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十大热门文章

FT中文网每日新闻

Latest articles

新冠疫情可能扑灭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者不喜欢自己不受欢迎。正因如此,他们被证明在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方面表现非常糟糕。新冠危机带来的只有可怕的消息:死亡、经济破坏和自由受限。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是西方世界最知名的民粹主义领导人。他们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正在日益显现。上周,巴西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个COVID-19死亡人数超过5万人的国家。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COVID-19疫情方式的明显特点是致命地不能面对现实。整个1月、2月以及3月前半月,特朗普几乎未理会新冠疫情。他曾在不同的场合提出,这种病毒会魔术般消失,以及注射消毒剂或许是很好的疗法。随着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持续飙升,特朗普最新出炉的高招是提出美国应该干脆停止检测,寄望于只要不去理会,现实就会消失。博索纳罗的不负责任态度更加嚣张:对COVID-19轻描淡写,称其只是感冒;向反封锁抗议活动发表讲话;还罢免了两位卫生部长。两人现在都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在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在民调中大大落后。博索纳罗的支持率也出现下滑,有人说他可能遭到弹劾,同时他的核心...

中国:永远不破的“泡沫”?

看了彭博社首席经济学家托马斯•奥里克(Thomas Orlik)最近出版的新书标题《中国:永远不破的泡沫》,很多人以为是另一个“中国崩溃论者”大做文章,其实不然。事实上,在6月26日由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研究项目主任甘思德主持的在线研讨会中,有与会嘉宾甚至认为奥里克对中国经济的评估过于“瑰丽乐观”。长久以来,中国观察者通常戴着两个极端的色镜看中国:戴着玫瑰色眼镜的人认为中国潜力无限,因为没有人可以和14亿人口的市场过不去、中国每年培养出海量的工科大学毕业生、中国的人均GDP仍有大幅增长空间……而戴着灰色眼镜的人,认为中国经济注定要失败、金融永远冒着泡沫、房市注定要崩溃、银行背负着呆账、到处是过度兴建的空荡荡工业区和僵尸公司、贸易关税掀起反全球化的浪潮……然而奥里克认为,尽管面对这些险峻的预期,中国的增长仍在继续,财富仍在增加,国际影响力也在扩大。所谓即将来临的“中国崩溃”似乎总是迫在眉睫,却从未到来。而新冠疫情下,中国的模式似乎又取得了优势。四个对于中国经济的误解奥里克曾在北京工作了11年,在2007到2018年期间,他感受到西方对于中国的发展一直保持着悲观态度,甚至认为中国模式注定要失败:在光鲜的10%GDP增长率背后,这些中...

印度封禁中国应用:中资企业被迫面对新现实

2017年7月中旬,中印边境冲突仍在发酵,双方在洞朗对峙。一个周末的早晨,我在班加罗尔的Koramangala区参加一场路演,地点在Paytm的班加罗尔办公室。那时,它刚从阿里巴巴融到巨资,正在加大马力,在印度扩张。我是现场唯一的中国人。我并未感受到印度人因边境问题而起的敌意。相反,一位主题发言嘉宾花了大量时间,来给观众科普,印度的教育科技创业,可以如何向中国学习。回头去看,这是中印创投圈蜜月的起点。阿里巴巴对Paytm的投资,这宗里程碑式的交易,吸引了一批中国投资机构前往古尔冈和班加罗尔。三年过去,中国资本已深度参与印度的移动互联网生态,这在2019年达到峰值。中国投资者投入印度的资金达14亿美金,共计有54笔交易。在2013年,只有区区3笔。同时,中国互联网出海印度的“威力”已显。以2018年为例,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44家来自中国开发者。6月29日,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宣布,将禁止包括TikTok、微信、UC浏览器、美图、快手等在内的59款中国应用,给出的理由是涉及“国家安全”、“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等问题。在禁令公布的当晚,一位在印度的创业者不无愤怒,他在电话里向我倾诉,“我们在这里做了12年。”如今,却面临一夜归零的风...

印度不是小白兔——印度封禁59款中国应用的背后

因为边境摩擦引起的两国关系恶化,印度政府宣布封杀59个来自中国的互联网应用,其中包括抖音海外版TikTok、微信、微博、茄子快传等多个知名应用。目前印度政府已经通知Google和苹果公司,将这些应用在面向印度的安卓或苹果应用市场下架。部分中国的应用提供商也接到了印度相关部门的通知,要求其主动在印度的应用市场下架,并向印度市场关闭其服务。不可否认,在中国和印度近期产生边境摩擦的时候,印度政府作出封杀中国互联网应用的行为,是迎合其国内的汹汹民意。但仔细梳理印度政府最近几年在互联网和电商领域的监管措施,我们会发现这些封杀行为的背后除了政治原因,其实还有印度政府的其它考虑。潜力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长久以来,中国人对印度的印象是贫穷、落后、人口众多且两极分化。社会的基础设施建设严重不足,还在使用几十年前英国留下来的铁路网。相比中国最近三十年来的飞速发展,印度的确远远落在了中国的后面。但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让印度第一次站在了全民进入互联网时代的门槛上。印度的新锐移动运营商Reliance...

“特朗普化”的中国知识分子与他们眼中的“白左”

近一个月来,海内外一些华人网络以及自媒体,比如知乎网、观察者网、“星系花园秘境”上,出现了不少对美国反警察暴力和种族歧视的抗议运动的挞伐之声,甚至一些颇有名气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也对这场运动发出了尖锐的批评。这类论者把美国抗议者推倒内战时期南方将领的塑像等行为,比作中国的“破四旧”;把减少对警察局的财政支出甚至解散警察局(美国全国只有一个城市提出,而且因为民主制度实行起来会困难重重)比作中国的“砸烂公检法”。按照这个逻辑,他们可能很快就要把美国一些大学的招生制度改革,比如不看SAT成绩,说成是“工农兵上大学”了。但细查之下,会发现这些论者漠视了“破四旧”和美国运动在本质上的不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或者故意语不惊人死不休。正如资中筠先生在最近的《妄议美国》一文中所说,“国情如此、人情如此,身边事无能为力,只能妄议隔洋之事,替他人担忧了”。但是这些所谓“担忧”反映的,其实是近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特朗普化”与人们对所谓“白左”和“政治正确”的偏激看法。本文将试图讨论中国知识分子是如何“特朗普化”的,什么是“白左”和“政治正确”,然后分析人们对所谓“政治正确”的批评到底有没有道理,讨论民主制度如何处理“政治正确”矫枉过正的问题,最后再分析为...

美国投资人福特眼中的中国科技崛起

自2017年以来,美国官方政府战略文件称中国为“长期战略竞争对手”,中美之间的竞争已成为国际关系的新范式,不仅主导了国家战略辩论,而且形成了真正的政治、军事和经济领域的角力。对美国而言,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已经取代了自2001年以来普遍存在的“反恐战争”叙事。而在新的世界秩序形成的过程中,中国的科技崛起变成一个至关重要的地缘政治因素。技术层面的掌控不仅仅是谁制定标准的问题,而是通过“技术政治势力范围”投射地缘政治的力量和影响力。因此技术的开发和使用成为系统性竞争的一部分。但中国的科技升级背后,除了国家政策导向之外,也受到活跃的私人企业创业潮的驱动。美国人长期以来通过资本运作参与了中国科技企业的创立和成长。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在6月中访问了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的总裁比尔•福特,探讨跨境科技投资和市场准入的未来,美国和中国的国内政策,中美贸易战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影响,以及中美合作的关键投资领域。福特认为美国人可以从中国的科技崛起中获益,而最好的方法是投资中国科技公司。但福特的观点是否与美国内部政治主流相契合?美国投资人如何看待特朗普政府对于中国科技公司的一连串举措以及香港国家安全法?比较中美科技产业的吸金能力2...

香港为什么难以替代?

为什么香港难以替代?一种说法是,中国永远都不会搞资本主义制度,所以香港的地位不可或缺。这种说法有些含糊,因为经济活动很难用姓社姓资来区分。比如说,贸易活动姓社还是姓资?香港过去承担的贸易中心功能,很大一部分已经移到了内地。香港目前的金融中心功能,很难说日后不能移到内地。另一种说法是香港采用的是普通法,仿佛不采用普通法就不能建成金融中心,但中国境内的股票和债券市场就规模而言,交易量早就远远超过香港。对于金融机构和投资者而言,关键是能不能赚钱,而不是普通法或是大陆法。事实上,施行普通法的司法体系,殖民地历史留下的英语传统,相对较低的薪俸税率, 以及发达的服务业带来的生活品质,对于香港成为金融中心都有帮助,但都不是必须的。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主要源于内地金融开放的缓慢。十年前笔者刚来香港工作的时候,就不断听到有人预测,上海将取代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这一点在过去十年中并未发生,而且越来越少听到这样的预测。原因只有一个,内地的金融开放相对缓慢,而且在可见的未来都很困难。不要误会,内地金融开放的缓慢,其实是相对审慎的做法。试想,如果A股有很高的外资占比,那么2015年即使有国家队,在股灾中也很难托住市场。如果资本账户已经开放,那么外储从高点下来一...

美日贸易战后的日本经济:失去的三十年?

自2018年中开始,中美贸易争端逐步升级,虽然在2020年初中国和美国签订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但两国贸易争端在短期内从根本上解决的可能性不大。在上世纪7、80年代,美国曾发动过对日本的贸易战,最终重创了日本经济。本文以史为鉴,回顾了美日贸易战后的日本经济发展,为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提供参考。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股票和房地产市场泡沫相继破灭,此后日本经济长期处于低迷状态。90年代末,日本经济“失去的十年”的提法就见诸报端。到了2010年,日本经济仍无起色,有媒体提出了日本经济“失去的二十年”。到了2020年,日本经济似乎还在原来的轨道上运行,“失去的三十年”呼之欲出。不断地“失去”成了日本经济的标签。原来在人们印象中创造过各种奇迹的日本经济影像几乎荡然无存,日本似乎已经衰落得不值一提。当今的日本经济果真如此凄惨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以肯定地说,日本现在仍然是一个国民生活富庶的经济发达国家,所谓“失去的三十年”有过分夸大日本经济衰退之嫌。近三十年来,日本经济虽然增长缓慢,但它仍是第三大经济体,人均GDP也位居世界前列。另外,日本对研发一直是高投入,经济体中高科技行业占比也越来越高,经济结构变得更加合理。日本经济失去了什么?根据1985...

贸易战告诉了我们什么?

“贸易战经常被形容为国家之间的战争。事实并非如此:贸易战主要是银行家和金融资产所有者与普通家庭之间——富有阶层和其他所有人之间——的冲突。”这句话概括了《贸易战争实为阶级战争》(Trade Wars Are Class Wars)一书的主要论点。该书作者马修•克莱因(Matthew Klein)和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认为,只有放在主要经济体内部痼疾的背景下,才能理解贸易和金融发生了什么。这些痼疾的结果是严重的全球失衡、不可持续的债务和可怕的金融危机。这对每一个人都事关重要。这本优秀著作的基础是英国分析家约翰•霍布森(John Hobson) 1902年提出的“消费不足”理论。20世纪30年代,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著作再次提到了这种理论。现在,它再次切中主题。两位作者指出:“数十年来,实际借贷成本一直低于实际经济增长率的长期预测值,并保持在零左右。”这种超低实际利率与疲弱的全球需求及低通胀的结合,是消费不足(或者用现代的说法“储蓄过剩”)的主要症状。克莱因与佩蒂斯给出的解释是,收入已被转移至富人手中,而他们不会将收入都花掉。克莱因是《巴伦周刊》(Barron's)经济...

博尔顿披露的特朗普“丑闻”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

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的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在6月23日正式上架前,已经在亚马逊官网因为热烈预购登上畅销书榜首。而《华尔街日报》在17日发布的节选标题为“特朗普对华政策的丑闻”,主旨是特朗普恳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帮助美国国内选情,将国家安全考虑置于自己的连任前景之下。这篇摘录以及主流媒体基于媒体评阅版而发出的书评,使得美国司法部之前发出的紧急命令——企图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本书出版的举措可能无济于事。美国的宪法专家认为特朗普不太可能成功地阻止这本书的出版。特朗普气急败坏地说这本书“由谎言和假故事组成”,并发推文指责博尔顿“只是像生病的小狗一样,因为我炒了他而施加报复!”中方代表杨洁篪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7日在夏威夷会谈后,特朗普18日发推文说,“美国的确在各种不同情况下,都保留了与中国完全脱钩的选项。”这仿佛企图扭转博尔顿书中描述的特朗普对中国妥协的印象。但博尔顿对于他在白宫西厢闯荡453天的回顾,显然刻画出一个出卖国家利益的商人总统。今年1月底在特朗普弹劾案的高峰时期,《华盛顿邮报》的普利策奖得主调查记者卡罗尔•莱昂尼格和菲利普•拉克出版了书名反讽的《一个非常稳定的天才:唐纳德•...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