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计划

Latest articles

总有一种方式,能让你和家人在一起

"“就地过年”的倡议,将让2021春节成为一个特别的“非团圆年”。追求阖家团聚的我们,如何在分隔状态下,维系情感关心彼此呢?事实上,社交网络的发展早已让许多人实践出了“云团圆”的方式,找到了自己与亲友交流的独特方式,既有新意又有形式感。今天的文章是一份“云团圆”指南,里面的12个人通过不同媒介,创造了和家人朋友的连接。即使相隔天涯,他们仍然实现了“金风玉露一相逢”,毕竟,团聚胜却人间无数。春良线上酒局老家东北,在北京工作多年。自从有了孩子,我妈就来到北京专职带娃。每到春节,独守老家的父亲会在小年之前赶来,过了正月再回去。最近,老家那边公主岭、松原都有新冠病例出现,55岁的父亲即将迎来最惨的一个年,与全家人分隔两地。为此,我为这位“留守老头”安排了一个方案。一年一度的父子酒局改为线上,三十那天,在北京做好一桌菜,开视频电话和他对饮。沈念烧同一道菜元旦那天,已嫁入山西的我,跟远在河北的哥哥,在中午做了道一模一样的菜。是母亲生前最喜欢吃的烧茄子。建老师老年外卖13岁,我就开始在外面漂,基本不着家。2017年有一天,在电脑城当保安的老爸忽然联系我,小心翼翼地说身体不舒服,让我中午给他定份外卖,“点个最便宜的面就行”。我点了一个肉夹馍,一份揪片...

原来你也在开顺风车

"一个平凡而普通的人,时时会感到被生活的波涛巨浪所淹没,但若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平凡人也能干出不凡。今天的故事来自几位顺风车车主。载送陌生人的短暂旅程,让他们找到和体验日常生活之外的其他可能,也照见自己。婚姻修护师 鸿渐 33岁从北京东五环的高碑店开往燕郊,大约25公里,鸿渐每天通勤将近1小时,碰到堵车还会延长。为了省点油钱,他一般都会顺路捎人,至今他已经做顺风车车主2年。第一次开滴滴顺风车是在2018年年初,他刚购车不久,上了临时牌照,打算开车从北京回一趟老家江西。路途1800公里,鸿渐接了几位乘客的拼车单,想着这样一来一路能有人说说话,防止疲累滋扰,影响驾驶安全。他平时的工作,也主要是聊天。5年前,鸿渐从媒体转行从事婚姻修护师。简单来说,这份工作需要做的,就是听男女双方各自倾诉他们的感情问题。他最近遇到一位女学员,丈夫突然离家出走,并起诉离婚。女学员想挽回这段感情。鸿渐和她前前后后沟通不下10次,逐字逐句分析她和丈夫吵架的200多张聊天记录,每张截图能分析半小时。“单凭一句‘你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无法解决问题,我的工作是通过大量客观事实探究他们婚姻破裂背后的真相。”鸿渐了解到,女学员当了16年的全职太太,多年来都是丈夫赚钱养家...

「亡者交作业」背后的代写论文灰产

"近日,一名海外大学的任课老师在社交媒体发文称,自己教授的班级内,有一名中国留学生因车祸不幸去世。然而,在这名学生离世后的几个星期里,她仍不间断地收到学生的邮件和网课作业,并且按时参与课程测验。“亡者交作业”现象引发了公众对留学生委托“枪手”机构代写代课这一灰色产业的关注。疫情中,欧洲、澳洲和北美等留学地陆续关闭学校,多数学校转为网络教学。雇佣“枪手”完成网课和论文,甚至是代考的现象大增。辗转于下游的留学生,中游的代写中介机构和上游的写手,透过一篇英语论文的书写、检查与修改、提交,构成了一条复杂的灰色产业链。下游:“完美毕业”的留学生2021年1月,小南开始收拾回国的行李,查落地城市隔离酒店的入住攻略。虽然对国内家乡的疫情忧心忡忡,航班政策也不断调整变化,但小南的语调仍听起来放松,压在肩膀长达3个月的紧张感终于卸下。小南说,“算是完美的毕业了。”仅仅在一个月前,小南还在承受着令他胆战心惊的多次命运反转。如果没有意外,小南本该在2020年的6月毕业。但由于挂了一门选修课,他不得已又在澳洲多呆了半年。用完整的一个学期修一门唯一的课。“这门课并没有什么难度。”小南诚实地评价。课程评分由三项作业组成:小组作业,一篇论文,一篇1000字左右的报...

通州有一家老年玩具店

"去年9月,一家专属老年人的玩具店在北京一条不显眼的街道上悄然开张。光顾这家玩具店的许多人,在过往数十年间,被放置到大家长的身份和责任中,渐渐地变得不在乎也不敢直面自己的娱乐需求。店主宋德龙知道,不敢喜爱玩具只是其中一部分。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644个故事玩是人的天性去年入秋的时候,宋德龙为自己即将开业的商店定做了四面招牌。印的两种款式,“老有所玩”是店名,“老年玩具店”指代店铺经营范围,安好后,店名反而好似对“老年玩具店”的某种注释。2020年重阳节这天,宋德龙把合作商送来的花篮摆出来,门口的电子鞭炮噼里啪啦响,玩具店就算开张了。从许多角度看,这家商店都是周围商铺中最显眼的。四面硕大的红底黄字招牌,黄字比隔壁商店的招牌字号大出一倍,隔着两车道的马路,也能看得清。店面也是周围商铺中最大的,足有180平方米。宋德龙自己提了对对联:“老有好心态,玩玩更健康。”也用了和招牌等大的字和一样配色,印好了贴在商店入口两边。玩具店开在几个老小区之间,在这条社区小型商店街上,开得最多的是食品店,生鲜超市和饭馆。白天,老人们拖着买菜的小车或抱着孙儿,往来穿梭于这些商店之间。去年九月开始,宋德龙接过了其中4个店面,里里外外改造了一番。地板铺了专业防滑砖...

防疫大背景下,许多人将第一次“就地过年”。不能团聚的遗憾,与独自过节的淡淡孤寂交织,或许是2021年春节的特别体验。热爱节日的人们在留守的前提下,如何把氛围搞起来? 答案当然是,向曾经不回家过年的人学习。 每一年,出于工作与个人原因,都有一部分人选择不回家。有人是在写字楼值班,有人出游独自看风景,也有人搞田野调查体验另类人生,他们把留守过年这件事,搞得别开生面。在这

原文

失宠

"家人的亲密关系,往往隐藏着控制的伏线。在我生育孩子后,我的母亲成了情绪崩溃的那个人,她将新生儿,也就是她的外孙,当成了竞争对手。她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夺回对女儿的控制。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643个故事上篇:《我妈,一个60岁的恋爱天才》我的儿子一岁多的时候,最爱玩一套彩色的小碟子,他沉迷把玩它们,上了饭桌不肯放下。一顿晚饭上,这套彩色小碟子没由来地引发了母亲的占有欲。她一把抢过其中一个,当自己的碗用。孩子立刻嚎啕大哭,母亲却强装无动于衷。这很让人意外,我和丈夫、婆婆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异口同声地跟我母亲说:“还给他吧。”婆婆缓了缓语气,又说:“没事,我再去给你拿个碗,就好了。”母亲一把拒绝:“不,这个挺好。我就要这个。”听到外婆执意“霸占”自己的小碟子,我的儿子更是大哭不止。最后,我的婆婆起身去厨房给母亲拿了个碗,坚持把碟子还给了儿子,终止了这场闹剧。母亲不耐烦道:“不就是个碟子,至于么。”事情愈演愈烈。儿子玩皮球,母亲也玩皮球。儿子要玩小火车,母亲也要玩小火车,怕再生矛盾,我给母亲另买了一辆,母亲也没管,执意要和儿子抢,解释说是想训练小孩子的反应能力。结果,孩子抢不过他外婆,只落了个一直哭的份儿。婆婆见了这些,悄悄拉过我问:“你...

一个作家的卖血式写作

"“我也不要求成为一个多么有影响力的人,我只需要跟人始终保持关系。我对人,生命,有一种渴求。”在目光之外有段时间,袁凌的桌上一直放着一张遗照:死者躺在冰柜里,耳朵和紧闭的眼睑旁边有凝结的血块,浑身显出紫疳色。有时洗漱之后,他还提醒自己看一眼照片再入睡。后来,室友觉得太吓人了,将照片撕掉扔进了垃圾堆。袁凌为此差点跟他打了一架。死者的父亲曾是袁凌的线人,给做记者的他反映过很多腐败案件。儿子在一处煤矿中意外死亡,他怀疑是谋杀,希望袁凌能帮忙报道一下。但“报社说,死个人,又不是北京的,社会新闻做不了,深度新闻不够做,算了”,他就没法做。在愧疚中,袁凌将死者的照片摆在了桌上。矿难死者、留守儿童、被忽视的盲女、望京病房里的货郎……这些没有流量,远离话语系统的边缘人,是袁凌笔下最常出现的主人公。作家野夫评论说,袁凌始终直面底层社会的冷与无奈,尽其体温以图敷热那些悲寒之生命。对袁凌自己来说,这出于一种老派的,甚至有些过时的道德感:我只是希望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与其他普通人产生联络,有一种彼此平等的关切和交流,我不愿意去做那种功利性特别强的采访。我想普通人和普通人相互看见、相互交流,这样我们大家互相理解,我们的社会可能会少一些障碍和隔膜,多一些宽容和理...

我的老板罗永浩

"“看着努力还债的老罗,2020年好像没那么难过了。”人们很少关注失败者。但罗永浩是例外。作为锤子科技的创始人,他扛起了6亿的公司债务,在大众面前上演了一出“真还传”。他到底是一个精于计算的商人,还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他是否真的可以兼顾商业成功和个人私德?几位跟随罗永浩的年轻人,讲述了自己眼中的老板。12月13日凌晨1点,“交个朋友”公司的会议室仍然灯火通明,高管基本到齐了。火药味极浓。当天“职业打假人”王海连发多条微博,质疑直播间所售的一款英国品牌漱口水为“假洋鬼子”、广告涉嫌虚假宣传。罗永浩看见后,立即在高管的微信群开炮问责。高管们劝说:“我们的商品授权和资质链路完整,商品之前在天猫和京东的销售都口碑很好”,罗永浩依旧认为事态复杂,连夜召集大家到公司见面。罗永浩披着一件绿色的冲锋衣,头发乱蓬蓬的,盯着相关负责人的眼睛,连珠炮似的抛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产品的品牌授权到底是哪里,进口报关单是否有问题,这款产品的生产商到底是哪个国家等等。他急切地想要知道真相,被问到的人如果答不上来他就会发飙。声音格外具有穿透力,就算隔着门也能听到:“你们现在就要把证明拿出来!”这是市场部负责人希维第一次见罗永浩发这么大的火。“之前也见过罗老师发火,但这...

国货,再次性感

"每一次新购物习惯的养成,对商家来说都是一次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浪尖。近年来,短视频平台直播间卖货被视为一种具有潜能的销售渠道,一些本土品牌已经在此挖出了第一桶金,而更多的品牌,正在尝试融入并适应这股逐渐涌起的新浪潮。抖音上的主播典典正在用一周时间调整他的身体状态。从2020年12月底就开始,他每天晚上11点半之前上床入梦,从每天的食谱里取掉辛辣的食物,以保持面部良好的皮肤状态,避免长出痘痘。同时,身边时常备着西瓜霜护喉含片,随时保持嗓子的好状态。1月4日,对典典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他要在那天负责“抖音抢新年货节”中,中国本土男装品牌GXG抖音直播间的销售直播工作。前述的一切,都是为当天直播所做的准备。在此期间,元旦3天假期典典也没有安排休息。他的白天留在了位于GXG服装公司的工作间,除了从当季款式众多的服装里挑出部分适合自己直播展示的货物,还要跟公司有关部门的同事对接,尽量取得利于直播间销售、公司的盈利计划也允许的销售价格。选品时,典典要考虑的东西很多,除了替潜在的消费者挑选服装材质良好、好搭实用的款式,也要把自己的样貌和气质考虑进去,毕竟合适的模特展示了不恰当的衣服,反而会给商品减分。3天时间里,他慢慢地筛选出80套衣服,结束后又逐一...

北京人都是时间管理大师

"疫情再度扩散后,在流调中,许多人看到了另一个北京。在这城市里,许多普通人都是时间管理大师,他们内心有一张时间表,心甘情愿地任它驱动支配每天的生活。人们活得并不闲适佛系,甚至因为时间表上事情赶着事情,匆忙得有些狼狈。强大而又明确的欲求,催生出了北京的行动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并为此行色匆匆。有人说,去过很多城市,北京街头的人是走得最快的,大家赶时间。我们采访了五位不同阶层、行业与年龄的北京人,和他们聊了聊他们的时间表、被时间表支配的生活,和他们走过这一切后,想要抵达的目的地。1张辰 保洁员 每天17小时保洁阿姨辰姐每天要喝两袋速溶咖啡。早上6点出门前,在500毫升水壶里冲上两袋,辰姐带着它出门了。下午两点左右是人最困的时候,但由于办公室职员外出吃饭,这也是辰姐保洁工作能最顺畅进行的时间段,喝下那壶咖啡,辰姐继续干活。第一家公司办公区一共400平方米,辰姐需要3个小时打扫,清扫垃圾、擦拭所有地板和桌椅表面、浇花,辰姐要求自己尽量一口气完成,因为一旦松懈下来,喝口水歇会,多少有点泄气,歇完了又得费点劲重新启动。辰姐做家政18年了。一开始,她受雇于一家家政公司,12年前她从家政公司辞职,与当时服务的几家公司老板单独签订了合约,价格降低,...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