槽边往事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去朋友家小聚

昨天有点闷闷不乐。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过去一个月里,我都在同一家公司的核酸检测点测核酸。连着两天他们没出摊,一下让我变得挺被动。等到昨天下午,新闻终于说这家公司因为涉嫌违规造假,法人以下14人全部被捕。我恍然大悟之余,又觉得自己这些天起早贪黑专程去被骗20多次,简直不知道应该是什么表情才好。晚间朋友约了去家里吃饭,觉得正好散散心。5月1日开始,北京城停了堂食,就此打破了本地传统,人们开始去家里吃饭。以往不是这样,这一城里都是全国各地来的怪物、猛兽,出来见面没问题,但绝对不会往自己的巢穴带人。后来这演变为一套社交礼仪,没什么“得闲来我家坐坐”,客气一句都没有。小城里的社交是从家到家,大城里的社交是从餐厅到酒吧。家是个黑暗温暖的巢穴,龙盘踞在闪闪发光的钻石珠宝上呼呼大睡,爪子里还攥着水晶珠链。市府又说禁止家中聚众宴饮。我仔细看了,众是三个“人”字,三人为众,所以我们每次家里聚餐都不超过三个人。当然,这也是在危险的边缘试探,好在没头发就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我估计正是这个原因,他们总爱叫上我,算是2.8个人,不到3。以前是宴饮,如今真是去吃饭。也不分主客,谁手艺好谁做两道拿手菜。都不行,那就点外卖。酒反而喝得少,主要是吃菜吃饭聊天。80年...

桃花仙人种桃树

明代唐寅作有长诗《桃花庵歌》: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桃花当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prompts: " A beautiful and serene landscape painting of a traditional Chinese peach forest with peach blossoms in bloom, and A Buddhist monk in white robe drinking tea with...

两个口水问题

“关于......,你怎么看?”,“请问身为.....,是什么感受?”---每次看到这种提问,我就忍不住想反问。以前在互联网上,这两个提问并不像今天这么流行。据说,正是因为推出了这两个提问之后,知乎才从一个精英问答社区一跃而成大众问答社区,“怎么看”和“什么感受”也才变成了一种网络口头禅,许多人不假思索地使用。《槽边往事》的留言区基本上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不喜欢。“怎么看”是询问个人观点,“什么感受”是询问个人感受。这样的提问降低了回答的门槛,任何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如果连观点都没有那么多少还有一点感受,于是就总是可以作答。王力宏前妻李靓蕾的小作文你怎么看?用手机看。如果你是王力宏,面对这样的小作文你是什么感受?家和万事兴?天文学家在银河系发现黑洞你怎么看?黑洞我看不见。如果你是天文学家,面对这个黑洞你是什么感受?模模糊糊?宇宙的马赛克?一文不值。真正值钱,也真正困难的问题是去问:1、是什么?2、为什么?3、如何做到的?鱼香茄子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鱼香?怎么做一份鱼香茄子?所有这些问题都指向更大的信息量,指向原因和机理,于是提问的人会有所收获。但是,请问你对鱼香茄子这道菜怎么看?吃一份鱼香茄子是什么感受?这种问题屁都不是,比尿都多余...

穿黄色雨衣的小姑娘

长久以来我一再进入那个梦境,长久以来我一直想画出那个梦境。那是一个下雨天,在学校门口又或者是街边,有个穿黄色雨衣的小姑娘在那里等我去接她。那件雨衣有些宽大,罩在她的身上就像是件袍子。小姑娘站在那里东瞧西望,雨水顺着她的刘海一滴滴落下来。可惜我没有绘画的天分,从素描开始练习,不知道哪一天我才能熟练掌握绘画这门技能,而且熟练到可以随心所欲地表达我心中所想,画出来的样子刚好就是我心中要的模样。现在,因为有了AI技术,一切都变了。我认为刚刚见到了她,那个穿黄色雨衣的小姑娘,她在撩起头发看右手边有没有她正在等的人:她探头出去着看有没有那个人:她又回头看另外一边有没有那个人:她实在等得不耐烦了,就摸出一个黄色塑料袋套在脑袋上,准备小心地踩着地上的积水过到街对面去:我觉得这就是我在梦境中所见,甚至还要比我的梦境更好一些。梦境里全是模糊,只记得下雨天的温度和街边那件明晃晃的黄色雨衣。AI做得很好,我看她头发乌黑浓密,湿漉漉披散在两肩,心中不禁宽慰万分。我认为那就是,AI仿佛在猜测,它给出了一堆可能的答案。她就藏在那一堆形形色色的黄色身影里,我一眼就能认出来。可能我永远也弄不懂AI是怎么画出来的,因为它拥有几乎无限的选择,为什么它会在无限的选择中生出了...

大店小摊

我住在朝阳区,这里已经连续很多天没有从社会面测出新冠感染者,新增患者都出自隔离区。前天小区突然通知,说是快递和外卖不允许进入,又在门口摆放起了货架,和两年前完全一样:一排柜子按照单元和楼层放快递,另一排规则放外卖。我看了一下架子,还是当年的旧物。然后进入小区要求48小时核酸证明。中午下楼去货架上拿个午餐,转身再进小区的工夫,保安就已经不再认识自己,需要打开手机给他看证明。幸好这是个这是个很小的小区,从门口走回单元并不远,大多数时候不需要用到手推车。即便如此,也已经成功地打消了我点外卖的欲望---我的确是出门了,但其实又没有堂食,只不过是去拿外卖而已。所以我在做完核酸之后,就四处溜达了一圈,想看看那些熟悉的餐厅是否都还开着,有没有可能在门口的等位区点几个菜吃顿饭。既然人都已经出门了,最好是在外面吃完再回家。没想到转过街角没走几步,就看见路边摆了一溜小摊。边上还插着店招,川菜馆、寿司店、本帮菜、饺子馆全都来了,就火锅店都没来。最夸张的是眉州东坡,它都不在这个街区,跑了接近3公里来这里也支了个摊。我顺着鳞次栉比的摊档走过去,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多年前经常去的夜市。其实不如夜市,因为不可能卖什么热炒,全都是冷菜和熟食,方便人们直接带走。单是小龙虾...

林中书屋

在《玫瑰的名字》这本小说中,作者安伯托·艾柯描绘了中世纪人们对知识的态度---六边形的巨大图书馆位于修道院的顶楼,修道院又用巨大的石墙加以拱卫。一代又一代的修道士每天坐在图书馆里誊抄古老的手卷,以及从各地搜集而来的书籍。在图书馆的一角,隐藏着一间叫做“非洲之末”的密室,里面存放着大量禁忌的书籍。一位盲眼老僧守护着大图书馆的秘密,杀死一切试图接触非洲之末的修道士。而那间密室中最大的秘密,则是亚里士多德的《诗学》,在老僧看来那是一本邪恶已极的书,因为其中居然谈到了笑这种低贱的异端行为---任何一个致力于纯粹灵性生活的人应该是严肃的,就不应该发笑,笑声使得一切神圣庄严都为之崩解。艾柯在这本书里谈到了“知识的禁忌”。古人认识到知识拥有巨大的力量,善加运用可以改变世界,但它同样也蕴藏着惊人的破坏力。因此,知识不仅需要区分善恶,而且还需要加上禁制,让它成为一种禁忌,只允许少数人接触,以免腐蚀大众淳朴善良的灵魂,避免他们因为知识而得到了狂暴的力量,进而席卷天下,摧毁一切秩序。今天的世界则是完全相反的一幅图景,在任何一座城市都有无数间书店,图书馆,咖啡书吧,人们可以任意取用。互联网更是慷慨地提供一切可能的知识,从如何打鸡蛋一直到如何实现核裂变,应有尽...

众声喧哗

当我刚刚开始在BBS写作时,刚刚开始在Blog写作时,刚刚开始在公众号写作时,经常有人跑来教我应该怎么写作文,告诉我哪些文章以后别写了。公众号写到第七八年,我终于落得个耳根清净,可能是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在我经年累月的努力下悉数拉黑,也可能是我拉黑这件事情让我恶名在外。最夸张的一次是在深圳,而且是在线下。有朋友拉着我去一个当地社会贤达的饭局,席间有位德高望重的大姐。她教育了我十几分钟,讲我的公众号文章写得怎么不对,怎样写才能写出“正能量”的文字,以及什么社会价值、文学价值一类的话。席间人太多,我没有发作。回来我请朋友帮忙转告:既然我不曾指导您如何管理企业,那么请您也不要来指导我怎么写作文。现在,我开始学习用AI绘画,终于得以从每天早上选文章题图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但是又有人开始教我怎么绘画,教我如何才是成为艺术家的正道,教我应该画什么不应该画什么。还有人发表了自己对我某张图的高见,因为没有得到我的回应,又追到第二天、第三天的文章下继续刷屏留言。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写作阶段的开始,网上的老师们因为画作的缘故再一次在我身边集结。一想到这件事,我就觉得心中发凉。难道这一次我又要花七八年的时间,熬到这些人要么离开,要么进小黑屋,要么最终适应?看...

躺在睫毛下

先来听一首歌吧:我刚进入大学的时候,有两盒校园民谣磁带很流行。其中最著名的一首来自老狼,《同桌的你》。另外一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叫《青春》,我当时那些无端端的伤感有多一半来自这首歌。只要是个日暮时分,随便找个树下的角落坐着,戴上耳机,打开Walkman放这首歌,忧伤就会慢慢漫过脚背,一直往上涨过发际线。今天晚上,我打开朋友圈发现人们都在悼念一个叫沈庆的人,他因为车祸突然离世。所有悼念的人都会同时配上这首《青春》,这时候我才把多年前这首熟悉的歌和眼前这个陌生的名字对起来---沈庆,《青春》创作者。当初反复听这首歌,听到不忍心,于是碰都不愿意去再碰。无论晴天雨天大风天大雪天,听到这首歌都是阴天,都是日暮,都觉得一颗心没有个落处。这种感觉并不好,我那时有一颗非常健康的胃,于是时常感觉到饥肠辘辘,尤其是在黄昏的时候。这首歌让我觉得饥饿,急需什么东西来抚慰我的肠胃,抚慰我的灵魂。我正身处无可置疑的美好青春之中,然而那时候我早有预感,这种美好转瞬即逝。《青春》这首歌则像是一种反复咏叹的提醒,告诉我这种美好行将消失,自己心中只会留下个洞。当风吹过这个洞,发出来的呜咽声就是《青春》。今晚我再来听它,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感受。就像是我现在把它再次放在文章...

南派,进来选一下来

南派见字如晤,汝今日所发熊文《他们在干什么集2022(28)》,愚兄已然拜读。汝以蚰蜒马陆示吾,曰:还请试为吾画之。这么说话好累啊,这样,我也有一批图,也请你过目:格尔木疗养院,低预算版,只有三层,植被少。荒漠碎石地表。可以添加黄羊或者狼,买一送一。格尔木疗养院,高预算版,五层建筑,植被茂密。沙漠地表。如果同意追加预算到6层,并且补一个游泳池,可以赠送2枚禁婆(包活),同时安装栅栏和大门。康巴洛伪青铜门岩洞,低预算版,岩石贴面,义乌建材市场供货。柱子可以顶到洞顶,但是要加钱。柱子不是青铜材质,所以只能打背光。如果一定要青铜柱,一定要特写,请确认要几根,需要按照高度算价格。此项目不提供总包价。康巴洛伪青铜门岩洞,高预算版,纯金属拉丝表面,原装《异型》工艺。如果需要请尽早明确,原材料是金属,需要提前下订单。你所说的蚰蜒,也请你自行选择:达·芬奇亲手绘制素描,正版达·芬奇手稿风格,配拉丁文注释需要再加钱。内容是一本书下的一堆蚰蜒,如果指定单条蚰蜒,而且要完整形态,也需要再加钱。拟人版蚰蜒,画风为彩色素描,主要目的是为了表达一条蚰蜒内心的悲伤和不屈,以及对命运的控诉。它是一条批判社会现实主义蚰蜒,可以考虑用于和胖爷进行对话,悲愤地向胖子指出他...

小满胜万全

网上吵吵嚷嚷也不知道是为个啥,但是涉及到的一首诗我觉得还挺有意思。作者是一位网友,叫做北大满哥,他的诗是这么写的:花未全开月未圆,半山微醉尽余欢。何须多虑盈亏事,终归小满胜万全。网友找到这首诗化用自宋代蔡襄的作品---这在中文诗歌创作里很常见,你化用我,我化用他,写到一定程度大家不化用几乎很难找到新词。蔡襄的那首诗是这么写的:花未全开月未圆,看花待月思依然。明知花月无情物,若使多情更可怜。相互比较一下,北大满哥的创作把原作那种自怜自嘲的气质彻底扭转,变成谈人生谈哲理,还带着点“小确幸”的味道。我看可以叫做《小满手书七绝破蔡襄原韵赠股民》,或者《小满居家隔离也还行》。蔡襄的诗作我个人不是很喜欢,无情物和多情人之间是个小转折,有课堂作文的稳妥,但缺乏新意。李白写花间一壶酒,相酌无相亲,也是类似的场景。但是李白就有本事把这种孤清写得很热闹: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可以打斗地主了。他的态度也很洒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干脆利落,能全情投入也能抽身离开。换了苏轼,就要少仙气,身上更多人味。同样是半夜睡不着,苏轼爬起来看见月亮已经落了下去,他没有感慨,没有自怜,而是跳脚抹手找来蜡烛。找蜡烛干什么呢?苏东坡去把海棠花都给叫醒:喂喂喂!莫...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