槽边往事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社交媒体与造星运动

我认识些人,到今天还在用古老的直板按键手机,没有开微博,也没有用微信,感觉是活在史前。关于他们现在的状态我无法评价,只能说他们正常过日子,看起来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分别。倒是有几个脱离这种状态,终于用上智能手机,爬上社交网络的人,变得有些疯魔。所以,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他们,就像是父母辈的老年人如今沉溺网络不可自拔。以前人们把上网叫做“冲浪”,我不知道浪在哪里。如今我觉得这个词很深刻,太多数量的人,太多类似的人都上了网,通过社交网络连接在一起,他们的步调就会相互协调,最终变得一致。当他们采取一致行动时,自然就产生了浪,人浪,声浪,信息狂潮。有时候可以倾覆冲浪的人,有时候甚至可以把他们拍得粉碎。造星运动也是一种浪。讨论《南华经》或者安迪·沃霍连水花都激发不起来几个,但是造星可以很快卷起巨浪。合理合法没麻烦,省时省事不省钱,等到巨浪成型之后,就可以推动赚钱的发电机组。所以我也能理解造星运动,这不是自上而下的强塞,而是双向甚至多向选择的结果,大家要的就是这个。当然,巨浪崩溃之后双方又会相互指责,这同样是人性的体现。指责完了之后继续造星运动,因为似乎大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我觉得比较理想的互联网环境应该是个池塘,池塘里有荷花水草,青蛙和蜗牛潜...

2021年7月文章一览

2021年7月雨水连绵,《槽边往事》本月更新如下篇目:2021年6月文章一览《风味原产地·贵阳》篇介绍人到多情情转薄更正启示和一点心里话宽厚与犀利白袜子猫我是人间惆怅客没事多照照镜子退役足球爱好者在历史的舞台上等不及周末荐片之:落跑教父在挪威牛肝菌炒法一种重要推荐人找到猫咪---给夏阿夏阿小传和一篇读后感那些当初看不进去的书等待暴雨来袭厨房小家电辣,作为一种传统聊聊正念一次一碗饭Z世代失败者赤名莉香在景点生活作为观察的人一些阴暗的想法在信息洪流中老汉不提当年勇给猫洗澡备点零钱说是奥运今晚开幕睡了九个钟头正式介绍:鲜花饼和云腿小酥阿姨归来玛奇朵飘浮从香菇脚说起等待核酸检查结果的早上补课往事终于放晴微成就北京丽都地区漫游指南(2021更新)总结完吓了一跳,怎么更新出那么多篇来?我真觉得目前这个量有点多了,8月份最好不要超出35篇,也就是说最多允许4天有双更,否则感觉是在拼命把电脑用回本来。想一想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因为这台电脑应该是2012年朋友送我的,目的是让我学会用苹果笔记本,而我现在已经会了。7月份文章过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事情太多。月初我本来高高兴兴介绍风味原产地·贵阳》,没想到非得有人要求我更正内容,写明片头导演是谁,于是就有了...

北京丽都地区漫游指南(2021更新)

2017年12月,我连续发布了两篇文章:《北京丽都地区漫游指南(上)》《北京丽都地区漫游指南(下)》时隔近4年之后,文章中许多店家已经消失,原址上又有许多新店崛起。有读者敦促我更新一版《北京丽都地区漫游指南》,维护资料的时效性。我觉得这个要求合理且正当,因此凭借记忆和经验做出此次更新。再说第1002遍:丽都地区之于北京,正如圣日耳曼区之于巴黎。如果你来北京工作或者旅游的话,除了宫殿、城墙、胡同,也应该来丽都地区感受一下艺术的氛围。这次,我们从将台西路开始,因为这四年里它的变化是最大的。一品羊汤已经搬走,原址改为北京大懒龙,依然紧贴着Mandrill酒吧。大懒龙算是北京本地快餐,不做任何介绍,知道有那么一家店就行了,主要是卖大懒龙。一品羊汤也没有真正消失,继续往前走又有一家羊汤,在疫情前开始运营,也不做任何介绍,知道有那么一家店就行了,主要是卖羊汤和烧饼。过去一年,这条街上新增了几家店。Mandrill的合伙人Jerry在临街二层新开了一家酒吧,叫做Circle,玻璃非常有特色,日暮时分有非常漂亮的光影。同时,他又开了一家涮肉店,叫做羊九斤,据称都是从内蒙运来的羊肉。装修非常现代,以深绿色为主,和街尾靠近酒仙桥路的将台涮肉的老北京小店风...

微成就

7月份我拿了两个锻炼勋章,首先声明,和奥运会没有半毛钱关系。并不是因为我看到全世界的体育健儿齐聚东京,我就见贤思齐,走下沙发开始蠕动。我知道许多人是这个样子的,但我不是。第一个锻炼勋章是因为达成365次活动目标,简单说就是有365次达到每天的锻炼标准,包括每天运动消耗的卡路里数、每天半小时的锻炼时长,以及每天有12个小时起码起身活动一分钟以上。这365次是个累计数量,不是连续数量。我从去年10月中开始锻炼,差不多9个月时间,最多270天。所以,还有一部分是我之前的数据。可以想见之前的三四年里,我躺得有多平。第二枚勋章是完成了2021年7月挑战,于昨天提前完成了本月锻炼3820分钟的任务,也就是日均123分钟。先前我也很担心能否完成,每天2小时的运动时间并不短,如果有那么几天出去和朋友喝酒吃饭,就很可能补不回时间来。好在我整个7月尽量减少外出,减少社交活动。为了确保锻炼时间,这几次和朋友吃饭要么是提前锻炼,要么是走着去走着回来,很是经历了几次在36度闷热天气里汗流浃背的户外健步走。其实我应该在前天就能完成3820分钟的挑战,但是我被库克欺骗了。我看到运动项目中有户外自行车,觉得夏天傍晚气温很合适骑车,就冒着下半身麻痹的风险骑行了两个小时...

终于放晴

在北京享受了一个月江南梅雨待遇之后,今天终于天空放晴。中午出门大概是这样一种视觉效果: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我眼中看到的效果,以及手机上显示的效果并非如此,下面这一张照片更接近于真实生活。不知道为什么,手机上现在拍摄下来的图片文件格式是·HEIC,微信后台不能识别。我不得不手工转换为·JPG格式。但是转换文件上传之后,图片又自动横了过来。最后是用Word文档的添加图片功能,先把图片传入Word文档,再下载一次,重新再上传一次,现在都对了:所有的照片都没有开任何特效和滤镜,天空的颜色和太阳的相对位置有关。比如说下面这张,太阳就在左侧树荫之后,整个天空看起来就要蓝很多。如果是肉眼看的话,我个人觉得其实天空发紫。从图中可以见到,天空中的白云是多么薄的一层,就像是糕饼上的糖霜。这一张是背光,于是就变得有些黑。坦白说,和手机上呈现的效果完全是两回事。我现在开始感觉有点后悔,觉得费力八气地上传那么多照片是浪费表情。本来是想让你看看云团疯狂散去,阳光洒落下来的效果。而图片经过两轮变化格式之后,感觉像是在说:你还是去买个单反吧。各个角度的天空看起来不一样,这算是今天北京天空的平均水平。可以看出云团明显分为两层(知道你感觉不明显,对我来说很明显),天...

补课往事

我是在初中第一次听说补课这个说法。一开始我被误导,以为补课是我平常看到的那样,一群测验不及格的学生去到老师家里,蹲在小板凳前做题。什么时候做对了,什么时候可以收拾书包起身回家吃饭。那位老师姓姚,上海女知青,并不真的教我。当时老师们住在校园一角,是个两进出的古老宅院。我时常要去送作业本,就看到姚老师家门口经常蹲了一群人,她站在中间手拿锅铲给他们讲课,边上炊烟缭绕。姚老师因此享有认真负责的美誉,家长纷纷把孩子往她的班级送。我看到她家厨房门口的这一幕,觉得并不向往,误以为补课就是留堂的一种,算是老师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去补课不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转眼到了初三临近中考,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地理很烂,化学很烂,英文最烂,要想考上重点高中会有点难度。但我最多忧虑一小会儿,就不再放在心上,毕竟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整天懵懵懂懂地在学校里瞎玩瞎混。当时我们有六个玩伴,都在同一班,整天同出同进,上厕所都要相约一起去。每天放学之后,我们不走,要留在学校里再玩一会儿,要么是胡聊,要么就是大家玩匕首。这成为了一种定例,有时候谁想先走,我们这群人的“老大”就会出言劝阻,用兄弟情作为理由让对方留下来继续和大家玩。有天化学测验成绩下来,我觉得天都塌了一多半。很明显,按照...

等待核酸检查结果的早上

昨晚临睡前看到新闻说,北京回龙观一名居民有低烧疑似新冠症状,已经送往附近医院进行核酸检查。想着检查也就半小时一个小时的事情,就一直在刷新看结果。没想到过了午夜也没有下文,只能惴惴不安地睡去。今天早起第一件事情就是搜索新闻,心里依旧幻想着一切不过是虚惊一场。现在靴子落地---在连续6个月清零之后,北京本地新增一起确认病例,之前曾经前往张家界旅行。现在我还在等核酸检查结果,看看回龙观那个小区的居民是否也有其他病例,希望昨晚的那一起只是个孤例。也许接下来是希望只是回龙观的一个小区有事,只是回龙观有事,只是北区有事.....我没有想到,希望这东西有天也会有变得不道德的风险,真是让人苦笑摇头。我觉得疫情发展到了今天,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型的隐喻。上天用这场疫情告诉人类:谁也不能独善其身。任何一个单独的国家或者地区扑灭了疫情,不等于疫情就已经过去。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个地方在流行,只要这个地方不是与世隔绝,全世界都要承担风险。嘲笑或者批评印度防疫不利,没有丝毫用处。也许这些嘲笑和批评都指向了事实,但它们并没有阻止印度变成一个巨大的养蛊器,凭借巨大的人口培养出难以防御的变异病毒来。然后世界不得不面临第二波疫情,过往的经验和方法变得不那么好用,逼着科学家继续...

从香菇脚说起

香菇算不算是亲民蘑菇里香气最为浓郁馥郁的?我不知道。和平菇、鲍杏菇、金针菇、口蘑它们横向比较,香菇应该可以毫无疑问地胜出。即便是和野生菌对打,它也能凭借香味的浓烈程度击败一多半对手。我只知道,因为香气太过浓烈的缘故,世间有许多人不喜欢香菇,就像是不喜欢香菜(芫荽,我知道,不用留言补充了)一样。我小时候很少吃到香菇,没有什么香菇炒菜心一类的菜式,那时候香菇都很难得,香菇干也很少见。在那种香菇都不愿意亲近你的年岁里,我们经常吃的是香菇脚。所谓香菇脚就是香菇柄的下段,差不多是香菇在泥地里的那一部分,和出土之后的一点点。加工香菇的人为了效率,会把这部分直接切掉,减少清洗加工的麻烦。因为裹着泥沙,质地又比较坚硬,难以处理,所以香菇脚是廉价而低贱的食材。一般的处理方式是把香菇脚放在温水里浸泡,称之为水发。然后反复淘洗去掉泥沙,好在那时候还有公用水龙头。等到香菇脚吸满水分,就会重新膨胀起来变得柔韧。这时候再用刀切成很小的丁,放在簸箕里晾到半干,就得到了可以进厨房料理的香菇脚。做香菇脚要有耐心,放上油,小火慢慢炒,等它一点点收干水汽。为了省油,也可以在热锅里直接先干煸。有条件放一点肉沫,没有条件就多放点辣椒,等水汽收干整个厨房已经香到快要爆燃。这样一...

玛奇朵飘浮

熟悉我的读者都知道,我很喜欢王雁盟的手风琴演奏;非常熟悉我的读者都知道,我一直想在公众号里贴一首他的名曲《玛多奇飘浮》而不得。原因是公众号平台用的是QQ音乐的曲库,我只能从曲库中做选择。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在多年的等待之后,今天我偶然搜了一下,发现终于有了这首《玛多奇飘浮》。就我个人的感觉,它更适合在深夏或者初秋的黄昏时分播放,一切景物晦暗不清渐渐没入夜色的时候,听到这种不断旋转跳跃着的乐曲,会让人感到沉静平和。虽然今天在你那里可能是个雨天,需要更为舒缓忧郁一点的音乐,但我还是建议你点开文章开头的音乐播放器,听一听这一曲我等了很久的《玛多奇飘浮》。其实不止是这一首曲子,这些年来我想贴而贴不了的音乐还有万能青年旅店的《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在万般无奈之下我贴过视频MV,以及Jesse Cook的吉他独奏《Cancion...

阿姨归来

上周静姐突然发来一条微信:您好,我回北京了。我记得她原先身上有几个长期合同,在三家公司有固定的保洁工作,并不是随时都能上门,就问她现在的时间表,每周哪几天什么时段得空。她回答我说:没安排,做临时单。我还是没忍住,又多问了一句:那你孩子考得如何?她过了好一会回答说:没考上,谢谢您的关心。然后加上个三个点赞的大拇指。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几个月前她辞工从北京跑回安徽老家,说是孩子今年高考,她得陪着孩子备考。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一直想着这件事情,希望她能得偿所愿。如今她回到北京,一切又从头开始,世间没有那么多的欢乐结局。周末请静姐来家里做了一次保洁,和过去一样省心,也和过去一样整洁。期间我和她聊了一下孩子的事情,才知道他们家两口子常年在外打工,孩子留在老家无人照顾,所以多年来一直都是送全日制寄宿学校。而今年孩子其实是复读,他们前后花了三四万块钱,送孩子去了著名的毛坦厂。但孩子的学习成绩始终不行,静姐的看法是孩子不用心学习,整天就是在玩手机。静姐说:孩子知道我们因为常年在外,心里有亏欠,知道利用这一点。我说孩子要坚持复读一年,说明还是想念书的,这是好事。静姐立即接过话头:哪里是真想读书,不想出来打工才是真的,人是在学校里待着,真想读书的话怎...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