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o怎么看 - RSS Feed

科技,互联网,生活及其他

Latest articles

腾讯值得一朵“小红花”

北京。2021年9月10日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我为什么尊敬腾讯》,列出了一些腾讯令我肃然起敬的理由,比如腾讯那个“成为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的公司愿景,比如很多方面都让我喜欢、认同和欣赏的微信,比如我所经历的能够体现腾讯越来越珍惜羽毛一些具体事件。后来我发现,我可能遗漏了另外一个重要理由:公益的腾讯。公益越来越成为腾讯公司最重要的产品之一,在某种程度上,公益已经成为这家公司的一种习惯。如果把时钟拨回到2006年,腾讯开始着手成立腾讯基金会的时候,我相信那时候的腾讯并不清楚互联网公司的公益以及互联网公益应该怎么做,他们或许只是朴素地觉得,一个“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光是用户多,能挣钱,对员工好,是不够的(其实跟如今一年净利润1600亿元比起来,那时候的腾讯挣钱也并不多,一年的营收也就28亿元人民币,而已)。做公益,似乎是一件符合直觉,并且听上去很光彩,实际也确实很光彩的的事情。当你不停地遭受来自外界的非议和指责,你能做的最好的回应,或许也只能是埋头做公益。不但公司做,还鼓励员工做,进而带动用户一起做。一晃十几年过去,腾讯不但建立了互联网行业的第一个公益慈善基金会,还创建了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腾讯公益平台,发起了中国第一个互...

大话雷军

雷军在小米科技园演讲。2020年8月11日雷军又说大话了。8月10日,雷军在年度演讲中公开宣布了小米手机的下一个目标:三年时间,拿下全球第一!如果换作别人,可能即使这么想,也不会这么说,毕竟,事先声张的目标没实现,终归是一件挺难为情的事。而且,这不是雷军第一次把话说这么大。引起全民围观的一次大话,发生在2013年底,雷军跟董明珠那场沸沸扬扬的10亿赌约。彼时,创办仅3年,年营收200多亿的小米,决定跟成立20多年,年营收1200亿的格力电器掰掰手腕,赌期五年,也就是2018年底小米的营收应该超过格力。小米势如破竹的增速给了雷军足够的底气。2014年,做手机的第三年,小米卖出了6000多万部手机,成为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手机品牌。这个市场竟如此不堪一击?2014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意气风发的雷军再撂狠话:五到十年,小米要做到全球第一。被同台的Apple高级副总裁布鲁斯·塞维尔当面揶揄:“说说容易,做起来难。”引发现场嘉宾和观众的哄笑。2014年底,小米完成最后一轮11亿美元的F轮融资时,估值已经高达450亿美元,成为当时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创业公司。2015年初,自信满满的雷军甚至对记者表示,“2015年,小米手机要实现8000万部到1...

腾讯被烫了一下手

深圳腾讯滨海大厦。2019年7月2日7月10日,虎牙与斗鱼合并案被市场监管总局正式叫停。如果没有记错,这应该是互联网行业第一起被禁止的投资并购案。腾讯作为这起合并案的主导者,如果不算追溯处罚的案例,也是第一次被反垄断的火烫了一下手。总局认为,虎牙和斗鱼的合并会进一步强化腾讯在游戏直播市场的支配地位,同时使腾讯有能力和动机在上下游市场实施闭环管理和双向纵向封锁,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不利于市场公平竞争、可能减损消费者利益,也不利于网络游戏和游戏直播市场规范健康持续发展。一个小小的游戏直播市场,会被监管注意,并最终做出禁止合并的决定,这还是挺出乎我预料的。10年前,在海南参加“诊断腾讯”的活动时,我听到了一些针对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反垄断鼓噪,我当时的反应是:真好笑。坚信市场的我觉得,这些鼓噪只是代表了某种哗众取宠的表演欲。那时候我认为,中国最应该反的垄断是行政性垄断,比如三桶油、三大电信运营商等。至于那些在开放市场上因竞争胜出而获得的定价权红利,是市场对优胜者的奖赏。企业拼命创新,不就是为了脱离低水平价格战的苦海,坐享垄断收益么?这有什么错吗?而且,互联网只是现实生活的一个很小的补充。QQ确实几乎垄断了即时通信市场,但在整个通...

上线两周年,现在拼多多“百亿补贴”是什么样子了?

2019年6月,拼多多悄然上线了“百亿补贴”频道,补贴全网耳熟能详的大牌产品,拉开了电商“百亿补贴”大战。两年来,拼多多百亿补贴凭借着“简单粗暴 直降补贴”模式已经成为用户购买“大牌正品”的“真香”首选。据官方消息,目前 “百亿补贴”频道的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亿,每天超过1000万人拼购下单。两年收获1亿用户,引领“平价正品潮”随着新国货品牌以及Z世代等新消费群体的崛起,“正品平价”“平价不掉价”成为新的消费主张。拼多多百亿补贴负责人表示,“百亿补贴”旨在通过官方补贴的方式,推动超大规模的高效产销对接,实现精准的供需匹配,从而惠及消费者和生产者。“接下来,‘百亿补贴’将继续扩大补贴品类,继续为消费者带来全球正品好货,持续引领消费潮流。”这样的良性循环下,老字号重回90后视野,新锐品牌一年暴涨10倍,国际品牌连接到下沉市场……用户、平台、商家一起享受消费普惠的增量红利。2年下来,平台们都明白了其中道理,百亿补贴成为战略标配,就像英国首相丘吉尔说的:“这不是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仅仅是开始的结束!” 开设官旗入口,服务全面升级为了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拼多多还特别上线了“官方合作旗舰店”入口,用户进入“百亿补贴”频道点击相关入口...

儿子3岁了,感谢快手

内蒙古赤峰市乌兰布统乡。2011年10月7日6月,儿子将度过他的三岁生日。这也意味着,我用视频完整记录了他三年的成长,在快手。说起来,如果不是儿子的出生,我可能没有机会成为快手的用户。我本来是一个特别不喜欢视频的人,我觉得视频是信息获取效率最低的一种内容形式——100个汉字的信息你大概10秒钟就能看完,可是为了获得同样的信息量,你可能不得不盯着看1分钟甚至更久的视频。而且,最初把快手从水面下捞起来的那篇文章,也把“底层残酷物语”这张不太美好的标签牢牢地贴在我的记忆深处。儿子的出生,改变了我的想法。从我在产房拍下他的第一段视频开始,我意识到,如果我希望留住那些一旦逝去就永远无法捕捉的场景、动作、声音,如果我想10年、20年后有机会和他一起回味那些曾经的滑稽和感动,没有比视频记录更好的内容形式。在我自己的成长过程中,我的父母当年也曾尽其所能地用照片为我留下了不同成长阶段的定格画面。每年春节,我们家的一个保留节目,便是我和弟弟妹妹穿着新衣服到青岛天真照相馆拍一张合影。今天,我们有了更好的技术手段——随时可用的手机,无处不在的网络,以及便利的视频发布和分享平台,我们理应为我们的孩子保留更多、更生动的成长细节。所以,我决定拍摄儿子的视频,并发布...

腾讯不造车

北京798艺术区。2009年4月19日腾讯不造车。这是前几天在北京大学与腾讯公司战略合作发布会上,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给出的一个斩钉截铁的回答。考虑到造车正在成为一种科技圈儿的新时髦,不但新势力们的市值直逼老车企,Apple、小米们纷纷押注汽车将成为“the Next Big Thing”,连一向言之凿凿不造车的华为也正在努力成为造车新势力。让人不由得感慨,踩到点儿上就成了李斌、李想,早一步就成了贾跃亭。这时候公开宣布“不造车”,让人不免怀疑,是觉悟不高,还是脑袋不灵。但不造车这事儿,搁腾讯身上,其实是一件特别正常,一丁点儿意外都没有的事儿。2012年,针对业内关于腾讯将推出自有品牌手机Qphone的传言,马化腾在腾讯微博上澄清说,“借辟谣再次重申:我们不会做手机,不特供做扣费机,欢迎和所有厂商合作。”2015年,马化腾再次说明,腾讯要跟国内外的手机厂商合作,“这也是我们坚决不做手机、不做硬件的道理。虽然很多家在做手机或者投资手机,我说我不会,我更多地希望和大家合作,是一种生态的方式。”腾讯要的那个“生态的方式”,其实就是把腾讯拥有的资源、能力平等地开放给所有的合作伙伴,就是让微信、QQ在所有手机上都一样好...

快手不是第一个做直播的,却是做得最好的

在快手直播之前,游戏直播早就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市场,而秀场直播也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快速经历了从大火到落寞的全过程。鼎盛时国内有数百家直播服务争奇斗艳,不少普通人在直播间里享受着注过水的虚幻的网红的成就感。快手来了,基本上以一种摧枯拉朽之势,重写了普通人直播的游戏规则——直播就该这么玩儿。不像过去的秀场直播,孤零零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主播和观众都难免尴尬。快手第一次把场景带进普通人的直播,或者说快手让直播有了属于它的语境,这就是社区。作为社区的重要功能之一,按照快手创始人程一笑的归纳,快手直播的关键词有两个,一个是温度,一个是信任。像短视频一样,直播也是赋能普通人的技术手段之一,是他们记录生活、连接世界的基础设施。快手这个社区从来都不是为了直播而创建的,但它却可以让直播拥有了生活的温度,拥有了基于社区关系的信任。快手创始人程一笑为《直播时代》所写的序言,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快手不是第一个做直播的,却是做得最好的。(快手官方新书《直播时代》,中信出版集团出版)oOo打造最有温度、最值得信任的在线社区程一笑快手创立有...

我来。我答。我知乎。

知乎十年了。知乎CEO周源前几天说:“知乎像一个规模空前的虚拟咖啡馆。我们穿梭于此,或者仔细聆听,或者高谈阔论,大家君子之交,和而不同。”感同身受。2010年底,我受邀注册了一个正在内测的类似Quora的问答社区——知乎。那时候的知乎,是一个特别小圈子的产品,氛围极好,创始团队成员很多都是我多年的朋友,受邀的内测用户也大多熟悉。而以提问为引导的内容生产模式,新奇而令人兴奋,对我的懒惰的大脑来说,就像遇到了能够推动它快速运转的外力,让人心甘情愿的那种。2010年12月24日,我在知乎的第一天,一口气回答了6个问题,从此一发不可收,到2011年底,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在知乎总共回答了948个问题,平均每天差不多回答三个问题。那一年,我对待曾经钟爱的blog都有点漫不经心起来,大多数博文都来自我在知乎写下的回答。我的神勇状态只维持了一年,也许是用力过猛,也许是耐力不足,到2011年11月,强烈的倦意袭来,别说回答三个问题,甚至连打开私信查看问题邀约的兴趣都没有了,相反我有砸烂键盘的冲动。在那之后,我仍然是知乎的用户,一个不提问,不回答,不点赞同或反对,不发表评论的安静的读者,这让我感觉不错。我就是周源所说的那个在咖啡馆“仔细聆听”的普通的喝咖...

2020互联网流量都去哪了

全网月人均打开 APP 的个数在 2019 年为 24.7,到 2020 年为25.1,增长率仅为1.6%。2020 互联网的流量都去哪了? 四大流量巨头APP(日活):微信(10亿)、淘宝(5亿)、抖音(6亿)、快手(3亿); 以及三个势头汹涌的新锐流量平台:B站(5000w)、知乎(4500w)、小红书(3000w)。 存量博弈,内卷加剧。 今天中国跟流量有关的一切业务,几乎都离不开以上 7 个流量平台。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殆尽,彻底进入流量的存量世界。 从这 7 个流量平台,我们看到的 2020的流量营销的本质是什么? 其实你主要看看核心的 4 个流量巨头 2020 在干什么就知道了:微信:推出了视频号,且在不断加码视频号的能量,视频号的短视频社交分发、视频号直播功能的不断完善;企业微信的功能一步步开放,从企业微信加人上限,到企业微信朋友圈,是在规划化个人微信号上私域流量的乱象。淘宝:淘宝直播战绩斐然,依然是直播行业里绕不开的大山。今年双十一淘宝直播引导成交超过去年全天。短视频的发力更是从今年双十一前的手淘改版可见力度,首页信息流化,加重短视频内容比重;抖音:日活开火箭,抖音主端达到6亿,且非常激进的完成了电商交易的闭环。用户在...

京东是一家技术公司吗?

北京亦庄京东集团总部。2011年11月20日京东是一家技术公司吗?很长时间我都觉得,技术公司应该是智力密集型的,而不是劳动力密集型的,技术公司应该是轻公司,而不是什么都自己做的重公司。今天的京东正式员工超过32万名,按人头算绝对是中国互联网第一大巨头,劳动力这么密集也能算是技术公司吗?马云曾经说过,“我们自己不卖一件货,没有一辆快递车”,这听上去多么性感,性感得似乎高级而且科技。京东,好像跟性感从来都不沾边。但奇怪的是,我死心塌地地成了京东的铁杆用户,恰恰是因为它所做的那些看起来不技术、不性感、又笨又重的事情——自营供应链、自有仓储和物流。我发现,如果你能把一件笨重的事情,做到一定的规模,比方说,管理的自营商品超过500万个SKU(作为对比,Costco的SKU为4000个),库存周转天数为34天(Costco为30天),全国绝大部分区县乃至乡镇都能实现24小时达……毫无疑问,做到这些你不可能不是一家技术公司。“今天支撑京东的是独特的基础设施能力,我们在过去10年里面,不断持续坚守的一件事情成为我们一个最强大的基础设施能力。用一个形象的表达,我们有一种管理超过500万自营SKU的能力,中间是一个海量的仓储网络系统、分拣中心,再加上末端...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