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小报

来自读库内部的顶级绝密小道消息,绝无虚构.

Latest articles

很难不赞美春天

按:除了孜孜不倦地跟读库的书打交道,各位编辑还需要不断“生产力再创造”,才能侍弄好我们的读者、作者。毕竟,连老六也说“期待年轻时的自己能够再多读一些书,多一些系统性、结构性的完整知识。”本栏目每月一更,晒晒编辑们的“补品”。本期是读库编辑飞哥的好物清单。▼书1、《凛冬日记》直到一年后的这个春天,我才鼓起勇气看完这本《凛冬日记》。身处不同经纬度记录下过去那个冬天的人们,也跟我一样等来了这个春天。最近两周,周末都买了芍药,芍药从花苞到绽放之后展露巨大花瓣的时间里,让人很难不赞美春天。3月北京的天气一言难尽,但是楼下的玉兰花都开了,所有的树也都发芽了。每天行色匆匆行走固定的同一路线,每天都被春天唤醒万物的力量震撼一次。2、《一公分》,作者:刘小东在佳作书局翻到,当时差点站在书店一口气看完。这本书当时打动了我,因为太坦诚了。作者刘小东说:别人仅仅把我当成具象画家,其实,在我写生的过程中有日记,有电影,它们和绘画一样都是艺术痕迹。艺术是有限制的,在这段被限制的时间内,一切皆为艺术。2013年我游走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画了一批画,每张画都由两块画布组成,中间是一公分的距离,暗示无法愈合的巴以关系。人生何尝不是如此,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己的...

姑获鸟的夜晚

按:今天推送的是作家盛文强的专栏“古版画里的妖怪”第二篇,讲讲“姑获鸟”——这种专门劫掠孩童的骇人妖怪。江苏高淳纸马中的“游魂”,传说乃是产妇死后变化而成的妖怪,专门盗取别人家的孩童,当做自己的孩子抚养。祭供游魂纸马,可以护佑孩童,免遭妖怪掠夺。游魂纸马以木刻版画的形式印制,时间约为清代晚期,图中的女妖头上有两根雉鸡翎,右手持长条棍状物,左上角有黑烟,右下则有一孩童,在黑框的方寸之间,整个画面阴鸷,凛凛有巫风。此处的游魂,乃民间传说中专害儿童的“夜行游女”,又称姑获鸟,这件纸马也是中国古代仅见的姑获鸟图像,故而格外值得关注。姑获鸟之名,可以追溯到晋代郭璞的《玄中记》:“姑获鸟,夜飞昼藏,盖鬼神类。衣毛为鸟,脱毛为女人。一名天帝少女,一名夜行游女。”这种怪鸟介于鸟和妇人之间,喜欢盗取孩童,人们夜里不敢把孩童衣服晾在屋外,姑获鸟会将血滴在衣服上作为记号,随后就会将这孩子偷去抚养。唐人段成式的《酉阳杂俎》亦载:“夜行游女,一曰天帝女,一曰钓星。夜飞昼隐如鬼神,衣毛为飞鸟,脱毛为妇人。无子,喜取人子,胸前有乳。凡人饴小儿,不可露。小儿衣亦不可露晒,毛落衣中,当为鸟祟,或以血点其衣为志,或言产死者所化。”此处提到姑获鸟是产妇死后所化,同时也提到...

《棋局》诞生小记

▼《棋局》这本小书先后有过三个版本。去年在写围棋小说和剧本的时候,为了解释“先相先”和“定先”两个术语,从吴清源十番棋系列开始,找到了相关电影与传记,又从秀哉名人的生平回溯四大世家的历史,最后忆起应氏杯的血泪十二年。于是放下写了一半的虚构故事,模仿着《明朝那些事儿》,写了一个极尽插科打诨、网文风格为主的初稿。出于自知之明,完稿后从未想过向读库投递。仅仅拜托几位师友将部分篇章转给六哥,希望能找个借口加个好友,也就心满意足。令人意外的是,六哥竟建议将不成样的篇章扩充成册,并指点我去看严锋先生的《好棋》。第一遍浏览《好棋》,认为里面的信息都知道了,没什么特别之处。吃完午饭再看一遍,突然间感觉这篇的写法很熟悉,结构、细节上有许多值得学习。于是第三遍细读,在心里默默做着笔记,琢磨其架构与节奏。以严锋先生行云流水的《好棋》为模仿对象,我打散了初稿中四平八稳的流水账叙事,然后围绕着一盘名局,用两方棋手的生平为骨,加入时代背景与棋风变化,不求全面,但求突出最重要的节点,很快改出第二个版本,取名《六局》。出于恶作剧心理,我将全文分为六段,每段六小节,想着六六三十六,大顺,结果被六哥毫不留情删掉了小标题。原本《六局》计划作为一个单篇发出,但在改稿以及编校...

与原装嬉皮士厮混的日子

按:在这一集中,土摩托回忆了他在美国最初的生活。他在大学里选修了一门美国摇滚乐发展史的课程,大胡子老师在课上不仅放了很多歌,还讲了不少歌曲和乐队背后的故事,高屋建瓴地替他理清了很多线索,但这还远远不能满足土摩托的好奇心,于是他自己开始阅读大量和民歌有关的书籍。他总结说:“找一个领路人,或者读一读这个领域最牛的人写的通识书,能让你迅速而高效地对一个领域有较为深入的认识。” 一本关于民歌史的书?土摩托的部分写作参考书(左划查看更多)为了把美国民歌系统地介绍给中国读者,土摩托最初的计划是编译一本美国权威人士写的历史著作,但他很快发现这样的书还没有人写过,和民歌有关的书不是那种非常乏味的专业书籍,就是作为一个章节穿插在摇滚史书中,显得破碎且不完整。因此他才决定自己来写。这也直接导致《叛逆》超越了一般的音乐史书,进入更丰富宏大的领域——这本书涉及二十世纪美国民歌史、流行音乐商业史、近代音乐技术发展史、二十世纪美国文化史等内容,中间更是详细探讨了民歌与摇滚乐的关系、致幻剂与音乐的关系、鲍勃·迪伦成长和成名的过程等,可以认为是一部由民歌谱写的社会发展史。 Ballad和Folk,傻傻分不清当时唯一一本和民歌有关的综述性书籍和配套唱片。在对话中,土摩...

周五影单 | 当失去变成缺席,等待成为回忆

按:本期影单内容选自“哲学系”系列丛书之《死亡》里提到的相关电影,以及对应的部分文字。1、《六尺之下》一个人必须有足够的胆量,才能像艾伦·鲍尔一样,拍出以死亡为主题的电视剧《六尺之下》。在剧中,费雪一家从事丧葬业,主角内特和大卫两兄弟的日常工作就是经营殡仪馆、为死者入殓以及举行葬礼。临近尾声时,内特的死让观众看到他临终的梦境:听到弟弟大卫的召唤,他从床上起身,两人一起跳上一辆货车,抽着大麻,高声说笑。手握方向盘的父亲停下车,回身呵斥他们。三个人下了车,面朝大海,虽然大卫还在迟疑不决,但内特已经兴奋地跃入浪花之中。这场梦中有很多关于死亡的象征和隐喻:死亡是离去—内特坐上车离开,开车的是他已经去世的父亲,就像古老的摆渡人;死亡是分别—如同家长威胁要把车后座上吵闹的孩子分开那样,父亲也威胁说要分开两兄弟;死亡的瞬间是转变—内特跳进海里,消失了;死亡是抛弃—陪伴内特去海边的大卫留在岸上,一身他平常穿的黑色西装丧服,满面悲伤。这场梦开始于内特沉睡中紧闭的双眼,而当大卫满眼慌乱地被心电监护仪警报唤醒时,梦境结束了。死亡是什么?我们没有这样的经验,只能通过影像感知它。因此,在《六尺之下》中,影像勾画出死亡自始至终都难以被描绘的形象:死亡被表现为吞没...

死亡也是一件需要学习的事

按:“死亡”是每个人都要面临的终极问题,同时也是哲学的起点。如果思考死亡,对我们的人生观具有重大影响。本文选自《死亡》,是“哲学系”丛书之一。作者结合了众多哲学家的理论,将死亡分析得很是透彻。▼思考死亡,仅仅是这个想法就足以让人颤抖!等我们老去的时候,总会有大把时间思考这件事……但实际上,无论年龄多大,人们几乎都不会主动思考死亡。所有人都对这个话题避之不及,何必让如此阴暗的想法影响心情呢?然而,传统教导我们,哲学可以帮助我们学习如何死亡,也就是说,平静地思考死亡,就像阿图尔·施尼茨勒短篇小说《死》中的主人公费利克斯。年轻的费利克斯得了肺结核,病情日益加重。医生告诉他,最多还能活一年。他最终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了爱人玛丽,并让玛丽放心,因为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他有一点矫情地说:“就像很多伟人一样,对死亡的思考让我成了哲学家。”对死亡的学习包括什么内容?它真的能让人战胜对死的恐惧而不陷入忧郁吗?只思考生命不是更好吗?既然知晓自己终有一死,如何才能给生命赋予意义呢?叔本华断言:“如果死亡不存在,人们就几乎不可能进行哲学思考。”哲学家的任务是否应该在于思考我们必有一死的命运,思考死亡本身,而非担忧他自己的离去呢?通常,死亡都是聊天禁忌,人们尽...

他布下了日本史上最大的迷局

按:最新出版的读库本《棋局》中,第一章讲述了日本史上最大的迷局——“本能寺之变”。这个突发的事件,彻底改变了日本历史的走向。 本文作为历史背景的补充,为读者介绍这场变局里的两位主角:织田信长与明智光秀。 01还原本能寺 1582年,日本自“应仁之乱”经历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战乱与分裂后,终于来到了统一的前夜。当年4月,织田信长消灭了劲敌武田氏,其势已无人可挡。 1582年日本主要势力分布当时,织田信长的主要对手是西侧的毛利辉元。信长派出手下得力将领羽柴秀吉征讨毛利氏,胜利已经指日可待。5月,信长亲自起兵西进,并命令另一将领明智光秀协助羽柴秀吉,共同对毛利用兵。信长此举意在一举摧毁毛利,甚至借势降服九州岛。 6月1日,明智光秀对手下吩咐,说“主公(织田信长)为了加强对毛利的进攻,派来了信使,要在京都检阅我家的军队。”因此要率军进京。 没人怀疑明智光秀的话,即使众人其实并未见到主公的信使。他们还不知道,一场惊人的阴谋正在酝酿。 前一天,织田信长下榻京都本能寺,准备稍事休息后便赶赴前线指挥战斗。据《信长公记》所载,织田信长身边只带了随从二三十人,最多也不过一百余人。毕竟,京都早已平定多年,信长上京跟逛自家后花园没什么区别,确实没必要大张旗鼓。...

一个蹚坟头的清史研究者

按:今天推送的是作家侯磊的专栏“老北京人图鉴”第二篇,讲述了执着于文史研究的冯叔的故事。▼冯叔是干什么呢?熟悉的人都说:“蹚坟的。”早年间每逢冯叔外出考察,准能发现一些散落于京郊的古墓,回头又能有豆腐块见诸于《北京晚报》了。这样讲,人们从《还珠格格》认识了五阿哥永琪;从《甄嬛传》听说了果郡王允礼;《延禧攻略》见识了和亲王弘昼;冯叔所做的,三十多年前找到了和亲王葬哪,果郡王埋哪。有学者找王公后人做口述史,有细节说不清楚时,大多会说:“问老冯。” 一 冯叔祖籍山西,于新中国成立前七天出生于前门外一条小胡同里,说一口有点口吃的南城北京话。初中毕业赶上“文革”,没上山下乡,直接去了工厂,成了工人阶级领导一切时的幸运儿。在厂里,他就看电钮,连扳子都不会。当工人也得有点文化生活。冯叔就是看书,琢磨文史。有一回他在去京郊隆恩寺访古时看到一处王爷坟。四处打听,没人能解释。他查不到史料,直接上护国寺找了并不认识的溥杰先生——宣统爷溥仪的二弟。杰二爷也不大清楚,但鼓励他去研究。最后,冯叔寻访出那是饶余敏亲王阿巴泰的家族墓,从此在厂里出了走邪路的名:蹚坟地。厂里恨不得他早点下岗,仿佛效益不好的那点晦气,都是冯叔从坟地里带回来的。很快,冯叔在《北京晚报》上发...

成年人如何打开另一个世界

按:这一集,土摩托主要讲述大学毕业之后去美国之前这一年在北京的主要经历,一个埋头数理化的理科生是如何透过音乐,打开了另一个世界。音响技术与民歌土摩托曾用两个讲座的篇幅,详细梳理了音响技术与音乐发展之间的关系。我们听到的流行音乐之所以是今天这样,与技术的进步有莫大关系,比如,流行音乐的产生,就得益于麦克风的发明。在麦克风发明以前,音乐唱片只有两种类型,古典音乐和民间音乐,民间音乐指小提琴之类的器乐。电麦克风普及之后,才终于有了人声的歌曲,使人声录音成为可能。《来自民间的叛逆》书中的时代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写的是1927年美国音乐史上一次很著名的录音过程。 卡特家族乐队(The Carter Family)是《来自民间的叛逆》中亮相的第一支乐队,他们开启了美国的乡村音乐时代。 哈里·史密斯是另一位对美国民歌的搜集整理有巨大贡献的人。二战结束后,他四处收购散落各地的78转老民歌唱片,并把几千张唱片进行分类整理。他选出其中的八十四首歌,做成一套《美国民歌选集》(Anthology of American Folk Music)。里面的歌曲均出版于1928-1932年间,正是从电动麦克风被用于录音到大萧条开始严重影响唱片业,这段录音史上被遗忘...

古人的“身体宇宙”

按:今天推送的是作家盛文强的专栏“古版画里的妖怪”第一篇,讲讲所谓“三魂七魄”究竟是什么东西。▼所谓三魂七魄,是古人的魂魄观念,魂能离开人体而存在,而魄只能依附于人身。至于三魂七魄之数,见于《抱朴子》:“欲得通神,宜水火水形分,形分则自见其身中之三魂七魄。”用现在的观念来看,魂主宰着思想、意识、情感,魄则主导寒热、饥饱、欲望等本能。魂魄在与肉身相合,人才成其为人。《左传》中曾有一番关于魂魄的讨论:“心之精爽,是谓魂魄。魂魄去之,何以能久?” 魂魄是否存在?这个问题历来争论不休,至今仍是未知数。在古人看来,所谓的三魂七魄,是在人体内寄生的精怪,介于有形和无形之间,说它们无形,是因为不可见,也能穿破虚空,说它们有形,是指想象中的形貌,三魂和七魄,总共十位精灵,早已按照人们所想,有了自己的模样。《道藏》中绘出了三魂七魄的形象,都是神头鬼面的妖魅,有的甚至不成人形,名字也是怪异非常。三魂分别叫做爽灵、台光、幽精,是三个身着古衣冠的小人,七魄分别叫做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飞毒、除秽、臰(chòu)肺。三魂的样子倒是比较正常,“三魂在肝下,状如人形,并著青衣,内黄衣。”三魂藏匿在肝脏之下,身穿青衣,里面是黄衣。 其中,台光掌管性命,爽灵掌管财禄...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