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夕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从4到8,进化的不只是数字

作者丨陆离监制丨阑夕2002年3月21日,巴黎干冷阴霾的天气惹得行人低声咒骂,苏富比拍卖行巴黎分部的室内却上演着一幅热火朝天的迥异景象。在这场历史相片拍卖专场上,法国人尼普斯使用感光方法制作的《牵马人》被法国国家图书馆以39.8万元的成交价收藏。这个成交数字,在苏富比拍卖行260多年的历史中不值一提,在艺术史上的地位,这幅由17世纪的荷兰版画翻拍而成的相片更丝毫谈不上。这场拍卖会的每个参与者之所以都难掩心潮澎湃,在于他们正见证历史——这张制作于1825年的相片刚刚被认定为是史上最早的相片。鉴定专家称,“这幅作品责成我们重写摄像史至关重要的第一阶段一节,标志着一个历史性的新发现,并将改写自然科学的编年史。”1825年,在那个仍处于封建专制统治下的法兰西,人类第一次永久保存下了自己亲眼见证的美好。跨越时间长河,190多年后的今天,东京奥运会在屡屡霸屏热搜的同时,首次引入的众多前沿技术应用也吸睛无数,其中一项正是通过8K拍摄设备第一次实现了对奥运会实况的8K直播。从黑白到彩色,从胶片到数码,从4K到8K,人们对于留住每一份美好的更高层次追求从未停歇。18K为笔,如何勾勒未来生活画卷?7月30日,在上海开幕的2021国际消费电子及未来生活博览...

重新认识陌陌

文丨阑夕自从敲开中国陌生人社交市场的大门以来,陌陌已经走到了它的第十个年头。在行业性的叙述里,陌生人社交时常会被归为伪命题一类,或者说,这种定义过于抽象,以致于无法界定一个明确的竞争区间。这种疑问的本质在于,陌生人的社交需求,究竟是什么?和陌陌同年上线的微信,尽管也曾凭借「摇一摇」和「附近的人」两大功能实现了早期用户的高速增长,但是微信显然没有在帮助用户陌路相逢这件事情上逗留过久,并在最后成为了我们现实关系的准确投影。这是陌生人社交的死结之一,因为陌生并不会是开始一段关系的终点,在陌陌里认识了新朋友,然后加进微信的熟人圈,这是一个极其自然的行为流程,从这个角度来看,陌陌其实是在持续为微信创造并输送着新的关系链。所以其他的陌生人社交产品都想得很明白,既然你们终究是要互加微信的,那么不得已而为之的解决方案无非两个:要么,突出陌生人社交的目的性——比如脱单和婚恋——并将产品价值放在信息差方面,以前向收费的模式割上一刀,不管你们最后去哪儿聊了,我这边的LTV是拿到手了,作为参照,Tinder长期雄踞非游戏类App收入榜前列,几乎是赤裸裸的验证了兑现刚需的价码;要么,干脆把这种目的性直接抹掉,以兴趣社交的由头吸引用户留存并生产内容,一边发展弱关...

游戏产业风向标,今年CJ大佬们都聊了啥?

就像奇点爆炸创造了宇宙,技术爆炸正在重塑游戏的边界。5G、AI、VR、云计算、区块链...当越来越多的技术创新成果被应用于游戏产业,虚拟与现实世界的关系愈发微妙起来。我们可以从VR游戏《半衰期:爱莉克斯》感受到非常逼真的交互体验;马斯克的神经科学公司Neuralink发布了可以让猴子用意念玩游戏的脑机接口技术;好莱坞与游戏工作室制作了由12名AI出演的真人秀节目《Rival Peak》,播出首个季度观看时长超过1亿分钟.......从这些征兆中,我们似乎越来越清晰地感知到,游戏正朝着一个越来越能够融入现实、又在某些维度上区别于现实的数字化场景方向发展。△《Rival Peak》真人秀截图前不久,在今年ChinaJoy期间,按往年惯例也举办了一年一度的中国国际数字娱乐产业大会 (CDEC)。CDEC可以说是中国游戏产业界的“G7峰会”,在会上,来自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工委,以及各方企业代表围绕构建游戏产业新格局,发表了对于游戏产业发展新的看法。会上,包括腾讯、网易在内的许多嘉宾都提到了“连接”“共创”等关键词,而腾讯游戏副总裁刘铭提出“共建‘超级数字场景’”,指出需要用新的视角来看待游戏产业的价值,通过技术创新、异业合作等,探索...

ChinaJoy国潮乘风起 ,动感地带造浪正当时

作者丨顾见监制丨阑夕两年前,周杰伦与蔡徐坤的粉丝进行过一次网络Battle,因为动静太大搞得全网皆知。饭圈的叙事方式没有太多道理可言,但这起事件在某种意义上隐喻了两届年轻人的潮流审美碰撞。有趣的是,没过多久这两大超级偶像拥有了相同的身份印记——中国移动“动感地带”代言人。于是乎,双方的粉丝团也变相完成了一次“大和解”:既然都是被动感地带“选中的男人”,还分什么高低。“铁打的中移动,流水的年轻人”,从周杰伦到蔡徐坤,动感地带在理解年轻人方面的造诣可见一斑。在2021ChinaJoy期间,中国移动又为动感地带注入了新的年轻潮流势能:前脚启动“动感地带 2021中国街舞联赛”,后脚咪咕圈圈宣布改版,致力于为汉服提供全链路解决方案。押中两大男神,又加码街舞、汉服两大Z世代热词,未来动感地带将以怎样的姿态去拥抱、理解年轻人?这可能是所有品牌方都感兴趣的议题。1陪后浪“重玩一遍”近几年来,街舞、汉服的火爆毋庸置疑,相关产业也在茁壮成长。天眼查大数据显示,我国超6成汉服相关企业注册于近5年。优酷凭借《街舞3》在开播首日创下优酷单日转化会员的最高纪录。井喷式发展和超高的网络热度,却难掩产业规模基数小的事实。街舞综艺和赛事方面,除专业人士外的观众多数停...

重庆筑巢引凤三部曲,一个制造业强都如何炼成?

上个月,西南城市重庆举办的一场赛事在产业圈和创投圈双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重庆两江新区与深圳松禾资本,一起举办面向全球的“明月湖国际创新创业大赛”。这场活动大赛面向四个赛道:高端智造、高端生物医药、半导体及智能信息技术、新能源材料。特别是,“3亿+5亿+N项政策”的奖励模式,至少在国内来看,都属于少见。一是真金白银,奖励金额高;二是真落地;三是行业非常聚焦。事实上,作为常驻人口超3000万的全国第一大城市,重庆这些年,早已不是大众谈资里的那个赛博朋克网红之都,重庆的工业实力早已成为这座城市真正的底牌,这是重庆举办这次大赛的底气,也是重庆未来让人期待的新兴增长点。1衔泥筑巢:硬核工业根基之城谈起重庆的工业故事,绕不过去的一个词是摩托车。重庆城区地形之崎岖复杂声名在外,但来的时候你一定还是会被实景所震撼,在一楼却又像在顶楼的情况经常出现,这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人害怕又大喊刺激。很多网友笑称,世界上最厉害的跑酷大师也不敢来重庆走一遍,所以,机动车对于重庆来说是一种刚需,而在这其中价值较低的摩托车异军突起,成为重庆大哥们的不二之选。正是因为存在这样独特的地理环境,以及重庆早期具有的重工业家底,摩托产业在重庆得以野蛮生长。如嘉陵这样的老牌军工企业一...

7年倒闭6万家,中国KTV兴衰简史

作者丨陆离监制丨阑夕“很少去KTV了,上大学之后出去玩主要是蹦迪,也会去玩桌游、密室逃脱。”今年刚从上海某高校毕业的小许在被问及“最近一次去KTV是什么时候”时这样回答,他说,初高中的时候,逢寒暑假甚至是周末,一帮朋友们经常一起聚会唱K,那时候零花钱不多,凑起来买饮料零食,但也能玩的很开心。上大学之后,从小地方到了大城市,夜店蹦迪成了更适合自己的娱乐方式。倒不是说不喜欢唱歌了,而是桌游、密室这些也很有意思,加上身边的朋友总有不爱唱歌的,去KTV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就算是今年春节在家里,我在微信提议群里提议去KTV唱歌,朋友们也都不怎么热衷了,最后大家选择了密室逃脱。“更重要的可能是,KTV从我第一次去它就是那个样子,一群人只有唱歌,一直都没变过。如果说同样有小吃、啤酒、聚会,那可以去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为啥非得是KTV呢?”不知你是否注意到,无论是00后还是90后,亦或是更年长的80后、70后,曾是年轻人聚会娱乐场景心头好的KTV似乎已经成为了过去时。去年年初,工体北路的著名KTV——也是王思聪曾一夜壕掷200多万而登上热搜的——K歌之王以《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宣告倒闭而再度登上热搜。与此同时,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我...

挑战邪恶律师,女孩海外苦诉四年,终获数十亿股权!

 作者丨小满监制丨阑夕7月22日,一个名叫赵龙的女孩,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写道: “官宣BVI的诉LN外资股股权争议讼,我全面胜诉了。” 一时间,法律金融圈震动沸腾。 这个从北大毕业的法学孩子,因其背后的特殊身世和复杂利益纠葛,早已被人们关注多时。 赵龙的名字取自父母的姓氏,母亲名叫龙光霞,而父亲赵志全,就是大名鼎鼎的鲁南制药集团原董事长。 2014年,赵志全因病去世,他立下遗嘱将自己持有的鲁南制药25.7%的股权,过户到女儿赵龙名下。 但就在股权变更过户的过程中,赵龙却被平时最信任的律师王建平欺骗了。 “为了爸爸的心血,我要拿回股权。” 2017年3月,赵龙一纸诉状将律师王建平夫妇告上了东加勒比最高法院,从此走上了漫长的诉讼之路。 近日,这场长达四年的官司终于落下帷幕。 关于鲁南制药集团股权纷争背后的种种真相和内斗细节,也随之浮出了水面。 1赵志全之死 2014年11月14日,赵志全在批阅完一份文件后,突然倒在了在办公桌上,自此溘然长逝,享年57岁。 此时的赵志全,依然担任着鲁南制药集团董事长的职务,按照他生前所立遗嘱,鲁南制药集团的企业经营权,将全部移交给负责研发的副总经理张贵民。 张贵民1993年从福州大学毕业后就进入鲁南制药,在集...

酒馆里有江小白的解药吗?

作者丨萧云迈监制丨阑夕‍挖掘一家公司的真相,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挺欣赏江小白的。一方面,江小白的出生年非常“妖”。2012年出了不少影响一个时代的品牌:字节跳动、滴滴、锤子手机、三只松鼠、江小白,不管大小成败,都搞得特别有个性;另一方面,同期新消费类的雕爷牛腩、黄太吉这些早已销声匿迹,但江小白还活着,一百多个山寨品牌也没搞死它。近10年来,许多人还在讨论江小白的皮毛,无关痛痒的报道千篇一律,倾向性太强,我并不太相信。营销不值钱,值钱的是掉坑的教训和爬坑的经验。我的观察中,江小白“没那么好”,也“没那么坏”。它吃过亏,喝过蜜,做了很多“有用的”和“没用的”探索。这家公司其实很喜欢隐藏自己,一贯的风格是“只要没干好,就不和别人说”。高粱地2015年开建,三年后才说。中间到底拿地怎么育种怎么规模化发展?没说。果味高粱酒2017年开始内测,三年后正式上市。为什么要酝酿这么久?中间经历了什么?也没说。我相信,这家公司在巨头林立的白酒行业活这么久,肯定还是有自己的两把刷子。我也相信,走到经营的里子中,拉大时间周期,捕捉蛛丝马迹,才能揭开一家公司的真面目。在重庆的考察过程中,我发现除了酒厂、高粱地这些显性的东西外,江小白还有一个无法隐藏却被人忽略...

“鸿星尔克效应”引发的善与恶

1造神公众情绪需要发泄。无论是被捧上神坛的“鸿星尔克”,还是被做成奥运表情包的“中国吴京”,他们的形象都折射着某种无意识的集体期望。 这是一场安全的、正义的、尽情的舆论大联欢。 在鸿星尔克的直播间,大家用“野性消费”来回应主播的理性劝导。最贵不过四百多的鞋子,让每个人都能一扫连续多年被资本强迫“消费升级”带来的生活重压。 既能支持国货,又能买到实惠,只用了短短两天时间,鸿星尔克抖音直播间的销售额就突破1亿元。 要知道在整个2020年,鸿星尔克的年度营收才不过28.43亿,这不及李宁的1/5,更不及安踏的1%。 鸿星尔克凭什么火? 顶着去年亏损2.2亿元的财务压力,鸿星尔克承诺向河南灾区捐助物资5000万。 舍己为人的当代活雷锋精神,让这个已经淡出公众视野多年的厦门服饰企业,又一次回归舆论的潮头。 那句为人熟知的slogan“To...

沪派互联网,造浪新十年

“咱上海没有BAT,但独角兽可不少。在刚刚结束的2021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一位上海企业家说:“如果打车从交大徐汇校区去虹桥站,路边有小红书、东方财富,一路向西还有饿了么和携程,往南还有米哈游和游族……别老盯着BAT,上海互联网也不差的。”诚如斯言。上海历来以经济中心的面貌示人,让人忽略了20年前中国互联网刚拉开进化大幕时,它也一度是王者。1999年,携程在徐家汇教堂南侧的气象大楼诞生;同一年,放弃了美国绿卡的邵亦波,和IDG签了投资合同,易趣正式成立;比易趣晚了3个月,陈天桥在上海成立了盛大,杀向刚刚兴起的游戏市场,但一开始并不顺利,直到2001年,陈天桥拿着仅剩的30万美元拿下韩国游戏《传奇》的代理权,盛大才得以起死回生。虽然BAT的崛起,让第一批、第二批上海互联网人铩羽而归,但这座集金融、贸易、航运和科技创新中心为一体的超级大都市,并没有丢掉它的气质,反而在坚忍中重新站到了潮头。在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一组数字引人注目:截至2020年,上海人工智能重点企业1149家,全年规上产业规模达到2246亿元,实现50%左右逆势增长,这一成绩足以让北杭深投来羡慕的目光。仅大会期间,就有26个上海人工智能产业创新集群项目签约,涉及...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