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计划

Latest articles

福尔马林里的老师

“大体老师”是医学界对遗体捐赠者的尊称。在这些遗体捐赠者的躯体上,医学生们进行模拟手术训练,认识神经、血管、器官,划下自己的手术第一刀。这些不会说话的老师,带我认识了死亡。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626 个故事运尸车从后校门急速驶入,像一枚楔子劈开夜色。解剖楼前已等了十来个大三学生。学校人手不够,征召他们过来当搬运工。司机“砰”地打开货车厢门,招呼学生们过去:“快点搬快点搬,我要赶回去洗车!”学生们支着脖子往里瞧了瞧,只看了一眼,便拧过头来面面相觑。直到司机又不耐烦地吼了两声,才有几人犹豫着上前。我和徐艺晚归路过解剖楼时,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黑色防水布上,十几具尸体叠靠在地上,整体呈灰白色,有男有女,都紧闭着眼,四肢半硬半软地支棱着。作者图 | 解剖兔子人生的前十几年,我不曾有过直面死亡的时刻。家中亲友都无病无灾,唯独外祖母,在我母亲十多岁时去世,可从我出生至今,家里几乎没人提起过她,仿佛她的死是件不可说之事。刚上初中时,班里有个女同学很是温柔可爱,大家都喜欢她。但自从知道她父亲在殡仪馆工作后,其他学生几乎全都疏远了她,说她恶心、晦气。我一度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后来我有了自己的解释:对死亡的恐惧是刻在我们DNA里的,一代一代传承了下去...

一个赶海客,和480万人的瘾

阿烽离不开海。他外出打工了三次,每次都呆不满7个月,就想要回家,最后直接决定以赶海谋生。海洋支撑起他的生计,更回应了他的好奇心。每次赶海,见证未知的海货,过程就像寻宝探案,充满神秘。这个时代,有一群人在追寻更广阔的世界。真故联合西瓜视频开设“当代水手”专栏,记录下几位活跃在海洋的探索者。他们用自己的经历,诠释了对世界的深情,如惠特曼的诗句所说的:“做一个世界的水手,奔赴所有的港口。”到海上去半夜,阿烽顶着头灯,决定摸黑干活。前几天都是大风大浪,阿烽看到这会潮水平静,准备碰碰运气。他带上铁钩和桶,快步来到了海岸的礁石间,开始捉青蟹。开工前,阿烽先折了些树枝放在桶里。树枝可以隔开青蟹,防止它们打架。然后阿烽蹲下身,拿着铁钩,慢慢往礁石与礁石的缝隙里伸,一个洞接着一个洞找青蟹。青蟹在洞里移动,会发出“哗哗”的响声,阿烽贴着礁石,仔细听声音。发现有个洞动静不小,阿烽感到兴奋。洞很深,阿烽将整根铁钩都伸了进去,钩了半小时,那只青蟹的钳子终于夹住了他的钩。乘胜追击,阿烽慢慢往外抽铁钩,等青蟹露出整只身子,他大喊一声“来吧”,踩住蟹壳,收获了两斤重的战利品,对着镜头笑着说“看来今天真的发大财了”。这是阿烽最近两年的生活日常——拍摄“赶海”视频。在阿...

23岁之前,我一直对性没有渴望

「老 K」,认识的人大多这样称呼他。他不「老」,甚至看上去有些稚嫩。十三、四岁的模样,小个子。说话声音尖细,戴着黑框眼镜,略带书生气。如果观察得足够仔细,你可能会发现他颈部平滑,没有喉结。身高只有 155 公分的他,其实已经 23 岁。看上去小一些的老 K ,实际上比身旁的同龄人大 2 岁▼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老 K 一位是卡尔曼综合征患者。青春期无第二性征发育、内外生殖器为幼稚状态,男性患者无胡须、腋毛、阴毛,无变声;女患者青春期乳房不发育,无腋毛、阴毛,无月经初潮。这是卡尔曼综合征的临床表现。漫长的青春期,这种罕见病给老 K 带来了深深的困扰。散发荷尔蒙的青春期,「外星人」成了老 K 在那时给自己贴上的标签。当时,身边的男生开始猛地长个儿,声音变粗,腋下也长出了浓密的体毛,吞咽时喉结上下滚动,偶尔能听到他们偷偷聚集在一起,小声讨论着有关「遗精」、「勃起」的话题。对老...

5个职场新人,和他们很冒险的梦

独自赶车去外地面试、实习期节衣缩食和别人挤在出租屋,这或许是每一位初入职场的人都会经历的过程。获得一份理想的工作并不容易,尤其在今年这个特殊的就业季,每个人都面临更大的挑战。在理想和现实面前,很多人做出求稳的选择,但总有人不甘妥协。我们找到了五位敢于冒险的年轻人,他们出自不同的学历、背景,遭遇了不同现实的掣肘,但相同的是,他们的经历证明了:为了获得一份理想的工作,自己可以有多拼。 投出600份简历,我不想过一眼望到头的生活@旅行者又一次面试不到三分钟,只问了我是哪里人就潦草结束后,我求职的心情已经从极度焦虑转为破罐破摔,一切随缘。2020年4月,毕业前的整整一个半月,我一个人在北京,挤在朋友的出租屋里,每天拿着手机疯狂刷招聘软件。四十多天的时间里,我一共投出了不下600份简历,但回复率只有三分之一不到。一开始因为没有经验,我选择海投,想着只要能给我一份工作就好。后来上网学习攻略,针对感兴趣的编辑岗修改简历,重新去投,回复慢慢多了。但因为我只是普通二本,专业也不对口,最终进入面试的只有十几个,一个也没通过。同时论文的进度也迫在眉睫,我只好白天投简历,晚上熬夜写论文。最晚的一次熬到了凌晨一点过后,朋友睡了,也不敢开灯,就那样在黑夜里自己一...

去足疗店

夏天最热的时候,我认识一位在足疗店工作的女士,她的出现让我停止使用“足疗女“三个字。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625 个故事我对足疗按摩服务其实没有一点兴趣。让我着迷的仅仅是:进足疗店是一种接触和结识女人的有效方式。接触,结识,然后才滋生更多可能性,不是吗?凌晨一点,我骑电动车载她在空荡的马路上缓慢穿行。她刚送走最后一位客人,一个戴眼镜、穿白色T恤、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人。足疗店到她的住处直线距离不过两公里,我放慢骑行速度,并绕了一些路,才让我和她在骑行途中的对话持续了大约三十分钟。她说她有老公,与她常年分隔两地。她有一个女儿,已经成年。数年前她进入足疗行业时已年过四十,更早的时候,在她结婚、生小孩以后的十几年里,她一直在餐饮行业做事。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所以在年龄偏大、就业困难时,她没有去应聘超市理货员或保洁阿姨,而是毅然从事足疗,一个可以充分发挥她的姿色优势的行业。几年下来,她阅人无数,知道如何吸引客人,以及应对他们的迷恋和纠缠。她婚前和婚后的感情经历不详。我们的语速不快,三十分钟内涉及的信息量有限,她不大愿意主动谈自己,我问,她才答。过人的姿色赋予她在感情和事业上的竞争优势,也带来无尽麻烦。从事足疗后,她被无数客人纠缠,比如提议包养她...

那个敢当废物的年轻人

年轻人总是充满欲望,他们野心勃勃,想要吃,想要爱。被疯狂的梦想鼓动,朝着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火热、明亮地奔走。媒体也热衷鼓吹这种样本,将他们置身于高光之下,热情鼓舞他们。但如果是另外一种人生呢?他们被生活放逐,失去工作、爱情,甚至是存在的意义,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这会是怎样的一种人生?他们又该如何面对这种缺憾,重建自己的生活?脸叔今天想跟你讲一个真故作者的故事。他叫纪永生,一个30岁出头的东北男人。他曾在真故发过两篇稿子,《一个30岁深夜闲逛的男人,在想什么》《为什么年轻人要堵在318国道》,讲述自己骑行川藏线和穿越原始森林的经历。故事发出来后,细心的读者发现文中隐藏着一个关键线索——他的眼病。纪永生似乎得了一种难以治愈的眼疾,甚至有彻底失明的风险,但他对此却讳莫如深。如果有眼病,为什么还要去骑行2000公里的川藏线?为什么还要去野兽出没的原始森林野营?当编辑电话求证的时候,...

陌生人的爱,夜晚才会说出口

繁忙都市,人与人之间的交际越发冷漠了。也许你会跟室友共享冰箱,却从不共进晚餐;朝夕相处的同事,可能直到离职都认不清彼此的长相。 在这越来越陌生的关系网中,我们仍相信,陌生人之间的友爱互助,是点亮庸常生活的灯塔。他们也有互相支撑、彼此安慰的可能性。因为相信,所以坚持。10月11日,「抖音美好奇妙夜」联合多家自媒体、明星和达人共同完成了一场接力直播。从傍晚的上海、到深夜的绵阳,五小时的美好接力,放大了每位普通人藏在平凡生活里的微光。作为这场直播的第二站,真故在「抖音美好奇妙夜旅社」活动中,发起了一场关于 “交换美好故事”的征集。在征集来的数百个故事中,我们发现,来自陌生人的微小善举,往往最能触达内心,成为被铭记许久的美好记忆。 我们选出了10位故事主角,在10月11日的夜晚,邀请他们钻进北京老胡同,参与一场“交换美好夜”故事分享会。在现场,他们带着各自的故事,彼此交换。同时还带了相关的物品作为礼物,每一份都带着难忘的暖意,照亮他们心里一片小小的地方,让记忆变得生动而具体。夜晚是孕育美好的时间。在交换美好夜,故事分享者交换了彼此美好的人生片段。透过直播,这些真实可触的美好小事,也温暖到了屏幕之外,更多萍水不相逢的路人。🎤 面...

反复出血的人生

男孩小光是一名先天性血友病患者。从3岁开始,他忍受着身体上的各种“花式出血”,有次喉咙被鱼刺划破一点,就吐了一脸盆血。但这不并是他的全部人生,被迫在轮椅上度过的整个青春里,他和所有普通男孩一样,交友、游戏、恋爱,以及耍帅。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623 个故事2009年一天凌晨,我在睡梦中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吓了一跳。是个骚扰电话,没等我看它就挂了。被吓醒的瞬间,我的身体本能抽动了下。我感到肋骨下面疼了一下,没有过多在意。第二天白天,我胃里一直不舒服,难受到坐立不安,以为是吃坏肚子。第三天早上,妈妈看我脸色煞白,发现不太对劲,决定送我去医院。当时,我已经连穿鞋的力气都没了。到医院后,医生发现我体内有出血情况。常规止血方法不管用,我很快陷入昏迷,紧接着是失血性休克。后来,我发展到无法自主排尿,医院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本地医院束手无策,爸妈带我转去省会医院。担架以最快的速度把我推进西京医院急诊室,意识模糊中,我感到一群人围上来给我扎针、量血压,之后,我彻底昏睡过去。醒来时,急救室异常嘈杂,灯火通明。我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记得一个带口罩的医护人员坐在一旁,接着在我大腿根部扎了一针。意识彻底清晰后,我开口呼唤妈妈,要水喝。妈妈用棉签蘸水喂我...

有一个考公务员的理由是“爸妈让我考”

在公务员考试圈子里,考生最终被录取称为“上岸”。今年6月,100人报名参加了位于济南的一个公考培训班,目的是考上山东省公务员。按照通常的录取比例,他们中最终“上岸”的,将只有两三个人。据统计,2020年山东省考招录7360人,最终过审人数约41万人,平均竞争比约为56∶1。作者 | 玄增星编辑 | 从玉华来源 | 冰点周刊(ID: bingdianweekly)孩子培训班的教室是济南章丘一间酒店的会议室。这里没有窗户,时间从早9点到晚9点被几近均匀地分割成了6块,每一块都包含一堂时长90分钟的课程。这是疫情后粉笔教育在山东开办的第一个为期30天的培训班,包食宿。分数在选拔中的价值不是绝对的。公务员招收的名额有限,且各地考情不同,有人考了120分就“上岸”了,有人考了180分,依然落榜。没有人能百分之百确信自己通过考试。对于“你为什么想考公务员?”的追问,培训班多数人回答:“爸妈想让我考。”这间教室承载的希望远远超出了100个。公务员考试是一个家庭的大事,每一场公考的考场外都有许多陪考父母,他们中有人会在考前特意回乡祭祖,为孩子求神拜佛。培训结束时,距离7月19日的山东省考笔试只有十几天。在“上岸”之前,他们要经过最后的沉潜。教室的桌子...

那些长期压抑产生的病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个我私藏许久的公众号,他就是我的好朋友——妇产科医生六层楼的公众号,第十一诊室(ID:consultingroom_11),是一个专门做女性健康知识科普的公众号。作为妇产科界的吴彦祖,六层楼医生一直心系天下,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用美貌……呸,不对,是用健康知识来保护天下的女孩子们。所有你关心的健康常识、疾病科普、养生谣言、护肤整形、两性知识甚至对姑娘们的情感关怀、安全指南等,在这里都可以找到,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就是六团队的一篇「疾病科普 」类文章,希望能够对大家有帮助——情绪和妇科疾病原来有着这么重要的关系?如果长期处于一种压抑、生气的状态,居然会感染HPV病毒?有一种说法叫做「退一步卵巢囊肿,忍一时乳腺增生」,似乎引发了不少人的共鸣。这让妖塔想起了前不久接诊的一位阿姨,她的一生真的可以用「悲惨」二字来概括。年轻的时候,她算得上是生产队里数一数二的美女,自然少不了追求者。最终在诸多追求者中,她选择了对她最为关怀备至的他,并为他生下一女。他也很努力地工作,最终因为表现优异被选去为领导开车。就在这位阿姨认为生活正在逐步步入正轨的时候,那个曾经爱她爱得轰轰烈烈的男人,抛妻弃女,入赘豪门。她一个人拉扯大了女儿,实属不易,后来终于收获...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