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计划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一个断亲的年轻人躲去南极

"出生于河南许昌一个普通家庭的李开,长期过着被父母严密安排的生活,成长中自我意志的苏醒,让他越发想挣脱被动的人生轨迹。23岁这年,李开搭上前往南极捕虾的渔船,成为一名船员,将自己抛向遥远的无人之境,期望通过断亲实现自我价值的确认。然而南极也非桃花源,他最终发现,要解决内心的迷茫和不安,还是需要回到现实生活。以下是他的自述。上船来南极之前,我从不知道海能幻化出这么多颜色。我看见夕阳从天边倾泻而下,把海染成金橙色。也见过绿色的海,像是在白色荒漠里淬出的一块翡翠。而当船队漂浮在翻滚着黑色浪花的海上,则有种在末日里狂奔的感觉。每当遥远的海岸线上浮起雪白的“糕点”,看上去松松软软的,形状不一。我就知道,要靠近岛屿了。这时候,我会点上一支烟站在窗前,沉浸在独属于南极的浪漫时刻。船上规定不许出现明火,但在这个全是糙汉的地方,香烟例外。在风浪里摇晃的渔船,挤着110多位船员,咸腥的海风混杂着汗臭味四处飘荡。春节期间,渔船驶入南极洲内部,船上彻底断网,并将持续四个月。此前,大家都忙着给家人发消息报平安,我却感到无尽的自由正朝自己走来。初到南极,眼见的一切都令我兴奋。有时是十几米长的鲸鱼浮上水面喷水换气,在远处溅起两米高的水花。有时是成群的企鹅站在冰山上...

家里有人没阳,春节泡汤

‍"渴望团聚的2023年春节,对于有人没阳的家庭来说,略显尴尬。一些未感染者为躲避感染放弃团聚,继续自我隔离。本文作者李青蕊,因父母和祖母尚未感染新冠,在家人要求下舍弃了返乡团聚。最终,李青蕊和家人在网络会议室里虚拟了一次团聚,吃了团年饭。“孤岛”们的团年饭今年除夕,我们家是在网络会议室里团聚的,原因是家里大半亲人都还没感染新冠。往年,除夕当天下午6点,是我们家年夜饭开饭的时间。我在簋街找了一家精酿啤酒屋,准备开会。我的老家在贵阳。除夕到来的三天前,我妹妹想到在网络会议室里过年的点子,为了这个主意,她和我幺叔去市里给奶奶买来了一部平板电脑当做新年礼物。平板买来后奶奶不会用,妹妹就站在门外,一边调试、下载软件,一边冲着门里头喊话,教奶奶基础用法。教完,她把平板放在地上,奶奶等妹妹走了,开门,把平板拿回家,经过一番消毒擦拭,再按照妹妹教的流程操作一遍。我所在的这家精酿啤酒屋,是当天簋街少有还开门的店,除此之外,街上只有一家小龙虾店、一个牛奶站和一家卤鸡速食店还开着。我约了朋友吃年夜饭,他们8点才下班,所以我决定先找个地方坐着等他们。啤酒屋的酒保是个松弛感很强的东北男孩,我进门时他正倚在门口玩手机。我点了杯精酿啤酒当作在此落座的门票,他点了...

亲密关系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但生活中的磕磕绊绊又在所难免。过去几年艰难的时光,加深了我们对亲密关系的珍视,更愿意付诸行动去巩固关系。如何让一段感情走到纤弱之处时保持韧性,需要一些技术性的小妙招。\r\n\r\n有人发现伴侣与自己有些疏远时,会特意送出一些具有“陪伴感”的小礼物,比如车载挂件等,让对方时时刻刻能想起自己。有人与父母发生僵持后,会先陪伴他们做一些喜欢的事,在双方心

文章原文

年轻人是如何报复性过年的

"这可能是三年来最热烈的一个春节。积累的年味与渴望团圆的情感再度涌现。花灯挂满街头,烟花在空中绽放,有人春节看电影不停,有人在乡村吃大席,也有人在麻将桌上血战到天明。人终于能在晦暗的不确定中寻回些许安慰。“报复性过年”,在反弹的年味背后,我们重新释放天性,让生活流动起来。年味很冲除夕夜,全村放了整宿烟花过去数年,因为山东省连续几年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我们村除夕的夜晚总是静谧的。各家各户团圆着,屋里热闹着,屋外就很少有放鞭炮和烟火的。过年之前,我就预感今年爆竹可能禁不住。三年了,大家的情绪憋得太厉害,需要一个释放的出口。1月17日农历腊月廿七,我问了好几个朋友,终于打听到栖霞市下面某个镇子有卖烟花的商贩,从那里买了一千多块的烟花。除夕夜,我提出想出去放炮,遭到全家人阻止。他们想让别人先放,有人放了我们再放。我只好说:我不放,他们怎么可能放!于是跑到空地上,先放了两挂鞭和十个二踢脚。村里的人似是接收到什么信号一般,几分钟后,全村各处都响起放鞭炮和烟花的声音,噼里啪啦的,热闹了村里除夕的夜晚。那天晚上,我们全村人放了一整宿的烟花,村里过了这几年来最热烈的一个年。   木头图...

有尘肺病人没能等到春节

‍"新冠病毒容易攻击肺部和上呼吸道,而尘肺病人的肺部恰恰经受了不可逆转的损伤,常年与咳嗽、咳痰、胸痛与气喘相伴。感染对尘肺病人来说,一呼一吸都是生死搏斗。幸存的尘肺病人艰难撑过了一个春节。而另一些人,永远留在了农历2022年。没能挨过冬天尘肺病人孙石界罹患新冠时,距离农历春节只有月余。可惜最终老人也没能熬到春节。栾川县三川镇位于河南洛阳的林区。三川镇镇民孙石界独居的平房附近,房屋都被绿茸茸的树木包裹住。67岁的孙石界早年在矿上打工,因而罹患尘肺,后来并发了肺积水。他的妻子去世多年,儿女在外打工,自己常年独居于三川镇这处光线昏暗的平房里,陪伴他的大多数时候只有胸腔的频繁震颤和回荡在房间里的咳嗽声。因灌满粉尘和积液而病变,他的肺变得纤维化失去弹性,坚硬而沉,孙石界常年喘不上气、咽不下饭。这里2022年的冬天,空气格外干燥,雪都不怎么下。这样的冬天里,粗粝的空气刮磨着孙石界衰老躯体内衰弱的双肺,比往年更为摧折他的身体。2022年11月,他感觉肺似乎比以往更坚硬了,孙石界叫了救护车去医院治疗,和医生说感觉呼吸困难。后来,他在医院住院治疗到11月底,觉得没那么难受了,决定出院回家。不曾想,当时的栾川县城骤然新增了好几例新冠病例。他给村里打去电话...

过去一年辛苦。大家都好好的

文章原文

明天除夕,丢了工作的人不敢回家

‍"这个春天,中国人已经开始报复式过年。寂寥的航班满座,春运的火车回到了万众抢票的恼人态势。再没有什么能阻挡中国人回家过年和亲人团聚,却仍有一部分人在这个春节计划不回家。过去的三年在人们生活保留着惯性,当一切重新流动,却仍有遗憾和亏空无法收尾。失去过年的底气深圳的街头有了三年来最热烈的春节氛围。谢蓓第一次感受到是在去面试一份工作的路上。元旦假期刚过,街头一些店面挂上通红的灯笼,商超的橱窗贴了各色喜迎新春的贴画,提醒人们到该办年货的时候了。或许是三年疫情搁置了太多团聚,距离春节还有小半个月,地铁里早早出现一些拖着行李箱准备返乡的人,他们的出现让谢蓓感觉地铁车厢更为拥挤。图 | 谢蓓从商场窗口拍摄的红灯笼‍‍‍夹在他们中间,谢蓓这个春节不回家过年。丢工作3个月,她一直没敢和老家的父亲说。年关越是临近,她越是畏惧。如今手头拮据,她只剩1万元积蓄,不至于回不去家,来回路费也只需要600多元。可回家的账不是这么算的。回家,按习俗发3000多元红包是躲不掉的,加上给父母办年货、春节期间和朋友聚餐的开始,可以想见等过完这个年回深圳,这1万元积蓄顶多只剩个底儿。来年在深圳,一切又得重新来过。从3个月前失业起,谢蓓的生活就只剩下兼职和面试两件大事。每天...

长新冠患者的隐蔽之痛

"新冠后遗症话题曾长期盘踞社交媒体,各种说法不置可否,之后,“长新冠”的概念被广为接受。在各地感染康复后,确实有一小部分人的身体仍有持续症状,中耳炎、耳鸣、病毒性角膜炎不一而足,有人听力下降严重到失聪。复杂的病毒,以及未知产生的不安,让长新冠患者正在经历隐蔽之痛。诡异的症状‍‍51岁的潘燕感染新冠病毒时,是轻症,但症状怪异。确诊阳性的第一天,潘燕的左耳就出现了一种持续的嗡鸣声,声音很轻,几乎难以察觉。接着,她开始低烧,最高温38度,吃了药很快好转。发热症状消退后,第三天清晨潘燕突感眩晕,脚像踩在云端,脑袋天旋地转。症状来得又急又猛,伴随的是一阵恶心,她一个踉跄将胃里的食物全部吐了出来。身体丧失平衡感,潘燕发现,自己无法走路了。起来上厕所需要扶着墙壁,眼睛也不能长时间盯着某样东西,手机变成了摆设,她只能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昏睡。好几天,潘燕不敢吃饭,吃一点就会吐,胃里没东西就吐黄水,整个口腔都是臭的。过了一周症状减缓,潘燕的精神状态也好了,第九天,她用抗原测出是阴性。她对女儿开玩笑,说这次生病,就像是一场重感冒。生活渐渐恢复正常,只是潘燕仍不时感到头晕。头晕一发作,耳朵也被嗡嗡声冲击的震响。她平时就有耳鸣的毛病,一失眠就会出现,去医院检查...

重症独居者

"独居的重症感染者,风险赫然。一个人的孤立无援,疾病恶化时无人援手,个人的心理也承受重压。独居时代,如何面对自我无法处置的重症情形,是新冠感染潮留给人们的思考题。重症中的独居者杨雪并未在意的发热,重创了她的身体。从12月16日开始的感染,让她的体温一天比一天高,一度烧至42度。杨雪开始神智不清,“看天花板都能看到人影。”孤立无援,她决定自己开车到医院。打了一剂退烧针后,还没走出医院大门,就晕倒了。事后医生告诉杨雪,幸好晕倒在医院,要是一个人晕倒在家里,后果不堪设想。醒来后,杨雪休息半小时体温降至38度,却感到乏力,站不住也坐不住。考虑到医院人满为患,杨雪想回家休养。开不了车的她索性把车丢在医院,打了一辆车。可没想到,这个决定险些让杨雪遭遇生命危险。‍当晚凌晨左右,杨雪又开始发烧了。意识模糊之中,她拨打了120,一个人走到小区单元门口。在内蒙古零下15度的寒风中,她瑟瑟发抖,不一会儿便晕了过去。医护人员在门口发现了杨雪,将她抬上救护车,进行了急救。第二天,杨雪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左手扎着输液管,耳边回旋着仪器滴滴作响的声音。冰冷的病房里,没有一丝阳光。医生进来询问她的情况,她感到浑身无力、嗓子紧绷,说不出话来。25岁的杨雪...

我甩掉了身体的三分之一

‍"今天是冬日回顾的第五篇,给大家讲一个减肥的故事。减肥,是许多女生终生的战役,是一个孤独而又艰辛的选择。在镜子前看到慢慢变瘦的那个人时,她们才终于看见了自己。我身高161厘米,最胖的时候152斤。至于我为什么会这么胖,我妈和我一致认为,这要追溯到二十年前的某个夜晚。四五岁的我喝了一碗蛤油。从那之后,我开始变得很贪吃,并心心念念当年那碗蛤油的美妙味道二十年之久。 食欲像一种毒瘾,染上之后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敢在寝室里放零食。只要它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都会像饿死鬼一样全部吃完,连渣也要舔净。 胖子确实不是一口吃出来的,是一口一口吃出来的。读幼儿园的时候,学校门口卖一种小蛋糕,我每天都缠着奶奶给我买一个。学画画时,教室门口有一个肯德基,每周画完画总要让爸爸带我去吃。记忆里,有很多次妈妈带我去吃麦当劳、肯德基和必胜客,吃完出来我都饱得想吐,然后就真的吐了。 所以胖能怪谁呢?图...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