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o怎么看 - RSS Feed

科技,互联网,生活及其他

Latest articles

不确定:我看2022年

2022年春节,我回了一趟青岛老家,然后一整年,我再也没有离开过北京。疫情的不确定性,和疫情管控的不确定性,让我担心,离开北京容易,但再回来可能就难了。很多朋友只是出了趟差,然后一个月、两个月回不了自己在北京的家。面对这样的不确定性,我们会倾向于做最保守的选择。不买房,不买车,不消费。据报道,2022年1-11月,居民部门新增存款14.9万亿,其中6万亿被称为“超额储蓄”。在各种不确定面前,最受打击的,是人们的信心。以2022年4月上海封城为标志,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一下子由乐观转向悲观(从大于100转向小于100)。消费者信心指数(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这样的信心坍塌,我之前还从未见过。一直以来我们都相信,新的一定比旧的好,未来一定比现在好,年轻一代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上,一定比他们的父辈那一代要好。所以碰到为子女忧心忡忡的父母,我的回答一向是,用得着为他们操心吗?他们一定比你混得好。就像我一直相信,只有解放个人,只有激发出民间的积极性,财富才能够真正被创造。就像我一直相信,我们今天生活品质的提升,有很大一部分是互联网带来的,而互联网上的每一项进步,都是由没有资源,没有关系,但却敢于冒险,不畏失败的互联网创业者和企业家为我们带来的。20...

美团“超市”是个苦生意

前些日子,我住的小区出现几例新冠确诊病例,小区被临时封控,人员只进不出。楼下卖水果蔬菜的小店,也被要求关闭了。封闭确实带来了一些不便,尤其是对那些需要外出工作的人,封闭影响了工作,甚至影响了收入。但好在,快递和外卖仍然允许进小区,并送货上门,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其实没那么大。在封控的日子里,我忽然发现,美团竟然不知不觉地成了我身边的商超。外卖订餐就不用说了,这是我从2020年疫情初期开始接受并养成的习惯,在那之前,我除了叫个pizza之外,几乎从来不用外卖。就像疫情让我发现了外卖一样,小区封控又让我发现,美团不但可以订餐,还可以买肉蛋菜,可以买油盐醋,可以买药,可以买鞋帽服装,甚至可以买手机。美团怎么从一家一日一团的团购公司,变成一个外卖平台,进而变成一个渗透到用户身边,送啥都快的巨型超市。美团如今的公司介绍,第一句话是“美团是一家科技零售公司”。按我的理解,这句话的核心在“零售公司”,“科技”只是一个定语,用来界定零售公司。按互联网公司惯常的做法,一般喜欢将自己界定为科技公司,或者干脆就是平台,其他行业和领域则是科技公司或平台的定语,比如零售科技公司、金融科技公司、生活服务平台、一站式出行平台、全球创作与交流平台,诸如此类。美团把自己定...

在不确定的时代保持相信

这是一个不确定的时代,以及一个不确定的世界。未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不可捉摸,我们曾经深信不疑的一切,似乎都被打上了问号。今年以来,因会计监管问题,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一个个被列入了预摘牌名单。上月底,中美双方的监管机构就上市公司审计监管合作终于达成协议,这无疑是针对中概股不确定命运的一个确定的积极信号,中概股的退市风险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不过,面对一个涂满不确定底色的大环境,不少中概股公司仍然选择采取第二上市、甚至第三上市的手段,化解单一市场,尤其是美国证券市场的监管风险,安抚投资者,保障股东权益,同时也便于公司引入更多的投资者。比如9月21日在香港二次上市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面对监管的不确定,二次上市是TME所能做的保护股东利益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二次上市成功也代表着投资者对TME的信任。作为一家现金流和经营状况还不错的上市公司,TME二次上市选择以介绍形式上市,不涉及发行新股及相应的资金募集资金。两年半以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为什么说中国音乐行业是相信者的游戏?》,想要说的是,一个市场从来都不怕你来得晚,怕的是你没有坚持,因为你不相信这个市场应有的价值。而市场终究会奖赏那些坚持下来的“相信者”,比如作为数字音乐市场“相信者...

为什么拼多多能杀出红海?

这个题目本来应该放在四年前说,就是拼多多IPO那年。那时候,业内看得懂拼多多的人其实不多,有说微信红利的,有说拼团模式的,有说低价诱惑的,还有说“消费降级”的。为什么拼多多能从电商红海中杀出来,引起这个话题的由头,其实是刚刚结束的第四届拼多多农货节。我忽然发现,这个由拼多多发起的电商节日,给了我们了解拼多多的一个极好的窗口和样本。拼多多是这样介绍自己的:生于移动年代,拼多多以农产品零售平台起家,深耕农业,开创了以拼为特色的农产品零售的新模式,逐步发展成为以农副产品为鲜明特色的全品类综合性电商平台,是全球唯一具备规模的纯移动电商平台。拼多多称自己是“腿上有泥”的新电商,我觉得“腿上有泥”可能是理解拼多多的一个重要关键词。时钟回拨到2017年,拼多多彼时在业界已经小有名气,作为一个黄峥所说的“五环内”人士(其实是五环边人士),我虽偶尔在拼多多上买点什么,但当时并没打算把它当成我的主要购物平台来用。那年春节前,黄峥建议我在拼多多上买点年货,他说拼多多的农产品又好又便宜,还特意抛了几个链接给我。可是我既不做饭,也没有囤年货的习惯,所以就没太在意黄峥的推荐。不过,黄峥当时承认,拼多多可能还不够好,无法完全满足我这样的用户,“但未来一定可以做好的...

公益这事有多难

时世艰难。难的人更难。 所以更需要公益,让那些微弱的希望得以被点燃,让那些无处安放的灵魂找到归宿,让每一个或大或小的公益梦得到一个落脚点。 大一点的互联网公司,大都设立了自己的公益基金会,也大都积极参与各种公益捐助活动。在某种意义上,公益确实可以帮助企业建立更积极、更负责的社会形象。但对企业来说,公益很多时候是一种锦上添花的东西,企业固然很热心,也很真心地投入公益,但公益毕竟跟企业自身业务是两回事。企业家们会觉得,公益很重要,但不难,把主业经营好,让自己有钱有力做公益,这事儿更难。 公益确实不难,有爱心,愿意付出就行,人人皆可公益,何况企业。公益又很难,如果你把公益从自己的事,做成了大家的事,做成了一个平台,一个体系,一个99公益日,这事就不再像捐钱捐物挺身而出做志愿者这么简单了,其难度并不比经营主业低多少。 过去七年间,我们眼看着99公益日这个由腾讯公益平台发起的年度公益活动,成为中国参与人数最多、影响力最广、场景最多元的全民公益节日,捐款人次从最初的205万人次增长到2021年的6870万人次,期间的艰难我们未必了解,也无从想象。 像淘宝那样的平台,一端连接着商户,一端连接着消费者,我们称之为双边平台,我们知道这个平台很复杂。像美...

要不要让孩子学编程

北京北湖林地。2022年5月22日少儿编程很热。自2018年以来,编程培训类创业公司的投融资事件,每年都有数十起之多。“双减”之后,学科类培训机构更是把编程培训当成了一条逃生通道,相互踩踏着蜂拥而入。之前我也接到过一些少儿编程课程的推广合作意向,但我始终对此有点排斥。一件事情热过头了,不免让人怀疑哪里出了问题。而且我还特别不喜欢贩卖焦虑式的营销,尤其是向那些早已被“卷”得焦头烂额、疲惫不堪的家长们处心积虑地贩卖焦虑,比如,“不懂编程就是未来的文盲”,“不会写代码就没有网络生存能力”。我特别担心,每一个苦学编程的孩子的背后,都站着一个虎视眈眈、望子成龙的家长,就像每一个琴童的身后,都有一对殚精竭虑、走火入魔的父母。有必要这么发愤图强么?我有一个朋友,我叫他余老师,是做音乐教育的,关于要不要让孩子去学钢琴,他的一句话让我有醍醐灌顶之感。他说:“学琴不是什么不得了的重大决策,它只是这么一件小事:孩子五岁了,该去学一下琴了。”我一直觉得,学琴这件事制造了一大批苦大仇深的家长和愤世嫉俗的孩子,拜师、上课、练琴、考级,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家长和孩子不惜为此变成相爱相杀的怨偶。余老师说,中国家长的误区在于,他们认为学琴这条路的尽头,要么是下一个...

坏算法?笨算法?

北京北五环。2022年5月12日关于算法的善恶和价值观,有过数不清的讨论,大家比较有共识的点是,设计算法的人的善恶,决定着算法的善恶。这个表述看起来无懈可击,但可能仍然是一种过于脸谱化的简单表述。以大家熟悉的外卖算法为例,外卖平台是一个复杂的多边市场,作为这个市场的利益相关者,用户、商家、外卖骑手以及平台方,各自代表不同的利益在此汇聚,受复杂多样的不可控因素的影响,各种外在的和内在的矛盾也在此交织。不同的利益主体看待平台和算法,难免会受限于自身身份、视角和利益关切,从而产生盲人摸象般的认知偏差。作为用户,我们总是希望自己的订单送得快些再快些,同时我们又对外卖骑手逆行、闯红灯的行为心存不满,我们觉得平台只顾着效率和利益,有意无意地默许甚至纵容骑手交通违章。骑手则觉得,平台用越来越刁钻的算法,培养着越来越没有耐心的用户,推动着越来越短的送餐时间,带动着平台越来越大的商业利益。某些餐饮行业协会则公开抱怨,平台抢了门店的生意,餐厅要活不下去了。所以最终,平台成了公认的恶人,平台的算法成了想象中无所不能的坏算法。我对外卖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以前也几乎不怎么用,但直觉认为,大家对平台的抱怨和非议不无道理。出乎意料的是,2020年初开始的疫情,竟然...

聊天记录62.5GB,这是一种病

抱怨微信可以有一千种理由,最容易引起共鸣的那个,叫微信太占空间。没错,在我自己的iPhone上,占用空间最厉害的,原来是照片,占用了512GB中的一半以上。但在我购买了iCloud存储服务之后,相册中的照片和视频可以实时地存储到云端,现在,占用空间最厉害的变成了微信。​过去有个说法是,英特尔给多少,微软拿走多少。或者叫,安迪(格鲁夫)给的,比尔(盖茨)全拿走,用来说明软件总是会用尽硬件性能的提升,永远不会有硬件性能过剩这回事。现在有人把这句话改成了:库克给的,张小龙全拿走。不过,英特尔和微软之间,很可能曾经存在相互提携、相互照应,或者心照不宣的关系,就像撑杆跳明星布勃卡一厘米一厘米地连续35次破世界纪录,分寸、火候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手机用户对存储和性能提升的需要,是一个大趋势。第一代iPhone的存储容量是4GB、8GB、16GB。从手机用户的实际情况看,确实,库克把iPhone存储容量的上限,从64GB提升到128GB,从128GB提升到256GB,又256GB提升到512GB,最受益的很可能就是微信,或者说是微信用户。不过,不像旧笔记本跑不了新Windows,我的一部旧iPhone,跑微信仍然丝般顺滑,毫无问题。而且,微信和手机硬...

从微软收购动视暴雪说开去

微软宣布以687亿美元现金收购动视暴雪的新闻,给业界投下一枚重磅炸弹。虽然微软不差钱,但溢价45%去收购一家近况不佳的游戏公司,还是让人倍感意外。PC时代的暴雪,那是神一般的存在。但在2021年,暴雪不但连续五年没有游戏新作问世,甚至不得不在一系列丑闻和动荡中,面对世人对其企业文化的道德拷问和法律挑战。动视暴雪的股价在一年内下跌了25%。那么,微软动用一半的现金储备,去进行一次公司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收购,图啥?要知道,在动视暴雪之前,微软最大的一笔收购还是2016年以260亿美元收购职场社交服务LinkedIn,260亿美元在当时已经是天价。官方新闻稿给出的理由可以一听,但肯定不是全部。微软说:“此次收购将加速微软在移动、个人电脑、游戏机和云计算领域的游戏业务增长,并将为打造元宇宙添砖加瓦。”微软董事长兼CEO萨蒂亚・纳德拉表示:“游戏是当今所有平台上最具活力和最令人兴奋的娱乐方式,将在元宇宙平台的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在阐述动视暴雪与微软牵手的理由时,动视暴雪CEO...

价值创造连接

“连接创造价值”,这是企业微信的slogan。这句话阐释了企业微信的宗旨,即专注于帮助一切组织和个人建立连接,并让他们因这种连接而受益。而我想说的是:价值创造连接。企业微信是一个已经连接了1000万个真实企业与组织,拥有1.8亿活跃用户,并服务了5亿名活跃微信用户的巨大的企业工作平台。把这么多企业与组织连接起来的,当然包括连接可能产生价值的美好愿景,但我想更重要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眼前的和未来的价值。价值先是连接的原因,然后才是连接的结果。人是有惰性的,也是会算计的。比如电话,当无数部电话连接起来,形成电话网络,电话就会变得非常有用。可是,在电话网络形成足够大的规模之前,你可能还是会选择不装电话。你并非不知道连接创造价值,只不过你的目标是价值,而不是创造。另一方面,连接所创造的价值,有相当一部分归网络所有,属于网络的价值,获益者是网络的拥有者。在电话普及的早期,每个人都可以因安装电话而受益,但受益最大的,毫无疑问是AT&T。对于一个网络来说,比方说企业微信,因为它是连接价值的最大受益者,所以它也必须首先提供不可替代的价值,并通过这种价值去创造连接。这里的价值可以是与微信一致的沟通体验,降低企业的接受门槛;可以是连接微信...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