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我不干涉儿子的婚姻

去年儿子两次相亲。介绍人非得让我趁儿子去和女孩见面时,也偷偷地在旁边看看女孩。我两次都拒绝了。因为我感觉我无权参与儿子的婚姻,我完全尊重儿子的想法。不管儿子未来找的对象长得怎么样,家庭条件如何,学历高低,是否高矮胖瘦,我通通都不在乎,只要他们两情相悦就可以了。因为儿媳是陪伴儿子一辈子的女人,他为儿子生儿育女,儿子只要喜欢,一定会和她同甘共苦,共同精心经营好他们的小家。可婆婆却不这样想,她说我们这样的家庭,孩子长得又挺好,一定得找个拿的出门的儿媳,这样让人笑话。难道找儿媳为了撑起家庭的门面吗?这也太浅显了吧!如果找的儿媳光是长得漂亮,整天打扮,好吃懒做,不过日子,花钱如流水,还挑三拣四的,每天这事那事的话,那这日子怎么过下去啊?如果儿子供养的起还可以,要是挣不够她花钱,她不得整日整日的闹啊!如果儿子还不是很喜欢她,那整个家庭不得整日乌云密布,吵吵闹闹的,这不更让人笑话吗?所以,我还是尊重儿子的选择。我不干预他的择偶标准。但是我会给儿子说出我的想法:我不在乎女孩的长相,但我在乎她的人品。只要她能够和儿子好好过日子,两个人共同为自己的家庭打拼,这样的女孩我都喜欢。如果我一味地按照自己的标准去限制儿子的婚姻,如果我干涉成功还可以,如果不成功,...

我只是不想陪你演戏而已

春节,热热闹闹来了。春节,安安静静又走了。春节,是一道分界线。是一个季节的即将结束,一个季节又即将开始的庆祝点。过节,就是过劫难,过去了,也就平平顺顺了。团圆和分离,也在这个节点,在南北东西中大地上演中。一个家庭,就是一个最小的国,哪怕是一个人,也有各自心中的主权统一与领土范围,一旦被外人侵犯,势必就会有自我保护出现。我们在各自的国里过节(劫),有些人能过去,有些人却在春天来临之前倒下了。一个盛典的节日,当平常的日子过,这是我的想法,也有很多人同意,也有很多人觉得无聊。别人怎么觉得无所谓,我自己的日子我自己过。我们家庭的日子,别人也是无法干涉的。过年的红色包包,一律视而不见。既不收,也不发的状态,就是我目前的心境状态。喜欢不被别人注意的生活,平静轻松。新的一年,我会调理好自己的,不急躁,手脚随心动,内心安定,脑袋清醒,脚步稳稳。大年初一的上午,为了让停放在室外的车热乎热乎,我们还是在零下二十几度启动了发动机。发动机的沉闷声,告诉了我们寒冷天气对它的伤害。爱人朋友的车,在这几天陆续打不着火,一路向北归来的他们,显然已经不适应了北方的天气。就好像从这里离开的人们,等再回到这里的时候,就有了对这里的某些不适应。顺便去看了叔叔婶子,知道可能进...

如果可以,我想卸载微信

有点怀念从前没有那么多联系方式的日子了。一封书信,带着许久的思念,奔向远方的时候,也就有了期待。思念某个人,却不知道对方在哪里,那种淡淡的相思的又联系不上的朦胧的美,就沉浸在内心,伴随着日子,一天天走远。现如今,地球已经变成了地球村。熟悉的不熟悉的人,仿佛一窝蜂似的,随时都可以挤进你的朋友圈,发表着各种,你喜欢亦或不喜欢的生活或工作内容。屏蔽吧,毕竟对方曾经是你打过招呼的朋友。不屏蔽吧,人家再好,那生活跟你也是没有关系的。有时候在想,你再好,但是如果你不适合我,我们就不要在一起了吧!只有合适自己的圈子,才是最美妙的人间。所以,我常常给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设置一个屏障和底线,就是对自己接触的人和他的世界有了自己的衡量标准,那些达不到我标准的人和事,或者我们认知不同的人,就不要再闯进我的生活,也不要在我的圈子里用你的方式让我的眼睛挣扎了。这样虽然少了熙熙攘攘的热闹,但是对于我来讲却多了一份宁静,也多了一份独处的空间。这个世界上,不乏聪明人。我是一个糊涂的人,所以不太善于跟聪明人纠缠在一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若三观不合,即使暂融,迟早也会分崩离析的。早已经知道结果,何必在意过程的早晚呢?我是一个探索欲比较强烈的人,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试过。曾...

三毛的侄女真的给我留言了

今天无意间点开小某书,发现了一条评论:“谢谢爱三毛的你”。 虽然平时也会看一下评论区的留言,但是很少会关注评论者的账号。今天在看到这条评论后,我就点击评论者的账号看了一下,发现竟然是三毛的侄女——陈天慈女士。在我看来,尽管三毛的文字距离我们很近,但她本人却离我们很远很远。所以自然而然,她的亲人也会离我很远(自我感觉)。但没想到,意外的一篇笔记竟然被三毛的亲人看到了,还特意去回复了一下,所以想想就觉得很开心。(可能也是因为我本就喜欢三毛,所以突然感觉像是她离我很近了吧!哈哈!)

一句话改变了多年的习惯

在我家的卫生间里,放有一个存脏水的大红桶。平时的洗菜水、洗脸水、洗衣服水都倒在这个水桶里存上,用来冲马桶。在初二这天,我们从饭店回来后打扑克,中间休息的时候,老四媳妇儿去卫生间解手,出来的时候,马桶的坐垫没抬起来。等老姜进去的时候,一看坐垫没抬起来,他出来后,就问刚才谁进去了?为啥不把坐垫抬起来?老四媳妇儿说,她刚才去了,坐垫谁用谁抬呗!老姜就和她说:“马桶的坐垫不抬起来,往里面倒水的时候,就容易把水淋到坐垫上,谁再坐上,屁股上不都是水吗?”老四媳妇儿说:“反正我家坐垫就不抬,啥事都不是绝对的,从风水学上说卫生间里存脏水还不好呢,那你家还存脏水冲马桶,我是不用桶里的水冲,我就摁马桶的水。”老姜说:“洗脸水、洗菜水都那么干净,直接就倒掉了,该多可惜啊!”老四媳妇儿说:“一年的水费能用多少钱呀?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呢。”他俩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大哥就喊他们抓紧来打扑克。其实,老姜是一个不信“邪”的人,但这次他就信了。晚上我俩吃完饭,他就说:“老四媳妇儿说卫生间存脏水不好,你上网查一下,真是和她说的一样吗?”我就找度娘问了一下,在风水学里,卫生间存脏水确实是对主人不好的。我把找到的答案告诉了他,他告诉我:“明天把桶里的水倒掉吧,把桶收起...

看场电影,要收我17950.50元停车费

过年这几天,我感觉我们怎么就那么“车事”不顺呢? 大年三十,去二姑家陪老人家过节,结果送二姑去医院的时候,忽略了公交车道时间限制的事儿,在经过德外大街德外桥北的时候(别的公交车道是17:00—19:00禁止占用,这段可能是完全禁止占用)被拍了,罚款200块,这一下子就十斤排骨没有了,憋气。 昨天大年初二,我们去夫人二姐家聚会,在小区里面找停车位的时候,倒车时蹭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左侧车头车漆受损,憋气。 今天,大年初三,我和夫人商量着去看一场电影,多美好的事儿啊,结果准备开车回家的时候又出奇葩事儿了…… 当我开车准备出停车场的时候,显示屏显示我需要缴纳17950.50元停车费。 疯了吧?就停了两个小时,就要收我近两万块钱?抢钱呢咋的? 换一个出口试试,还是这个数。出口都是电子自动收费抬杆的,没有值班人员,不过有问题咨询电话,夫人打过去询问。人家问:“那是不是你们停了一年多了?”...

告诉你一个残忍的人际关系:

莫言:告诉你一个残忍的人际关系:你和任何人的关系,其实并不取决于你对别人有多好,而是取决于你的强弱,手上筹码的多少。人们普遍对强者比较宽容,而即便弱者没做错什么,也会被苛刻对待。就算你一味忍气吞声,往往也会被看成廉价的讨好。 感悟:所以,不要高估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地位,更不要高估自己在别人心中的位置!如果我们摆脱不了人际关系的束缚,又想相处得自在,那你就得在人群中有点份量,不让人忽视你,又不让人看不起你,还在关键的时候想起你。那我们就要拼命地努力去证明自己,人家不会无缘无故去注意到你,也不会突然给你机会,前提就是你能证明你自己!

小s的难处

疑似网友爆料,小s丈夫许雅钧在上海金屋藏娇,与情人的私生子已两岁,许对这私生子宠爱有加,给母子两人在上海买房,里里外外包揽一切花费出手大方非常阔绰。据说小s对丈夫有私生子之事一清二楚,缄默无言,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吱声,与她外面风风火火的泼辣形象大相径庭,许雅钧对她和三个女儿没那么上心,甚至不闻不问。他们的婚姻貌合神离,小S故作潇洒强忍眼泪维持一家的详和温馨。实在委屈了自己!汪小菲也曾在大庭广众爆了些料,并指名道姓,说得有鼻子有眼,结合网友的佐证,似乎是真实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拭目以待!#头条创作挑战赛#

今日反思11.22

今天晚上跟爸爸闲聊,我想显摆一下我生孩子不上班还能领钱,我的初衷是想让父母知道她女儿了不起,能享受这个福利待遇,其次是想让他放心,我生活的还可以。但是聊着聊着我说如果是步xx(我老公)的话他领的更多,因为他的社保基数比较高,他能领十几万呢。可以他们男的生育险交了白交,都没用。我爸觉得好厉害,问他一个月多少钱?得有xx吧。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但是已经问了,又不好拒绝,我也不喜欢模棱两可的回答,那不是我的说话风格,我说话喜欢坦率、坦荡。一边不想回答一边想要坦荡,我内心有点纠结,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是我还是选择说吧,我说没那么多,每个月还要扣掉保险公积金,个税,要扣几千,到手也没多少了。我越是不想回答越是重复这种话。这个毛病在我身上特别明显,一定要改正。我越是提醒自己不要说什么话,最后一定是说了,而且还强调很多次。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大脑不能识别否定词,只能识别肯定词。所以要多对自己说肯定的词语,赞美自己。还有一个需要反省的。我很后悔自己说了老公一个月收入多少钱。我应该这么思考:我说的话都是对的,事情至少有正反两方面的作用,我要多多的思考它的正面作用,想想我这么说能给我带来哪些好处呢?第一,让我爸知道我们家的收入情况,让他以后少吹牛,心...

同事抑郁了

我的同事名牌大学毕业,在单位属中层领导,父母健康,孩子省心,老婆贤惠,他竟然抑郁了,原因是自己觉得什么也干不了。昨天,接到同事电话,他说姐你在干啥?听他说话声音嘶哑,我忙问怎么了?他说病了,还是之前的毛病。这个同事是80后,中学时在学校是尖子生,大学上的是名牌大学,特别优秀。来单位上班时,正好和我一个办公室,大家相处得很融洽,他工作上有什么不明白的,我会告诉他,我女儿学习上遇到问题也会请教他。同事工作认真,对自己要求也高,前几年提拔了,因为不在一个办公室了,我们交流的少了。前段时间封控在家,他忽然给我打电话,聊了半天,说他抑郁了,我当时很震惊,好好的怎么会抑郁?无论从家庭还是工作他应该是人们羡慕的对象,也没听说过遇到啥挫折了。没找到他抑郁的原因,当时感觉问题没有多严重,电话里我开导了他一下午,听得岀他心情好了,对生活也有了信心。我以为事情过去了,解封后上班了,工作也忙,我把这件事就忘了,没想到昨天接到他电话情况那么不好。我问他上班了吗?他说没去,他啥也干不了!明显感觉情绪低落,而且哭了,我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了。我问他在哪?我过去找他!虽然是同事,但比我小差不多10岁,比我亲弟弟都小,我也一直把他当弟弟!他说在父母家,他不想见人!既然他给...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