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o怎么看 - RSS Feed

科技,互联网,生活及其他

Latest articles

要不要让孩子学编程

北京北湖林地。2022年5月22日少儿编程很热。自2018年以来,编程培训类创业公司的投融资事件,每年都有数十起之多。“双减”之后,学科类培训机构更是把编程培训当成了一条逃生通道,相互踩踏着蜂拥而入。之前我也接到过一些少儿编程课程的推广合作意向,但我始终对此有点排斥。一件事情热过头了,不免让人怀疑哪里出了问题。而且我还特别不喜欢贩卖焦虑式的营销,尤其是向那些早已被“卷”得焦头烂额、疲惫不堪的家长们处心积虑地贩卖焦虑,比如,“不懂编程就是未来的文盲”,“不会写代码就没有网络生存能力”。我特别担心,每一个苦学编程的孩子的背后,都站着一个虎视眈眈、望子成龙的家长,就像每一个琴童的身后,都有一对殚精竭虑、走火入魔的父母。有必要这么发愤图强么?我有一个朋友,我叫他余老师,是做音乐教育的,关于要不要让孩子去学钢琴,他的一句话让我有醍醐灌顶之感。他说:“学琴不是什么不得了的重大决策,它只是这么一件小事:孩子五岁了,该去学一下琴了。”我一直觉得,学琴这件事制造了一大批苦大仇深的家长和愤世嫉俗的孩子,拜师、上课、练琴、考级,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家长和孩子不惜为此变成相爱相杀的怨偶。余老师说,中国家长的误区在于,他们认为学琴这条路的尽头,要么是下一个...

坏算法?笨算法?

北京北五环。2022年5月12日关于算法的善恶和价值观,有过数不清的讨论,大家比较有共识的点是,设计算法的人的善恶,决定着算法的善恶。这个表述看起来无懈可击,但可能仍然是一种过于脸谱化的简单表述。以大家熟悉的外卖算法为例,外卖平台是一个复杂的多边市场,作为这个市场的利益相关者,用户、商家、外卖骑手以及平台方,各自代表不同的利益在此汇聚,受复杂多样的不可控因素的影响,各种外在的和内在的矛盾也在此交织。不同的利益主体看待平台和算法,难免会受限于自身身份、视角和利益关切,从而产生盲人摸象般的认知偏差。作为用户,我们总是希望自己的订单送得快些再快些,同时我们又对外卖骑手逆行、闯红灯的行为心存不满,我们觉得平台只顾着效率和利益,有意无意地默许甚至纵容骑手交通违章。骑手则觉得,平台用越来越刁钻的算法,培养着越来越没有耐心的用户,推动着越来越短的送餐时间,带动着平台越来越大的商业利益。某些餐饮行业协会则公开抱怨,平台抢了门店的生意,餐厅要活不下去了。所以最终,平台成了公认的恶人,平台的算法成了想象中无所不能的坏算法。我对外卖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以前也几乎不怎么用,但直觉认为,大家对平台的抱怨和非议不无道理。出乎意料的是,2020年初开始的疫情,竟然...

聊天记录62.5GB,这是一种病

抱怨微信可以有一千种理由,最容易引起共鸣的那个,叫微信太占空间。没错,在我自己的iPhone上,占用空间最厉害的,原来是照片,占用了512GB中的一半以上。但在我购买了iCloud存储服务之后,相册中的照片和视频可以实时地存储到云端,现在,占用空间最厉害的变成了微信。​过去有个说法是,英特尔给多少,微软拿走多少。或者叫,安迪(格鲁夫)给的,比尔(盖茨)全拿走,用来说明软件总是会用尽硬件性能的提升,永远不会有硬件性能过剩这回事。现在有人把这句话改成了:库克给的,张小龙全拿走。不过,英特尔和微软之间,很可能曾经存在相互提携、相互照应,或者心照不宣的关系,就像撑杆跳明星布勃卡一厘米一厘米地连续35次破世界纪录,分寸、火候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手机用户对存储和性能提升的需要,是一个大趋势。第一代iPhone的存储容量是4GB、8GB、16GB。从手机用户的实际情况看,确实,库克把iPhone存储容量的上限,从64GB提升到128GB,从128GB提升到256GB,又256GB提升到512GB,最受益的很可能就是微信,或者说是微信用户。不过,不像旧笔记本跑不了新Windows,我的一部旧iPhone,跑微信仍然丝般顺滑,毫无问题。而且,微信和手机硬...

从微软收购动视暴雪说开去

微软宣布以687亿美元现金收购动视暴雪的新闻,给业界投下一枚重磅炸弹。虽然微软不差钱,但溢价45%去收购一家近况不佳的游戏公司,还是让人倍感意外。PC时代的暴雪,那是神一般的存在。但在2021年,暴雪不但连续五年没有游戏新作问世,甚至不得不在一系列丑闻和动荡中,面对世人对其企业文化的道德拷问和法律挑战。动视暴雪的股价在一年内下跌了25%。那么,微软动用一半的现金储备,去进行一次公司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收购,图啥?要知道,在动视暴雪之前,微软最大的一笔收购还是2016年以260亿美元收购职场社交服务LinkedIn,260亿美元在当时已经是天价。官方新闻稿给出的理由可以一听,但肯定不是全部。微软说:“此次收购将加速微软在移动、个人电脑、游戏机和云计算领域的游戏业务增长,并将为打造元宇宙添砖加瓦。”微软董事长兼CEO萨蒂亚・纳德拉表示:“游戏是当今所有平台上最具活力和最令人兴奋的娱乐方式,将在元宇宙平台的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在阐述动视暴雪与微软牵手的理由时,动视暴雪CEO...

价值创造连接

“连接创造价值”,这是企业微信的slogan。这句话阐释了企业微信的宗旨,即专注于帮助一切组织和个人建立连接,并让他们因这种连接而受益。而我想说的是:价值创造连接。企业微信是一个已经连接了1000万个真实企业与组织,拥有1.8亿活跃用户,并服务了5亿名活跃微信用户的巨大的企业工作平台。把这么多企业与组织连接起来的,当然包括连接可能产生价值的美好愿景,但我想更重要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眼前的和未来的价值。价值先是连接的原因,然后才是连接的结果。人是有惰性的,也是会算计的。比如电话,当无数部电话连接起来,形成电话网络,电话就会变得非常有用。可是,在电话网络形成足够大的规模之前,你可能还是会选择不装电话。你并非不知道连接创造价值,只不过你的目标是价值,而不是创造。另一方面,连接所创造的价值,有相当一部分归网络所有,属于网络的价值,获益者是网络的拥有者。在电话普及的早期,每个人都可以因安装电话而受益,但受益最大的,毫无疑问是AT&T。对于一个网络来说,比方说企业微信,因为它是连接价值的最大受益者,所以它也必须首先提供不可替代的价值,并通过这种价值去创造连接。这里的价值可以是与微信一致的沟通体验,降低企业的接受门槛;可以是连接微信...

首席探索官是个啥官?

网大为在四川省绵竹市《人物》这篇有关网大为的文章,一下子勾起我的一些回忆。别误会,我跟网大为并无交集。1998年,我服务于一家名叫NetChina的ISP公司,主要是为用户提供拨号上网服务。有一天一个自称代表MIH公司的人来找我,希望给NetChina的用户提供一款免费的机顶盒,让用户可以通过电视机上网。这想法听着不错,只是“免费”这件事看上去有点深不可测。因为种种原因,合作没有谈成,但我记住了这家决心在中国开拓互联网业务的南非公司——MIH。我了解到,MIH是南非的一家有线电视公司,也是非洲最大的付费电视公司。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进入了中国,最初是帮助央视做“村村通电视”的技术服务,以及CCTV4在非洲和欧洲的落地。后来,MIH开始在中国投资媒体业务,比如《北京青年报》、《体坛周报》等。1999年,MIH决定大举投资中国互联网,首先把它在南非做得不错的互联网服务MWeb引入了中国,中文名叫“脉搏网”,大张旗鼓地在2000年4月上线。不过脉搏网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烧掉了8000万美元后,MIH收手了。它意识到,在中国市场上,亲自下场远不如投资给已被市场证明了的本地团队来得靠谱。所幸收手及时,弹药没有全部打光,这才给后来投资腾讯留下...

互联网不香了:我看2021年

北京798艺术区。2021年12月30日2021年,教育培训行业几乎团灭了,房地产业忽然没钱了,航空公司、旅游景区仍然在此起彼伏的疫情中呻吟着……这些都让人印象深刻,但都不是最触动我的。2021年最触动我,让我念念不忘的那件事,其实是——互联网不香了。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大概都会经历从香到不香的过程。十几年前,尼古拉斯·卡尔就断言:IT不再重要。言外之意,信息技术不香了。但互联网的不香,尤其是中国互联网的不香,还是来得有些出乎意料,有些迅雷不及掩耳,同时,却又显得合情合理。直到2021年之前,腾讯和阿里巴巴作为亚洲经济最具活力的代表,一直排在全球最大市值上市公司的前十位,2020年,腾讯排在第七位,阿里排在第八位。2021年这一年,标准普尔500指数连续12个月创下新高,换句话说,每个月都在刷新历史记录。美国头部科技公司的股价几乎都创出历史新高,英伟达一年内疯涨一倍多就不提了,Apple涨了34%,微软涨53%,Alphabet(Google)涨65%,Tesla涨51%,Meta(Facebook)涨24%。2022年开市第一天,Apple成为史上首个市值破3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中国互联网公司则走出了相反的行情,几乎团灭的互联网教育...

在最惨的行业蛰伏

澳门巴黎人。2021年12月9日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是哪个行业?餐饮?商超?影院?根据世界旅游组织最新发布的数据,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1年1月至9月,与2020年同期相比,全球国际游客人数下降了20%。2021年全球旅游业损失将达到2万亿美元,成为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而根据《财经十一人》的《2021十大收缩行业》一文所指,2021年十大收缩行业的前两名房地产和教育教培行业,其收缩另有原因,与新冠疫情关系不大,疫情导致收缩最严重的,是第三名航空与机场(收缩135%)和第四名旅游与景区(收缩84%),远远超过超市、餐饮、影视等行业。可以说,旅游业是在新冠疫情中受伤最重的行业,没有之一。作为全球领先的一站式旅行平台,今年以来,携程的股价已累计下跌了32%,看起来挺惨,但同期阿里下跌47%,拼多多下跌67%,小米下跌45%,百度下跌34%,蔚来下跌38%,比起来,携程似乎也没那么惨。相比已有的损失,更让人绝望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疫情似乎绵绵不绝,看不到尽头。考虑到奥密克戎新型毒株正在全球蔓延等因素影响,世界旅游组织没有对旅游业2022年的表现做出预估,但该组织称,旅游业的复苏将“脆弱”且“缓慢”。可是行业毕竟是自己选的,不管多惨...

游戏的产业升级

游戏分两种,一种是在生活中玩的,另一种是生活在其中的。—— David Kushner:《Doom启示录》埃隆·马斯克有过一段惊世骇俗的言论,他说:“我们活在真实世界的几率只有十亿分之一。”他认为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由高度进步的技术所创造的让人无法区分虚拟和现实的高级游戏中,我们自以为的那个自我,其实只是游戏角色设定的自我。就像博尔赫斯小说《圆形废墟》中那个在梦中精心塑造了自己儿子的巫师,他小心地保守着秘密,不让儿子知道自己只是别人在梦里塑造的一个幻影,最后却悲哀地发现,他自己也是一个别人在梦里塑造的幻影。谁没做过梦呢?游戏就是一个人的梦境,我们在梦中挑战自我,在梦中证实自我,在梦中死去,在梦中复活。但偏偏,游戏就是这么个常常不受待见的倒霉孩子,动不动就要被揪着衣领提溜出来,当众劈头盖脸打一顿。实际上,全世界最盛大、最受关注的那个游戏,叫“奥运会”(Olympic...

互联网的另一个下半场

新疆布尔津五彩滩。2017年8月24日互联网平台规模做大了,就容易产生不信任。对平台的依赖越强,人们的不信任感就会越强。互联网平台终归是一堆算法,对用户来说,平台的算法就是一个个黑盒子。被这些不知底细的黑盒子,控制着思想、行为和情感,这个感觉无论如何都不会太美妙。比方说一个规模庞大的外卖平台,总是会受到来自用户、商家和外卖骑手的抱怨和怀疑,这也是因为他们弄不清黑盒子里究竟藏着什么样的机关和算计。监管部门也不太放心黑盒子里的算法。7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要求网络餐饮平台优化算法规则,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要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监管部门第一次对互联网平台的算法提出“取中”的具体要求。单就外卖业务而言,作为一个影响着那么多人的生活生意和生计的头部外卖平台,美团必须接受更多的审视、质疑和监管,这是必然的。但算法取中却没有也无法给出一个具体的界定,怎样取中?如何评判?算法涉及企业核心机密,本来就是个黑盒子,外界如何了解?美团选择公开设计算法时所遵从的规则。已...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