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一个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前路漫漫,后会无期 -

走在午夜巴黎,穿过重庆森林,你和梦,皆是我不能说的秘密当我望向你的时候,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甲方乙方,咫尺天涯四目相对,怦然心动诺丁山的月光,浪漫永恒第一次遇到花香的那刻奔向你的路上,步履不停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连记忆都没留下天使爱美丽,而我爱你 春到秋冬又一春,此去经年复几人远北空寂寥寥,隐入尘烟路迢迢挪威的森林,流连的暮色地球最后的夜晚爱在黎明时破晓一直游到海水变蓝,生活无暇在意云之信使,飘过流浪之月,找到了破碎的太阳之心,海边升起一座悬崖我将编制好的故事装进行囊,立志成为白日梦想家再遇见记得给我买束花 曾经江湖儿女,如今山河故人人们对新年写下一封情书,于是烟火于夜色中盛开我们听钟声入眠现在,朝我的心脏开枪待风平浪静,太阳照常升起如一滴雨水重重地砸下,没有惊起一点涟漪乘风破浪,四海为家。前路漫漫,后会无期 From「ONE·一个」&微博:@啪叽@等水穷云起见星@骑着哈雷嚼着薄荷糖的长颈鹿@惜_陌@春和星星@倪冬青@要发呆自由@-林稀奇@难得小欢@那灯火懒散处@MWCW幺@搦管@野秋刀鱼@QDY__ccc@上官榣yao@芝麻芋@梅林的裤子@墨尔本的翡翠@A·S·Knight@邹邹不想长肉肉@请送我回蜜罐@真的阿nee@有梦想的呆...

送童子 - 九枣

1.玉生不肯改口叫崔如妈妈,始终叫她大姨,崔如气得饭都吃不下。崔如不是玉生的亲生母亲,崔如的亲妹妹崔意才是。崔意怀上玉生三个多月的时候,就在床上躺下了,两只腿不知道怎么搞的,死活使不上劲,崔如带着她大小医院都跑了个遍,也没一个准确说法,比较普遍的诊断结果是:孕期缺钙。崔家姐妹两个本以为孩子生下就好了,没想到生产的时候,崔意又伤了骶骨,雪上加霜落了实症,医嘱很简单:“伤筋动骨一百天,月子慢慢坐,回去慢慢养。”没想到,妹妹崔意这一休养就是四年,大部分时间只能躺着,自己照顾自己都困难,孩子是更照顾不了的,姐姐崔如自然就担负起了照顾妹妹和外甥的重担。崔意和玉生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几乎都是崔如一手操办的,就连家里的桌子凳子朝哪个方向摆,也是她说了算。如果家里有什么重活累活,她还使唤自己的爱人王敞来帮忙。王敞是个好说话的人,虽说娶了崔如一个人,照顾的却是崔家两姐妹的事情,他任劳任怨,从来都是崔如说什么,他就怎么做。有时候崔如忙不开,崔意就直接喊姐夫王敞来家里帮忙。王敞任劳任怨,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做过,烧顿饭洗个碗,带玉生散步或者换个灯泡,甚至是给崔意倒一盆洗脚水。他不仅替崔如关照妹妹崔意,也无微不至地关照玉生。王敞的付出,崔如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

海象日记|一个陌生女人的怀孕 - 乌冬

 乌冬,女,已婚,现居杭州,年龄保密。她是法语老师,也是文字如精灵般灵动的作家。在乌冬怀孕的第22周,她开始创作专栏《海象日记》,本文为专栏开篇。有一天,我突然开始查阅海狮和海象的区别。因为我隐约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其中一种。从字面上看,海狮就是海上的狮子,海象就是海上的大象。我想我可能不小心同时拥有了两者的慵懒:斜躺在堆着靠枕和毯子的沙发上,就像置身于铺满温暖砂石的滩涂,头顶一颗太阳,周围一片汪洋。盛着宝贵淡水和食物的茶几则是一块断裂的浮冰,看起来遥不可及。我伸出一条腿,试图把这块冰勾过来,一边在心里咒骂全球变暖什么的。我的猫游过来舔了舔我,发现还不能吃,就又游走了。我的丈夫则在不远处的岸边写论文。我看不见他,但是我想他应该还是人类的形态,戴着墨镜,手握着一杯鸡尾酒。我怀孕了。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是我似乎变成了其他的东西。首先,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消失了。它们之间原本有一条清晰的分界,上面用来穿衣服,下面用来穿裤子。现在它消失了,或者说被埋在一个充实饱满的肚子下方。我站在试衣间里的时候迷茫极了。穿了三十多年的裤子,突然找不到它该呆的位置。如果要让臀部和大腿感到舒适,就要把裤子提到肚子的中间。但是这个肚子是如此团结一心又如此娇弱不堪,它...

动物园序章 - 迟牧

1在这个世界上,人睡觉的姿势有很多种。侧着、弓着、趴着、贴着、摊着、歪着,甚至坐着睡觉,我都可以理解。但不要睁着眼睡——准确来说,就压根没睡。尤其是昏暗逼仄的空间里,他枯坐在我面前,像是打坐,思索些什么,又像是超度我。于是,我眯着眼冲对面铺位说:“你他妈的不能躺下思考人生吗?”声音不大,但我感觉气势很足。他把右手握着的东西换到左手,依旧搭在胸前,说:“睡不着。”我没完全睁开眼睛,但其实自己也一直没睡着。只是闭着或眯着眼睛,一动不动,估计跟个死人没多大差别。脑子却比很多活着的人更像活着,或许活得太激烈了。他穿好鞋,在自己的铺位上坐直了,面向我,“你也一直没睡。”我起先没理他,过了一会儿也爬起身,边穿鞋边问:“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知道。”他说着,眼睛却看向窗外。我提议一起去车厢尾部抽烟,说会儿话。周围的人都基本睡着了,不方便。到了两节车厢之间,我给他递了根烟,自己往嘴里塞了一根,点上。他几根手指一直把玩着烟,没有要抽的意思。我问:“不抽吗?”他把烟递过来,“那给我点上吧。”我把烟点着,“廉价烟就是。”他还是没抽,我已经抽了好几口。我歪过头,看了看左右两节车厢,没有人走动。车身在铁轨上生硬地扭摆,笨拙而造作的舞姿。“你他妈的想怎样?”见他...

游出那片雾 [♫] - 刘清河

  48:57有声阅读 | 游出那片雾朗读者-大卫庚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刚过中午12点,正好是画室午休时间,我刚睡醒,迷迷瞪瞪接通电话,呜呜的风声顺着话筒灌进来。我说,啥事儿啊?电话那头先是涌入嘈杂的声音,然后突然安静下来,庚子的声音传进来,说,换个地儿跟你说,外面有家长吵架,闹腾,新画室我找好了,火车站那边儿,地方大,有个六十多平米,业态不错,一栋楼都是扎堆儿干培训的,就是采光一般,但是租金便宜,一个月一千,水电另算,下午带你去看看。我说,你这也太快了,不再看看别的地儿了,画室采光不好是大事儿啊,电费兜不住啊。庚子说,来不及了,寒假班开课之前得搬过去,不然人都装不下了,你下午先来画室找我吧。我说,好,两点到。我翻身下床,先抽了根烟,烧热水的时候打开手机翻阅了一下推送消息,都没啥意思,不是明星八卦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标题新闻。水开了之后冲了咖啡,水汽裹着咖啡的味道蒸腾到屋里,破裂后香气四散,我喝了几口,不由得想到,这个咖啡还是庚子前女友送他的,他不爱喝咖啡,又不好拒绝,就转手给了我。他那前女友是真漂亮啊,不过一说也是三年前的事儿了,想到这儿我拿起瓶子看了一眼,果然过期了。我倒掉剩下的咖啡,喝了杯热水,然后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临出门的时候...

游出那片雾 - 刘清河

  48:57有声阅读 | 游出那片雾朗读者-大卫庚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刚过中午12点,正好是画室午休时间,我刚睡醒,迷迷瞪瞪接通电话,呜呜的风声顺着话筒灌进来。我说,啥事儿啊?电话那头先是涌入嘈杂的声音,然后突然安静下来,庚子的声音传进来,说,换个地儿跟你说,外面有家长吵架,闹腾,新画室我找好了,火车站那边儿,地方大,有个六十多平米,业态不错,一栋楼都是扎堆儿干培训的,就是采光一般,但是租金便宜,一个月一千,水电另算,下午带你去看看。我说,你这也太快了,不再看看别的地儿了,画室采光不好是大事儿啊,电费兜不住啊。庚子说,来不及了,寒假班开课之前得搬过去,不然人都装不下了,你下午先来画室找我吧。我说,好,两点到。我翻身下床,先抽了根烟,烧热水的时候打开手机翻阅了一下推送消息,都没啥意思,不是明星八卦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标题新闻。水开了之后冲了咖啡,水汽裹着咖啡的味道蒸腾到屋里,破裂后香气四散,我喝了几口,不由得想到,这个咖啡还是庚子前女友送他的,他不爱喝咖啡,又不好拒绝,就转手给了我。他那前女友是真漂亮啊,不过一说也是三年前的事儿了,想到这儿我拿起瓶子看了一眼,果然过期了。我倒掉剩下的咖啡,喝了杯热水,然后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临出门的时候...

吸引自己,热爱自己 - 文长长

亲爱的熊孩子:你好哇!前几日,我身边的一位女性朋友问我的情感生活。对方何所大学毕业,现在何处做何种工作,对方家庭情况如何,他父母又是如何情况。她具体地问,我一一作答。回答完毕,女性朋友说了一句话:我真的很害怕婆媳矛盾,一想到婚姻,就很恐惧,真佩服你能如此笃定且平静地面对亲密关系。从女性朋友口中听到这句话,我也蛮惊讶。她三十出头,体制内工作,挣得不少,自己给自己在三环内买了一套房,学历也漂亮,思想也独立。加之她平日工作中性格也有些强势,在我眼中,她就是一位妥妥的新时代独立女性。我总觉着,如她般优秀女性不应该如此为亲密关系焦虑,甚至恐惧。但我也能理解她。尽管我们一直在强调女孩要自己更优秀一点,如此在感情里才会更有安全感、更有底气。但不能否认的是,女性的不安一直存在。这份不安并不会因为你有怎样的好工作、好学历、好想法而彻底消失。这份不安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她问我,有没有某些时刻,你也为亲密关系焦虑。我诚实回答,这样的时刻太多了。亲爱的小孩,说来也挺丢脸的,我可能真的没有你所想的那般“坚定”与“豁达”,我也没看起来那般地擅长处理感情。面对那段珍视的感情,我也焦虑与不安过。在对方并未及时回复我消息、并未给予我正面回应时,我也曾不安地想过对方会不会...

掷铁饼的人 - 大正

在龙眼镇,血是常常有机会见到的。小学时,我见到过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孩子,坐在学校门口垃圾堆旁边的台阶上抽烟。他的头发又长又卷,全部纠缠在一起,苍蝇绕着他的脑袋飞,有时候也落上去。他的脸上全是血,笑嘻嘻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上到初中后,我有个同学,同年级不同班,我们在大红门游戏厅里面玩,他跟人家打架,被对方在肚子上捅了一刀。我看到他手里捧着青绿色的肠子,急匆匆地往外跑,血不停地从指缝中渗出来,出门前,他还回头望了一眼,对我露出笑容。几天后,他回来上学了,依然常去大红门游戏厅里玩。我还听说过,算了,听说的事讲起来没完没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从小看惯了血就不会觉得残忍或者可怕什么的,世界原本就是血淋淋的模样。 六年级,我被邻居家的狼狗咬了。那天,我刚刚踏出家门,听到身后有类似清理喉咙的轰鸣声,转头去看,发现一条黄黑相间的巨大狼狗正瞪着我。瞬间,我脑袋进入了现在所谓手机卡住的状态。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躺在地下,后脑勺火辣辣,狼狗的两只爪子按在我肩膀上。它张着大嘴,口水顺着鲜红的舌头滴在我脸上,腐烂食物的味道一下子罩住我。我下意识地向右转头,只觉得左边脸颊里面骨头和狼狗坚硬的牙齿相撞了,随后是钻心地痛,不自主地嚎叫起来。父母和邻居闻声出来赶走狼狗,七...

一个编剧的自我修养 - 刘酿苦

一1946年,昭和天皇发表的《人间宣言》中称:天皇是人,不是神。这种皇室身份的撕裂,将国民的思想性推向自我,重视起自身利益。国家格局的猛然转变,以及物质短缺,让日本国民普遍陷入茫然的颓靡中,甚至一度兴起“粕取文化”,如今日本AV中的“未亡人”题材,就是在二战结束后的粕取文化兴起的。1947年,战后结束的第二年,日本的著名编剧小川记正,在一个清冷的雪天邀请几位同仁来到芝浦,商议创办《剧本》杂志,以实现国内编剧之间的交流,重振萎靡的电影业。其中一位便是野田高梧,他当时身患重疾,在养病期间为《剧本》供稿,写下了今天我要推荐的《剧本结构论》。我认同这本书一方面是书中的种种理论确有启发。虽说作者生长在胶片时代,却不代表他的经验已成历史。剧本即故事,即虚构,虚构的意义,自亚里士多德的《诗学》诞生之时,就已被定义,这是不会过时的;但如何将虚构的故事正确而贴合地视觉化、电影化,该正确地了解剧本是何物,对大多数人而言,至今仍是未探明的,毕竟电影诞生至今,也不过百余年。另一方面是因为野田高梧在当时整体环境失落,自我身体濒临崩溃的情况下,仍能如此清醒理智地执笔。我想日本能在二战后短时间内发展为世界第二强国,与这种理智进取的精神、敏锐坚定的精英意识有着巨大关...

太阳冷却 - 鹿卬

一“我们得离开这里了。”先生一脸严肃地走进来,把工作包放在地上。阿度亚鲜少看见他这样低沉的神色,明白他们惹上麻烦了。同时她也能大概猜出几分,这麻烦和莫拉辛有关。阿度亚帮着先生一起收拾东西。先生主要负责待客室、手术室、他自己的卧室和药房,她负责剩下的房间。似乎只有到收拾行李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个地方原来是那么得大。病房是除了卫生间以外所有房间里最小的,只有一张床,只能容纳一个病人过夜,而且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先生是不会留人在这过夜的,因为怕病人在这里急病去世、惹来麻烦。病床上的床单铺得整整齐齐,就算没有人睡,她每天也会把床单拾掇平整。床单是蓝白色条纹的图案,陈旧地微微泛黄,摸上去是比较硬的手感。由于是老式的病床,两侧并没有扶手。最早的时候,阿度亚在这张床上躺过,她还记得躺在硬硬的床板上的感觉——低头看自己的身体,裤管软趴趴地贴在床上,双腿已经不见了。床的前三分之一可以调节,倾斜成一定的角度,但不管怎么换角度,长时间躺着都会觉得不舒服。病床旁边是一个矮矮的床头柜,因为平时没什么人用,里面也总是空荡荡的。柜子材质是铁的,表面漆成了淡蓝色,摸上去很凉。打开抽屉的话,能看到内部角落里深红色的铁锈,像没愈合好的伤口一般。关上抽屉的时候会发出哐当的声...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