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最受欢迎的影评

豆瓣成员投票选出的最佳影评

Latest articles

日常印痕与时代档案 (评论: 一日冬春)

纪录片《一日冬春》采用的模式很特别。形式上,可以将它视作是“中国版的《浮生一日》”;而内容上,它又冠上了一个鲜明的主题:新冠疫情爆发下,全国的民众心理。时间拨回到去年的2月初,新冠疫情爆发后最令人心伤与煎熬的那段时间。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是待在家中,刷新手机了解武汉那些支离破碎的消息。一个个亡者,成为不断累积的数字,成为一段段压抑的故事,继续在屏幕上流转着他们的生命。在这个当口,大象纪录和优酷发起了“余生一日”全民纪录计划。参与的规则,是“在2020年2月9日,拿起手边的设备(手机、相机、摄像机均可),拍摄自己在任何时刻,或独处,或与家人、恋人、同事在一起的生活片段。我们不介意你拍得是否专业,但求可贵的真实——将真情实感、肺腑之言流露于真实的生活。”超过5000人提供的拍摄素材,成为了《一日冬春》庞大的素材采样库,而这也同样给剪辑带来了巨大的困难。如何将这些零碎的“短视频”融合为长片,考验的是巨大的叙事构造能力。而意外的是,在成片中,实实在在打动我的,却恰恰在于“弱叙事”与那些不经意的细节,它们并没有刻意的编排,而是带着质朴的人情温度。相较于其它疫情纪录片,通过特定素材来表现医护人员与病患的状态。《一日冬春》中则几乎没有这方面的讲述,贯...

8.9分悬疑新剧,看三个少女的秘密! (评论: 影响)

交换杀人,是推理悬疑作品常出现的概念。交换的核心,是双方约定杀死对方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凶手杀的人是和自己无冤无仇的陌生人,那么因杀人者不存在明显动机,被发现的概率就大幅减少。这类题材早年希区柯克《火车怪客》就拍过,近年爆款日剧《轮到你了》也算玩出了新意。新剧《影响》也是交换杀人,但这部剧不同的是,三个少女交换杀人不为利益,而是为保护对方。《影响》《影响》的故事从一位专写女性题材的小说家,在下一本连载小说还没确定题目时,收到一封粉丝来信开始。小说家同意了粉丝的见面请求,粉丝说自己名叫友梨,她的故事是35年前,三个女孩为了保护对方,交换连环杀人。35年前,友梨16岁上高中,遇到东京来的转学生真帆。真帆和周围人格格不入,但友梨却逐渐和她亲近。友梨有个从小一起玩的朋友,里子,但如今两人已经疏远。疏远的原因是友梨曾发现里子遭受她爷爷的长期性侵,但友梨没有发声,反而因为家里的要求,保持沉默、疏远里子。这件事让友梨始终心怀愧疚,认为是自己的退缩导致里子坠入深渊。她看到已经变成不良少女的里子,还想和她重新成为朋友。而三个少女的命运,因为一天晚上的意外,彻底改变了。这天友梨和真帆因为聊天晚归,真帆突然被一个持刀男人攻击挟持。友梨不想再退缩,为了保护...

本能寺之变 (评论: 秀吉)

天正十年五月二十九日,一名秃头大将带着他的亲信家臣来爱宕参拜爱宕神社。参拜结束后,会同十几位武士和其他部队的主将一起开连和歌会,在和歌会上,大将发表了一首耐人寻味的和歌:“時は今、雨が下しる、五月哉”(“今日时节,细雨纷飞五月天”。来源于《爱宕百韵》连歌,用于祈祷战争胜利)天正十年五月三十一日,秃头大将出发前在爱宕山神社(此神社供奉的神祇为胜军地藏,很多武将打仗前都会来此祈祷战争胜利)前抽签占卜,第一次为「大凶」,第二次为「小吉」,第三次为「大吉」,抽签的结果使得他和他的家臣们都是的话,松了一口气。家臣们自行解读着,第一次「大凶」证明这次行动很危险,第二次「小吉」则是可以让一个地位很高的人回到京都,第三次「大吉」是行动必定会成功!天正十年六月二日凌晨(1582年6月21日),京都桂川附近,大将正在在对一个牌位鞠躬,那是他的母亲,今天正好是她的忌日,手持牌位的名为沟尾庄兵卫的家臣说到:“大人,请您告诉您的母亲大人,‘敌人在何方?’”那位大将看着牌位,凝视了数秒钟,眼神突然锐利,抬起头,大喊:“敵は本能寺にあり!”(敌在本能寺!)这个秃头大将乃是大名鼎鼎的“惟任日向守”明智十兵卫光秀大人,此时的他领着自己的13000人的「山阴道军团」正朝...

这个畸形的世界已经容不下异类 (评论: 在撒旦的阳光下)

上帝和魔鬼一直是西方宗教电影叙事中的两个重要的对立形象,正义与邪恶总是在相互斗争,对抗,一方企图战胜另一方,大部分电影讨论的是前者如何战胜后者,然后一个和谐美好的结局告诉人们魔鬼已经被消灭,邪恶也被祛除,上帝再一次获得了人们的信任,总之,人类得到了拯救。 在莫里斯·皮亚拉的这部电影中,上帝和魔鬼的战斗体现在了多尼桑神父和他自己以及周围人所犯下的罪恶的较量之中。影片一开始就让我们看到多尼桑的信仰发生动摇,作为一名神父,他觉得教堂里的礼仪已经没有办法让那些堕落的得到救赎,就连他自己也常常受到魔鬼的折磨,每天早上,他用铁链抽打自己身体,通过这样的苦修让自己获得上帝的宽恕。他有时还会突然晕厥,说明他的精神世界发生着激烈的斗争,对于多尼桑来说,魔鬼是一个强大的敌人,丝毫不弱于上帝。 ...

为什么Ian和Mickey这一对很好嗑 (评论: 无耻之徒(美版) 第十一季)

简单说一下为什么很喜欢Ian和Mickey这一对CP。1.Ian是最不像Frank的孩子。他自律、勤劳,对绝大多数人都温温柔柔的,一些时候也会为了家人和朋友挺身而出;他甚至有些理想主义,脑海里总有一幅更美好的生活图景。无论在事业和爱情上,他都不想“小偷小摸”——Ian就像隔壁邻居家,那个总是默默无闻又总是亲切善良的小哥哥。哪怕当他患上躁郁症,心里想的也全部都是“Mickey在等我,Yev在等我,还有Fiona。”除了编剧的塑造,演员的表演也走对了方向。Ian的扮演者Cam曾经说:“我经常忘记我饰演的是一位同性恋角色,因为我的表演重点是在这个人的人生选择和情感流露上,他的同性恋身份,并没有使他有什么不同。”(大意)而Mickey则更是把“直男”的形象表演的入木三分。在充满枪支弹药的犯罪之家长大,动不动就打人,进出少管所和监狱是家常便饭,言语中甚至有些“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的大男子主义,举手投足间总透露着一股混混气质。Ian和Mickey,特别是Mickey,可能是美剧中最不具有LGBT刻板印象的同性恋角色。这是真正的“双强”。很多人说,看他俩谈恋爱,就像是看两个真正的直男搞基。这话确实有点道理,因为当我们撇除了一切刻板印象,爱情显得那么...

浅谈今敏的梦境,以及做梦人其余 (评论: 千年女优)

从《未麻的部屋》到《千年女优》到《红辣椒》,今敏的角色一直在银幕两端/梦境两端出入。他对梦的理解有强烈的弗洛伊德色彩:梦是被压抑的东西,与此相反,在现实中,真实恰恰是被隐瞒的。用一句话贯穿今敏的内核、形式与角色:我们不可能逃离我们所是,被拒绝的将在梦中回返。因此,今敏的梦境与其说是真实与幻想的区分,不如说更加类似「多元世界」的殊途:梦境和现实都是真实的一个「可能世界」。千代子在多元世界中穿梭,苦苦追寻的东西却始终没有改变。在模态逻辑中,必然真/重言式在所有可能世界中为真,按照数学家千代子的语言(或许另一个世界的千代子?),《千年女优》的主题无非是一行简短的铭文:爱是重言式。通过《千年女优》中扛着摄像机的配角,《红辣椒》中拍摄先锋电影的警官,今敏隐秘地向我们呐喊:必须拍摄电影!梦境正是在那里开始的,而没有梦境就没有真实。向着真实义无反顾地奔跑(雪夜的千代子,飞翔的红辣椒,以及恐惧的未麻),正是今敏向我们传递的生活态度。与此相比,几原邦彦的梦境展现出冰冷的异质性。梦境是对于生活的一次紧急打断:日常生活即将崩塌,生存战略必须被制定。几原邦彦是怀着Badiou所谓“对真实的激情”做梦的,通过怪诞荒谬的梦境,真实进入了仔细挑选的环节,大团圆的意...

活着,给太阳晒着,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名字给我叫着,真的挺好 (评论: 山河令)

整个剧最打动我的一个感情主线,就是周子舒的“我之前也没想活”,和温客行的希望这世间的魑魅魍魉,都一同去死,为此可自己亲自走上黄泉路,这样两个人,互相的救赎,一同走向同生共死。山河令值得|一个深思后的全剧Repo👆这个分析对周子舒和温客行,用了一个人是在不停的拾起,一个人是不停的放下来描述。我觉得太妙了。周子舒空空落落地从天窗离开,一无所有。其实很多人说那时的他一心向死,我不觉得,这个时候的周子舒他是空的,他什么都没有,向死的欲望其实也没有,他就想到处走走看看,没有任何包袱地体验下久违的安详和自由,没有目标地空白而纯粹地走一走周子舒的拾起从他接下了老船夫三钱银子的活计时就已经开始了,那个时候他拾起了他的责任感和恻隐之心,往后在义庄他拾起了未放下的过往,在水下他拾起了对人的信任,在君山英雄会他拾起了对江湖善意的坚信,在龙渊阁他拾起了作为师兄的包容与迁就,在四季山庄他拾起了对死知己的信念,在被从天窗救出后他拾起了对门派发扬光大的希望,在看见温客行坠崖而死时他拾起了被放逐的最冲动的爱与恨,在知晓温客行没有死之后他拾起了身为天窗之主的深沉与成熟,不计较得失,不后悔过去,只考虑将来。拾起了一切周子舒,才是最完整的周子舒,那个如青松般挺拔坚韧的少年...

艺术家们 (评论: 白夜往事)

刘家鲲:我虽然感动的哭了,但就是不承认。乌青:50块钱拍部电影。电影一分没花,吃了顿饭花了50。李亚伟:喝酒最重要马松:和李亚伟喝酒比采访重要。喝多了就抱柱子。吉木狼格:为了不发酒疯,连着两天把自己灌醉何多苓:喝醉就唱歌(唱的还很好听)车被偷了不重要,欧洲杯结果最重要外外:白夜啊,你多么白,白得像我热爱过的洁白的屁股韩东:淫乱到跳舞为止,诗歌到语言为止。何小竹化化妆就有翟永明的气质。石光华:有骚气才能带来酒气,有酒气才能带来人气。北岛:啊,我又想起了80年代西川:老子是最强的rapper罗庆春:老子是最有激情的朗读者朱成:不如跳舞💃何小竹:每年都在白夜过生日周云蓬的金毛很可爱~在白夜唱《九月》1写诗的人喝醉酒就唱歌,拍电影的就觉得他们土2喝完酒聊的太开心(太扰民),导致楼上的居民往楼下扔花盆3没想到不止电影节会被举报,诗歌节居然也有人举报……4...

《南巫》中的意象与政治隐喻 (评论: 南巫)

南巫剧照 阔别了10年,张吉安以《南巫》重新将马来西亚电影带回金马奖的舞台。《南巫》和邵氏在70到90年代的降头片不同,电影中没有人头降满屏飞,也没有降头师与解降师之间的斗法对决,取而代之的是极度写实化的长镜头和故事。1987年,阿燕的丈夫阿昌与暹罗裔的邻居发生争执。有一天,阿昌在稻田里捉鱼时突然晕倒,怪事也接连不断发生:阿昌食不下咽、从口中吐出生锈的铁钉、终日无精打采,疑似被下降头。来自南马的阿燕由最初的不信邪到最后四处求医问卜,希望能早日医好丈夫的‘怪病’。《南巫》乍听之下是一部邪典恐怖片,但骨子里是彻头彻尾政治片。张吉安通过不同意象的运用推展剧情,拍出了一部独属马来西亚华人的离散史。 电影中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意象就是降头。降头是怨恨的转移,是将自己对对方的怨恨通过某种神秘的力量转移到对方身上,让受害者生不如死的一种手段。电影中的阿昌因不小心冒犯了其他人而被人下降头。阿昌的身体在被下降头后就备受困在二楼的床上,无法自理生活。阿昌身上的降头所隐喻的是当时华人社群的失语症。当时的茅草事件是一个削弱华人社会地位的手段,通过关闭中文媒体和控制华人教育机构来以保障统治群体的特殊地位(status...

这样拍奇幻没有未来 (评论: 超级的我)

这不是影评,甚至不是吐槽,直接看到尴尬无语的片子,今年第一部,这电影就是一个空洞的架子,有个别特效还可以,有设计反转,但无论故事还是人物都很奇怪,单拿某个瞬间来看是饱满的,但合在一起就象切片拼成的人物,毫无统一性。这是奇幻?这是哲学?我看了个什么……意图能够理解,但表现能力完全不及格,虽然看得出努力与用心。其实是不想写,都又太想说了,奇幻电影不能这么拍,奇幻不是世界可以乱造,逻辑可以不顾,单靠特效表现空想,这不应该是国产类型片的未来。一开始十八线小编剧,刚开始还挺有意思,然后快进到二十分钟后,慢慢就越来越尴尬。剧情反复表现各种炫富后的人性扭曲,然后追的女孩是少年时的酒吧歌手,然后又开了咖啡馆,大龄单身女,各种努力贴标签后人物性格表现还是温吞水,反派最后出现的也是性格乖张。每一个下笔用力的人物性格都象乐高积木一样拼接上去的,每一块都很用力,却没有整体感。作为奇幻故事,对于能力背景对于异想世界观可以不解释,但剧中人完全不理会只顾享受就太奇怪了(近五十分钟都是一个调调),主角不研究能力不探索世界不担心后果不隐藏财富,天天只是取物倒卖,高调不害怕曝光,一点不合乎世情常理,这个世界就象是单通道单声道,全部围绕着主角的“我”来旋转,全部为最后反转...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