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书评周刊

Latest articles

菲茨杰拉德:入行晚、起点高与深思熟虑的寓言小说|书评

正如灵感不能随时光顾,人生的高峰低谷也无法预知。那些追寻着“作家梦”的年轻人在文坛崭露头角,从而进入职业作家的行列,也有一些人行至知天命的年纪才萌生了写作的念想。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这位六十多岁才开始执笔的作家曾三次入围布克奖短名单,最终凭借她的第三部作品《离岸》摘得桂冠,其封笔之作、长篇小说《蓝花》曾十九次被媒体评为“年度最佳图书”,并获得美国国家图书评论奖。除此之外,她被推举为“二战后最伟大的五十位英国作家”。入行晚、起点高的菲茨杰拉德打破了“出名要趁早”的咒语,在她一生创作的九部小说中流露不乏光鲜的城市边缘人,当过杂志编辑、老师、经营过书店的体验练就了看穿社会底层的独到慧眼,在寓言的建构和解构中编织人物与家族前世今生的来龙去脉。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Penelope Fitzgerald,...

我被性侵、被网暴、遭受不公判决,但我仍为自己感到骄傲丨专访香奈儿·米勒

在你眼中,一位性侵受害者会是什么样?最常见的形象大概是披散着头发,面目不清,为了保护隐私,五官打了马赛克,她可能衣衫不整,至少不会打扮得时尚精致,她会缩在角落,带着哭腔小声回答媒体或律师的提问。 但是香奈儿·米勒会打破你既定的想象。作为曾经轰动全美的斯坦福性侵案受害者,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她,有着一头精心打理的黑色卷发,身着红色无袖连衣裙,双手叉腰,表情坚毅,仿佛准备随时向你喊出:“知晓我姓名!”除了香奈儿·米勒这个名字,拥有一半中国血统的她还有一个好听的中文名,张小夏。香奈儿·米勒(Chanel Miller),1/2中国血统,中文名张小夏,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文学学士,目前居住在纽约。2019年,因出版《知晓我姓名》被《时代》杂志评为“未来百大影响力人物”,两度当选时尚杂志《Glamour》年度女性人物。为了起诉,米勒经历了15个月的漫长庭审。在此期间她丢掉了工作,变得敏感多疑、时常在噩梦中惊醒,不敢独自走夜路,还要面对外界舆论的恶言相向。但与此同时,米勒也强打精神坚持写作,让自己从消极、自责、绝望的情绪中逃脱。近日,《知晓我姓名》一书的出版,有望帮助读者了解香奈儿·米勒的内心世界。在这本书中,除了以更敏锐的观察和更细腻的情感讲述案件...

“基本常识”,是一个历史学者的修养|专访李硕

历史学者给大众的印象,往往是久坐于书斋中,皓首穷经,少问世事。但正如历史学家孔飞力多次向学生们提及的一句话说的那样:“一个人的思想与他的经历密不可分”,每一代历史学者的写作,其实都在与他们所处的时代的对话中完成,时代的变动往往也会在历史学者的写作中留下烙印。  当今时代可以被称得上是又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一个“技术爆炸”的时代,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层出不穷的新型技术冲击乃至重构着历史悠久的历史学研究方法。身处其中的历史学者们也经历着与前辈不同的治史环境。  这是一个多元开放的时代。一方面,当代的学者拥有越来越多地相互交流的平台与机会,在与国际前沿理论进行吸纳和对话的同时,如何在历史研究中把握史料和理论的均衡也成为重要的问题。另一方面,非学院派的历史写作者群体成批涌现,他们为大众读者提供了更通俗有趣的历史叙事,也为理解历史提供了更多元的视角,但也因其专业性遭遇诸多的争议。出于对以上种种问题的好奇,我们采访了一批青年历史学者中的代表人物:仇鹿鸣、唐小兵、张仲民、李硕、高林和羽戈,围绕他们的作品,探究他们与历史结缘的心路历程,倾听他们如何回应时代赋予的机遇与挑战。本篇是对青年历史学者李硕的专访。更多系列文章会陆续推出。2020年9月...

在黑塞的这个故事里,每一个真理的反面也可能同样真实

都市青年の生活意见大家好,这里是书评君的荐书栏目“都市青年の生活意见”。每周两期,我们在这里为你推荐各类新旧好书。第128期要推荐的书,是著名作家赫尔曼·黑塞的代表作之一《悉达多》。悉达多是古印度的贵族,但他为了寻求证悟,抛弃了高贵出身与荣华富贵,离开了家乡踏上了求道之旅。在旅途中他曾经纵情声乐,享受情欲,也曾踽踽独行弃绝世界,甚至想要了结生命,但最终他在河边悟道。这是一本写于近一百年前的小说。但对于那些困扰悉达多的问题:人的自我与超越、世俗与精神,仍然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困境。在这个意义上,阅读这部经典作品,带给我们的启发其实是相当实用的。 128 / / /本期书目《悉达多》作者:[德] 赫尔曼·黑塞 译者:杨玉功 译 / 丁君君 校版本: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9年3月/ / /黑塞的作品总是关注人内心的困境与成长,他小说中的主人公常常在流浪,这本《悉达多》也不例外。根据黑塞同名作品改编的电影《悉达多》(1972)剧照。古印度贵族青年悉达多拥有金钱、地位与人们羡慕的一切,但为了追随内心的平静与超越,他踏上了求道之旅。这是关于一个非凡的年轻人的成长故事,他通过毕生的探索,直至垂暮之年实现了一直追寻的理想。作为写于1922年的一...

不那么“学术”的研究生:写不好论文,是因为志不在此吗?

这几年,学位论文抄袭、作假事件从未远离过网络。比如,不同学校不同届的学位论文雷同,连“致谢”部分也几乎一样。而更普遍的可能还是使用同义词、改变句子结构等方法“打擦边球”。9月22日,教育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发布《关于加快新时代研究生教育改革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学位论文作假行为作为信用记录,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将学位论文作假作为信用记录#也成为微博热搜。在微博热搜中,教育部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司长洪大用的介绍也引起讨论。他提到,今年在学研究生将达到300万人,中国已成为世界研究生教育大国。伴随着研究生招生数量增长的,是研究生教育的质量问题频频爆出,演员翟天临论文抄袭事件等新闻更是陆续引发热议。不断强化对学术不端的处理是提高研究生培养水平的必要之举。不过,在微博等社交媒体的讨论中,除了对强化学术规范的支持之外,亦有许多其他值得思考的评论,如“除了学生,导师学术作假也应该同等对待”“每年太多人毕业,学的东西都差不多,都要写毕业论文,都要求创新太难”等。这些讨论指向了师生关系、学位论文如何创新、研究生的课程质量等研究生教育过程中的多个问题。作为论文指导教师的导师也担心如果要求过严,会导致学生走向绝望,同时也有导师反...

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或对美国大选产生重要的影响

据路透社等多家外媒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于当地时间9月18日去世,享年87岁。在美国保守主义回潮的当下,作为自由派法官象征的金斯伯格的去世,将对美国人民政治生活产生重要的影响。撰文 | 汤明明据路透社等多家外媒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于当地时间9月18日去世,享年87岁。2020年7月14日,金斯伯格因感染新冠肺炎住院,并因癌症复发接受治疗。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金斯伯格一直受到健康问题的困扰,反复检查出癌症。但她一直坚持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无意退休。1933年,金斯伯格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的犹太家庭。她的一生也折射了女性挑战性别分工,对抗性别结构性不平等做出的努力和贡献。金斯伯格在哈佛读研究生时,据称保安以金斯伯格是女性为由,阻拦她进入图书馆。即使后来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学位和院长的推荐,纽约律所却不愿雇佣女律师。学生时代的金斯伯格。但是金斯伯格仍旧攻破了层层阻碍,1963年她成为罗格斯大学的法学教授,增设了“性别与法律课程”。1970年,金斯伯格参与创办了美国第一本女性权利的法律杂志《女权法律报道》。1972年,金斯伯格成为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第一位获得终身教职的女性。1993年,被克林顿提名...

跟令你失望的人,可以重新开始吗?

欢迎你,进入我们的“麦田信箱”。为了方便大家写信,我们设置了收信征集处,你只需要点击“阅读原文”,就可以把你的苦恼、困惑告诉我们了~原来的邮箱也会持续运营中,你可以挑选你喜欢的方式给我们来信~麦田信箱44值班回信:安也我是一个很没有主见的人 工作3年之后考研,从双非一本考入985工科硕,今年26岁,单身女,朋友们都普遍希望我去读书,家人基本上都是规劝,我是一个很没有主见的人,非常希望有自己温馨的小家庭,将来打算在二线城市定居,纠结了半年还是没有结果,最近越来越抑郁了,希望被过来人开导一下。 鱼与猫 鱼与猫:你好! 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呢?你清楚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希望有自己温馨的小家庭,将来打算在二线城市定居。可能比起主见,我们往往更容易缺乏的是开始去做的勇气。 现在的社会,给了我们更大的空间,更多的选择,也让我们更早的知道了各种可能和结果。但遗憾的是,从小听着家人、老师、朋友的话长大的我们,却没有多少机会去体会和感悟如何对自己负责。“就听XXX的话吧,反正大家都这样说。”我们一次次在心里默默放纵自己,只因为如果我们遵从了别人的意见,就可以在失败时轻而易举的把责任归结在他人身上,不必为自己的选择去面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通俗不等于媚俗,数据库不能废考证功 | 专访仇鹿鸣

21世纪信息大爆炸时代的来临,对史学研究的方式、方法造成了巨大冲击。数据库的出现与普及更是引发了不小的震动。诸如四库全书、历代笔记、朱批奏折、近代报刊、内阁档案,等等一系列文献数据库如雨后春笋般纷涌而出。新一代的历史学者赶上了技术革命带来的原始红利。只需动动鼠标,登录界面,单击右键,就可以根据输入的关键词轻而易举地找到上千条相关史料。以数据检索为基础的“E考据”正越来越多地受到青年历史研究者的喜爱,老一代史学研究者埋首书案、皓首穷经的史料搜集法正在走向日暮黄昏。信息时代对历史学科的冲击不仅于此,它更深刻地改变了历史学的发展趋势。在过去,史学作为一个专业研究领域,主要供同行之间讨论点评,是一个边界相对严格的“小圈子”。这个圈子对文献档案拥有近乎绝对的掌控权,并将其居为奇货,并不情愿对圈外人士分享开放。但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大量原先圈外人难得一见的文献档案得以开放,任何感兴趣的公众都能自由运用这些资料进行研究。传统史学对史料的垄断被打破了,各式各样基于信息技术发展起来的媒体平台,也要求高居象牙塔里的历史学者走出塔外,面对公众发表自己的观点。历史写作不再是同行之间小圈子里的讨论点评,而是成为天下之公器,人人皆可加以议论指摘。史学越来越由一个学...

新史记:青年历史学者与他们的历史写作

历史学者给大众的印象,往往是久坐于书斋中,皓首穷经,少问世事。但正如历史学家孔飞力多次向学生们提及的一句话说的那样:“一个人的思想与他的经历密不可分”,每一代历史学者的写作,其实都在与他们所处的时代的对话中完成,时代的变动往往也会在历史学者的写作中留下烙印。当今时代可以被称得上是又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一个“技术爆炸”的时代,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层出不穷的新型技术冲击乃至重构着历史悠久的历史学研究方法。身处其中的历史学者们也经历着与前辈不同的治史环境。网络时代信息资讯快速检索的“e-考据”,对历史研究来说是福音还是危机?强势崛起的新媒介赋予了历史学者更多走出象牙塔、面向公众发声的机会,但学者更积极地介入公共空间,又能否促进公众观念的良性发展?这是一个多元开放的时代。一方面,当代的学者拥有越来越多地相互交流的平台与机会,在与国际前沿理论进行吸纳和对话的同时,如何在历史研究中把握史料和理论的均衡也成为重要的问题。另一方面,非学院派的历史写作者群体成批涌现,他们为大众读者提供了更通俗有趣的历史叙事,也为理解历史提供了更多元的视角,但也因其专业性遭遇诸多的争议。出于对以上种种问题的好奇,我们采访了一批青年历史学者中的代表人物:仇鹿鸣、唐...

牛津大学博物馆因“去殖民化”移除部分展品

英国牛津大学皮特·里弗斯博物馆( The Pitt Rivers Museum )将其知名的“干缩人头”等藏品从其展览中移除,以致力于为博物馆“去殖民化”。这些藏品原本陈列于其“对待死去之敌”的专题陈列部分,已经展示了80余年。博物馆馆长表示,“实施审查是博物馆战略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使其面向公众的空间更符合其当代的精神,即积极与社区合作,尊重不同的存在方式。”编译 | 吴俊燊牛津大学下属的皮特·里弗斯博物馆(Pitt Rivers Museum)经过审查,移除了120具人类遗骸。根据牛津大学皮特·里弗斯博物馆调查显示,参观者通常把这些人类遗体展品视为显示其他文化“野蛮”“原始”“残忍”的证据。博物馆负责人劳拉·布鲁克霍芬说:“这些展品非但没有令参观者深入了解彼此的生活方式,还加强了种族主义和成见,有违博物馆如今的价值观。” 皮特·里弗斯博物馆已经有130年历史,是全球领先的人类学、人种学和考古学研究机构。博物馆中包括人类遗体在内的不少展品为英国殖民海外期间收集所得。皮特·里弗斯博物馆自2017年以来对馆内藏品进行“道德审查”,与藏品来源地、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的土著部族以及秘鲁基多圣弗朗西斯科大学学者,就馆内收藏的干皱人头等展品展开讨...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