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o怎么看 - RSS Feed

科技,互联网,生活及其他

Latest articles

快手不是第一个做直播的,却是做得最好的

在快手直播之前,游戏直播早就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市场,而秀场直播也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快速经历了从大火到落寞的全过程。鼎盛时国内有数百家直播服务争奇斗艳,不少普通人在直播间里享受着注过水的虚幻的网红的成就感。快手来了,基本上以一种摧枯拉朽之势,重写了普通人直播的游戏规则——直播就该这么玩儿。不像过去的秀场直播,孤零零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主播和观众都难免尴尬。快手第一次把场景带进普通人的直播,或者说快手让直播有了属于它的语境,这就是社区。作为社区的重要功能之一,按照快手创始人程一笑的归纳,快手直播的关键词有两个,一个是温度,一个是信任。像短视频一样,直播也是赋能普通人的技术手段之一,是他们记录生活、连接世界的基础设施。快手这个社区从来都不是为了直播而创建的,但它却可以让直播拥有了生活的温度,拥有了基于社区关系的信任。快手创始人程一笑为《直播时代》所写的序言,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快手不是第一个做直播的,却是做得最好的。(快手官方新书《直播时代》,中信出版集团出版)oOo打造最有温度、最值得信任的在线社区程一笑快手创立有...

我来。我答。我知乎。

知乎十年了。知乎CEO周源前几天说:“知乎像一个规模空前的虚拟咖啡馆。我们穿梭于此,或者仔细聆听,或者高谈阔论,大家君子之交,和而不同。”感同身受。2010年底,我受邀注册了一个正在内测的类似Quora的问答社区——知乎。那时候的知乎,是一个特别小圈子的产品,氛围极好,创始团队成员很多都是我多年的朋友,受邀的内测用户也大多熟悉。而以提问为引导的内容生产模式,新奇而令人兴奋,对我的懒惰的大脑来说,就像遇到了能够推动它快速运转的外力,让人心甘情愿的那种。2010年12月24日,我在知乎的第一天,一口气回答了6个问题,从此一发不可收,到2011年底,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在知乎总共回答了948个问题,平均每天差不多回答三个问题。那一年,我对待曾经钟爱的blog都有点漫不经心起来,大多数博文都来自我在知乎写下的回答。我的神勇状态只维持了一年,也许是用力过猛,也许是耐力不足,到2011年11月,强烈的倦意袭来,别说回答三个问题,甚至连打开私信查看问题邀约的兴趣都没有了,相反我有砸烂键盘的冲动。在那之后,我仍然是知乎的用户,一个不提问,不回答,不点赞同或反对,不发表评论的安静的读者,这让我感觉不错。我就是周源所说的那个在咖啡馆“仔细聆听”的普通的喝咖...

2020互联网流量都去哪了

全网月人均打开 APP 的个数在 2019 年为 24.7,到 2020 年为25.1,增长率仅为1.6%。2020 互联网的流量都去哪了? 四大流量巨头APP(日活):微信(10亿)、淘宝(5亿)、抖音(6亿)、快手(3亿); 以及三个势头汹涌的新锐流量平台:B站(5000w)、知乎(4500w)、小红书(3000w)。 存量博弈,内卷加剧。 今天中国跟流量有关的一切业务,几乎都离不开以上 7 个流量平台。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殆尽,彻底进入流量的存量世界。 从这 7 个流量平台,我们看到的 2020的流量营销的本质是什么? 其实你主要看看核心的 4 个流量巨头 2020 在干什么就知道了:微信:推出了视频号,且在不断加码视频号的能量,视频号的短视频社交分发、视频号直播功能的不断完善;企业微信的功能一步步开放,从企业微信加人上限,到企业微信朋友圈,是在规划化个人微信号上私域流量的乱象。淘宝:淘宝直播战绩斐然,依然是直播行业里绕不开的大山。今年双十一淘宝直播引导成交超过去年全天。短视频的发力更是从今年双十一前的手淘改版可见力度,首页信息流化,加重短视频内容比重;抖音:日活开火箭,抖音主端达到6亿,且非常激进的完成了电商交易的闭环。用户在...

京东是一家技术公司吗?

北京亦庄京东集团总部。2011年11月20日京东是一家技术公司吗?很长时间我都觉得,技术公司应该是智力密集型的,而不是劳动力密集型的,技术公司应该是轻公司,而不是什么都自己做的重公司。今天的京东正式员工超过32万名,按人头算绝对是中国互联网第一大巨头,劳动力这么密集也能算是技术公司吗?马云曾经说过,“我们自己不卖一件货,没有一辆快递车”,这听上去多么性感,性感得似乎高级而且科技。京东,好像跟性感从来都不沾边。但奇怪的是,我死心塌地地成了京东的铁杆用户,恰恰是因为它所做的那些看起来不技术、不性感、又笨又重的事情——自营供应链、自有仓储和物流。我发现,如果你能把一件笨重的事情,做到一定的规模,比方说,管理的自营商品超过500万个SKU(作为对比,Costco的SKU为4000个),库存周转天数为34天(Costco为30天),全国绝大部分区县乃至乡镇都能实现24小时达……毫无疑问,做到这些你不可能不是一家技术公司。“今天支撑京东的是独特的基础设施能力,我们在过去10年里面,不断持续坚守的一件事情成为我们一个最强大的基础设施能力。用一个形象的表达,我们有一种管理超过500万自营SKU的能力,中间是一个海量的仓储网络系统、分拣中心,再加上末端...

砸钱不行,不砸钱更不行,问题在于怎么砸

北京大望京公园。2020年10月5日互联网公司喜欢称自己为科技公司,可是实际上大多数互联网公司跟科学毫无关系,很多甚至连技术都没有,顶多算是互联网营销公司,或者互联网内容公司,一言以蔽之,互联网实用主义公司。就算没有科学,也没有技术,我们仍然难掩内心的骄傲。我们有全世界最发达的电子商务体系,以至于超过两天收到快递我们都会觉得太慢了;我们有全世界最便利的手机支付,以至于放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的零钱几年都没有机会花出去;我们有全世界最照顾懒人的半小时送菜到家的服务,炒菜时发现酱油没有了都可以马上下单;我们有全世界最舒坦、最丰富的在家叫外卖服务,连火锅都可以送到家。我们太习惯互联网的娇惯宠爱了,如今我们去到任何国家和地区,哪怕是美国、日本,都开始有了落后、欠发达、不方便的真切感受。然而,中兴、华为的命运让我们赫然发现,我们的这种骄傲感,其实是没什么根底的。就像马化腾说的:“移动支付再先进,没有手机终端,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竞争起来的话,你的实力也不够。”没有手机终端,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在过去这似乎不是个事。全球化嘛,世界是平的嘛,大家取长补短,相互合作就好了。可是,我们这些全球化的受益者和忠实信徒,突然发现全球化也伴随着很多人的失意,它本身...

Soul,在社交江湖里造一个新世界

根据9月19日《2020年轻人朋友圈使用报告》,我发现不同年龄段的受访者对于朋友圈的态度有着十分微妙的变化。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们,似乎更愿意在朋友圈“我行我素”地分享属于自己的情绪。而稍微长大一点、走入职场的青年,逐渐开始背上包袱,也开始对自己的社会形象进行小心翼翼的管理,也就是张小龙所说的,“把自己的人设强加给对方”。当朋友圈日益成为一个打造人设的秀场,如今年轻人的社交方式还有什么新的选择?既然是出于对“表达”的顾虑,那么社交软件首要考量的就是能否让这些年轻人真实且主动的发声。Soul是一款主打“跟随灵魂找到你”,让用户通过寻找特质相同的心灵伙伴的社交产品。讲究的是“真实表达,纯粹交流”。用户进入Soul的主页面之前,必须先通过一个灵魂性格测试,题目由浅入深,测的题越多,匹配度越高。这款主打灵魂、兴趣社交的产品,匹配度和关联度是关键。真心实意交友的人可以在这里找到价值观相同的人,这意味着很多心声可以在这里表达,社交聊天的质量更有深度。能引起年轻人主动发声,作为新型社交软件的Soul找对了发展方向。Soul的理念:“降低年轻人的孤独感”获得了大多数年轻人的认可,“孤独”一词代表了大多数年轻人的心声。在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再像从前...

拥抱——属于快手的独特温度

提起短视频平台,大多数人的认知是社交,这是本质,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在快手最近的广告片里,我却看到了社交的背后,快手所带来的温度。 翻开微博,看到张纪中、姬十三、张嘉佳等人都对这部广告片进行了评价,毫无例外的,他们都提到了两个字——拥抱,是字面意思,但更深层的背后则是人的善意。 互联网的发展,固然为人们带来了无数的便利。但在便利的背后,不可否认的是人情之间的冷漠与淡薄。我们对着冰冷的科技,死板的代码,好像习以为常。然而,科技是该能够给人带来温暖的,这是每一个互联网企业都要担负起的社会责任。快手的广告片里,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宣扬这一观点。片子里快手没有喊太多的口号,它仅仅是简单的叙述者无数的人和事。而恰恰是这些简单的人与事加起来,却让人感受到了快手的包容和善良。祝佳音说快手的广告片里,最让他感动和惊喜的,是“我们要去拥抱彼此,去发现我们身上一样的东西,远远多过不一样的东西”这句话,这点我很认同。我们在生活中,总爱去对比和他人的不同,以此彰显自己的特立独行。如果换个角度,关注人与人之间一样的东西,却不难感受到这远远比绞尽脑汁去找不同要简单的多。这样的简单很容易获得,快手提到的“拥抱”,很好的概括了这一现象。快手的善良,是这家企业的底色。去过快...

有好事,一块来

新疆阿勒泰布尔津县五彩滩。2017年8月24日15年前,在微软工作的刘润找到我,希望我在我的blog上给他新做的一个公益项目加个链接,那个公益项目叫“捐献时间”。所谓捐献时间,就是说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擅长的领域,给其他人提供帮助。比如作为一名老毕业生,你可以捐出两个小时,给即将毕业的应届生讲一讲怎样快速适应从校园到职场的变化。你也可以捐出周末的一小时,去给小学生读书讲故事。这个项目有两点打动了我,第一,它是一个让大家帮助大家的C2C项目,我认为用网络平台对接供需,正好可以体现互联网的优势,拓展了公益的边界;第二,它是一个人人皆可参与的项目,公益的平民化、平常化是中国需要的。我二话没说,在我的blog右上角给捐献时间项目加了个长期链接。那以后,我和刘润成了好朋友。作为一个依靠几名志愿者,利用业余时间维护的公益平台,捐献时间无论是项目规模还是影响力,都很受限制。后来,刘润选择把这个项目并入了央视的“慈善1+1”。我觉得这是个正确的决定,更大的平台,才能带来更大的公益效益。5年前,“99全民网络公益日”诞生,依托QQ和微信的无与伦比的用户规模,和更充分的人员与技术配置,以及更成熟的运营经验,中国第一个全民网络公益平台出现了。相比早十年的捐献...

消费品创业时代怎么搞流量?

流量是什么?在 App 产品增长最疯狂的 2015 年,故事通常是这样的。当我们谈及流量,是动辄单日新增 10 万用户,是动辄 100 万日活,那个时候的创业者,是意气风发的产品经理们。社交、工具、内容、社区,四个产品方向还有更多的垂直方向,年轻的创始人的梦想是,成为下一个唐岩,再不济,也要成为探探,低调被收购。而在今天,当我们谈及流量,流量是什么?言必称平台,言必称规模化,成为独角兽,这些 5 年前的雄心壮志,已被更琐碎、更具体的现实关切替代。这段时间接触了更多的电商、教育行业的同学,不管是以务实著称的南方,还是以梦想和热血著称的北京,今天的创业者更多务实,当然,也更多胆怯。年轻人们即使创业,关注的不再是如何追逐 10 亿美金的平台,而是真的如何冷启动,如何创造收入和利润,让自己活下去。全民追逐...

当国家推进开源建设,开发者的机会在哪里?

在IT行业内,开源乃大势所趋,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个人利用开源,贡献开源,这点毋庸置疑。但大多数开源项目,都托管在国外的开源平台上,在中美脱钩的大背景下,这种情形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安全隐患。去年7月,有伊朗开发者披露,GitHub强行关闭了他的开发者账号。GitHub首席执行官弗里德曼承认,该公司“不幸地不得不对伊朗、叙利亚和克里米亚的私人repo和付费账户实施新的限制”。开源无国界,但开源平台却属于商业公司,它必须遵守所在国的制裁法令。中国必须有自己的国家级开源托管平台,这一点越来越成为共识。oOo这两天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了下面这则消息:工信部公布了“2020 年开源托管平台项目”的招标结果,由深圳市奥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源中国)牵头,与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第五研究所、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奇安信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浪潮电子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苏州棱镜七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理工大学、西南科技大学共...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