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读》出版物(前《单向街》杂志书)
2k followers 6 articles/week
书就像水果,放久了就熟,熟了就更好吃

实不相瞒,单读人在摸鱼时分,总会带着忐忑的心情,在社交软件的搜索框里输入“单读”二字——好在搜索结果总以读者不吝啬的鼓励为多。 编辑工作时常是孤独的,我们无法确知一期选题的受欢迎程度,收录的文章读者是否喜欢,虽然我们自己总是喜欢的;也难以想象此刻一字一句的较真、装帧设计的用意对读者的生活来说意味着什么。于是总要由读者的“小作文”来补全这份工作的意义,同时提醒自己“当下性”的所在。这些年来,单读和读者一直是互相陪伴的关系。 《单读》是一本坚持了十四年的 mook。现在,单读 2024 订阅计划已开启征订。你的加入是对单读最直接的支持,让单读在新的一年里可以继续作为窗口、作为惊喜、作为礼物、作为朋友陪伴大家。 ▼2024 单读全年订阅首发限时特惠中继续和单读做朋友 新年刚开工,就再多听一会儿鼓励吧。单读编辑就是在这样一声声的夸赞中逐渐飘飘然了起来,又打上了新一年工作的鸡血🫣今年也请大家多多爱单读吧!...

Fri Feb 23, 2024 17:09
刘宽:痛苦也塑造了我

我们在成长过程中都受过“好学生”“好孩子”的规训,除了学习成绩要好之外,我们还被期待全方位地听话,要循规蹈矩,要穿着朴素,而且坚决不能“早恋”。 单读的老朋友刘宽小时候就是一个“主流标准下的好学生”,但一段与父母眼中一无是处的男生的“早恋”经历,让她“开始怀疑以前没有怀疑过的主流话语、‘好学生’和‘好女孩’的规训”。时隔多年再忆起这段停留在青春期的亲密关系,她说这是一段难以泯灭的记忆,是一次勇敢带来的礼物。 《勇敢的礼物》是单读与 ELLE 津梁工作室共同完成的一本特刊。在合作中,单读得以听到熟悉领域之外的声音,并且实现了为当代创作者拍摄肖像的心愿。在新的一年里,期待更多富有探索精神的伙伴和我们共同发现创作的可能,欢迎联系:📮dandu@owspace.com。 刘宽:很多事情如果我都不可以,那更没有人可以...

Thu Feb 22, 2024 19:16
中国近代史上那个未了的题目

在世界范围内,二十世纪都是一个动荡与剧变的世纪。革命、战争、政权更迭……二十世纪知识分子的命运,不论是群体或个体,在各自的文化与地域里都是重要的写作主题。 单读出版的《燕东园左邻右舍》就以燕东园的 22 栋小楼为据点,打捞出一群曾在此居住的知识分子的生活轨迹。如果说这本书是以空间为线索,追忆作者徐泓一家左邻右舍的历史,她的新书《韩家往事》则是以家族为线索,向上探究母亲韩德常家族所牵动的一个社会圈层的命运。 今天单读分享文史学者张冠生为《韩家往事》撰写的书评,首发于《财新周刊》。张冠生曾做过费孝通教授十几年助理,了解费先生曾有书写家史的愿望,因为那些家族曾是“处在中国社会正常运转枢纽位置的一个阶层”。现在他心中那个未了的题目,经他友人女儿之笔得以完成。“前有古人,后有来者。” 骨子里的温情和敬意...

Wed Feb 21, 2024 20:21
单读 2024 年的第一个好消息

跨入 2024 年,单读的第一个好消息是,我们还在坚持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出版。 截至目前,《单读》MOOK(我们的文学杂志)已连续出版 14 年,编辑日程排到了第 40 期;新书系列也在囊括了虚构、非虚构、诗集、漫画等多个图书品种的情况下,出版了三十多册。合作作家、艺术家、各领域创作者上百人。  更令我们欣喜的是,在坚持这份事业的同时,我们还在今天这个问题愈发棘手的商业世界中,遇到了很多和我们志趣相投的品牌朋友,与我们一同发掘出版更多的可能性。这也许是因为“长期主义”的重提,尽管这从来就是单读默认的“出厂设置”;也许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转瞬即逝的情绪与口号正在失效,而一本书的价值却可以被反复重新发现;当然更可能是因为,这些年我们共享着同一种经验,它让我们看到遗忘与失去是如此轻易,我们不得不去做一本又一本书,为今天的思考、情感和行动,留下确凿的痕迹。...

Wed Feb 21, 2024 20:21
今年春天,在单读见面!|实习生招聘

01视觉设计 实习生 工作内容:1、单读的品牌视觉更新和维护,协助设计师完成品牌类视觉设计和相关物料设计;2、单读出版相关的视觉设计,例如:新书宣发海报、沙龙活动视觉等;3、协助完成大型活动视觉,例如:单向书店文学节 & 文学奖,abC 书展及其他书展等。 我们希望你:1、关心人,也关心世界和社会的变化,好奇心强,乐于分享;2、美术设计相关专业学历,大三以上;3、认同单读和单向街的设计风格,视野开阔,了解视觉设计流行趋势;4、熟练掌握 PS / AI / ID 等设计软件,手绘、3D、动效、C4D 等单项或多项能力突出者有加分;5、认真的工作态度,强烈的责任心,良好的沟通能力,较强的团队合作精神,并能主动提出自己的想法;6、一周至少保持三天实习时间。 工作地点:北京单向空间 · 郎园...

Wed Feb 21, 2024 20:21
一个女人如何消失

德语文坛的重要作家英格博格·巴赫曼,终于以一部“半自传体”作品《马利纳》,满足了世人对其恋情的八卦之心。她与另一位著名德语诗人保罗·策兰相爱,留下了浪漫絮语和难解谜题。 但这显然不是《马利纳》吸引后来的文学爱好者驻足的全部理由。今天的文章来自它的中译本编辑夏明浩,他为我们阅读这位女作家的遗作写下了注脚。 他说《马利纳》关于“一个女人如何消失”。为什么一个女人选择了消失?从为人瞩目的爱情,到挥不去的历史阴影,再到超前于时代的对女性挫败的书写,巴赫曼将答案藏在了一座语言迷宫里。 一个诗人的死亡方式——塞纳河与无菌室撰文:夏明浩 什么是 20 世纪文坛最大的恋情八卦? 这个问题,放到不同国家,会有不同的答案。在中国,或许是张爱玲与胡兰成;在法国,应该是让-保罗·萨特与西蒙娜·德·波伏瓦;而在整个德语区,毫无疑问是英格博格·巴赫曼与保罗·策兰。...

Wed Feb 21, 2024 20:21

Build your own newsfeed

Ready to give it a go?
Start a 14-day trial, no credit card required.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