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 followers 0 articles/week
在快手,我找到了暌违已久的市井年味儿

文丨阑夕「年味儿」成为了今年春节前后的焦点话题。一月行至中旬,内容平台上便涌现出了一批「押题春晚小品」的创作,解构公式化套路的同时,也道出了很多人期盼春晚节目更有新意的心声。春运相关话题开始相继登上热搜,在除夕不放假的背景里,归乡的情绪似乎比以往来得更为热烈、真切。电商领域自然也不遑多让,早在距离除夕还有半月之余时,几乎每家店铺都挂上了关于年货的标题,卯着劲冲击这最后几天的业绩。这番景象想必都不陌生,甚至可以说自移动互联网普及后,春节就成为了必争的营销阵地,不仅是平台,连用户恐怕都早已对这些预热动作烂熟于心。借势营销的原由再简单不过,作为最古老,也是中国人观念里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经济拥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单是从电商领域来看,618、双11的造节势头再凶猛,也不及一句「办年货去」更能直击人心。但各类营销的势头却未必能满足人们对过年的期许,近些年「缺乏年味儿」的声量愈发高涨,借势也好,造势也罢,大多互联网平台说到底依然无法摆脱那股科技对人性的剥离意味,用户可以在活动页面得知春节临近,却始终无法从氛围上真正感受过年。什么是年味儿?对春节来说,它背后所承载的不仅是欢庆的氛围,还是一种记忆与符号。然而出乎很多人预料的是,他们今年的第一份年味...

Thu Feb 15, 2024 19:31
@阑夕 的红包封面[补货]

除夕快乐!也可以关注我的视频号,最受欢迎的「白龙云栖」封面我会在视频号再发5000份。 文章原文

Fri Feb 9, 2024 12:45
现请查收@阑夕 送你的红包封面

久等了,今年的红包封面做得有点晚,原因比较尴尬,我的公众号因为认证原因不被认定为个人账号,所以微信每年都会给创作者发放的封面兑换额度——以往都是一万张起步——不会惠及到我这里,所以我只能和企业一样手动付费购买封皮,加上审核流程的环节,所以来得有些迟到,不过,总比不到要好,对吧?废话不多说,直接上硬菜,AI绘画对于制作红包封面的提效收益太大了,近乎为零的试错成本,让我在Midjourney的帮助下,完成了以下3款龙年主题的微信红包封面:「白龙云栖」「虬龙鎏金」「潮龙街步」,分别都是2000份: 龙是瑰丽磅礴的幻想生物,怒时凶悍,静时雄美,水天之间来往自若,形迹藏于云霄处,为人间的景仰留白写意,是中国人的传统文化符号之一,大概不会有人不喜欢。所以,也希望2024年的你,与龙同行,有如神助,坚守勇气,做正确的、有价值的事情。...

Fri Feb 9, 2024 12:45
拿起手机拍照,被微博做成了一个全民IP

文 | 阑夕麦克卢汉说,人类塑造了工具,而工具又塑造了人类。突然想到这句话,是因为眼前的这面墙,更准确的说,是墙上呈现的东西:从1981年开始,曾在市场上流行的历代手机型号。最底下的那一排「大哥大」,恐怕要比这个场馆内的大多数人,都要年长。而这甚至也不是一场数码展会,去年夏天,微博办了一场历时接近半年的浩大活动「微博手机影像年」,向所有年满18岁的用户征集他们用手机拍出的最满意的照片,还组织了专家团队来做评审。活动的收官,就是这场回归传统的线下影展,在798艺术园区最负盛名的火车头对面,从309万张照片里挑出来的优秀作品,挂满了751图书馆的地下一层,室外寒风呼啸,屋内明亮闲适,三五成群的观众,穿过由照片叙述的不同故事之间,这样的画面又构成了新的故事。在一个抵御凛冬的人造空间里,欣赏人类远离生存的溢出性创造,古典文艺的仪式感,和摄影行为带来的乐趣本身,盘互交错,对影成双。对了,影展的主题我也很喜欢:「光与万物」。光的反射是世间万物得以被看到的核心条件,而被看见这个需求,也始终存在于互联网的社交场里。·...

Mon Jan 29, 2024 19:22
让中国企业的出海叙事细水长流

文丨阑夕海信这家企业充满「矛盾」,它把稳健刻在基因里,却又想尽一切办法去击碎过去沉闷低调的印象。芒格他老人家曾谈及自己的投资理念,大意是投资跟生活一样,其实就是一连串的「机会成本」,所以很多时候,选择往往显得比能力更为重要。对海信而言,眼下无疑正处在机会迁移的转折时刻。24日晚上,海信董事长贾少谦被评为新浪财经2024中国经济新闻人物,上次(2018年)获此奖项的海信人,是于2022年卸任董事长职位的周厚健。周厚健是技术出身,在进入海信时,那个年代的发展路径并不多,一面是贫瘠的行业与市场,另一面是经济腾飞背景里来势汹汹的海外家电巨头,与彼时多数走出来的制造业公司一样,海信选择深扎技术层,务实地日复一日打磨、创新,因为只有如此,才能有制衡巨头的资本。所以与其说低调稳健是海信的企业特质,倒不如说它是一种百般磨砺出来「家风」,这些品格赋予了海信可以不问环境的拓荒机会。只是在商业世界里并不存在亘古不变的风向,周厚健在2022年卸任时,就坦言说未来海信掌门人一定要更具备国际视野,彼时中国制造业在国际上的地位相比以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于是在经由与周厚健同龄的林澜短暂接手过渡后,海信换帅到了贾少谦手中。老一辈终将「放手」,事实或许稍显残酷,但被外界...

Mon Jan 29, 2024 19:22
大卫·奥格威怎么看朋友圈里的广告?

文 | 阑夕移动互联网的繁荣,进一步放大了注意力的稀缺性。无尽下拉的时间线,饱和供应的内容库,永不断更的创作者,一切竞争都是为了争夺有限的消费投入。根据Quest Mobile的数据统计,过去3年,移动互联网的月活跃用户规模在微量增长的同时,月均使用时长却一直徘徊不前,在严格意义上,注意力已经成为了一种代表经济价值的资源。连花钱投放的广告都在卷,哪怕能够确保自己出现在用户眼前,却依然焦虑「划过却不留痕」的下场。每次和广告公司的朋友交流,总能感受到他们的憋屈,憋屈在于他们所受的专业训练,和现实之间时常存在错位的情况,关于好的广告应当具有怎样的品质感,自己内心虽有标准,却往往会被粗制滥造的广告实例教做人。可怜广告人向来把大卫·奥格威的独白圣经背得滚瓜烂熟——「永远不要制作你不希望让家人看到的那种广告」——面对下限竞争远远超过上限探索的环境,缺少说服力的坚持,往往和偏执也没什么差别。而在「无社交,不互联」的数字世界,到底怎么样的广告,既把广告主的核心要素传递到了本想找到的那群受众,又以连接而非打扰的形式在用户端留下记忆深刻的回响,这是一个被反复讨论过、也值得继续讨论下去的行业母题:我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广告也要加速“卷起来”,用户对剧情画面...

Mon Jan 29, 2024 19:22

Build your own newsfeed

Ready to give it a go?
Start a 14-day trial, no credit card required.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