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读

《单读》出版物(前《单向街》杂志书)

Latest articles

当《海错图爱情笔记》遇上民国文人们风花雪月的美食故事

当《海错图爱情笔记》遇上民国文人们风花雪月的美食故事嘉宾:神婆、谭伯牛时间:2021 年 1 月 24 日(周日)11:00-12:00地点:单向空间·杭州乐堤港店 1F(杭州市拱墅区丽水路 58 号 远洋乐堤港 B 区 B103) 主办方:神婆爱吃、单向空间参与方式:活动免费,扫码报名*活动结束后安排有作者现场签书环节需凭单向空间购书小票签书,请读者朋友知悉【活动简介】 张爱玲平生所言有“三大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未完。她口中多刺的鲥鱼到底有多好吃?徐志摩和林徽因约会的时候去吃什么?胡适又喜欢吃什么水产?民国文人们浪漫,对吃的也讲究,平凡一餐都是风花雪月。作家神婆也把美食当情诗写,“挺着吃撑的小腹”,饶有兴致写下了专以“餐桌上的水生鲜物”为主题的美食文集《海错图爱情笔记》。书中既写了水产们的爱情与繁衍故事,也记录了与茫茫食客因此体验到的美味与感受。 1...

我们怎样对待生育,就是怎样对待人

一起“代孕弃养”风波在这几天掀起了舆论狂潮,代孕这个长期存在的灰色产业链,以及链条之中的代母群体被推到了前台。而代孕之所以会激起广泛的争议,是因为它涉及极为复杂的阶级、伦理、性别和法律问题,它折射出人类窘迫的焦虑:我们如何处理生育问题,如何对待自己的同胞,如何面对这个人类共同体的未来。早在两年前,《单读 19:到未来去》就通过科幻作家陈楸帆的科幻小说《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这篇小说被收录在陈楸帆的短篇小说集《人生算法》中),讨论了人类生育的未来。今天我们节选其中的一部分,在这些片段里,我们可以读到一个代孕妈妈的复杂心情,以及一个需要代孕的女性如何面对自己的处境……《单读 19 :到未来去》吴琦 主编理想国 | 台海出版社 出版(点击封面购买此书) 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节选) 撰文:陈楸帆第一部分—黑场—背景音:一颗心跳加入了另一颗心跳,前者平缓稳健,后者节奏要快上三分之二,又慢下来,带着一种紧张的活力,两股心跳相互缠绕律动,音色逐渐冷下来,变得机械,融入更为复杂宏大的电音织体中。字幕:2015...

2020 年的热词,只说出了一部分人的焦虑 | 单读

打工人、内卷、小镇做题家……悉数 2020 年的热词,可以感受到一种普遍的无力情绪,长期遇冷的社会学、人类学转身成为解释困惑的热门工具。“但是 2020 年的很多热词都有严重的阶级倾向和局限”,在接受“青年志”(ID:openyouthology001)的 Lisa、Zafka 采访时,《单读》主编吴琦怀疑了这些年度关键词在社会观察上的代表性,并由此出发,展开了一场对反思的反思。吴琦提到,能意识到社会不公且为之痛苦,就已经是一种特权,在热词的情绪化表达中,更多群体的需求、更复杂的现实却没有被充分讨论起来。而在无法将社会再向前推一步的焦灼中,我们能做的,除了力所能及地改变自己的认知和想法,还需要在新的工作坐标里寻找新的方案。2020 年的热词,只说出了一部分人的焦虑对谈:青年志、吴琦 我们已经拥有很大的特权 问:《把自己作为方法》对年轻人的影响很大,项飙老师的出圈放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在寻求学术的解释呢?2020 年我们感受到了一种普遍悲观且非常无力的情绪,这和您的观察是一致的吗? 吴琦:如果我们早一点聊,我可能和你的感觉一致。总体上,不管是公共事件还是个人事件,整个...

吴琦急了!进来投票帮主编选播客名字

“一直以为单读主编是一个年过四十,清瘦高挑,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From 一位关注单读和吴琦文字很久的实习生估计她脑子里的吴琦就是这样的▼官方辟谣:单读主编吴琦才不(完全)是这样的。吴琦真正的“附近”是这么说的👇编辑 A:“每本单读我最爱看的就是吴琦写的序。”编辑 B:“他的穿衣风格我还挺喜欢的,Vintage 风。”编辑 C:“57 声音很好听啊,很适合做声音主播。”编辑 D:“他很会吃,还爱作恶,像个小学鸡。”同事 E:“听说他娱乐圈朋友好多的,能不能都请来讲一讲。”同事 K:“他最近好爱蹦迪,据说还充了卡。”…… 工作起来严肃正经,生活里“花招”很多的主编难道还不该开一个播客节目吗?事情要从 2020 年说起,关注单读的读者朋友们应该有印象,去年 3 月,疫情让活动组近乎失业,为重新引领文娱活动趋势,“单向...

吉井忍:我们就是靠细节、幻觉,顽强地找出快乐

2020 年的东京,按计划应该举行第 32 届夏季奥运会,并且迎来源源不断的游客,尤其是中国游客,但疫情改变了人们生活的每一处。日本作家吉井忍记录了疫情期间东京的变化:与旅日华人的紧张不同,日本人起初对病毒并不重视;马上东京进入了“紧急事态”,紧接着是残酷的经济危机。在戏剧性的疫情中,吉井忍遇到停留在东京的中国人,试图和咖喱店的同事拉近距离,又透过从收音机听到的一首歌,忆起生活在北京时给她按摩的师傅“三号”。在充满不确定的当下,支持我们继续向前的,也许仍是这些与人相处的一件件小事。本文收录在《单读 25:争夺记忆》中。《单读 25 · 争夺记忆》吴琦 主编单读丨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2020-12(点击封面购买此书)东京疫情:许知远的日本,我的三号撰文:吉井忍开始讲东京疫情前,先从中国的回忆说起吧,因为我一部分的心还在那里。离开中国前的五六年之间,我和前夫租了北京朝阳区的二室一厅,七八十年代建成的职工住宅,走十分钟可达单向空间花家地店,一栋绿藤覆盖的楼房,养着几只猫。我在这家书店里看见过几次许知远老师,但说不上认识,他也肯定不记得我。后来有一次应邀参加单向空间主办的活动,在中国什么城市都忘了,五六位嘉宾在后台等候时开始交换联系方式,我也...

庐舍之春|2021,我们再次发起女导演剪辑驻留计划!

海报设计:沈蕊兰2020年5月我们首次发起了女性电影人剪辑驻留计划。共有39位导演完成报名,经过两轮评审决议,7位导演得以最终参与驻留,在京郊怀柔长城脚下的“擦石匠·京长城脚下的院子们”顺利成片或完成了阶段性的剪辑工作。 在为期三周的驻地剪辑创作,我们同吃、同住、同行,让女性电影人有一个公开讨论、继续生发、得以完善的土壤。除了7位导演,还邀请了10位电影和艺术领域的资深人士共同参与,为此给这次活动取了个代号——“庐舍之春”。 回顾:庐舍之春|回眸2020的春意展望下一道春光 所有发起人来自不同地域、不同背景、不同行业,如同不同山脉上的小溪汇集到了山谷中的江流,期望着推送水中独行的扁舟们去往更广阔的天地——希望女性导演们,可以更自由、平等地参与影像创作,勇敢地打破偏见、撕去标签——去到江河湖海中,与千帆同行。打破所有关于性别的禁锢——女性帮助女性、男性也帮助女性,以此给予女性影人创作的支持。更希望能借由这次驻留,让不同的光彩释放,让视听作品的世界拼图变得更完整、绮丽。 同时,我们也将邀请一批有经验的影像/电影创作者加入,成为驻留导演完善作品的引路人。若“庐舍之春”能在创作端,汇聚不同的力量去对现实做出微小的改变,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次不...

张艺谋:我们都是时代的产物 | 十三邀侧写

在几部影片遭受质疑之后,张艺谋终于带着《一秒钟》回到了影迷的视野。他证明了自己依然认真地对待电影,并持续思考对他那代人很重要的个人与集体的关系。有关创作动力的来源,电影和时代的关系,张艺谋在《十三邀》中也有所谈及。今天的推文,来自《十三邀》书中许知远对张艺谋的人物侧写和他们的对话。4 年时间,52 场对话,许知远用一档访谈节目——《十三邀》,在我们的时代里重建对话的精神。现在,这些对话将以四卷本的形式呈现在读者面前。许知远为《十三邀》的 52 个嘉宾分别写了人物侧写,单读将陆续刊发许知远写的这些文字。我不是一个才华型的导演,我是一个用功型的导演对谈:许知远、张艺谋许知远:你对个人身份产生过哪些特别重要的困惑?现在还困惑吗?张艺谋:我不困惑,我只是有很多次的庆幸。像我两个弟弟都是退休工人,我当年的伙伴也都退休了,而且就是普通工人退休。我本来也在工厂待了七年,家庭出身也不好,没有机遇。没有各种偶然性,就没有我。我常常倒回去想,当年如果不是这样子,不是那样子,我会做什么呢?我是谁呢?那就看我周围好了,我会是他们当中的一个。我的很多能力是后天激发出来的,被验证和锻炼出来的,然后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还有一些这样那样的能力,但不会沾沾自喜,我永远知...

在美国的未来,最普通的事物中将充斥着最严重的不安

1 月 6 日,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举行联席会议确认拜登当选总统当天,大批特朗普的支持者使用暴力冲击了国会山。人们对此感到震惊,美国到底怎么了?乔治·帕克,一位长期在一线观察美国的记者,将解答我们的困惑。他看到自 1960 年代资本主义进入新一发展阶段后,美国正在解体,而特朗普和疫情,让崩溃变得更为显著。《下沉年代》用一段段具体的人生展现了美国过去 40 年变迁,其中包括洞察艰难时世的美国作家雷蒙德·卡佛。卡佛的一生仍然体现了一种美国信念——凭借纯粹的意志力,他们能够克服社会与经济的障碍。但是大多数和他遭遇相似的工人阶级却滑向无尽的黑暗,过去人们熟悉、珍视的一切,已经随风而逝。《下沉年代》 [美] 乔治·帕克 著刘冉 译新经典文化丨文汇出版社 出版2021-1(点击封面购买此书)工匠:雷蒙德·卡佛撰文...

年轻人彻底迷失了,但说不清什么在压迫自己丨单读

疫情让很多人对 2020 不抱有希望,失业、分手、独处成为随新冠病毒而来的并发症。在今天分享的这篇文章中,作者荣青讲述了她的 2020 记忆。疫情中她辞职、喝酒、熬夜、负债,精神和身体不堪重负,却仍旧不抱希望地行动着。我的 2020:不抱希望地行动撰文:荣青 1 我知道自己快坚持不下去了。夏至过后,白天越来越长,工作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以往下班后还要和同事一起吃饭才回家,现在同事离职,我也没有地方可去,常去的饭馆也因为疫情停业,然而天气到晚上才凉快点,人才能舒展身体走动走动。在交通灯旁边等过马路,晚上七点多,天边蒙了一层雪青色的纱,遇到下过雨,汽车的车头灯照着路面的积水,道路以外的地方被高大的建筑遮蔽,只有一列闪亮的虚空,向目之所及的缺口处驶去。 我不敢回到那个狭窄的卧室,面对一个被抽空了的自我,只好在街头游荡。夜晚太长了,人就睡得晚,起得晚,起来后又疲倦异常。白天能休息的时间很少,不是在工作,就是在为工作而焦虑,大部分时间又耗费在了后者,尤其是在家办公后要开始写日报,又要为写日报焦虑,复工后日报竟然也没有取消,一天下来实在没什么可写。后来在网上看到有人说,能写在日报上的事多做,不能写的别做,才仿佛知道了一个了不得的职场秘诀。 有一日中...

《没有过不去的年》单向专场放映 | 赠票

再过一个月,就是农历新年了。去年受疫情影响,新年团聚被叫停,期待中的一团欢喜化为一滩痛苦。今年眼看着疫情反复,能不能过个好年又是未知数。年凝聚了深重的意义和杂陈的情感,在这特殊时节,更是我们心中的一个结。电影《没有过不去的年》讲述了年关将至时一个家庭的故事,它是对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变迁的一份记录,也是对当下的一份温暖祝愿。单向空间将组织《没有过不去的年》电影专场放映,并抽取幸运读者赠票。单向空间专场放映  观影时间:2021 年 1 月 19 日(周二) 20:00-21:40 地点:百老汇影城 当代 MOMA 电影中心 3 号厅 (北京市东城区香河园路 1 号当代 MOMA 北区T4座)剧情简介编剧王自亮将赴美陪妻子女儿过春节 , 与之同住的母亲宋宝珍因子女们各有各忙,只好倔强地独自回老家。当生活与工作的各方面压力扑面而来,王自亮在现实中挣扎,也在困顿中找寻希望。但老家的村民因为地方企业污染水源土地而患病之时,...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