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周刊

这里是《第一财经周刊》读者俱乐部,我们为你发掘精彩的商业价值,也邀请你一起探寻明亮的商业世界.

Latest articles

经历疫情这一年,你的生活变了吗?| 2021新生机消费大调查

过去一年里,疫情改变了,也正在改变,还将继续改变消费者的消费观念、消费行为和生活方式。走过这段特殊经历,人们的生活理念和消费观念有哪些发生了深远变化,又有哪些被人们坚守了下来?在这些转变背后,又透露着生活中的哪些新生机?为进一步深入了解疫情对消费的长期影响,优衣库联手《第一财经》杂志与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决策与行为科学研究中心,共同发出“2021 新生机消费” 调研。△识别二维码,即可填写问卷希望你能与我们探讨你对于疫情新常态下的新生机生活与消费的看法。调研约需十分钟,你的答案没有对错之分,所有信息将只被用作研究目的。完成调研有机会获得优衣库限量版摇粒绒幸福心愿毯,共50份,为2021年的新生活注入温暖新意。点击“阅读原文”也可填写问卷! ...

10年后,为什么我们还要讨论“杀马特”?

“历史虚焦了,这些问题成了日常,就已经不是问题了。”“大家都觉得问题都出在自己身上,是自己没有像超人一样去努力。”“今天的公司人、工人都在非常次序化的工作里,一旦他脱离秩序,就会什么都没有。”“收入高一点的人可能有更多的爱好,但本质上和‘杀马特’做发型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是大家得到的社会资源不一样。”更多精彩,就在本期“现在进行时”。如果我们要用“杀马特”(smart)称呼谁,这人会是什么模样?——浓妆,五颜六色的头发,佩戴着满满一身配饰。10 年前,中文互联网曾发生过针对他们的“肃清行动”,10 年后,2019 年 12 月,纪录片《杀马特,我爱你》在广州时代美术馆上映,片中编辑采用了 915 段工厂流水线、工人生活手机视频,并请 67 名“杀马特”口述经历——他们绝大多数人是辍学离乡的农民工。这一期播客我们请来了导演李一凡,和他聊了聊工人、亚文化和年轻人们。我们也提到了纪录片创作的过程、国家与个人利益的碰撞,想搞明白中国的城市化。另一位嘉宾——在珠三角工厂做公益工作的罗雪仪,向我们介绍了她的项目,比如品牌为什么要提升工厂劳动条件。录制完成后一周,1...

UR创始人李明光:快时尚仍有潜力,但要大胆创新 | 金字招牌访谈

过去5年,“快时尚”行业出现了明显动荡,众多欧美巨头品牌相继出现增长下滑、裁员、甚至破产的情况。与之相对应的是,在我们过去5年的金字招牌调研中,也有数家欧美明星快时尚品牌始终徘徊在垫底位置。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能看到,一些“快时尚”品牌却在近年来始终保持上升的增长曲线,在消费者的投票中排名始终领先,来自中国的时尚品牌Urban Revivo(简称“UR”)就是其中之一。在这高速变化的消费时代,快时尚的模式是否还奏效,中国的时尚品牌该如何找到前进的方向?最近,UR创始人李明光与《第一财经》YiMagazine做了深度访谈,分享了他的看法。URBAN REVIVO品牌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李明光Y=第一财经YiMagazineL=李明光Y:过去5年,时尚品牌的消费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L:首先,近年来购物渠道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2015年开始,电商行业开始蓬勃发展。网络购物在消费市场中的贡献占比越来越高,这在服饰行业中的表现尤为明显。这次疫情又加速推动了消费者的改变。线上购物的便利性进一步提高,人们对线上消费的习惯程度也在提高。另一方面是购买决策的变化。过去,企业或品牌会通过广告告知消费者,他们看到之后不能立刻买到。现在则是反向的,消费者可能...

如何给泡泡玛特估值?| 专栏

我劝你还是做个保守的投资者。这也是一个成熟的投资者和普通人的不同之处。作者 | 崔鹏泡泡玛特在香港上市及其估值似乎成了投资界的一个现象级问题。我们这次也可以就这一热点来聊聊公司估值的问题,当然,激起我聊泡泡玛特的原因还有,这家公司最近发的舆情软文太过恶俗——即使涂脂抹粉,能不能稍微高雅一点?至于我要对他们说什么,大概你猜也能猜得到——我总是扮演向别人香槟酒杯里吐口水的角色——这家以盲盒的方式售卖玩偶娃娃的公司上市第一天PE达到了200倍。这太难以理解了。直接说公司,别用“年轻人”标签,这很蠢不过作为一个“保守”的投资者(注意“保守”这个词,文末有个关于这个词的小测试),和别人讨论泡泡玛特这种公司的估值之前,最好先吃一片防止生气的药。因为很可能,说起泡泡玛特到底该值多少钱的时候,对方只是看一下你脸上的皱纹,然后说,“你不懂年轻人的……”,再然后就笑嘻嘻地走开。当一个中年人听到这句话,会觉得道理都在自己一边,若不吃防止生气的药,会出现一种表达拥挤的现象,也就是想说的话太多且逻辑有点复杂,反而一时语塞。就这样,那个笑嘻嘻的家伙已经走远了。这是半个玩笑,没有能防止人生气并且有利于表达的药。不过,这种笑嘻嘻的讨论者我最近已经遇到了两个,而且其中...

为什么这届年轻人都去考公务员了?

公考的热度裹挟着社会的焦虑,正被推向小高潮。记者 | 谢芸子实习记者 |张洋洋编辑 | 孟佳丽2020年12月20日,钱琛走出北京市公考考场,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等待他的是一周后的某事业单位编制考,钱琛几乎没时间休息,就要投入到下一场考试的备战中,想要“上岸”的决心最近变得格外强烈。钱琛本是某线下培训机构的英语老师。2020年以前,“爱篮球、爱科比、爱自由”的他从未把进入体制内工作放进自己的职业规划里,直到疫情发生后,一年内接连两次的失业让他陷入极大的不安中,也对一份工作的稳定性有了切身的认识。 第一份工作的终结发生在去年4月。 “我研究生毕业就在这家公司了。当时因为不喜欢复杂的人事环境,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和这家创业公司之间,我毫无犹豫地选择了这里,但现实真的很shock。”钱琛至今都没忘记接到公司破产消息时的窘境。“当时我正在台上眉飞色舞地讲课,突然看到一条微信告诉我公司解散了,让我回办公室收拾东西。”有那么一瞬,钱琛觉得自己几乎“挂在”了讲台上,硬着头皮才把剩下的课讲完,“之前没有一点预兆。” 之后数月,钱琛一边讨薪一边找工作。疫情给了在线教育蓬勃发展的机会,却造成线下培训机构大面积死亡,几经妥协,钱琛降低了薪资预期,才找到了一份新...

蔚来也开始“卖期货”,背后有什么现实考虑?| 商业就是这样

为何汽车业也开始卖期货?记者 | 肖文杰编辑 | 陈   锐1月9日,蔚来在一年一度的NIO DAY活动现场发布了两个重要产品:旗舰轿车ET7和采用固态电池技术的150度电池包。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在两个产品发布的过程中,观众(主要是车主)欢呼和沉默的时间点完全一致。当蔚来创始人李斌宣布150度的电池包能让蔚来的新车续航里程提升到1000km以上时,台下一片欢呼,但李斌接着说这款电池包将在2022年第四季度量产,台下沉默;同样,当宣布ET7的价格(补贴前44.8万元起)后,欢呼又起,有车主大喊“买它”,但李斌接着宣布交付将从2022年第一季度开始,台下又陷入沉默。*图片来源:蔚来官方微博总结一下就是:产品让人惊喜,而交付时间太远。李斌本人对此或许也有预料。观众两次沉默之后,李斌都主动加了一句:“请大家理解,我们真的用了太多新技术。”产品提前发布本身无可指摘,这也已是大部分电动车创业公司的习惯性操作,ET7一年左右的预售时间在行业内甚至不算久,“特斯拉预售都提前两年呢。”李斌在发布会后的采访中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但就蔚来本身而言,这次新车的等待时间确实变长了,或者说发布时间更“提前”了——此前的ES8和ES6,发布和交付...

别慌,让我们弄清新冠变异病毒是怎么回事

记者 | 文思敏实习记者 | 张佳雯 曹耕国编辑 | 倪   妮变异病毒已成为新冠疫情中的新焦点。2021年1月10日,据美国疾控中心数据,美国目前已有超过60例英国新冠变异病毒感染者。继荷兰、丹麦、加拿大、日本之后,上海疾控中心也在近日宣布,发现一名入境者感染的病毒与英国变异病毒B.1.1.7类似。这名病患为在英国求学的留学生,于2020年12月14日抵达上海浦东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起来。根据英国12月中旬给出的数据,除去北爱尔兰地区外,变异病毒已蔓延至英国全境——英国目前三分之二的感染病例均为变异病毒毒株型B.1.1.7。多个国家已宣布对英国“关上了大门”。另外,与英国变异病毒风波传出的同时,南非也出现一种名为“501Y.V2”的变体。这一场由新变异病毒引发的风波严重吗?你可能会想了解这几个问题:新变异病毒有什么不同?这一新型毒株并非近期出现,而是在9月就发现了。根据Milton...

秦朔:能否长青是新国货的下一个课题

秦朔:媒体人,《第一财经日报》前总编辑,2015年起创立独立商业媒体品牌。5年前,秦朔辞去第一财经传媒总编辑一职,创办自己的媒体品牌,并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商业文明上。在谈到消费市场时,秦朔经常会提到“长期”“渐进”等词。他认为整个消费市场的成熟还需要时间,而要建立或重塑一个新品牌,也不是一两年的事。他注意到了社会环境对消费的影响,但也认为永远不要低估公司的创造力。到各地公司调研是秦朔如今重要的工作内容,在一篇今年4月发布的文章中,秦朔说:“每当我对中国经济和环境感到压抑、不知出路何在时,我就会到一线的企业里,呼吸一些新的空气。Y=YiMagazineQ=秦朔Y:越来越多的本土品牌在最近几年获得消费者青睐,我们也给它们冠以”新国货“的名称。你觉得推动这股潮流的因素有哪些?Q:首先得承认这几年不少本土品牌确实做对了一些事,具体而言有两类。一种是像李宁、青岛啤酒,本身有一定历史,通过创新改变了自己的品牌形象,与新的消费代际建立联系,重新获得认可。第二种就是近几年新生的品牌,比如完美日记、元气森林。它们都通过各种方法,找到了品牌爆发的突破口。但这些品牌能不能真正长青,现在还需要观察。它们需要证明自己不会因为一个阶段的品牌攻势没跟上,或是有别的...

在2021年的新年愿望里,我们看到了大家生活的模样

吐槽了这么多年大家总是把新年计划变成flag,今年我们准备好好研究大家的新年愿望本身。作者 | 许诗雨插画 | 于   瑒“天哪,怎么就2021年了!”大概从2020年12月开始,这种惊叹就接连出现在社交网络上。无他,2020年实在是太魔幻了。用一位名叫Mr.Bonbon的读者给我们的留言来说就是,“今年还没过明白,就2021 了。”但新年一词总是能给予人内心一些温热的鼓动。所以,虽然好像每年的新年flag都是立得快倒得也快,但一到年关,大家还是会不自觉许一些新年愿望,为新年做做规划。经历了魔幻的2020年,大家在新一年来临时,会萌生出不一样的新愿望吗?我们到新浪微博、豆瓣和虎扑这几大社区上研究了下大家对新年的讨论。在大众用户较多的微博上,#新年小目标#的标签下,自己和家人的身体健康成了被提及最多的愿望,其余的便是在平安如意、心想事成、工作顺利这些传统的祝福语中穿插如“暴富”“暴瘦”这样的一顿暴wish。在文艺用户扎堆的豆瓣,“我的2021充实计划”话题下,电影、读书、学习是大家提及最多的新年愿望。然后我们还到虎扑看了看带“2021”这一关键词的帖子……然后发现,相比于新年,“虎扑直男”们最关心的果然还是看球。有趣的是,在经历了202...

专访 Sonny Angel 设计师:做潮玩or保持现状,我们仍在摸索

摆在Sonny Angel面前有两个选择,是坚持家居装饰品的起点,还是卷入中国的潮玩浪潮。记者 | 王一越编辑 | 张云亭直到泡泡玛特打出“潮玩”这个概念之前,Sonny Angel还没有身份的困惑。Sonny Angel是一个有着圆溜溜眼睛的可爱小天使玩偶。1996年,Dreams (多丽梦)日本株式会社(下称“多丽梦”)成立,主要产品是类似耳机、储蓄罐、浴灯等生活杂货,并在杂货店中售卖,Sonny Angel也被它当做家居装饰品创造出来。没想到Sonny Angel的受欢迎程度远远超过预期,如今,它已为多丽梦贡献的销售额占比将近50%。*除标注外,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更超出想象的是,Sonny Angel在中国引起的后续反应。2014年,Sonny Angel进入中国,同样在杂货店渠道销售。那时,还是“潮流百货集合店”的泡泡玛特也引进了Sonny...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