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她抓住了那个猥亵者

这篇文章的主角是1999年出生的女孩马妍睿,她刚毕业,是一名新入行的记者。6月30日,办理入职手续的那天,她在地铁上遭遇了一位陌生男子的猥亵和跟踪。 这不足以成为一条新闻,她说,因为这太过于普遍。那「只是」一个陌生男子的抚摸,没有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伤害,隐秘而微小,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但她还是感到强烈的恐惧与恶心。半个月之后,这名男子又出现在她楼下。这一次,在邻居们的帮助下,她抓住了那个男人,把他送到了派出所,她几乎要把他打一顿。她的反击使这件小事成为了一条新闻。 马妍睿收到了很多私信,大多是女孩发来的,她们讲述自己类似的经历,也赞叹她的勇气。一条评论里说:谢谢你这么勇敢,你的勇敢也保护了很多其他的姐妹,真的谢谢你。每一句话后面都有三个叹号,还有哭泣和拥抱的表情。她才知道,这几乎是女性共同的经验,被「轻微」地伤害,但难以避免恐惧、自责和恶心的感受。 虽然报了警,但最后的结果,因为地铁人多,监控无法拍到肩膀以下的动作,「关键证据缺失」,那个男子对马妍睿所做的事,在法律上无法定罪。他被放走,不再追究。 马妍睿的故事提示出一种不那么强烈但普遍的女性困境,解决的办法她本人可能也没有想好,她只是说,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但是,如何保护好自己,如何免...

近日,冯小刚的新作《北辙南辕》遭到了无数观众的吐槽,其中,被吐槽最多的一点就是——男性理解下的女性友谊,实在是太偏狭、刻板且脱离现实了。 这已经不是男性导演第一次在作品中误读、污名化女性友谊了,在这些对女性友谊的刻板印象中,女性之间的友谊是塑料的、物质的、禁不起考验的。但事实上,社会学著作《闺蜜:女性情谊的历史》中则写道,「女性间的友谊更具有同理心、善意和激情。从少女到母亲,

原文

7月,雨过天晴

大家好,这里是《人物》「The Moment」栏目的第6期。 盛夏7月,我们收到了超过2200个瞬间,谢谢你们在持续高温和大雨的日子里,依然带来爱与分享。 7月是什么味道的呢?20岁的夏日佳佳说,那是巧克力树莓刨冰的味道。对46岁的栗树下的晚餐来说,那是东北老家打苞米的味道。一一说,7月是男朋友笑声的味道,像极了夏天的西瓜和汽水,清清凉凉,他们在竹林中大喊,「我爱你,XX。」她说,「夏天真美,夏天真好。」 7月炎热、多雨,一场又一场的大雨制造了不少麻烦,很多人记录下了720郑州暴雨、台风「烟花」席卷的时刻,大雨淋透了整座城市。但大雨过后,我们收到了无数漂亮的云朵,它们的形状像爱心、小狗、鲸鱼、怪兽、海浪、雪糕、棉花糖,还有读者拍了一张飘荡的薄云,他说,艰难的日子像云一样,再密集也终会消散。 7月,有挺多读者告诉我们,他们只是想在这里记下自己某一瞬间的心情,想要和我们交流碎碎念一下,入选没那么重要。有个21岁的小伙儿说,他刚刚被分手,问我们该怎么办?一个马上读高三的女孩被暗恋对象告白了,有点激动,又有点迷茫,她说,真想要一些建议呢。爱情,真是一件既简单又复杂的事,它需要坦诚的沟通、同步的成长,还有,恰当的分寸,如果自己喜欢的人恰巧也喜欢...

范志毅和Vans一起快闪,「范得着吗」?

关于滑板的电影《90年代中期》里面有这样一段对话—— ——你能理解我们为什么玩滑板吗?只是踩着一块木头,这对人的精神有什么帮助?你知道么? ——只是为了保持积极的态度,即使生活很残酷! 文|西打编辑|陆英  上场 东京奥运会第二个比赛日,位于东京都江东区的有明城市运动公园,迎来了滑板项目街式赛的参赛者。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场边的观众席可以容纳7000位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观众。 楼梯、扶手、路边缘、长椅、墙壁和斜坡,错落分布在为奥运精心设计、修建的赛道上。对于热爱这项运动的滑手们来说,这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赛场。2016年6月,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宣布,滑板将纳入2020东京奥运正式比赛项目,这也是这项一直被视作小众的极限运动,第一次吸引到全球的目光。 「就是一个特别厉害的比赛。」说起滑板进入奥运会,Vans职业滑手王国华告诉我们。滑板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看着先行者打比赛、拿奖牌,对于中国如今不少的Vans滑手而言,都是这几年最期待的事之一。 滑板圈子里,王国华的另一个名字更加响亮,小鸡。因为小时候曾经理过一个鸡冠头发型,所以他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只是后来他又喜欢上了摇滚,特别是美国朋克摇滚乐队Ramones,小鸡换成了很多乐手都会留的蘑菇...

「监护」布兰妮:是厌女,也是美国梦的破碎

布兰妮·斯皮尔斯再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是一个月前。 2021年6月23日,在一场远程听证会上,她向洛杉矶高级法院提出迫切请求——终止她父亲杰米·斯皮尔斯(Jamie Spears)及其团队对她的监护。 2008年,由于一系列反常举动,布兰妮被诊断为患有精神疾病,并送入精神医疗中心治疗。随后,在她的成长中长期缺席的父亲杰米·斯皮尔斯却获得了她的永久监护权。当时,布兰妮被贴上「疯女人」标签的重要证据,是她当着狗仔的面剃光了自己的头发。 在之后的13年中,布兰妮经历了怎样的「监护」?在这次的庭审录音中,布兰妮首次公开讲述了她在这13年中的经历—— 因为排练时不听话,她被治疗师强制服用药物;发烧40度,仍被强制进行高强度工作,2018年,她举办了全球巡演,这也是在被强迫的状态下完成的;她还被迫接受了在拉斯维加斯的驻唱;最恐怖的是,她体内被装了一个节育环,以防止她再次生育影响工作。她甚至无权去主动打开一罐苏打水,「在加州,唯一与我经历类似的只有性工作者,违背自己的意愿工作,拿走她的所有财产,信用卡,现金,电话,护照……」 在听过布兰妮的讲述后,她的粉丝、好友以及众多公众人物都在为她重获自由声援。而关于布兰妮这13年的故事,不是一个简单的明星...

快递江湖,兔子狂奔

在那封致加盟商的公开信里,李杰还分享了一则关于狗追兔子的故事:农夫让狗去追一只野兔子,狗没有追上,农夫问狗,狗说:「我是为了一顿饭而跑,兔子是为了活命而跑,它太快了。」 寓言掉落在义乌,部分情节化成现实——通达系为了挣到「饭钱」,放慢了脚步;极兔为了「活命」,极力跑向前,彼此追逐的间距缩小了。  文 | 曾诗雅编辑 | 金汤   义乌来了个「大户」 烧钱能收割多少市场,就能催生出多少野蛮的故事。滴滴与Uber之战如是,ofo和摩拜之争如是,「千团大战」亦如是。现代营销学之父科特勒说过:世上没有降价两分钱抵消不了的品牌忠诚。在快递行业,这更是动辄就要被拿出来破冰的法宝,甚至可以加上后半句:两分钱不行,就两毛钱,甚至两块钱也可以。 野蛮的故事正在义乌生长。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八毛的快递发货价格,在这里出现了两次。两次降价,都有一个重要的角色参与其中:印尼快递公司「J&T...

冯小刚与现实「北辙南辕」

一部剧想要获得认可,先需准确辨识出观众的隐痛,而后才是理解与抚慰。《北辙南辕》的观众当然与剧中人面临着相似的困境,但像剧中人那样,经济基础建立得如此轻描淡写,随随便便就有资格坐而论道,维修上层建筑,则是对她们的生活的背叛和嘲讽——谈恋爱和归纳人生谁不会?安身立命才难。文|叶三  1 2015年《欢乐颂》大火,意味着当代都市女子群像剧建模成功。之后几年,《二十不惑》、《三十而已》等剧无不在顺延余波,瓜分红利。大城市中女性抱团成长的故事,成为现实主义题材剧集中最易出「爆款」的类别之一。 于是2021年7月,《北辙南辕》开播。这是冯小刚阔别电视剧界几十年后的首次回归,选择了这样一个题材,乍看突兀,却也符合冯导的一贯行事风格。 《北辙南辕》以五名女性角色为主要人物:十八线演员鲍雪(蓝盈莹饰演);海归美女戴小雨(金晨饰演);陪读北漂的大龄未婚女冯希(隋源饰演);热爱写作的全职太太司梦(啜妮饰演)及仗义疏财的女成功人士尤珊珊(王珞丹饰演)。 剧情以长居欧洲的戴小雨忽然发现未婚夫其实乃已婚之身,愤而独自回国为开端。五名女性电光石火地在北京这座大城市中找到了彼此,而后一拍即合,合办了高档餐厅「北辙南辕」,在互助互爱中一一解决了各自的难题,也完成了各自...

7月即将结束,“The Moment”的征集又来了! 当超过1500个人与我们分享他们的6月之后,我们也看到了夏天刚刚到来时的模样:那个夏天是属于冰西瓜、荔枝和杨梅的,也是属于大海和森林的;那个夏天,有高考分数与毕业季,还有一个赛一个绚烂的晚霞——当几百个有故事的晚霞砸向我们的时候,我们也感受到了独属于夏天的热情与绮丽,所有的这一切,也都被记录在了这里——6月的晚霞真的太迷人

原文

我们为什么越来越讨厌工作?

你在工作中是否感到开心?每天促使你出门上班的是热情还是房价?你是否也有星期一综合征,一踏进办公室就开始疲倦、憋闷、乏力,直到星期五下班那一刻才会缓解?当然,前提是你不需要996或大小周。 工作带给我们的成就感、意义感和归属感越来越少了。公司越来越像一个冷冰冰的机器,我们输入时间和精力,跟它换钱。工作中的人情也越来越稀薄,直到离职的那一天,可能我们都不知道旁边工位同事花名之下究竟姓甚名谁。 弗雷德里克•莱卢(Frederic Laloux)研究这个问题已经20多年。从商学院毕业后,他在麦肯锡工作了10年,专注各行业的组织行为管理咨询,一路做到了资深合伙人;后来他成了独立企业顾问,开始摸索更深入企业的个人咨询辅导。 他发现,当今社会大部分知名公司的组织形式(其中包括我们的互联网大厂),其核心追求是利润、扩张、标准化,而人的价值感和情绪在组织的发展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他意识到,如果不改变现在的组织运作模式,那么所有的咨询、解决方案都仅仅是浮于表面,「打工人」身心疲惫的状况只会随着组织不断扩张而愈发糟糕。 于是他花了3年时间遍访世界各地的新型组织,研究那些敢于走出困境的机构们是如何运转、生存、壮大的,他发现,这些新型组织的成员之间有着充分的信任...

那些顶尖运动员,后来都去做什么了?

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在7月23日正式开幕。中国队代表团共有777人,其中运动员431人,远赴东京参赛,在赛场上发光。他们挥洒汗水与热血,留下拼搏的身影。体育场上的历练,让每一个运动员体验成功与失败,然后学习坚韧奋进、永不放弃。而当竞赛结束,生活继续。有一种力量,鼓舞着他们一路向前。我们关注到三位顶尖运动员,他们有的曾是世界冠军,有的是充满潜力的顶尖选手。虽然此时此刻并不身处赛场,但越过高峰,他们敢于推倒重来。在人生的下一赛场,他们要讲述的,是一个崭新的故事。文|亦欢编辑|李栗图|受访者供图(除标注外)向更高处走去邓琳琳,女子体操运动员,奥运会冠军 2021年夏天,29岁的邓琳琳再一次毕业了。拿到北京大学的学士学位之后,现在她又拿到了北京体育大学和美国加州浸会大学的体育类硕士学位。作为中国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获得两届奥运会冠军的女子体操运动员,曾经的教练张霞评价她,有「特别简单、纯净的这么一个训练思想」。 这让她走到了最后,也走到了更高处。 邓琳琳6岁开始练体操,训练曾是她生活的全部。吃饭,睡觉,训练,不用思考什么,心情的起落伴随着训练的成果,她几乎把所有与训练无关的事情屏蔽掉了,「特别封闭」。2016年接受《人物》采访时,她说起之前的生...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