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书评周刊

Latest articles

乔姆斯基、福山、J.K罗琳等文化界人士发表联名信,抵制抗议走向过激化

近日,福山、乔姆斯基、J.K罗琳等文化界名人发表联名信,对于“Black lives matter”抗议运动在全美走向过激化表达担忧,认为对公开辩论的文化氛围造成了伤害。同时,美国一些文化机构开始收集抗议活动中使用的物品,用以记录这段历史。撰文丨刘亚光1思想艺术界深感忧虑:抗议走向极端化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Black lives matter”抗议运动在全美大规模开展并持续至今,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反思。与此同时,抗议活动存在的一些极端化趋势也让思想、艺术界深感忧虑。7月7日,Harper's Magazine上刊登了一封名为《论公正和公开辩论》(A Letter on Justice and Open Debate)的联名信,共同署名的作者包括著名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我支持平权,而不是女权。”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如果你在网上关注性别话题,或许对这样一些说法并不陌生:“我支持平权,而不是女权。”“我说的不是女权,是平权”“我们要的是平权,不是女权。”社交媒体的蓬勃态势为性别平等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由于发布信息的便捷,以及受众领域的细分,在“宇芽被家暴”、“Metoo运动”等事件中,社交媒体都在女性弱势群体发声抗争、寻找同伴并相互疗愈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与此同时,在诸如“田园女权”等说法兴起的背后,也映射着人们对部分女性主义或女权主义的讽刺。在网上,有的女权主义者往往被反对者扣上一顶“拳师”的帽子,被指责片面地要求女性的权利而忽视承担相应对等的义务。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一幕。为了在参与网络公共讨论时“少得罪人”、减少冲突,彰显不一样的“客观中立”,像“我说的不是女权,而是平权”这样的说法越来越常见。那么,原本就是主张“男女平权”的“女权”为何在此与“平权”对立?这种对谈论“女权”的忌讳暴露了当下网络公共讨论怎样的问题?又遮蔽了怎样的现实问题?今天,就与大家一起讨论“我说的不是女权,而是平权”这句话中的耐人寻味之处。撰文...

陈楸帆:《菲利普·迪克传》出版,他的人生不比小说逊色

小说家菲利普·K·迪克用自己的名字定义了一种风格。他生前未能获得主流文学的认可。去世之后,他的小说被好莱坞改编为科幻影史上的经典,主流文学评论界也开始奉之为大师。近日出版的《菲利普·迪克传》出自他的第三任妻子安妮·迪克,他的人生相比小说毫不逊色。撰文 |陈楸帆并不是每一位作家的传记都同样有趣,或者更刻薄一点说,并不是所有的作家生活都值得被后人记录、分析、拿到放大镜下细细分辨其中的纤维,再与其作品字里行间不慎流露的信息交叉比对,仿佛是CSI里的尸体解剖或案件重演。大部分作家的生活沉闷、孤独、平平无奇,甚至足不出户,每天目力所及的风景仅是窗台前的盆栽。无论是文学评论界或是读者都更愿意相信,一种高度封闭的、类似于苦行僧般的稳定生活更有益于激发作者头脑中灵感火山的喷发,而一旦给予他名声与财富,动荡与不安,暴露在声色犬马之中,很可能,他就什么也写不出来了。相信我,我认识许多作家,尤其是科幻作家,他们的确如此,而我也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 但这绝不是菲利普·K·迪克,或者更具符号学意味——“PKD”的生活。美国科幻小说作家菲利普·K·迪克(Philip...

张献民对谈王小鲁:电影是对人类共同意愿的表达

6月26日14:00,新京报·文化云客厅系列第15期,新京报·文化云客厅联合后浪电影学院,邀请张献民和王小鲁对谈独立电影与电影意志,在新的背景下思考电影创作,以及对行业未来的期望。整理撰文 | 余雅琴 段雅馨生命与形而上的意义感终生厮磨,我们相信,“电影是历史精神的不坏肉身”,因为电影提供了虚拟的时空,把社会、历史、文化等建制因素聚拢起来,想象城市,折射现实。我们似乎在影像中,找到了意义,触到了永恒。因此,用电影创作来接近不朽的尝试层出不穷,可环境复杂,一部电影的制作很难绕开资本、受众、市场,电影的主体性与建制之间的博弈从未停止。张献民从2018年开始做“十荐”系列,意在给予更多独立电影人浮出水面的机会。他一直相信,影像的创造力还在,短片的在地和在场,使得短片可以在熟人社会与彻底的陌生人社会中来回摇摆。王小鲁的《电影意志》,则回望了20世纪80年代至今具有代表性的中国电影,探寻电影是否有一种长远贯彻的意志,这种“电影意志”从何而来,如何与历史互为因果,发展其脉络。他说,好奇是生命力的一种表达形式,因此电影新人的意志难以阻挡。张献民和王小鲁,都在以股肱之力,编织各自电影领域内的图谱。可如今,疫情阴云不散,影院关门休市,电影界似乎正在经历...

悼念王家范:体悟历史真义,需要旺盛的求知欲、永远的好奇心

著名历史学家、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王家范于7月7日5时在上海华山医院逝世,享年82岁。为缅怀这位历史学家,新京报记者专访王家范的学生周武(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胡铁球(浙江师范大学教授),回忆王家范的教学、治学。令他们难忘的是老师永无止境的好奇心。王家范曾说,从事历史研究就像在大海上漂泊,“欲从海面穿透到海底,体悟历史的真义,没有沉潜下去的毅力和耐心,没有旺盛的求知欲和永远的好奇心,很可能就像好事的游客,留下的只是‘某某到此一游’。”王家范,1938年生,江苏昆山人。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终身教授,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研究员,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著有《中国历史通论》《百年颠沛与千年往复》《史家与史学》《漂泊航程:历史长河中的明清之旅》《明清江南史丛稿》等。记者|李永博王家范长期从事中国古代史教学与研究,主攻中国社会经济史,侧重明清时段与江南地区,于史学认识论与方法论也多有探索。根据学生们的回忆,王家范很擅长从通贯和整体诠释的角度,对历史中的重大问题做出个性化解读,进而揭示中国历史变迁的内在脉络。他以执教中国通史课程的讲义为基础写就的《中国历史通论》已经成为了经典之作。该书最新的增订版与钱锺书、李泽厚、陈旭麓等人的著作,一同被出...

自拍,忍不住用镜子?论看脸时代的“镜花水月”

手机自拍的历史,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你还记得吗?曾经,一张比较典型的自拍照用的是前置摄像头“磨皮自拍”,而人呢,嘟着嘴或眯一只眼,修长的脸、下巴。受推崇的自拍视觉换了一波又一波。如今前置摄像头的“磨皮自拍”渐渐被冷落了。这几年,另外一种自拍倒成为潮流。它就是“镜面自拍”。自拍者站在镜子面前,拿起手机,用后置摄像头拍摄头像、上半身或全身,而脸不过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在戳拍摄按钮前,人从镜面里看过自己无数次。对着镜子拍摄并不是这时才有,然而到这时才叫潮流。镜子也被用来布置人造“天空之镜”,人与天在此合一。还有人拍摄索性就扛着镜子出门。无镜面,不自拍。有镜子,似乎就有拍一张照片的冲动。不同拍法的“镜面自拍”“镜面穿搭”由书评君读者为本文拍来自Bing图片、百度图片的搜索页面。青海、福建、重庆、贵州等国内各地“天空之镜”照片。除青海茶卡盐湖外,大多由玻璃镜打造。图片来自茶卡盐湖网、上游新闻、自媒体福州那点事等。现在的拍摄,看起来已经进入一个可以叫“镜面社会”的年代。我们不如就聊一聊镜子。过去,“照镜子”的动作在室内只用来梳妆打扮。镜面属于幕后,一个人站在那是处于准备状态。谁又会想到,镜子这个器物如今竟然是流行的拍摄神器。镜子在近现代史上虽然...

社交媒体时代,如何清醒思考?| 推荐

我们的注意力为何总被社交媒体吸引?美国学者艾伦·雅各布斯认为:“大多数人之所以热衷于使用社交媒体,是因为他们想借此坚守自己的立场,维护自己的观点。”故此,在思考这件事上,我们往往比想象的更糟。走出封闭的第一步,是接触倾听多元的观点。今天,为大家介绍几个新知类公号,希望能让你看到世界更多面。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订阅网易上流ID:heyupflow网易上流工作室,专注研究青年城市文化,揭秘你不了解的城市冷知识。这里有城市文化的【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北京故宫总是失火?》、《为什么广东人那么瘦》、《为什么东北盛产Tony老师?》《为什么胡建人缩不好普通话?》......还有神秘有料的【城市灵异系列】:《风水大师也救不了成都的富力天汇》、《在“邪都”,我劝你别乱讲话》......扫码关注回复“城市”,get更多涨知识的趣味文章!此外上流君的明星互动栏目【上流大明星】还采访了王一博、郑云龙、张云雷、邓伦等明星!后台回复关键词“爱豆”,你喜欢的爱豆,都在这里,还有不定时签名照哦!▲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世界华人周刊ID:wcweekly每晚8点,从世界发现中国。带你看世界、开眼界、提境界。中文网络超具影响力的国际文化新媒体之一。连...

要想成为科学家,女性必须像男性一样思考吗?

科学的发展扩大了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也提高了我们对世界的掌控力;影响了社会与文化的发展,反过来也受到社会与文化的影响。和任何人类活动一样,科学是有历史的,大多数人都能想起那么几个用重大发现塑造现代思维模式的“伟大人物”。但显然,除了科学史本身外,科学对现代思维的塑造也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科学与性别有着怎样的关系?科学是具有性别歧视的吗?在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科技史教授彼得·J.鲍勒和科学史学家、威尔士阿伯里斯特维斯大学历史学教授伊万·R.莫鲁斯合著的《现代科学史》一书中,二人特意探讨了科学和性别的关系。在过去半个世纪甚至更长时间里,科学和性别的关系总是备受争议。通常,科学被视为客观探索的理想方式,不受其从业者阶级、政治和宗教信念、种族或者性别的影响。 彼得·J.鲍勒和伊万·R.莫鲁斯发现,最近几十年科学史、科学哲学和科学社会学领域内的许多进展让科学作为价值中立的终极知识的形象越来越难以维持。而女性主义学者对科学客观性的批评带来的争议最多。女性主义者指出了客观的科学研究这一传统想象中存在许多问题。例如,20...

不止“维正之供”:清代田赋制度与国家治理危机

“不胜骇异”。当乾隆帝在上谕中写下这四个字时,他登基不过两年,年方27岁,被后世奉为“乾隆盛世”的漫长统治刚刚开始。但他早已意识到自己继承的庞大帝国,绝非执政之初列位臣工在贺表中所描述的那样河清海晏,而是浊流暗伏。不仅前朝留下的诸种秕政积而未清,本朝伊始,暗藏弊端也渐浮出水面。让年轻的皇帝“不胜骇异”的,是四川巡抚硕色不久前呈递的一份奏折。奏折中提到了四川长期沿袭的一项“陋规”,在火耗税羡之外,每银百两,提六钱,称之为“平余”,用以充当地方衙门杂事之费用。“火耗”本就是朝廷正式税收地丁银之外,向民众收取的额外费用,可以说是税外加税,也是地方官员灰色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由于这项额外税费的征收无一定之规,征收多少全凭官员己意。乾隆帝的父亲雍正帝同样也是在登基的第二年,以山西巡抚奏请通省耗羡存公为由,将原本灰色的火耗归入公费,彻底洗白。他本以为朝廷将火耗归入公费,规定征收额度,便可以避免官员滥收之弊。但意想不到的是,到了他的继承人乾隆帝时,地方官员竟又在火耗之外创造出新的灰色税费“平余”,而且还是皇帝长期不得而知的“相沿陋规”,这不能不让年轻的皇帝“不胜骇异”。“火耗之报官,原以杜贪官污吏之风。若耗外仍听其提解,此非小民又添一交纳之项乎?一...

汪剑钊:在盛产诗歌的俄罗斯,普希金不是孤独的太阳

 — 文化客厅系列活动回顾 —No.42 俄罗斯诗歌普希金并不是孤独的太阳我并不为你们去祈祷幸福,我祈祷的内容远比幸福高尚。///“只要这世界上还有一位诗人在歌唱,我的名声将得到传扬……因为我在残酷的时代歌颂过自由。”——普希金《纪念碑》诚如普希金所言,提起俄罗斯诗歌,我们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他的名字。普希金因其天才般的语言与创造力,被后世奉为“俄罗斯诗歌的太阳”,其生活的时代也被看作俄罗斯文学的黄金时代。别林斯基曾在《一八四〇年的俄国文学》中称:“正是从普希金开始,才有了俄罗斯文学”。不过俄罗斯诗歌之所以为世人瞩目,绝不是只有一个普希金就能做到的,跟这颗太阳一起闪耀的,还有不少光亮度与之接近或稍微暗弱一点的诗歌星星。汪剑钊说,人类是上帝为这个世界而创作的一部史诗,每个人都是其中的片段。但在大部分时间里,这些片段都处在一种被遮蔽或自我沉睡的状态。因此,诗人的任务就是唤醒每个人身体内部的诗性,激活里面的诗细胞,让它们共同参与神圣的创造,走向最后的完满与辉煌。俄剧《 叶卡捷琳娜大帝:崛起》剧照在俄罗斯这个盛产诗人的国度,比诗人更多的——还是诗人。新京报·文化客厅NO.42,我们联合北京外研书店,邀请到诗人、翻译家汪剑钊,为大家解读俄罗斯诗人...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