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读 - RSS Feed

《单读》出版物(前《单向街》杂志书)

Latest articles

居家办公可以,没有音乐不行

这是单读编辑部居家办公的第三周。书店所在的园区限制了每家公司的到岗人数,我们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申请“占用”那有限的 5% 的名额,去取一份资料。虽然日常工作都可以通过微信、电话会议沟通完成,但无法面对面交流、工作无限度入侵生活领域,还是让我们难以适应。在这种不适应中,编辑们竟然还不自觉地职业病发作,观察起了“附近”:小区周围那些从未发现的宝藏散步点、做核酸人群的 OOTD、有滑板或羽毛球共同爱好的邻居,甚至是自己与宠物的相处关系,都成为了观察的对象。我们也意外地发现了许多此前从未注意到的生活细节。今天起,我们将不定时更新“居家观察”栏目,邀请大家与我们一起分享疫情期间特殊的人类观察,从沉重的封闭环境中,探出头喘口气。第一期,我们就从编辑们居家办公的必备歌单开始,一窥脑力劳动者的精神食粮。🎧01Songs...

封城的第38天,我养的乌龟离家出走

3 月开始,单读的投稿邮箱(anonymous@owspace.com)陆续收到许多疫情相关的记录,今天发布的文章作者来自上海,隔离期间,她的爷爷奶奶因为生病,需要申请购药就医,却多方求助无果,最后只好选择上网投诉,却因此引发了一连串事件。当一向遵循“勿响”的普通人,被逼入绝境发声,她收到的回响并不是一个关于绝境的解答,而是针对“发声”本身的质疑和追问。自由撰文:滴滴滴封城的第 38 天,我养的乌龟离家出走了。我的乌龟安分守己,15 年来从未出逃它那泡菜坛子大的一方世界,却在这个时间点消失。我不得不认为这是它对我当前生活状态所摆出的一种嘲讽姿态。我下意识在房间叫了它两声,又暗自好笑。乌龟不会说话,我叫它它可能应吗?金宇澄说,上海人最要紧两个字:勿响。勿响不是犬儒地明哲保身,也不是弱者对危机的应对机制。勿响是因为有些故事太珍贵。若不能如实交代全部,哪怕针扎在指尖也要捂住嘴巴。勿响两个字如铁律,从我爷爷奶奶到我的乌龟,我们全家三代人龟都贯彻着这个中心思想。在武康路的露天咖啡,永嘉路的啤酒吧,黑石公寓的意大利家庭餐馆出现之前,上海其实一直是个动荡不安的城市。狂热年代的光芒早已切切实实地灼伤过我的每个长辈,却没有一个人和我透露过那些最困难的日...

锺叔河 × 许知远:我绝不讲一句不想讲的话

锺叔河,1931 年生人。1979 年开始编辑生涯,策划出版“走向世界丛书”、《曾国藩全集》、《周作人散文全集》等多部影响深远的作品。至今,他仍以“自由出版人”、“自由写作者”自居,编书、研究、写作从未中辍,九十一岁高龄坚持伏案工作。1963 年深秋,还在长沙街头拉板车的锺叔河给自己仰慕的作家周作人写了一封信,没想得到了热烈回应。二十年后,锺叔河组织出版《知堂书话》,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首部署名周作人的新书。回信中,周作人将这段霭理士的话,手抄寄回给了这个年轻人:在一个短时间内,如我们愿意,我们可以用了光明去照我们路程的周围的黑暗。正如古代火炬竞走——在路克勒丢思(Lucretius)看来似是一切生活的象征——里一样,我们手里持炬,沿着道路奔向前去。不久就要有人从后面来,追上我们。我们所有的技巧,便在怎样的将那光明固定的火炬递在他的手内,我们自己就隐没到黑暗里去。“他是乐观、自由、充满生命力的。他的‘走向世界丛书’是当时整个八十年代最重要的几部丛书之一,对我们这一代,甚至两代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经过如此严酷的考验之后,仍然能表现出灵性,我觉得他一定是自足,他在任何时候都在想象世界并试着创造世界。”许知远在出发前的选题会上说。▼点击观...

我还在怀念一块钱的快乐

via.《请回答 1988》小时候,手里攥着一块钱好像什么都有了。刚出锅的一根麻花,小卖部的冰棒,新出的文具,有了一块钱,就可以同时拥有。这一块钱,是做家务挣来的,是借口买本子骗来的,是饿着肚子省来的。总之,它承包了上下学路上的快乐。现在,身上只有一块钱,心里大概会慌乱。一块钱,解不开共享单车的锁,进不去地铁的闸门,连回家的车费都无法保证。从何时开始,它是买菜抹掉的零,凑单随便加的一份小菜。丢了一块钱,涨了一块钱,捡了一块钱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via.《小公女》一块钱的存在感太低,但现在有这样一次投资——一天拿出一块,就可以换来一年的陪伴。每天一块钱,即可全年订阅 2022 单读 Mook。2022 年上半场将尽,我们被现实一次次消磨,愿望一次次缩水,想法一次次具体。而单读编辑部与你一样,不断感知当下,发现问题,收集各处有益的声音以解码现实的复杂。让单读送来远方和附近的声音,陪你穿行在于这收缩的世界,消化这一年所有的不安和疲惫。⬇️现在加入单读全年订阅启动一块钱的快乐单读...

危机中的城市,谁是日常的英雄

如果说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时代,现在我们无疑身处其中。如果说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城墙,我们不巧正在看着它升起。但这样的说法,却回避了那些具体的、个人的行动:有什么问题需要被指出?有什么事情不能被忘记?还有什么是我们至少可以完成的工作?在这个揪心的时刻,我们不能放弃一切行动的权利,包括思考和对话。四月中旬的“水手大会”系列论坛中,嘉宾项飙、郭玉洁与吕晓宇都谈到了自己在疫情期间在各个城市的生活图景,尤其是身边的自治、温情与暴力。以下是主播吴琦和嘉宾项飙、郭玉洁与吕晓宇的对谈精选,他们回答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我们还能做点什么,让自治的力量得以存续?同时欢迎大家在各平台搜索「螺丝在拧紧」收听全场论坛。“水手大会”其他论坛也将在「螺丝在拧紧」陆续上线。收听方式Apple Podcasts|小宇宙|喜马拉雅网易云音乐|单读...

今天,帕慕克带你云游纯真博物馆

展开 请升级浏览器至最新版本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是一位博物馆爱好者,在创作小说《纯真博物馆》的同时,他也发挥了另一种创造力,在伊斯坦布尔建了一座现实中的纯真博物馆。他与当地艺术家合作,用物件、空间展现伊斯坦布尔的市民生活,以及主人公凯末尔的内心。今天是国际博物馆日,帕慕克将充当博物馆讲解员,在出行受限的特殊时期,带我们云游纯真博物馆。在影片中,帕慕克还分享了自己的博物馆哲学,他说“博物馆不仅是储存过去的场所,也是为人建造的中庭和论坛”,“未来博物馆的重点不再是国家和政治,而是个人的日常生活”。本视频由文景提供,\x26lt;a...

徐贲:常识的败坏,始于语言的败坏

虽然纳粹德国建立的“第三帝国”只存在了十余年,但是记录、反思那段历史的学术著作和文艺作品至今还在持续不断涌现,提醒我们不再重蹈覆辙。《第三帝国的语言》是一本从语言角度记录纳粹历史的书,描述了当时德国人的日常语言如何遭到纳粹政权的控制和败坏。今天,我们重读徐贲为《第三帝国的语言》撰写的导读。他循着书中的论述,穿插其他相关研究,为我们梳理了德国纳粹时期的日常语言,是怎样通过宣传和教育机制,像带钩鱼叉一般,扎进每个德国人的身体里。同时,他也论及语言和思维的关系,指出当日常语言被掌控扭曲,我们的常识也随之分崩离析。徐贲的最新著作是《与时俱进的启蒙》,在本书中,他交叉比较分析了 18 世纪前后不同国家的启蒙运动,重申启蒙的重要性。对徐贲的思想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再移步这本书。本书也获得第七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作品。扎进日常语言的带钩鱼叉撰文:徐贲《第三帝国的语言》终于在中国翻译出版了,翻译工作的不易与苦心,译者在书的后记中已经说了,不再赘述。相比起翻译,克莱普勒为写这本书固然在材料搜集和问题思考上耗费心力,但成文也许反倒不如翻译来得艰辛。这主要是因为原书是用德语写的,并且是为德语读者写的,无需转化为另一种语言。对于今天的德国读者来说,这本书无疑...

没有路的时候,你可以成为路 | 公开信

今天分享吴琦给柏琳的回信(来信:我们不能让出思考的权利|公开信)。面对柏琳的仗义执言与对现实不回避的态度,吴琦回应、阐述了自己对“现实感”的看法,并以“知识人”的代际身份为线索进一步讨论:当人们陷入话语论战,该如何找到向前的方式,如何在历史中锚定自我。今年的春天即将离去,四处蔓延的疫情和严格的防控措施,似乎也很难兑现年初许下的美好憧憬。如果你也有牵挂的亲朋好友,不妨也提起笔写封信,从自身困惑出发,重思今天的公共生活。公开信请投稿至 anonymous@owspace.com。没有路的时候,你可以成为路撰文:吴琦柏琳,照例要先问好,可总觉奇怪,我们的交往很少这么书卷气。尤其最近几年,我们更常见面,一是为彼此生活里突然增多的变故和麻烦倾吐一番,有话早就讲了,不需要再写。另外,恐怕也是因为无端的疫情造成了一种潜意识,让还有机会见面的朋友更珍惜即刻见面的机会。 大家的确都患上了创伤后遗症,这倒是其中症状较为良性的那一种。更勤快地洗手,更亲近自然,也更珍惜朋友,连我这么闷的人都变得热络,间歇性滔滔不绝。往外看,还有更现实也更吊诡的例子,当常规产业普遍受困,多少人靠口罩、核酸、疫苗这些生意发了财。 这三年我们看了太多颠倒常理的新闻,人们彼此拉黑、...

我在日本的麦当劳打工

今天分享一篇前单读编辑 miu 在日本麦当劳后厨一整年的打工故事,在不能出门旅游的一年,带我们看她眼中,这一年的日本。麦当劳日记撰文:miu在去麦当劳之前,还应聘了其他几家店,都是做饭的,都没了下文。因为疫情,失业的日本人都招不过来,没有游客,外国人员工也更没有必要了。我之前找了离家更近的一家麦当劳,打电话的时候我说我刚来两个月,店长说,我们店太忙了,招不了你这样刚来的。所以应聘现在这家麦当劳时,我几乎不抱什么希望,因为这家店就在忙碌的新宿车站附近,时薪也比我之前问的地方都要高。面试的时候,店长问我为什么选择麦当劳,这是最烦的,人们总是被要求随时都准备好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你一个我一个,就能让整件事情也变得冠冕堂皇起来,把意义拱手相让后,人本身却变成了空转的陀螺。我当时用尚且破碎的日语,讲了一个初中寄宿生每次周末回家由妈妈领去吃麦当劳,打此以后每次吃到麦当劳都会回味到母爱的亲情故事。毕竟麦当劳宗旨的其中一条就是宾至如归。这个故事并不完全算编的,不过我对麦当劳的热情更多是来自对双层吉士汉堡配方的好奇。麦当劳发布的招聘信息刚开始打工的时候,几乎每一件事情在当时的我看来都很新鲜,我带着讨厌的目的性,观察每一个同事,记下来我觉得不一样的。写下...

于是 × 侯逸凡:真正的棋手怎样看《后翼弃兵》

2020 年秋季,网飞推出了剧集《后翼弃兵》。以流行文化中罕见的女性棋手 icon 作为主人公,搭配上孤独、疯狂天才的成长故事线,还佐以冷战背景和精美的服化道,《后翼弃兵》获得大热。《后翼弃兵》的原著小说中文版近日也出版了。在书的最后,译者于是和本书的技术顾问、棋手侯逸凡展开了一次对谈。她们将聊到这些话题:专业棋手怎么看这部作品?虚构的和现实的棋手生活有哪些区别?女性棋手在现在的国际象棋界处境如何?《后翼弃兵》后记对谈:于是、侯逸凡于是:首先要感谢逸凡老师帮我们做完了《后翼弃兵》的校订工作!我特别想知道你看完这本书有何感想?侯逸凡:我之前看过影视作品,英文版小说也比较粗略地浏览过。这本书给我的一个印象是跟以往的大多数文学作品不一样。虽然以前也有一些文学作品以国际象棋为主题,比如茨威格的短篇《象棋的故事》,但是这部当代文学作品包含了大量的国际象棋专业知识、前辈下过的经典对局和很多非常专业的描述,看得出来,作者在国际象棋上下了不少功夫。于是:你有没有跟别的同行棋手谈论过这本书或者剧集?侯逸凡:谈论过剧。我记得这部剧最早是很多不下棋的朋友推荐给我的。有一天早上醒来,打开手机,蹦出很多条信息,都是“逸凡,你知道吗?我最近看了一部美剧,我觉得女...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