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o怎么看

科技,互联网,生活及其他

Latest articles

慢公司网易和热爱者丁磊

黄山。2008年7月19日6月30日,是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20周年的日子。丁磊说:“全世界一共有一万家上市公司,其中只有100家,也就是只有1%的公司,在过去的20年里,每年的资本回报率都超过20%。在中国只有两家,一家是茅台,另一家是网易。”丁磊还是太谦虚了。上市20年来,网易股价增长超过100倍,跑赢大盘5倍还多,年化回报率高达28%。茅台的年华回报率是22.2%,股神巴菲特自1965年至2014年间,平均投资年化收益率为21.97%。如果在2000年以发行价购买1万美元的网易股票,今天价值超过100万美元,更不要说像段永平那样,在网易跌破1美元时抄底了。网易20年股价走势互联网行业一向推崇快,相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相信快鱼吃慢鱼,相信一快遮百丑。但20多年来,网易就这么不显山不露水,不紧不慢地存在着,却始终保持在中国互联网的第一阵营。它推出的每个产品,都把“品质”两个字写在骨头里。目前,网易是中国第六大互联网上市公司。网易是中国现存最老的互联网公司之一,由丁磊创办于1997年6月。三大门户中的新浪,1998年12月才成立,搜狐则诞生于1998年2月。BAT还要晚一点,腾讯创办于1998年11月,阿里巴巴创办于1999年2月、6月...

拼多多百亿补贴1周年了

拼多多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在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的前12个月内,拼多多的年度活跃买家数达6.28亿,单季度劲增4290万。拼多多只用了不到5年的时间,用户从“0”增长到超过6亿,创造了电商行业新纪录。同时,财报披露2020年第一季度平台单季补贴与推广费用达73亿元,这就是大家所熟识的“百亿补贴”项目。今年618,拼多多百亿补贴一周年了。 “百亿补贴”推出的初衷,拼多多其实在一年前就已经解释过了:为了让人相信拼多多不是骗子。截至今年5月底,仅拼多多官方 “百亿补贴”金额就超过200亿元,品牌商等联合让利金额超过600亿元。从拼夕夕到拼爹爹,这场历时一年的互联网最大规模的烧钱换取信任行为,也频频亮出不俗的成绩。拼多多百亿补贴开始于2019年6月1日,从初期为了618大促而准备的短期性活动到演变成一项平台的长期战略,“百亿补贴”入口的活跃用户数从0增长到超1亿,证明了“简单粗暴...

香港二次上市 重公司京东“轻装”出发

古罗马广场。2017年11月19日6月18日,是京东公司成立的日子,是一年一度的年中大促的日子,也是京东选择在香港二次上市的日子。截止6月18日下午两点,京东618销售已突破2392亿元,比去年同期1809亿元,增幅高达32%。京东今天的二次上市也不负众望,开盘价239港元,较发行价高开5.75%。收于234港元,较226港元的发行价上涨3.54%。京东以7386亿港元的市值,位列港股第15大市值公司。京东集团战略执行委员会(SEC)成员首次集体亮相招股书披露,京东此次赴港上市,所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投资以供应链为基础的关键技术创新,以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及提高运营效率。具体来说有三点:一是,投资一系列关键运营系统以进一步开发及提升零售技术与客户参与度;二是,投资物流技术为客户提供可靠服务;三是,投资及提升整体研发能力。可以看到,京东正在从中国互联网最知名的一家重公司,一步步变成一家轻公司,技术已成为这家公司最大的投入方向,而不只是过去的重资产。但没有过去的重,就不会有今天的轻,这是京东和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同的地方。说起来,互联网行业有一些迷思,其中之一是对轻的推崇,相信轻装上阵,相信鼠标和水泥中的鼠标,相信四两拨千斤。总会有人不信邪,比如京...

为什么你会相信瑞幸?

北京来广营桥。2015年12月25日我曾经问过类似的问题:为什么你会相信乐视?在我看来,贾跃亭的七大生态和所谓的生态化反,根本就是个妄想,但到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那里,妄想却变成了令人尊敬的梦想。在我看来,贾跃亭的野心大到了他的能力再扩大十倍也根本驾驭不了程度,但到了那些热情的投资者和追星族那里,野心却变成了企业家的雄心。一些有识之士振振有词地说,贾跃亭呼风唤雨、纵横捭阖,你却碌碌无为、浑浑噩噩,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打破常规这样的事,你甚至都不敢去想一想,更不用说赌上身家性命去做了,你只会躲在英雄背后吐口水、放冷枪。呃,厉害,一下就戳到我的痛处了,我皮袍下面藏着的“小”也差不多要榨出来了。我一边羞愧难当,一边嗫嚅着,你们难道只认得“非共识”,就不讲一点点常识么?还真说对了,他们就是不讲常识。他们觉得,只要我有足够多的筹码,每输掉一把都翻倍下注,早晚会将所有的筹码翻倍赚回来。道理是对的,但常识是,你的筹码永远都不会足够多。星巴克,瑞幸所有炮火倾泻的目标,用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的话说,也是“以自己的想象去创造一个旁人看来不可能的世界”,但那显然不是一个18个月从0到IPO的成功故事。星巴克用很多时间去调研,去开店,去培训咖啡师,去精心营造感性...

阿里的社区耐心有多长

青岛蓝谷人才公园。2020年5月5日阿里巴巴社交之心不死。这是我最近听到的一个说法,因为有个名为“躺平”的社区产品正在圈里圈外引起关注,而它来自阿里巴巴。不过,社交之心不死这个说法显然把社交和社区搞混了。这种搞混倒也挺常见,在很多人那里,只要是跟人的活动相关,可以加好友、加关注的产品,都自动被归类为社交产品。所以天涯是社交,猫扑是社交,豆瓣是社交,知乎是社交,小红书是社交。社交,我们一般理解为用户维护和扩展自己人脉网络的行为,社交的核心在关系;而基于兴趣、身份、位置等因素形成的人群聚集,叫社区,社区的核心在内容。阿里巴巴上一个社交产品是来往,用力不可谓不猛,但大力没有出奇迹,而且输得一点悬念都没有。人们将其归因为基因决定——阿里没有社交基因,再怎么用力也没用。来往之后,我估计阿里也正式断了社交的念想。可是,作为一款社区产品,而且是生活方式分享类的社区产品,躺平却没有把自己放在App...

疫情下的危与机

意大利,罗马,古罗马广场。2017年11月17日持续了两个多月后,国内新冠疫情终于进入尾声,这场突如其来的隔离化生存差不多可以告一段落了。不过从全球看,疫情远未结束,一场全球性的衰退似乎不可避免,而我们,可能不得不继续承受疫情带来的各种短期和长期的后果。大疫当前,旅游业很惨,疫情可能给中国旅游业造成超万亿的损失;餐饮业很惨,有人推断,餐饮业可能是另一个损失过万亿的行业;航空运输业很惨、电影院线很惨、实体零售业很惨……既然是危机,大家都很惨,比惨没什么意义。北京,空旷冷清的购物中心。2020年3月8日不少人在谈论,如何在危机中寻找机遇,比如远程办公、远程教育、在线娱乐等。说实话,我对于那些仅仅为了解决短期内出不了门的问题,或者仅仅为了满足特定时期的需要而出现的所谓机会,兴趣不大,危机一结束,机会就如鸟兽散。比如,把院线电影搬到线上来发行,在电影院开不了门的时期当然有意义,但当疫情结束,人们终究还是要回到电影院去,电影上线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机会。在家点外卖不错,但外出吃饭的体验终究是无法替代的,外卖就算是个机会,也是个七八年前就出现的机会,而且疫情之后,它也无法成为一个取代堂食的机会。3月初,在本就门可罗雀的购物中心,我看到凑凑火锅线下店坚...

为什么说中国音乐行业是相信者的游戏?

北京迷笛音乐节。2008年10月5日说点疫情之外的事。据彭博社报道,中国相关部门不久前已经中止了对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的反垄断调查。有竞争法专家认为,这一结果将有利于音乐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考虑到目前抗疫的大背景,线下音乐活动几乎完全停止,此时结束调查,也可视为对音乐行业数字化发展的支持。TME是国内最大的数字音乐平台,拥有国内最全的音乐版权库,这难免招人惦记,令其他玩家艳羡,所以它就成了反垄断的目标之一。但如果把这个现状放到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近20年发展的大背景之下,你就会发现,它代表的不是垄断之恶,而是对正版市场的信念,和持续的不计得失的投入。10年前,我受邀参加了南方周末组织的一场有关互联网与音乐的对话,面对高晓松、iFire这样的知名音乐人和资深业内人士,我在对话中很坦率地说,我认为中国不存在音乐产业。很多人认为,中国的音乐产业是被互联网的免费下载毁掉的,唱片公司也确实在持续地告百度,告百度,告百度,让自己看起来像遭遇不公的秋菊似的。可是,当你打算认真了解一下那个觉得自己一直被亏待、被非礼的名叫音乐产业的东西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只是个一年仅仅卖掉两亿元实体唱片的小生意(2008年的数据),音乐产业是不是有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电商真补贴不套路有多难?

天津古文化街。2019年10月5日为了推百亿补贴,据说拼多多专门注册了“百亿补贴”的商标。可是,商标在手也挡不住各路电商纷纷上马自己的“百亿补贴”,为什么?因为消费者好这口。本来,拼多多的百亿补贴在投资者那里并不怎么讨喜,一个季度亏掉20多个亿,投资者寻思,这补法,不得亏死?所以拼多多股价一度大跌23%。可是其他电商的百亿补贴一上,投资者立马放心了,原来亏也可以亏得这么靠谱,这么合乎潮流,拼多多股价也应声大涨。百亿补贴,本质上就是花钱买客户。这个道理简单到人人都懂,趁机买了便宜货的用户更是心知肚明。可是,就算是如此简单直白的道理,到了特别擅长玩套路的电商手里,仍然能够玩得别出心裁。在电商的众多套路中, “限时限量秒杀”就是最常用的一个。参与秒杀的商品,首先必须是标品,就是大众都熟知、都渴望拥有的商品,要...

豆瓣是如何衰落的?

北京798的涂鸦。2007年5月3日作为豆瓣曾经的忠实用户,有一天你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都没用过豆瓣了,你大约会情不自禁地感慨:一个爱过、沉溺过的网站,就这么衰落了,变成了一个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符号,仅仅用来承载“文艺青年/中年”用户的回忆,真可惜。感慨一下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付出过大量的时间和热情,但硬要说豆瓣的衰落是因为“豆瓣的管理者,太执拗、太清高了,太喜欢跟用户赌气了”,则未免有点过于自以为是了。赌气是什么?无论对错,只管对着干,这叫赌气。以我对阿北的了解,他或许会固执,或许会清高,但从不会赌气。多数时候,他是由逻辑驱动,而非情绪驱动的。他确实会无视很多看起来理所当然的用户要求,也确实会介意用户对网站功能的滥用,但那不是因为他要跟这些用户赌气,而是因为对产品负责的人是他,而不是用户。在我看来,不被用户指挥,是一个产品经理的基本素养。任何成功的产品,必定源于对某些特定理念的坚持。很多年前,我写过一篇《不要听用户的》(附在本文后面),我说,“如果用户都成了你的产品经理,还要你做什么?如果你不能比用户更深刻地理解你的产品,还要你做什么?”要说赌气,微信是不是在跟用户赌气?用户想要突破5000人的好友数限制,想要突破群人数的限制,...

大疫时期的宅生活

小区单元的大门。北京。2020年2月3日一只走时精准的钟,忽然停摆了,整个世界从我眼前骤然消失了。这就是这个春节带给我的感受。1月20日凌晨,北京首次确诊两例新冠肺炎病例,我隐隐有种SARS要回来了的感觉,立刻在京东下单买了一包医用口罩。天一亮,就把预订好的正月初五全家回青岛的高铁票和酒店都退了,打算老老实实呆在北京。我的动作如此之快,以至于都没有享受到火车票和酒店的免费退订的优惠。我以为我只需要老老实实呆在北京,实际上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过了个前所未有的宅春节。形势一天天变坏,我倒并没有特别紧张,毕竟17年前经历过SARS,当时的北京可是SARS疫区,我照常上班,照常吃饭,没紧张。虽然那次的不紧张多半是出于“无知”。回到2003年的4月3日,这是首例SARS病例在广东发现之后三个半月,北京首例SARS病例发现后一个月,时任卫生部长张文康还在公开说,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在中国、北京工作、旅游是安全的,甚至不戴口罩也没关系。所以那时候,飞到上海去参观上海车展,在我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一次我还是很乐观,或者说很轻敌。我不太相信经历过SARS危机之后,中国还会再发生一次类似的危机。各大电商网站年货节搞得热热闹闹,我毫无兴趣,也压根没有购...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