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生活时尚 - RSS Feed

FT中文网每日新闻

Latest articles

疫后重启缓慢别怨GDP

(error)

当120年的伦敦音乐厅遇上改革派

约了约翰•吉尔胡利(John Gilhooly)在他担任艺术与执行总监的威格莫尔音乐厅(Wigmore Hall)见面。我早到了20分钟,正站在门前看4月的节目单,心里惊叹封城时期居然排得那么满。这时门开了,后面露出一张中年男士的脸:“嗨,我是John”。见我戴着口罩,总监先生一边请我进门,一边随手搬起了门边一张一米宽的桌子径直往音乐厅里走:“我已经打了疫苗。等会儿我们坐在这桌子的两头,符合社交间距的规定,你就不需要戴口罩了。” 进到音乐厅,如约翰所建议的,我们隔着走道上的一米木桌,对着杰拉尔德•莫伊拉创作的壁画上那束“摧枯拉朽的音乐之光”,落座观众席上。从1901年建成开幕至今,这座仿文艺复兴建筑风格的音乐厅以近乎完美的声场在欧洲乃至全球建立起“最佳室内乐演奏场所”的名声。120年后,很难想像这也是去年第一次封城后,全英国第一个实施线上直播的音乐场所。去年春天,英国各地的音乐厅、剧院、博物馆和美术馆都因疫情而关闭,许多年度庆典也被取消。去年6月开始,英国政府规定文化和体育赛事只能“闭门转播”。疫情之前,约翰从来没有考虑过线上直播,然而当直播开始之后,受到极佳的反馈,最多人在线时超过1百万。迄今,威格莫尔音乐厅共推出了两百多场线上直...

收藏家杜妍:做东西方之间的桥梁

中国艺术品收藏家兼赞助人杜妍表示:“我将我的项目视作是连接亚洲与西方国家之间的桥梁,是策展人学习和分享知识的平台。”许多收藏家会在董事会或收藏委员会任职,以此作为他们支持艺术生态圈的一种方式。但杜妍采取了一种不同的做法:她创立了一个基金会,支持来自亚洲的新涌现的策展人,同时提高西方对亚洲、特别是中国艺术的认识。她的非对称艺术基金会(Asymmetry Art Foundation)已经与伦敦的奇森黑尔画廊(Chisenhale)和白教堂画廊(Whitechapel)建立了合作关系,其目标是最终搭建一个全球交流平台,带动更多西方策展人前往中国,也使更多中国策展人前往西方。然而,从杜妍的出身来看,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她会如此投身于艺术领域。她出生于北京附近,目前她的父母仍然定居那里:“我的家庭是非常传统的中国式家庭,我的父亲完全是个工作狂,与中国大多数商人一样,他不喜欢休假!”她大笑着说道。我们通过Zoom进行交谈,她正坐在她位于香港的住宅内,而我则在伦敦。她身后是美国艺术家劳拉•欧文斯(Laura...

海外中国剩女的“脱单困境”和跨文化阶级壁垒

独自在海外国际都市生活的“大龄剩女”所拥有的最大资本,并不是尚未被地心引力击败的容貌和身材,也不是在职业领域坐稳半壁江山后获得的地位和物质,而是自由——能够过自在的生活而不会被社会歧视;能够享食各国美男而不会被舆论牵绊,这般自由不仅赋予了单身女性生活的丰盈,还使得她们可以不受家庭的束缚从而利用更多的时间充实自我。有一场场约会与恋爱作为人生中的过场宴肴,大龄剩女们在海外的单身生活仍然多彩滋润,脱单焦虑也只是回国见亲人时才会被放大。在西方,社会对于女性的年龄并不像国内那般苛刻,加上都市流动性和较高的生活成本,老外往往会选择先立业再成家,结婚年龄普遍晚于生活在中国的同龄人,“单身女性”的“保鲜期”也比国内更长。可当中国“剩女”们在海外想找个门当户对的人谈婚论嫁时,就会发现“自由”仍是受限的,寻找合适的配偶就如同大海捞针。不分国籍,大都市中各方条件都不错的“剩女”们普遍患有点“通病”——眼光高导致常常忽略同量级适龄优质男性的选择范畴,坚持宁缺毋滥、挑来挑去便把自己挑“剩”下了。事实上,在海外生活的中国大龄“剩女”面对的尴尬,背后的促成因素反映着中外社会的发展差异,以及外来人士在融入西方社会上所遇到的问题。优质男纷纷归国,致使选择甚少生活在海外...

陪父亲走到生命的终点

大约一个月前,我父亲去世了,离去的方式恰恰是人人都希望的方式:寿终正寝,有家人陪伴,没受什么罪。3月初的时候,他还非常健康,现在他走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在他生命的最后几个星期里,母亲、姐姐(此处亦可能是妹妹——译者注)和我注意到了每一个变化。神志上的变化基本是平缓渐进的。先是神志清楚、只不过有点困倦,到后来变成时不时前言不搭后语、犯迷糊。逼真的梦境,有时是噩梦,渐渐平静下来,最终归于平静。最后阶段他的身体疼痛起来,我们给他注射了一点吗啡。渐渐地,他从能够跟我们短暂地交谈,变成只能轻声说句“谢谢”和“我爱你”,再然后只有沉默。失去食欲是生命终结的第一步。从固体食物,到苹果酱拌奶油,到混了杰克丹尼(Jack Daniel's)威士忌的橙汁,再到水。即使坐着,他也开始被液体呛到,那是一次重大变化。从那时起,直到他完全失去知觉,我们一直用勺子给他喂冰块。然后是脱水。他的皮肤变得像打了蜡一样,身上的味道也更加刺鼻。他的眼睛紧闭。脸和手上的骨头都突了出来,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丝毫没有让他看起来不像他自己。他皮肤下的头骨轮廓依然能让人认出那是他。他的呼吸变慢,然后变得不规律,会暂停三、五、十秒钟,然后猛吸一口气。一开始这很吓人。最后,他的胸膛不...

专访国际画廊巨头伊万•沃斯:亚洲藏家对我们特别重要

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是国际画廊巨头,创始人伊万•沃斯(Iwan Wirth)和曼努埃拉•沃斯(Manuela Wirth)夫妇经常在“全球艺术权力榜100”的前三出现。英国王室成员尤金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是这家画廊伦敦分支的总监。这是个全球化的家族企业,负有盛名。“我很早就意识到,为了吸引客户和重要的艺术家,我们必须要以不同的方式做事情。(We had to do things differently.)” Iwan 在视频那一边对我又强调了一遍。这次的专访可能是他第一次如此深度地分享他的画廊经营之道——如何从瑞士的一个小镇起步,成为全球化的跨国企业,代理全球最重要的一批艺术家,并且涉足文旅,建设艺术度假村、艺术岛等独一无二的举措,这些举措不仅对于艺术界的人士,对任何一个关心全球化品牌经营与企业多元化发展的人,都富有启发性。豪瑟沃斯画廊最初创立于1992年,由Ursula...

疫情会使头等舱成为明日黄花吗?

(error)

艺术品金融化的昙花再现?从邮币卡、文交所及鲍伊债券来探讨NFT的泡沫与机遇

NFT作为一种技术会为数字资产带来哪些改变?第一波的市场热潮,已从3月初的高点降温,到了4月中的时候市值跌至剩30%。Google Trends的数据显示,关键字 “NFT” 在3月11日前后达到搜寻热度的高峰,时至5月,热度已经下降了50%。值得玩味的是,以6900万美元的天价拍出Beeple (本名Mike Winkelmann)作品的佳士得NFT专拍,正是在3月11日结束。这个前无古人的拍卖创下了多项纪录,使这件作品成了人类史上最昂贵的JPEG图档,而Beeple也成为了第三高价的在世艺术家。3月11日也标注了另一个平行事件:Metakovan(拍下Beeple作品的藏家),所发行的B20代币在前一日达到价格的高峰:从1月23日初发行的0.36美元,到了3月最高曾接近30美元、日交易量达到4300万美元,时至5月截稿又回落到2美元,交易量也锐减近百倍。目前只有大约5000人持有的B20代币,前25个钱包地址共持有了超过70%的份额...

伦敦全面重启前的露天餐厅体验

4月已过。据餐饮业市场调查公司CGA对近2000家门店调研后统计,英格兰拥有户外区域的餐饮店光是4月12日重启当日,销售的酒精类饮品比疫情之前同期高出了2倍多,食品类则稍有下降。重启后的两周内,由于天气保持晴好,餐饮业销售走势持续走高。不少餐馆的低价葡萄酒卖完了,如今来自顾客最常见的反应是选择消费高一等价位的酒。尽管如此,在过去的一年间,全英国的餐饮业遭受了8百亿英镑损失的重创;而五一以来的风暴天气,则令才尝到了甜头的户外餐饮销量骤跌。大家都在等5月中下旬餐厅、酒店全面重开。与各行各业相似,“恢复”已成为最近餐饮业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4月中旬,疫情解封后餐馆的露天生意重启,但无论在路边还是网上看见的餐厅,一边兴致盎然宣布“重开“,一边也不忘加一句“希望老天赏脸”的话。英格兰天气毕竟乍暖还寒,果然在解封当日就飘起雪花,伦敦周边就出现了雪中撑伞喝啤酒的清奇画面。这可算是英格兰酒馆文化独有。我在家附近的三家酒馆里,就经常见到人们独自牵着狗到酒馆后院坐下,叫一品脱啤酒,喝完就离开,尽管他们自家的后院比酒馆的还大。下饭馆也一样,社交的意义相比于食物本身更重要,一日四季的海岛天气变化就更不在话下了。比如说伦敦市中心餐馆林立的考文特花园与苏豪街区...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停摆后的归来

(error)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