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 followers 10 articles/week
《歌手》被骂“土气”,音乐该分雅俗吗?

《再出发之纽约遇见你》 《歌手2024》热播,以全开麦、无修音、直播的开创性竞演模式,在众多音综中成功突围,首播收视四网断层第一。 在首场竞演中,四川凉山籍歌手海来阿木被部分乐评人批评“唱腔太土”。二手玫瑰乐队的表演曲目《耍猴儿》,也被部分网友评价为“土嗨、俗气、配不上歌手舞台”。 我们应该如何定义音乐的雅俗?音乐究竟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在今天的文章中,国际著名管风琴演奏家沈媛和梁文道一起,从音乐圈的鄙视链出发,聊一聊雅俗之争背后的阶层焦虑,以及我们该如何更好地欣赏和评价音乐。  *本期节目发布于2022年12月16日。目前《八分》四季已完结,可在看理想收听。 01.音乐,没有对错 沈媛:我们经常会用“雅”和“俗”来形容音乐,并且觉得这样说危害性也不大。但这明显是两个不完整的词,如果我们补齐这些形容词,背后难道没有对于人的贬低吗? 音乐圈有很多鄙视链,比如古典瞧不起爵士,爵士瞧不起摇滚,摇滚瞧不起流行,而民乐则是在中间偏后的位置。还有另外一个版本,是学习乐器的鄙视链。管风琴被排在了第一位,然后是竖琴、大提琴、小提琴、钢琴。但这个鄙视链并不是我们演奏家排出来的,事实上我们看到的时候也很茫然、诧异。 很多人认为西方古典音乐是最高级的,这...

Tue May 21, 2024 19:50
“去父留子”,是最终答案吗?

《钛》 近日,关于未婚女性能否使用精子库辅助生育的问题,引发了广泛的讨论。核心集中在婚姻与生育是否应该相互绑定,以及未婚生育是否会造成伦理困境。 人工受精、代孕等辅助生育技术,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生产活动中,给人们的文化观念造成很大的困扰,这些困扰关乎过去,也牵扯到现在与未来的可能。 人类学家同样也在关注生育与辅助生育技术。在人类学视角下,生育不仅仅是生命的诗学,同时是一种深嵌在结构当中的政治学。 比如,在女性主义的人类学视角下,能够发现那些受困于辅助生育技术中受剥削的代孕工作者,以及那些因为宗教或法律规范无法堕胎的女性。 生育绝对不仅仅是纯粹的生物性的事情,也不仅仅是男性和女性、精子和卵子简单结合的问题,它是一种结构性的、政治性的社会过程。...

Mon May 20, 2024 16:03
“我没有热爱这里,我只是出生在这个地方”

《矮婆》 “我没有热爱这里,我只是出生在这个地方。”近日爆火的说唱MV《工厂》,成了许多年轻人的赛博哭墙。那些关于时代和出身的创伤记忆,被真实的歌词和粗粝的影像唤起。评论区里不乏曾经是留守儿童的年轻人的声音。 留守儿童是“邯郸初中生被杀案”中,被猛烈批评又迅速遗忘的群体。据教育部统计,2023年义务教育阶段农村留守儿童的数量是1550.56万。这个数量庞大的群体,承担着社会高速发展的代价——缺失、孤独、自卑、抑郁、无力…… 纪录片导演蒋能杰也是留守儿童。十几年来,他持续把镜头对准家乡的留守儿童们,陪他们上学,跟他们一起生活,倾听他们的心声。他觉得宏大和抽象的东西太残忍,痛恨社会的发展不尊重个体权利,所以坚决在创作中关注具体的个人,同时也疗愈自己的童年创伤。...

Mon May 20, 2024 16:03
她终于逃离了

Photograph: REX/Sipa USA 著名小说家艾丽斯·门罗于当地时间5月13日离世,享年92岁。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是,重要的人离开我们已成为不可逆的常态。 今天我们重发旧文,纪念这位影响无数写作者的小说家。作家蒋方舟将通过门罗的小说——《乌德勒支的宁静》《漂流到日本》《我妈的梦》等,分享那些想抛下一切身为女儿、妻子、母亲的角色,想要逃离的时刻。 “你迟早会在门罗的故事里,与自己面对面相遇。” 讲述 | 蒋方舟 来源 | 看理想节目《母亲与女儿:无限人生书单》 门罗出生在加拿大一个小镇,她的父亲是饲养狐狸的农民,母亲是学校老师。她的母亲优雅而自视甚高,培养门罗的方式是希望她成为一个淑女,一个才女,从小就安排门罗在当地广播电台朗诵诗歌。...

Fri May 17, 2024 12:18
终于有一份靠谱的职场、生活、网络反PUA终极指南了!

《我,准时下班》 遇到日常和工作中的种种说法,你是不是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无法反驳?有时觉得自己明明有理,却总被对方的逻辑绕进去,表达没有方向?面对网络热搜、社会新闻一团混战的讨论现象,始终分不清什么是杂音,什么是核心? 《奇葩说》知名辩手、国际知名管理咨询公司董事经理庞颖的首部作品《思辨力35讲:像辩手一样思考》即将与读者见面。本书源自“看理想”热门音频节目,是一本“职场、生活、网络反 PUA 终极指南”。立足于工作和生活场景,为你梳理13个常见的逻辑谬误,9大提升分析和表达问题能力的思维方法,更邀请到知名辩手、律师詹青云特别助阵,1V1重现13个紧张、刺激的经典辩论现场。用得上的思辨力《思辨力35讲——像辩手一样思考》新书首发暨签售会⏱️ 5月19日(周日)15:30—18:30📍...

Fri May 17, 2024 12:18
“已读乱回”,还是五条人最擅长

四年前,五条人乐队穿着人字拖和皮衣,登上《乐队的夏天》的舞台。 四年后,五条人在北京五棵松举办了“大时代歌厅”演唱会。他们依旧穿着人字拖,唱着“所有年轻人、年轻人、年轻人,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 很多年轻人喜欢五条人身上的“无所谓”——苦痛也可以被调侃,严肃也可以被消解。他们借由着这种喜欢,想象着不被压抑的自我,想和五条人一样生猛、洒脱、自由。 今天的文章,我们与五条人从困扰年轻人的各种难题聊起,发疯、内耗、焦虑、社恐、爱情……这一代年轻人的问题出现了,五条人会告诉大家怎样的答案? 01.快乐的反义词是幸福 看理想:大家最近快乐吗? 阿茂:我很快乐,只是我这两天喉咙有点问题,所以话很少,会给别人一种“我不是很快乐”的感觉。 仁科:说到快乐,我之前在上海专场上有说过,快乐的反义词是幸福,后来周轶君老师在《锵锵行天下》里也分享了这句话。 看理想:为什么会觉得快乐和幸福是相反的呢? 仁科:你看,叔本华说,幸福的本质是减少痛苦。听起来幸福好像有一种厚重的使命感,而且幸福没有实体,是一...

Fri May 17, 2024 00:05

Build your own newsfeed

Ready to give it a go?
Start a 14-day trial, no credit card required.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