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硕博生涌入县城之后

这似乎是一个新趋势:越来越多的硕博毕业生正在涌入县城,他们下街道、入乡镇,进银行,做中小学教师。他们可能毕业于最好的大学,受过最高等的教育,在最大的城市里见过世面,而今他们挤进县城,竞争那些「基层」的岗位。比如,24名著名大学的毕业生去了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一个普普通通的县城。作为被引进的人才,他们中4人是博士,19人是硕士,唯一的本科生还是浙江大学毕业的。他们应聘的无一例外都是县级事业单位、乡镇和街道的体制内工作。广东和平县,证明了这可能并非个别情况。当地的橄榄枝抛出去之后,700多个硕博生愿意奔向这个小县城,毕业学校的名气也都响当当,包括清华、人大和国外名校等。有人说,这是人才浪费。也有人分析说,这没什么值得奇怪。一方面是硕博生年年扩招,已从「稀缺」变成「海量」,工作选择变得狭窄;另一方面,离开竞争激烈的大城市,去小县城找一份安逸的生活,也是当下年轻人的一种新趋向。当然,还有人会问,扎进县城里,他们过上想要的生活了吗?他们是否甘于待在小县城里,又是不是实现了内心的安置?我们找到多名去县城的硕博毕业生,他们基本涵盖年轻人最热衷的体制内身份——公务员、在编银行员工和教师等。为了尽可能扩大样本,我们还找到一名非「体制内」的——回县城创业...

采访许倬云先生二三事

2021年11月,历史学家许倬云接受了《人物》的访谈。这是近十年来,他唯一一次接受平面媒体现场采访。他真诚恳切地讲述了自己在战乱中的经验,「我一辈子没有觉得哪个地方可以真正给我们安定,哪一天会真正给我们安定」。文章在2022年2月底发布,恰逢「俄乌冲突」爆发之后,许倬云对战争的反思、对普通人的关切令人动容。他也想提醒年轻人,在时代的风云变幻中,要记得反省「我自己有没有作为其中的一份子,促成了这个风云变幻」。在这篇手记中,我们分享《许倬云 我跟大家共同努力的时间不会太长久了》的幕后二三事。文|姚璐1访谈许倬云先生,是过去一年中,我生命中一件重要的事。像许多原本不熟悉许先生的人一样,我也是通过《十三邀》的访谈,才了解到这位学贯中西的历史学者。在此之前,我大约听说过《万古江河》的书名,但也就到此为止了。在那期访谈节目中,许先生谈到自己在抗战时期的经历。「因为日本人打,我们城市被占了,我们打八年是靠农村撑起来的,连前带后,我们七百万兵员阵亡。那个农村的力量是强大的。四川一个省提出两百万壮丁,基本上都没回家,草鞋、步枪、斗笠,一批批出来。那时,各地撤退的人或者拉锯战的时候,前线撤到后边农村,农村人一句闲话不说,接纳难民。多少粮食拿出来一起吃,一...

一个叫方鸿渐的无用男人的故事

如果说,诞生了《活着》《重庆森林》《霸王别姬》《饮食男女》《大话西游》《阳光灿烂的日子》的1994年,是中国电影的神奇年份,那么,1990年或许是中国电视剧的第一个关键年。那一年,中国家庭的电视荧幕同时播放着两部电视剧:《渴望》与《围城》。这两部电视剧不约而同地将镜头从英雄、伟人那里,转移到普通人身上。前者讲述的是一个叫刘慧芳的善良女人的故事,后者讲述的是一个叫方鸿渐的无用男人的故事。30多年过去,《渴望》成了远旧的历史符号,而《围城》依然被一代又一代的观众翻出和复习。在豆瓣上,电视剧《围城》有9.2分。在视频网站的弹幕里,来自不同世代、文化、性别的观众一遍一遍地打出几乎同一条弹幕:为什么总能在方鸿渐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或许这就是经典的品格。上世纪80年代末,当电影导演黄蜀芹决定拍摄电视剧《围城》时,她告诉所有合作者,她对这部作品的要求是,「要做到几十年不后悔」。1944到1946年,作家钱钟书在「孤岛」上海,完成小说《围城》。2022年4月21日,83岁的黄蜀芹在上海离世。谨以此文送别黄蜀芹导演。文|安小庆编辑|金桐图|电视剧《围城》(除特殊标注外)重见天日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电视剧,是诞生于1958年的《一口菜饼子》。从那时至今...

为什么中产又流行起正念?

这些加入训练营的人,年龄跨度从20多岁到50多岁,有大厂员工、风投人士、主妇、博士。「几乎什么行业都涵盖了,来的人的问题各不相同,但都有问题,我突然就觉得,不是只有自己有问题。」正念仿佛成了人们对抗时代焦虑症候的解药。「正念当然不是药,它更像维生素,就像每个医生都会建议你吃苹果一样。」罗小白纠正道。文|曾诗雅    编辑|楚明图|视觉中国新的流行像每一场掀起的奶茶、咖啡、露营风潮一样,正念冥想正成为一种新流行。过去一个月,家住上海的林小野为了抵抗独处时的低沉情绪,会盘腿坐在瑜伽垫上冥想,或者在家楼下慢悠悠地一个人走——她原话说的是「做正念行走,感受大地的承托」。大多数时候,林小野会专注听觉体验:某栋居民楼里的聊天、小孩们咯咯咯的笑声、老年人慢吞吞的踱步声。有一天,她甚至听到了下水道里的流水声。北京人李一柳在两个月里下单了3次冥想头环,分别是自用,送妈妈、老板。家中5岁的侄子也很喜欢她买的头环,戴在头上看起来就像紧箍咒,还学着大人闭眼冥想。这已经是詹宏奕接触正念的第6年。2015年餐饮业大热,他投身其中创业失败,看着一个个成功品牌的涌现,自己却愈发地提不起气。他在YouTube...

保住第八位幸存者的腿

漫长的寂静被一名护士的到来打破了。护士是来借东西的,要止血带和吗啡。黄俊记得,随她一起到来的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废墟下,「8号幸存者」生命体征稳定,但双腿被卡住了,人要活着出来,可能得牺牲腿。这是2022年5月2日凌晨1点,在长沙望城区自建房倒塌事故现场,救援已经持续了超过60个小时。黄俊是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的骨科医生,专攻「创伤」。事故发生后,他作为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成员,进入现场待命。那里已经集结了来自湖南省人民医院、长沙市120急救中心等多家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一条街上都是消防车和救护车,」黄俊回忆,「但是人(幸存者)出来得很慢。」8层的建筑物垂直坍塌后,高度瞬间压缩至不到两层,同时挤压着紧邻的两侧房屋。救人,要一边小心地掏,一边加固通道。抵达后的大部分时间里,黄俊都在等待。他周围人来人往,机械不停,灯光明亮,但为了准确捕捉生命迹象,也因为救援都在废墟之下,现场听上去总是「一片静默」。在这个安静的夜晚,真正的难题即将出现。文|秦珍子 ...

​「时代之音」去哪儿了?

2021年,有一首歌在多个音乐平台的年度盛典中获奖,是由莫文蔚演唱的《这世界那么多人》;今年,它的旋律也频繁出现在公共视野——综艺,甚至春晚上。有人在这首歌的短评中写道:「在当下量产大于质产的市场环境里,能遇到一首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抒情歌,太难了。」这首歌的词作者是王海涛,一个总是隐居幕后的创作者。他写词已经26年,和他合作过的歌手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从曾经的歌坛天后王菲,到那英、莫文蔚,再到偶像团体TFBOYS,都唱过由他填词的歌曲。他为李健填词的《似水流年》,至今仍被看作是李健的代表作。不同于大多数描写情爱的流行音乐,王海涛的笔下经常会出现一些「普通人」的形象。他写送孩子上学、在车子发动时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妈妈,写在医院门口偶遇的、刚给女儿取完化验报告后流泪的出租车司机。「对人本身的关怀」,是王海涛最想通过作品去讲述的东西,也是他认为「自然而然」...

相亲100次

「本人身高154,年龄28,学历硕士,无固定工作,相貌普通。」2019年,28岁的艺术家黄引,以一种在市场里「毫无竞争力」的姿态,开始了一场相亲实验。一年多的时间里,她线下相亲了四五十个男性,自信被摧毁得一点不剩。她的艺术家身份、开朗和搞怪的个性、被欣赏和尊重的专业领域的技能,在婚恋市场被完全否定,变成了一个没房没车,还没有稳定工作的大龄剩女,变成了一堆的「数据不匹配」。既然人可以被物化、变成一堆数据,那么自己是否可以创造出一个百分百符合条件的角色?这个角色又会遭遇什么?一个名叫「子欣」的人设由此诞生,由黄引扮演,加入全妆和藕粉色的调料,以及嗲嗲的语气词,体贴一切,热爱生活,对男性崇拜,看起来非常好「掌控」。不出所料,「子欣」太受欢迎了。以「子欣」的身份,黄引又相亲了四五十个男性。在婚恋市场「尽情打滚」之后,她反而越发无法遵守市场里的规则。当一切都是可以被伪装和扮演,那么男男女女应该置自己真实的个性、真诚的情感于何处呢?人们寻求婚姻、爱情,到底在寻求什么?5月初,在《人物》的视频采访里,黄引保持了自己的模样,没有化妆,常常大笑,表达真挚。她已经线下相亲了近100个人,深感厌倦。项目还没结束,「子欣」还在。黄引常穿衬衫、长裤,这天她偶然...

搅局者 王濛

她是天才,是狂人,在短道速滑赛场有过一段让人窒息的统治力。她身上的舍我其谁,目空一切,口无遮拦,通常并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式运动员。这是一个「顶流」的故事,也是一个曾经的天才运动员的故事,但更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在种种规则的剪除和抑制之外,如何捍卫和保全自我的故事。文|卢美慧    编辑|金石摄影|JiaYu妆发|LULU ONTIME造型|THEXIStudio快乐供给没有王濛热不起来的场子。《人物》拍摄封面这天,原本不熟悉的一群人凑到一处工作,理论上总需要点儿寒暄和熟悉的时间。王濛完全不用。哪儿都是她的主场,开口必有包袱。化妆的姑娘给她眼线稍微描长了一点点,她说,「哎呀,太媚了,这太妖艳了,整得跟个爱豆似的。」「爱豆」是标准的东北发音,尾声两个连续的重读,逗乐了一屋子的人。采访时段子更多,她说起当运动员的时候,央视有位叫尉(yu,四声)迟学敏的记者长期报道短道速滑,有一回这个记者给她的一位老教练打电话,电话这头儿说,他叫尉迟,是北京的记者,「我教练就听岔劈了,他说啥玩意儿?浴池?我在北京没(四声)办过卡啊,哈尔滨的澡堂子倒是有。」到了拍摄,里里外外围着人,摄影师试图调动王濛的情绪,结果冷不丁她来了一个反杀,「我跟你说啊,如果你...

当不得不居家时,我们停止了向外探索的步伐,没法在公园散步、去饭馆觅食、和朋友聚会,不得不在小小的房间里建构自己全部的生活。 但即使空间逼仄,我们也总能拥有一个抚慰自己的角落。它可能是你的书桌,经由它,你获得一些镇定生活的秩序感;可能是能看到白云和蓝天的阳台与飘窗;也可能是沙发一角,你的猫总是蜷缩在那里,留下很多猫毛;或者是能好好吃一顿饭的厨房,能跳操的客厅……生活还在继续

我们能多大程度相信MBTI?

「你做过MBTI测试吗?结果是什么?」今年,这样的问句在社交场合频繁出现,在职场简历中,在社交软件上,到处可见一串由4个英文字母组成的密码。这个简称为MBTI的测试引起热议,曾4次登上微博热搜榜。很多人觉得,经由这串字符,自己的很多困惑得到了解释与宽慰。古今中外的名人们也都被安排上了MBTI标签,16型人格中间出现了鄙视链和配对表,甚至还有人针对各个人格开始卖水晶——总之,MBTI已经取代了星座,成了新一轮认识自己、认识他人的普遍工具。MBTI全称为迈尔斯-布里格斯类型指标(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是由美国作家伊莎贝尔·布里格斯·迈尔斯和她的母亲凯瑟琳·库克·布里格斯共同制定的一种人格类型理论模型。测试由4个维度组成,分别是「外倾/内倾」、「实感/直觉」、「思维/情感」、「判断/知觉」,两两组合后,最后划分为16型人格。测试者在完成93道题后,将得到一份关于自己所属人格的解析文档。不论是出于社交目的,抑或是理解自己,MBTI已经成为当下年轻人尤为倚重的量表。一份只有16种结果的心理测验为什么获得如此高的传播度?它是否可以真正地帮助我们正确认识自己?我们和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教授王芳聊了聊。王芳专注于人...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