满意,也算是提醒自己面朝未来,步步前行,对未来的求解做出了行动。 问题清单 过去一年,你有哪个旧观念产生了重大的改变?...

致股东信 2020

每年10月25日,我都将发布一封公开的致股东信,以总结利弊得失,=每一年的股东信以2018年的第一封股东信为基础,每年持续更新,努力将其写成我写出的最好的股东信。 谁是我的股东?我虽然有公司,但我所做一切成果都离不开我的家人、同事、朋友的帮助,所有支持我对我充满期待的人都是我的股东,他们至少为你投资了时间、金钱、情感等,我写致股东信是为对自己负责,对支持我的人负责。更多原因参见《为什么每个人该写一封致股东信?》 前言 2018年,当写下第一封致股东信时,我还没有成立公司,没想到,刚过了一年,我就成立了公司,彼时的我,深知创业维艰,但也值得披甲上阵。 如今2020年,公司算成立一年半,写下的这一封致股东信,名副其实。 产品成绩 这一年的主要成果是搭建出了笨方法体系,完成了笨方法文化集PPT,这个PPT近100页,凝聚了我过去几年间对笨方法的切实思考。...

用笨方法,十年学会写作

有人问:「什么样的写作课才值得学?」 我说:「如果一门课程不能影响你对写作的想法,那它就不值得去学。」 他问:「相比其他写作课,《笨方法学写作》有何最大不同?」 我说:「多数写作课号称能让你21天学会,短期快速变现,而《笨方法学写作》提出且践行十年学会写作,写作短期内是学不会的,只能通过大时间周期持续练习掌握,写作是身心之学,重在洗心养气。 为何是「十年」? 我是一个普通人。 我知道,任何领域的卓越成就都只能通过一生的努力来获得,稍低一点都不行。 我知道,在那道光没有射在我头上之前,我就必须去坐冷板凳,默默努力,潜心创作。 司马贺说:「在这些专业领域,差不多没有任何一个人不是首先经过了至少十年光景的紧张学习和勤奋实践,才有可能达到世界水平的成就。」...

《笨方法学写作》微信群五问

1、这个群是用来做什么的? 首先,这个群是《笨方法学写作》课程交流群,欢迎交流有关写作的一切。 课程内容都已经在知识星球,你可以在知识星球:学习、提问、交流、分享…… 其次,这个群可用来做更多事情。 2、这个群是用来做课程答疑的吗? 如果你对课程有疑问,建议使用知识星球的提问功能。 1)养成良好学习习惯,提问前先搜索;2)公开提问,沉淀知识,让更多人受益。 很多人一开始遇到疑惑,就想马上在群内提问,期待立刻获取回答。 更好的建议是,以问题驱动写作,以写作理清思考,从而解决问题——不妨将你遇到的问题写下来,然后把自己探索问题的过程也记录下来,即使自己没有解决问题,毕竟自己用写作这种方式整理了思考,这对于解决问题本身有很大帮助。 在知识星球发布问题之后,你可以把链接发布在群中,引起更多人关注,这样你的疑惑与输出都会有人看到,并且都可以沉淀记录下来,让更多人看到。...

通鉴注我16:朝廷之福是什么?

汉朝与匈奴的恩恩怨怨从来就持续不断。 东汉初,就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南匈奴(可以理解成为东汉扶植的傀儡匈奴政府)与北匈奴打起来了,南匈奴获胜,还抢了一大批奴隶和牛羊回来。 汉朝就有一位叫孟云的大臣上奏了,说北匈奴之前已经跟我们汉朝和解了,现在南匈奴又去抢掠,这不合适吧,建议把抢到的东西还回去。 皇帝就召集大臣讨论,太尉(军事顾问)、司空(工程部长)和大鸿胪(外交部长)说不应改归还,而司徒(民政部长)和太仆(皇帝的司机)说应该归还,双方争执不下。 太尉就放狠话了,帮北匈奴说话,就是不忠,就是汉奸,司徒也大声骂了回去。 估计司徒有可能得势,说话比较大声,骂声也比较狠,太尉、司空和大鸿胪都怒得变了脸色。 这就没有下文了吗?政治的事从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估计司徒和校尉(军政部长)的关系比较好?想乘胜追击,于是校尉便上书弹劾太尉、司空和大鸿胪。...

通鉴注我15:用过去的寻常来理解当今的荒谬

安裕说:「理解一个时代,我们需要时间沉淀,而目下无法理解的荒谬事,可能要待上另一个二十年才有眉目。」 但其实我们不用等二十年去理解一件荒唐事,多读一下历史,你就会发现历史多得是荒谬事,这些荒谬事也不晓得反反复复多少遍了,但还是会发生。 有的是蠢人做蠢事,有的是聪明人也做蠢事——明知潮流已经滚滚向前了,但权力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当权者便露出了依依不舍的丑态。 日日读《通鉴》,便会发现,类似的情况屡见不鲜,我就且读且做卡片笔记,零散地将部分解读写下,让大家用过去的寻常来理解当今的荒谬。 1 形容一个人没有历史常识,做出逆反时代潮流的事情,我们一般说开历史倒车。 但「开倒车」这个词,感觉是这个人感觉前面太危险,得退回安全地带,但他事实上安全吗? 不一定,只是他在车上,看不见,不知道罢了。...

写作的基本

1   2014年,我开始刻意练习写作,练习的方法简单粗暴,每天写1000字,那时的我相信,学习写作的第一步,不是学,而是先写。初学者练习写作,可以用数量来弥补质量的不足。 事实证明,这是对的。 那时候,我在简书上每天更新,从不期待有多少人来看,一部分是写作的动机本身,二是很喜欢简书的一个slogan:找回文字的力量。 那时,我还在简书创建一个专题:每天写1000字,如今5年过去,它的关注人数已经约有13万,成为了简书最大的专题之一。 通过写作,我也明白,原来世界上很真存在一类用写作来驱动学习的人,例如丘吉尔,贝多芬,他们都是靠写来学习的。贝多芬曾经这样说:「如果我不马上写下来的话,我很快就会忘得一干二净。如果我把它们写到小本子上,我就永远不会忘记了,也用不着再看一眼。」...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