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读

《单读》出版物(前《单向街》杂志书)

Latest articles

只要还有人读书,张爱玲就永远不会消失丨单读

今年是作家张爱玲诞辰一百周年。一百年来,张爱玲的小说不仅没有像许多人断言的那样被遗忘、被抛弃、被否定,反而愈加被重视、被欢迎、被肯定。在那个文学全然政治化的年代,张爱玲为中国文学保留下一颗珍稀的火种。今天,我们分享作家文珍发表于《单读 13:消失的作家》的《临水照花人的尤利西斯——谈张爱玲的后期写作》。如文珍所言,只要现在、日后、更久远的未来还有人在读书,张爱玲就永远不会消失。《单读 13:消失的作家》吴琦 主编理想国丨台海出版社 出版2016-11临水照花人的尤利西斯谈张爱玲的后期写作撰文:文珍 尤利西斯就是荷马史诗里的奥德修斯。即便肉身无法回归,魂魄也要万里寻亲,寻最初的往生和来路。 1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的台湾开始,她已如同任何一个被过度波普化的偶像一样,随时可能出现在任何恰当不恰当的地方:好比切.格瓦拉的红黑头像象征革命、自由与正义,也可能仅仅只是一张代表反叛姿态的旅行明信片或海报;毛泽东像章成为西方垮掉一代的个性图腾;梦露的白裙代表永恒的玫瑰与性感,时常也不无轻佻地暗示消费主义时代女性的日益被物化。而她,则作为最后的海上传奇和最著名的民国女子,无数假她之名的金句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然而多半连腔调都没有学像。各大网站每逢...

2020 余额不足 100 天,你的愿望实现了吗?

2020 年已经只剩不到 100 天了。 时光流逝本就容易让人叹惋,更何况在难以概括的 2020 年。 当习以为常的生活遭遇黑天鹅事件,当重启与治愈成为很多人工作和生活的关键词,当突发事件不断造访刚刚恢复平静的生活。 在这特殊的一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仍然如期而至,带来 20 场线下音乐会和 240 小时不间断线上精彩。 与此同时,北京国际音乐节还带来了两个小惊喜。 惊喜一 每到岁末更迭之际,大家都喜欢给新的一年许下愿望,或者说,是立下 flag。 愿望也好,flag 也罢,在其中能看到大家对于未来和生活的憧憬,这是一种渴望改变生活、改变自己的愿望和力量。 相信特殊的 2020 打乱了不少人的计划。在这一年只有 100 天的时候,我们特别打造了一份愿望清单,希望大家在 2020 年最后 100 天能够依然保持对生活的热爱,依然憧憬内心的向往,并勇敢追逐心中的梦想。 我们也希望大家在梳理愿望清单的同时也能发现,生活中让自己振奋起来的事情有很多,比如听一场音乐会。 进入以下网址,提交你的...

告别金斯伯格,关乎的不是女性独有的权利丨单读

上周五,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骤然而至。这位自由派女性终其一生与性别歧视作斗争。她不仅为女性辩护,也曾为遭受性别歧视的男性辩护。在她的推动下,多条因性别而差别对待的法律得到改写。她更让我们看到,男权与女权并非对立的,而是相互交织的,人人都是性别歧视的受害者。同时,金斯伯格始终站在同性恋者、移民等少数群体的一边,成为美国自由派的一面“旗帜”。金斯伯格的去世令人悲痛,更值得我们警惕。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面对媒体时表达了对她的赞扬,但接下来,特朗普极有可能提名一位保守派女性接替金斯伯格留下的位置,使得原本就是保守派占据多数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进一步“右倾”。今天分享鲁思·巴德·金斯伯格的传记《异见时刻》,回顾这位杰出女性的早年生涯。金斯伯格的去世不是斗争的结束,而是开始。《异见时刻——“声名狼藉”的金斯伯格大法官》[美]伊琳·卡蒙、[美]莎娜·卡尼兹尼克 著博集天卷丨湖南文艺出版社...

在作为“公共客厅”的书店之中,每一个人都是绝对的主角,思想的中心

一个城市是需要有“公共客厅”来作为一个荒凉大城市里的温暖小据点的……其中书店是最重要的公共客厅。——龙应台早在古希腊时期,雅典人就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客厅”,那就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辩论广场,他们在公共广场之上对公共事务进行辩论,对城邦之内的每一件事情提出自己的意见或者建议,这是一个雅典人最引以为傲的事情。逐渐,人们将“辩论场”搬到了各个地方,菜场、街道、酒吧、公园角落……直到书店的出现。书店最早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早期书店就是简单的地摊儿+小贩的营业模式。将书店的历史向后延伸千年,随着读者和书籍的成倍增长,书店的形式开始不变演变,直至现在。书店的形式不断变化,随之变化的更是书店的功能性与概念性。本着人文、艺术、创意、生活的初衷,书店的设计开始逐渐向阅读、咖啡厅、生活方式、艺术概念于一体的生活公共空间靠拢,创造了现如今书店以文化创意为核心的复合式经营模式。因为对阅读的热爱,很多人对在书店读书氛围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读者阅读的环境与体验是一家书店能不能成为一座城市“公共客厅”的决定性因素之一。所以,在由雷克萨斯联合单向空间发起的「守护城市之光·书店支持计划」第六站,我们来到了深圳物质生活书吧,探访深圳的“公共客厅”。从今年...

在当代建立一个自我并找寻它的归宿 | 陈律诗选《还乡》新书分享会

在当代建立一个自我并找寻它的归宿——陈律诗选《还乡》新书分享会嘉宾:陈律、夏可君、黄石、王音洁、聂广友、刘文飞时间:2020 年 9 月 25 日(周五)19:30-21:30地点:单向空间·杭州乐堤港店 3F 文艺现场(杭州市远洋乐堤港文化体验区 B201) 主办方:北岳文艺出版社、单向空间参与方式:活动免费,预先报名【活动介绍】这本诗集收录的短诗写于二00一年至二0一九年,有相当多经过了不同时间段的修改,有些直到昨天才定稿。其中前十四首曾收录在我出版于二00五年底的诗集《碎银》,此次重新出版,也做了修改,故可认为它们写于过去某一天,也是刚完成。(我之前发表在其他媒介的相关作品均应以此诗集为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一直以来我对我的诗总抱着某种根深蒂固的怀疑。我总担心它们有一天会呈现出残酷的真相,从而突然终结我的写作——那时想要挽回已为时晚矣。为此应该竭力避免噩梦成真。并且,虽然写诗多年,又年届五十,有时我仍认为我只能处理一些最为简单、基本的日常经验和现代汉语。总的来说,写作时,我试图呈现、还原我的某次受到触动的日常经验以及对此经验的反省,也就是试图通过写作认识自己。如果做到了,这些诗应该呈现了一个暗淡、分裂、相对封闭的个体。这是它的...

在办公室过夜,与鬼魂共舞丨单读

《夜的女采摘员》是文珍的第四本小说集,这一次,文珍真正感受到了叙事自由,她展开与自己生活相去甚远的虚构,让自己无限逼近另一种生命形态。这本书本可以更早地与读者见面,但被新冠疫情拖住了进度,在最难过时,文珍一度怀疑文学无用,但她最终还是相信,“文学让我们有力量去理解表面的失序世界背后,仍然存在着更多、更坚固的美。” 《夜的女采摘员》收录了十三个夜晚的故事,其中一晚,这位“女采摘员”《在办公室过夜》。对上班族来说,在办公室过夜是件痛苦的事,是疲惫工作的无限延长。如果出现什么惊喜就好了,恐怕很多人会有这种期待。文珍让“我”在办公室的这一晚自由、脱离庸常、触碰未知,“我”会与鬼魂共舞……《夜的女采摘员》文珍 著一頁 folio丨贵州人民出版社 出版2020-8(点击封面购买此书)那些被采摘又晾干露水的夜晚撰文:文珍如果没有这场倏忽而至的全球大流行病,理论上这本小集子应该早已下厂并上市了。而此刻的我或许已带着它去了一些城市,见了一些陌生或重逢的朋友。他们会问我什么问题呢,有一些连我都猜得到,比如说,为什么这本书要叫“夜的女采摘员”?以及,“它是你第四本小说集了吧,和之前三本又有什么区别”?最害怕的第三个问题我也想得到。那就是,“为什么你还不写长...

人类的本质究竟是鸽子还是复读机,也许他们能告诉你

单向空间·杭州乐堤港店一楼有一块电子屏墙面,每天循环播放《十三邀》中对话坂本龙一的那期视频,进商场的人总会不自觉地看过去,片段式地看一个音乐家如何理解世界、创作音乐。播放到坂本龙一拿着工具在路过的各种器物上敲敲打打时,也有人会敲一下手边的东西向大师学习。 像坂本龙一一样,很多艺术家都在尝试寻找不同的乐器给自己带来新的创作灵感,但也有那么一部分人,他们的音乐不需要任何乐器,只需要一群人,更有甚者只需要一个人,对他们来说人就是乐器本身,歌唱、敲击、节奏鼓点,有人就足够了。 The King's Singers 被誉为无伴奏合唱届的“劳斯莱斯”这种无乐器伴奏的纯人声音乐合唱方式被称为阿卡贝拉,来自意大利语A cappella。想必大家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在近年来有许多歌手尝试在自己的专辑中加入阿卡贝拉音乐风格的歌曲,表演舞台上也会遇到阿卡贝拉乐团,甚至在一些地区还会固定时间举办阿卡贝拉大赛。 不过追溯起阿卡贝拉的起源,最早可以到中世纪的教会音乐,当时教会为了以一种最纯净原始的方式来歌颂上主,决定以纯人声的方式进行演唱。如格里高利圣咏就是单声部无伴奏的罗马天主教宗教音乐,在教堂内由男人或男孩组成的唱诗班来进行演唱。 The...

单向空间喜迎十五周年特别报道

15 年来,你有车了吗?你有房了吗?你有对象了吗?15 年来,你有想对单向空间说的话吗?你有关于单向空间的故事吗?你有拍下单向空间的过去吗?单向空间 15 周年话题征集活动现在开启,我们邀请你,分享出你和这家书店的故事与记忆,文字、图片或影像形式皆可,请发送至邮箱:anonymous@owspace.com来稿邮件标题请注明【 15 周年】征集截止日期2020 年 10 月 20 日▼现在下单第六届单向街 · 书店文学节早鸟票,机会难得时间有限! 阅读原文 原文

我们为什么需要“把自己作为方法”丨单读

因为能用明明白白的语言展现敏锐深邃的思想,人类学家项飙踏出了学术圈,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尽管如此,如果缺少对相关脉络、语境的了解,就很难完全明白项飙生动语言的实际所指,如果无法破除“主义先行”的思维方式,就无法真正理解项飙给我们方法论上的启发。今天这篇文章,来自作家贾行家在得到 APP “每天听本书”栏目对《把自己作为方法》的解读。在向读者呈现项飙观察世界和思考问题的方法时,他补充了项飙思想的来源,给出了理解项飙研究方法的关键。他解答的问题包括:我们为什么需要“把自己作为方法”?“乡绅精神”是什么意思?“图景叙述”又是什么意思?《把自己作为方法——与项飙谈话》项飙、吴琦 著铸刻文化丨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2020-7(点击封面购买此书)《把自己作为方法》:个体思维训练示范的样本撰文:贾行家《把自己作为方法》是一本学者间谈话录。这个名字就有意思,“自己”为什么可以是一种“方法”呢?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方法?访谈对象是著名人类学家项飙,他生于...

单 读 英 文 版 来 了

看报看报,2020,《单读》推出英文版。 英文版《单读》从天而降?自 2018 年开始,《单读》就一直和《洛杉矶书评》(The 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纸托邦(Paper Republic)保持着密切合作,把一系列中文文章翻译成英文,并在海外发表。引入海外年轻作者的作品,是《单读》的愿景,而将中文世界的写作推向海外,是更难的任务。终于,我们交出了这本 BEYOND THE CITY:A collection of non-fiction from modern China,努力往前跨出了一大步。 讲述非虚构的中国故事这是一本有关当下中国的非虚构合集,收录了中国当代青年写作者的纪实作品。许知远、梁鸿、袁凌、颜歌、谢丁、林珊珊、李静睿、晓宇、孙中伦等长期关注本土现实的作家代表作,都被收录在这本书里。我们尤其高兴地收入了皮村文学小组的作品,他们直面现实的写作为我们的文学版图注入了新的动力。我们邀请了一批与中文世界互动密切的译者,Allen...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