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书评周刊

Latest articles

书店如人:被怀念的精神空间

不是每个人都爱读书,但几乎每个人的童年,都有一份与书店相关的时光印记。从最初每个地区标配的新华书店,到后来逐渐多起来的、装潢更精美的独立书店,再到一些隐藏在角落中的古旧书店和二手书店。书店在城市中填充了空虚的精神角落,对爱书人而言,一座书店,也是一座城市最具象征性的气质地标。撰文丨艾藤《如果没有书店》作者:绿茶版本:理想国|上海三联书店 2021年4月1如果没有书店?至少童年和青少年会非常无趣,至少旅行时会觉得到达的那个城镇缺少什么东西。我怀念少时的中国书店以及那时的琉璃厂,还有青年时代的潘家园古旧书摊。我怀念的城镇,都有我热爱的书店。我还清晰地记得在新西兰南岛,我忘记那个小镇的名字了,只有一条街,临街的铺面竟然有一家古旧书店。女主临时要出去办事,她说她把店交给我,半个小时后再回来,WOW!半个小时书店老板!临走时,我买了十多本上个世纪中期的国家地理。《如果没有书店》内页图。在欧洲,到处都是古旧书店。经营古旧书店的老板大多都是老年人。我曾在巴黎一家像杂货铺子一样的古旧书店待了一天,所谓美好的时光,就是可以让自己的灵魂深刻的满足。老板看我喜欢他家的铺子,还让我去后面的小仓翻看一些手抄本。这些书是藏书金主到店才可以看到的东西。壁架上面都是...

毁掉这本书的不只是封面|一周新书风向标

本周的“一周新书风向标”又与读者见面了。在这个栏目中,我们将不单单把好书列出来写一段推荐语,我们还会尽可能地在自己阅读效率允许的范围内,对读者们关注的或刚刚出版的书籍给出自己的看法。如果一本新书的内容非常精彩,我们会不遗余力地给出推荐,如果一本书的内容与其关注度不符,我们也将会在参考意见中毫无保留地说出自己的看法。为了更直观地看到我们对某本书的态度,我们还会增加一个“推荐指数”,类似豆瓣评分。 当然,任何阅读的判断都是个人的,我们的意见未必正确,甚至有可能是偏见,但它们一定是真诚的。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参考意见,希望为读者提供一份阅读指南(毕竟,这个事情可能还要冒着得罪出版社的风险)。如果你有比较犹豫的、想要知道我们态度的新书,也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我们也将尽快给出自己的看法。本期主持|新京报书评周刊编辑部文学《放熊归山》作者:(美)约翰·...

为什么年轻人都在买基金?|问题内核

展开 原文

刘瑜x张笑宇x吴国盛:技术带给社会的以及被技术遗忘的

自进入现代以来,人类对技术一直抱有矛盾的看法——一方面,我们相信新技术将为我们带来更好的生活;另一方面,我们又害怕技术“失控”,让人类成为了技术的奴隶。从百年前的《弗兰肯斯坦》到最近热映的《哥斯拉大战金刚》,人类在文艺作品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科技“失控”后所诞生的怪兽形象,以表达人们对技术这把双刃剑的恐惧。 这种恐惧不是凭空产生的,自近代以来,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速,全球变暖已经成为了现代性所制造的“怪兽”,这个问题需要全人类的共同努力。且不说人类对核弹的恐惧,“3·11大地震”所引发的福岛核泄漏,至今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随着克隆技术和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何为人类、何为自然等伦理问题摆上台面,人们不得不面对生物技术对传统伦理的冲击。互联网技术让人们的交流变得方便,但是社交媒体所制造的“信息回音壁”也使得社会极化。我们该如何避免技术所带来的坏处?我们该如何才能让技术为人类的福祉更好的服务? 为此,我们首先要了解技术在人类历史中所扮演的角色,才能理解技术发展的未来。张笑宇的新书《技术与文明》书写了他对技术发展的观察。近二百年来技术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在技术范畴中有哪些重要的革新力量?我们将怎样在文明的逻辑与这些力量自身的逻辑之间寻求平衡点?...

菲利普·津巴多如何回忆充满争议的监狱实验?

在心理学史上,由菲利普·津巴多设计的斯坦福监狱实验可能是最为著名的实验之一,几乎所有的主流心理学教科书都对其进行了详尽的介绍,它也让津巴多成为心理学家中明星式的人物。 斯坦福监狱是津巴多打造的一个模拟监狱,让随机选出的几名被试者担任囚犯和守卫,他们完全还原真实的监狱生活。随着实验的进行,看守们逐渐失控,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囚犯进行精神控制,囚犯们因此接连崩溃。这一实验结果被认为揭示了社会情境对人的强大影响力:人性是脆弱的,只要环境允许,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恶魔。 可能正是因为触及了人类的善恶这一终极话题,这个实验的影响力超越了学术圈,成为众多书籍、纪录片和电影的题材。盛名之下,被放在放大镜下检视的斯坦福监狱实验也饱受争议。 起初的争议更多是围绕实验的伦理问题,然而,2018年,法国学者提博特·勒·特柯西安通过采访许多参与实验的当事人和对资料的搜集,对斯坦福监狱实验的真实性问题提出了强烈的质疑。其中涉及的指控包括“囚犯”的恐惧只是一种扮演、并非出于对狱警的恐惧。 对此津巴多又是怎么解释的呢?以下内容经湛庐文化授权,摘编自《津巴多口述史》,有删改,标题为摘编者所加。原文作者丨[美]...

七百年后,我们为什么还在读《神曲》?

至2021年,但丁去世已700年。在这漫长的时间里,社会巨变,文学艺术经历了数不清的革新、乃至革命,各种主义和潮流引领不同的时代。但时至今日,作为世界性经典,《神曲》依然被阅读,被讨论,就像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依然在世界各地上演。撰文丨文铮整整100年前,中国读者第一次读到了被译成中文的《神曲》,虽然只有开篇的前三首,但也能让中国读者窥见这部诗作的伟大。1921年是但丁逝世600周年,上海著名的《小说月报》杂志辟专栏纪念这位欧洲中世纪最伟大的诗人。在一系列纪念文章中,这个被冠以《神曲一脔》之名的译本格外显眼,一是因为此前的二三十年间,通过梁启超、王国维、鲁迅、胡适等文坛领袖的介绍和鼓吹,这位意大利诗人对中国文学,乃至中国社会的变革与发展都产生了很大影响,二是因为译者钱稻孙以古雅的楚辞体迻译该诗,脍炙人口。但丁01每个译本各有风格特色也各有局限其实,在20世纪初很长的一段时间,绝大多数中国人对但丁的认识和接受要先于对《神曲》的阅读,那时候国人对但丁的关注往往集中在他的民族思想和政治主张上,并没有很多人愿意仔细品读《神曲》。因此《神曲》的中文翻译相对滞后,直到20世纪40年代末和50年代初才相继出版了两个完整译本,分别是王维克的散文体译...

丁孟:金沙的崛起,说明三星堆文明没有突然消失丨专访

铜人顶尊、青铜瑗、圆口方体铜尊……时隔三十五年,举世瞩目的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重启发掘工作。在这次发掘中,祭祀坑内出土的各式造型独特夸张的青铜器照旧引来了诸多关注。这并不是三星堆遗址出土青铜器的第一次高光时刻,早在1986年,三星堆1、2号祭祀坑的发掘就出土了千余件遗物,其中就包括青铜神树、青铜大立人像、青铜纵目面具等一系列至今引人遐想的重器。一直以来,三星堆遗址出土的器物,总能超越现代人对文物的想象。无论是出土于5号祭祀坑的“新晋网红”黄金面具,左看右看都像汽车方向盘的青铜太阳轮,还是出土即顶流,撞脸“愤怒的小鸟”绿皮猪的陶猪,抑或媲美奥特曼,且和明星郑云龙“傻傻分不清楚”的青铜大立人像……“新晋网红”黄金面具青铜太阳轮 微博截图。此次重启发掘的3号到8号祭祀坑新出土的器物中,青铜神树、青铜面具、象牙、玉琮等与一、二号祭祀坑中曾发掘的器物大同小异,但其中也不乏此前从未见过的新发现,比如在“祭祀坑”的黑色灰烬中,考古人员提取到了肉眼不可见的丝绸制品残留物;3号坑出土的形制稀罕、保存完好的圆口方体铜尊也属于前所未见。圆口方体铜尊。遗址中出土的诸多器物改变了人们对古代四川地区荒蛮闭塞的既往认知。许多器物不同以往的夸张造型,更是引发了网友们的...

唐诺:书写者过得太好,文学可能就不太好了

在新书《声誉》中,“专业读者”唐诺进行了一场有关声誉、财富和权势的思索之旅。他从本雅明之死开始,涉及汉娜·阿伦特、契诃夫、博尔赫斯、马尔克斯等,旁征博引,繁富多彩。这场旅程末尾,他讨论的是“书写者该过什么样的日子”?这似乎是作为书写者的他的自问,也是对庞大书写群体的生活方式的思考。本文选自《声誉》一书,经出版社授权刊发,小标题为编者所加。原文作者|唐诺摘编|张进《声誉》,作者:唐诺,版本:理想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21年3月 本来,接下来该进一步谈的是书写的公共性,好较周全回答书写的内在驱动之力此一询问,在声誉召唤力日渐可疑并只会再微弱下去的现实情况下。但我试了一下决定算了(废去了五张成稿)——我猜想,那些够好的书写者不会乐意我这么说话,这总是太像为书写一事“请命”了。好的书写者总多出来一些硬颈的成分,他受不了这个乃至感觉反胃,“拜托你们让我也尽点力、让我有机会为大家服务”云云,这是只有候选人才说得出口的奇妙话语。世与我而相违,我相信书写者宁可说书写是单纯的个人之事,这一切只是个人的选择和坚持,完毕。书写最根柢处当然是公共的,书是公共的形式,语言文字也都是公共意义的——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完全丧失此一可能,书写者最终仍有一个拒绝再说...

温柔地走进唐诗中的那些良夜|周末读诗

“梅花飘香,说起来,春天就是夜晚的事情。”日本诗人小林一茶的这首俳句,让我想起唐诗中的很多夜晚,那些或空灵、或芬芳、或酒醒、或湿漉漉的夜晚。让我们一起走进诗中的良夜。那里有春山,有月亮,有鸟鸣,有花香,有我们在奔跑中错过的一切。撰文 | 三书01一个叫“鸟鸣涧”的夜晚/ / 《鸟鸣涧》王维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这首绝句通常被认为是王维山水诗的代表作,且被理解为描写了春山的幽静。这样就足以概括或赞美这首诗了吗?当然不能。我们知道,一首好诗天生拒绝被概括,尤其无法被标签化。这不是一首简单意义上的“山水诗”,山水在诗中并非山水,亦非不山水。至于春夜的幽静,“幽静”二字也不足以当之,诗中的静不是静,也不是不静,而是非静非动,亦静亦动。没错,这是一首禅诗。其表面的简单,是禅的简单;其内在的丰富,是禅的丰富。正如一枝花,一个橘子,一粒沙,都是奇妙无穷的禅的世界。把这首诗当作一个禅修的体验来读,或许才可能走进王维的春夜。题曰“鸟鸣涧”,按照很多解读,写鸟鸣是为了反衬幽静,那为什么诗题不直接叫“春山夜静”或“静夜”?作为王维在吴越一带所作组诗《皇甫岳云溪杂题五首》之一,此涧应在云溪某处。以“鸟鸣涧”题诗,或与《辋川集》...

福利丨从韩少功、毕飞宇、苏童到简平,他们的私家相簿里都藏着哪些秘密?

今天是星期五,书评君的福利派也如约而至。 一位作家,一生可能写作、出版很多作品,但影像集应该不会很多,很可能仅此一册。“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照片也如此,一幅幅照片记录了名家的一个个人生瞬间,暗淡,华丽;消沉,喜悦……它们组合起来,构成了丰富的人生画卷,壮美的人生诗篇,动听的人生乐章。 本期将要赠出的是由辽宁美术出版社推出的“当代名家影像”书系,分别是《到此人间一游:韩少功影像》《伫立虚构:毕飞宇影像》《南方想象:苏童影像》,以及《打着漩涡的河流:简平影像》。“当代名家影像”视频 正如韩少功所说:“我这一辈子虽留影甚少,虽匆匆撇下太多无影无形的往日,但亲历、见证、参与了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大风大雨,天翻地覆,惊心动魄,又何其有幸。”照片与他创作的文字作品,共同记录了时代风云、个人遭际,值得珍视。而对于其他三位作家来说,同样如此。这些各有特点的影像集,总有一些画面让人难以忘记。本周福利“当代名家影像”书系(全4册)前方预警,福利来袭韩少功夫妇的田园生活。毕飞宇给梁晓声看手相。苏童与迟子建、叶兆言在黄山。青年时期的简平。正如文学评论家、巴金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周立民所言,不论是作为文字阅读的延伸,还是作为文学研究的文献或对...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