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装扮者

Latest articles

蓝点计划 | 我来还个人情

最近比较忙,更新的内容可能都和工作有关,不好意思。接着上条推送里说的事情。大家可能已经忘了,或者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一回事儿:荒野气象台(同名公号)第一次和乌云装扮者合作推出“蓝点短袖”这个产品时,我们对外立下的 flag 是,以后一定要开一家商店,穿着这件衣服来的人,也一定要给他们打折。注:不是打 shé,是打 zhé!老实说,当时很多人觉得那是一个随便立的 flag——谁又能想到,后来,我们真的有一家商店。虽然北京此时已经进入秋天、不太适合穿短袖,我们仍然要趁衣服被洗坏之前,邀请大家来逼我们兑现这个自古许下的诺言。2020年9月20日到10月15日之间,穿着荒野气象台出品的蓝点短袖到三里屯太古里 Jetlag Books 购物,可以享受九折优惠。荒野气象台是什么?荒野是以旅行为内容核心的生活方式新媒体,口号是“新生活是你将前往的荒野”。如果你有微博,建议先从微博 @荒野气象台...

每两年推送一次的内容

很少在这里介绍荒野气象台(后面用“荒野”代替)及其产品。荒野在过去的时间里能够通过自己的渠道,安静分享美和趣味,同时快速消化掉周边产品。甚至于你可能还不知道荒野是什么东西?我简单科普一下:荒野是以旅行为内容核心的生活方式新媒体,口号是“新生活是你将前往的荒野”。如果你有微博,建议先从微博 @荒野气象台 开始关注。按照最初的目标,它希望人们在社交网络中,也能关注自然和景观之美。然后是名为“荒野气象台”的公众号,公众号和微博的区别是,多了很多深度的采访,更加关注城市生活。我每篇推送最后,有一个“我喜欢的”列表,那个绿色镶金边的三角形,代表的是荒野。乌云和荒野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很多产品都是和乌云“联名”,比如衣服后面的蓝色圆点,实际上是公众号的识别元素之一。摄影:Cookie长期以来,荒野一直独立生长。下面两个问题,其实也是我向你推荐荒野产品的理由。第一,荒野气象台做消费类产品的初衷是什么? 是慢慢进化成一个有能力做更多产品的品牌。荒野看上去像一个非常公益的组织,这些产品有助于团队的运行,也可以长期连接媒体和读者。第二,荒野气象台的产品有什么特点?小众,基本款,产量小,并且是编辑部行为。今年,可能大家知道我自己又开始了线下商店的尝试。本月...

一想到夏天,终于也会想起你

“到达”三亚,通常不是从飞机落地的瞬间——而是从踏进酒店大堂的那一刻开始。酒店,内地游客眼中真正的三亚城镇。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往年此时前往东南亚度假的人们都来到了海南,但是相比若干公里外真正的“三亚市”,酒店们竭尽所能,创造出各具风格的世界。既然如此,当你和我一样乘车穿过夜里十一点的热带树林、最终到达三亚艾迪逊的酒店大堂,听到的第一句酒店介绍(竟然)是关于气味的,就不会感到奇怪。“闻到了吗?这种(酒店里的)独特的香味,来自 LE LABO 定制的红茶。”如此之类的表达,会把我带回到类似于纽约的语境当中:除了电视剧中的纽约人,还有谁会这样说话?或许是命中注定,因为艾迪逊酒店的总部在纽约。总之,气味中断了旅途的连续性。我的上一个目的地是云南横断山区,当地正值雨季,凉爽宜人,到处是只要你不吃有毒的蘑菇、就极有可能长命百岁的生态系统,难以凭空想象海边的气候和体感。然而,当大海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就立刻忘记了几百公里外的凉爽。并且心甘情愿地接受了海岛的湿热:阳光海浪,带来了内酚酞的提升,带来了更加适合无所事事的假日氛围。也令我做了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例如,为了躲避室外的阳光,我决定回房间午休。我打开手机,在众多电影中选择了《闪灵》,作为午休...

据说我的新书又要“重新”申报一些什么东西,感觉是个很好的信号。兴奋地抽时间整理图片,妈的,想念极了。又去翻翻第一本书,关于旅行和成长,感激。不会再有那样的心态,也不会再有那样一本书。总而言之,社交网络的写作也许不会沉淀成什么真理,如果和任何人有过共通的感受,就是莫大的幸运。谢谢你

原文

青山到雪山

从晨烟袅袅的岩脚村开一辆吉普,突破危机和奇景交织的十二公里,如果成功到达九子海,就完成了时空穿梭。先是宽阔的高速公路。途经景区收费站,停下来做完防疫健康登记,再往玉龙雪山的方向直行。注意力始终被道路两旁的高山吸引:位于横断山区,古老的山峰动辄海拔四五千米,时时刻刻对人还以注视;正值西南季风盛行,季风带来南方海洋的水气。适逢当地降水量最集中的雨季,我们遇到了不下雨的上午,只见云雾从山顶倾泻而下。我看得入迷,直到车很快又开出了主干道,驶向泥土和石头裸露的山路。路越来越崎岖,开始在垭口草甸间蜿蜒。山坡上长着松树,林线忽远忽近;路边灌木丛开着紫花,据说是某种珍贵药材——其实一路上也不知道错过了多少珍贵的植物。颠簸,让心情变成了弹力球。既不是慌张,也不是紧迫,而是兴奋,放松,顺应——它在体内跳动、撞击。车里除了我,另外三人都是酒店的员工。他们今天的任务是开发新的游玩路线,即将被测评的目的地是九子海。我听说,即便在丽江辖区内,九子海也属于游客稀少的地方,主要原因是偏远、路途艰险,一些路段不仅有连续的急转弯,还处处可见山体塌方的痕迹。路上几乎没有信号。尽管如此,作为酒店的住客,我还没来得及去丽江几座著名的古镇,就自告奋勇地参加了这段前途未卜的旅程。...

为什么?年轻人不回家

一直等到八月,今年第一次来到上海。相比从前心甘情愿地接受工作安排、按时返回北京,这一次我至少提前两个夜晚就开始焦虑:要不要多“滞留”几天?也许是因为经历着长期的疫情、好不容易外出,希望在北京之外的城市“透口气”。或许就是呆在上海、把手里的稿件写完,或许会跟朋友到南京或是苏州转转。总之,不想马上回北京,也不想马上回到家(租的公寓)里。回北京,意味着一下飞机、就有一堆来自公司的问题需要去解决;而回家,往往意味着自己会拖着被工作摧残的劳累的身体和精神,却要面对没有时间打扫的屋子,从而是双重的折磨。不回家、找个别的什么地方呆着,太像是我会干出来的事儿。···前段时间录播客的时候,突然被问到:你最近是不是又去住酒店了?“又”字令我大吃一惊,随后意识到,周围朋友或多或少知道我的“陋习”。我狡辩说,以为最近太累,自己在家的时候,照顾不好自己。好消息是,他们从不认为这种习惯矫情做作、劳民伤财。从前我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到了后半程,职业上是高速前进的时期,与此同时压力徒增。为了更好地工作,我把房子租到了离公司很近的地方。本来以为住得更近、理应节省通勤时间,结果事与愿违。有一段时间,我感到自己每次打开家门,疲劳感和绝望感会瞬间来袭:你不会找到比这间租来的开...

当你的手机是世界上跟你最亲密的那个“人”

二十一世纪进入第二个十年的新规律:任何为公共做的设计,如果运气好一些,人们会选择沉默;如果运气不好,接下来的事就像是个例行环节——互联网审美大赛。其实自现代设计诞生以来,我们和“设计”之间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互相“教育”的过程 —— 一张舒适的椅子、书写流畅的纸笔、甚至城市的公共设施和环境,每个设计都直接影响了对应的生活场景,我们也在不断提高的审美中,对设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足以体现出设计对现代生活的渗透程度:似乎对于设计,每一个人都开始意识到,自己拥有发言权了。在这种语境下去关注一场和设计有关的发布会,我会在下文中尽可能地呈现出前天刚刚发布的一加手机的氢 OS 11 有了哪些设计上的突破和更新,同时又是如何对自己的“无负担”理念一以贯之。出于对这一理念的尊重和推荐,我此前已经写过两次一加手机的“无负担”哲学,希望各位不要觉得突然。不过,可能你现在阅读这篇文章时使用的手机是来自任何一个品牌、任何一个型号,凭什么要了解和 氢...

4h18m

去上海的时候正遇到台风,只好退掉机票换乘高铁。那是我第一次乘坐复兴号,感到惊艳:从北京到上海只需要四小时十八分钟,实际上车厢里安静舒适,并没有漫长的感觉。途中一位在南京下车的大哥看到我在打字,竟然说道:“你在写作文啊?那我咳嗽影响你,我换另一个车厢。”夜里十一点到达虹桥站,据说台风刚刚过境,大量雨水被风吹进站台,靠前的车厢更不避雨,我刚下车就被好好淋了一会儿,不但没有因此沮丧,反而开心地嘲笑起湿漉漉的自己。一觉起来看到窗外的晴天,就忘了北京的好。风雨离去,上海的马路两旁常常有适合步行的林荫,行人在下面走路,一副瞧不起台风的样子。我上次就说了,上海的很多店铺都可以“步行”到达,这一点不像北京,后者往往需要专程前往,绝对不是个步行友好型城市。然而从酒店步行去爱马仕之家不过五分钟的路程,已经感受到太阳和空气中的水分相互作用的威力——和武汉、南京类似,江河城市的夏天都像蒸笼,只不过火力有大有小。与其说是“来到”,不如说是“躲进”。位于三楼的秋冬新品预览再次诠释了年度主题匠·新(Innovation...

看在北京的份上不要催我的稿子

周四到胡同里开了一下午的会,出门只走了五分钟,就来到柳枝摇曳的后海。蝉声未绝,天色转晚,看不清对岸的人影。当时我有两个重大发现。第一,即便在昏暗的光线中,后海的水也比我想象的清澈,能一眼看到水底,大概跟过去半年没有怎么对游客开放有关;第二,我在后海上空发现了一个新月亮。正值夏伏,空气氤氲,月亮发出温柔的白光,像在给湖水降温。然而月亮怎么会是新的呢?是新的,古代建筑上空的月亮,和东三环的月亮,不是同一个。于是,对着新月亮,我虔诚祈祷:请客户不要催我的稿子……前段时间出差回到北京,我就没有度过一天安宁日子。最开始是因为书店要参加为期三天的 abC 艺术书展(我们称之为“海淀盛事”)。虽然我没有参与前期筹备,一旦老板的毛病发作,总归要对同事的工作指指点点,干一些鸡蛋里挑骨头的勾当。事实上这也很费心神:大家有没有选择最适当的书?有没有带够包装素材?有没有带上收银工具?似乎都完成得……不错。这怎么可能?我最后想到,要不把一些植物从书店搬运到书展会场吧,实现“最后也是最关键的美化”。于是我在三里屯(店门前)叫了一辆车,把两盆植物和店牌运到了位于五棵松的会场。同事和实习生们,大概也没想到我会把这么大的阵仗搬过来,却也只能心事重重地看着我将他们的陈列...

该怎么收拾行李箱?——凡尔赛文学研究和实践

距离上一次出发已相隔八个月。我从来没有如此长时间、不间断地留在北京,以至于出发前一晚当我打开空荡荡的行李箱,竟然愣了几秒,不再胸有成竹。该怎么收拾行李箱?这不是教人某种整理秘术的铺垫,而是我对自己发出的疑问。行李箱不仅是个随身衣橱,有时候是你的一切。假设你必须长时间旅行,它就是你的房子,它必须能照顾好你的起居,同时能让你存入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这就不是真心诚意的旅行。去年夏天我看到艺人经纪在朋友圈晒出的艺人代言图,就被那个鼠尾草色的 RIMOWA行李箱吸引。尽管我的上一个行李箱是用三分之一的价格在无印良品买的,它陪伴我的时间至少五年,期间它被巴厘岛的大雨浇过,被阿尔卑斯山的石头磕过,在巴黎机场,又被残暴地撬……仍然英勇无畏。总的来说,我并不认为行李箱越贵越好,但因为我太喜欢绿色,当天就去商场买回了那个新的行李箱。购买行李箱不像普通的消费,而更像是去认养一个有生命的东西。我感到羞愧——人们或许不能理解,但我认定自己背叛了五年的朋友。我听说,经常换旅行箱的人,肯定不是长情的人,就把旧的行李箱也留在家里。最终,为了照顾到云南山区和三亚海边两种气候(但也许是为了在小红书上发一张图片),我决定带上容量更大的那一个。幸好前段时间我刚刚整理过房...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