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

口水白白流淌,板砖为谁乱放?这样美丽而忧伤的胖子,腿毛飘飘,站在山岗上

Latest articles

《蚱蜢---游戏、生命与乌托邦》

《蚱蜢---游戏、生命与乌托邦》是一本哲学书,但是却用了诙谐有趣的写法,一般大众也勉强可以读,但我还是认为它更适合受过完备教育的读者。虽然今天的完备教育也不怎么样,不过读起来至少不会太过吃力。一看到诙谐有趣的写法,可能就有人会想到《苏菲的世界》这种哲学普及读物。不一样的,类似《苏菲的世界》这种书讲述的其实是哲学简史,把各个时代,不同流派的哲学观点编进故事里,试图让读者有一个对哲学史纵览的全局的概括印象。而《蚱蜢》这本书是一本专书,专书的意思是不扯其他的问题,单就一个问题展开深入讨论。在这本书里,它讨论的是游戏。关于什么是游戏,游戏的构成条件,以及最后推论出来的那个令人惊诧的结果:如果未来是一个乌托邦社会,人类得以从工作中解脱出来,那么势必也会从道德、宗教和艺术中解脱出来,全然自由的人类将以玩游戏作为唯一的存在方式,我们在今天要为游戏的到来做好准备。如果你认为这本书是讲如何设计游戏,如何埋付费点,如何调整难度曲线达成最大付费率,那么多半会很失望。因为它所说的game,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从官兵抓强盗一直到国际象棋,都属于它要讨论的范畴。其中,并没有游戏人想要的所谓“干货”。不过我认为,如果读通了这本书,可能赚钱也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我...

知乎者也

看到有人发高论,说知乎的匿名发言制度最终为祸一方,这是网络理想主义爆破的又一实例。我是真的有点服了,中国的网络都是后台实名,前台匿名的假匿名,知乎取消了匿名发言,别人注册个邮箱,起个ID,又有什么区别?就这也能得出网民素质低下,劣化社区的结论?当初知乎在运营上如果不是瞄准流量,各种推荐,各种专栏不是鼓励互掐,编故事,会有后来的匿名爆料横行?会有“讲出你刚编的故事”的笑话?会有“人在北美,刚下航母”的网络贯口?现在脸一抹,就是理想主义在现实面前崩坏,理想主义者的小防线抵不住傻逼军团的汹涌进击?什么玩意儿?当然,你要往下继续想,棍子也不能全抡在知乎头上。Quora类产品本身也是创新,在Yahoo问答,Ask.com之后,极具web2.0精神的新产品。创新最大的挑战就是活下去,知乎当时面临百度搜索和问答产品,以及贴吧这种产品的压力,同时又面临微博搜索崛起,匿名垂直问答社区的兴起,想活下去并不容易。计算路径就可以知道:互联网上的知识有两种,一种是常识和专业通识,都可以通过搜索引擎解决,没有问答什么事情。另一种是独到知识,或者说默会知识,和个人经验个人体悟有极强关联,这一部分引擎解决不了。一个米其林厨子的心得,和一个家庭主妇的心得,在搜索引擎上...

减重研究(九)

这一期我准备对《减重研究》系列做一个回顾与总结。未来还可能有第十期,其中打算详细地介绍我个人这一轮减重所用到的设备、膳食计划和锻炼方式。不过那都是非常个人的经验和体会,只适合作为全系列的附录出现。所以,今天的《减重研究(九)》就是这个系列正文的终结。在文章一开始,我要感谢所有坚持读到这里的读者。要知道此时第一章的阅读量是5万6,第八章的阅读量是2万3,自从公众号有阅读数据统计以来,我还没见过如此惨不忍睹的阅读量。你们可能并不知道,因为连续八天的连载,造成700多读者取消订阅。所以,诸位能够用阅读来支持这次专题连续创作,我内心对此充满感激。现在让我们一起来共同回顾: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文章,其实应该从10月9日的《断食研究》开始。那时候我已经对各种减重方法产生了许多疑惑,并且开始着手寻求解答。在那篇文章里,我提出的问题要远比解决方案多。你也可以通过那篇文章,窥见我的性格特点,对于结论总是持有怀疑的态度,总是要提出问题,然后才是动手解决。在我看来,《减重研究(一)》是整个系列中最重要的一篇。如果从实用主义的角度看,它里面没有提出任何一个可执行方案,没有给出任何一个解答,是不折不扣的废话。但我坚持认为非此不可,如果一开始我们不讨论心,不讨论内在...

减重研究(八)

 如果你像我一样研究减重的相关问题,那么迟早也会像我在昨天的《减重研究(七)》里一样,遇见论文相互打架的现象。我们想要寻求答案,那么还有谁比医学科学家更权威的人员,还有什么比专业医学期刊上的论文更为严肃的内容?然而,你一旦那么去做,就会和我一样痛苦。因为这些医学科学家的观点并不统一,医学期刊上的内容也不保证“正确”,因为编辑部允许刊登一些发现,但可能结论并不能支持发现;也允许刊登一些分析结果,但可能研究方法和样本本身存在难以觉察的缺陷。简单说起来,别人在那里百家争鸣,相互启发,而我们去的目的只是想要拿到正确答案。那么,别人的意见不统一怎么办?请回到第一章《减重研究(一)》,在那里我谈了关于心的话题。现在,同样需要运用心的力量。如果我们的发心是正确的,如果我们的内心是冷静的,如果我们认同寻求真知是最重要的,那么,我们就可以避免最大的一个陷阱:找寻那些我们喜欢听的话,找寻那些支持我们内心欲望指向的论文。就像昨天的胆固醇问题,可以找到许多论文支持胆固醇,也可以找到更多论文反对胆固醇。如果你认为满足自己对煎鸡蛋和红烧肉的热爱更重要,那么,你轻而易举地可以找到一堆论文来支持你的想法。而如果你是一个坚定的素食主义者,同样的,你也能找到一堆论文来支...

减重研究(七)

 每当谈到低碳饮食,谈到补充蛋白质和脂肪,总是会听到这样的问题:那胆固醇升高怎么办?更新过一些营养知识的人则会问得更具体:那低密度胆固醇升高怎么办?关于胆固醇的话题相当复杂,想要讲清楚并不容易,只是想一想怎么写我都觉得头疼,所以就这么一躲再躲,一拖再拖。现在已经来到第七章,实在是没有躲避退缩的空间了,那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写一点我搜集整理来的资料。事先声明一点,胆固醇的话题已经涉及到非常专业的医学领域,远超我的知识储备和经验范畴。所以和前六章不同,由于个人能力有限,这一章里我的理解和解释可能会出现一些偏差,所以希望医学专业和营养学专业的读者在留言区不吝赐教,通过留言互动完善文本中不妥当甚至是错误的地方。声明完毕。无论你此刻对胆固醇的印象为何,你需要知道一件事:胆固醇血脂的成分之一,也是我们身体所需要的物质。它参与我们体内的300多种化学反应,也是构成我们身体细胞膜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我们的全身都需要胆固醇。尤其是大脑,它消耗的胆固醇占全身的20%以上。所以有人说大脑热爱脂肪,这句话大体上也没有什么错处。此外,胆固醇还协助合成维生素D,以及各种类固醇。类固醇就包含性激素,所以,长期吃素不摄取类固醇有利于专心修行可能是真的。上一句话是开玩笑...

减重研究(六)

 今天我们要讨论一个和减重看似没有直接关系的概念:胰岛素抵抗。这个系列以减重为主题,所以许多人大概以为这是胖子专用文章,于是看见标题就掉头而去。其实,体重过重只是身体漫长劣化后的一个结果。当我们谈到减重的时候,是在解决这个结果。那么相比之下,与其问题出现再来解决,不如在萌芽状态就加以遏制。同样的,能解决问题萌芽状态的方法,也同样适用于问题产生结果之后,因为其中的原理都是同一个。在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听说,一个体型标准,体重正常,健康生活的人在年度体检的时候发现罹患脂肪肝。根据相关文献内容,在白种人、黑种人和黄种人之中,以相同的体脂肪计算分布,黑种人的内脏脂肪占比最少,白种人次之,最严重的是黄种人。也就是说,黄种人天生容易在内脏累积脂肪。许多人看起来身材标准,实际上是型瘦实胖。身上肌肉少,脂肪多。脂肪在皮下少,在内脏多。他就是个胖子,但在视觉效果上让人感觉身材很匀称而已。因此,我们在生活中也会经常听说,这些身材匀称的人也罹患糖尿病。又因为身材良好的缘故,等发现不妥前往就医检查的时候,已经是确认无疑的糖尿病患者。医学上把糖尿病按照不同时间和状态下测量的血糖值,分为糖尿病和糖尿病前期。但是根据最近几年开始流行的医学观点,在糖尿病前期之前,还存在...

减重研究(五)

 他们说我们的身体是一台混合动力汽车。可以同时用葡萄糖、蛋白质和脂肪作为燃料,无非是随着速度的不同,主要使用的燃料有所不同。那么站在减重者的角度,自然希望这台车尽量燃烧脂肪,最好不要去碰蛋白质,免得损失肌肉。可惜,这件事情由不得我们,身体自有它的规矩。我们每天摄入的食物由高碳水化合物(淀粉类)、蛋白质(动物和植物蛋白)、脂肪和膳食纤维构成。人体用一种相当精妙的方法对它们进行控制:高碳水化合物被吸收之后很快变成葡萄糖,进入血液。在荷尔蒙胰岛素的帮助下,血糖进入脏器和细胞进行滋养,为人体提供能量。在葡萄糖消耗不完的情况下,它被分别储藏在肝脏(肝糖原)和肌肉(肌糖原)之中。而当人体能量不足,血糖下降的时候,在荷尔蒙升糖素的帮助下,肝糖原和肌糖原分解,重新变成葡萄糖,供应人体使用。这里可以看到,胰岛素和升糖素是一对功能完全相反的荷尔蒙。胰岛素用于降低血糖浓度,合成身体的脏器组织和细胞;而升糖素则用于提升血糖浓度,分解糖原和脂肪,为身体供能。所以,胰岛素致力于人体的合成反应,升糖素致力于人体的异化反应(分解)。高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肪都可以参与这个过程,但是效能并不相同。身体最喜欢的是葡萄糖,因为它无论储存还是使用都最为方便,需要时直接从血液...

减重研究(四)

本来今天这一章要讨论的是体内激素和能量循环。但是,昨天在留言区发生了一件事,让我改变了想法:自从我开始写作这个系列以来,每天都有人冲进来大喊一句:不需要那么复杂,你只需要这么这么做就对了!他们对于讨论和分析毫无兴趣,而是如同王小波笔下缝扣子的大姐一样,把他们认为“最正确”(往往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塞给你。他们也不关心我写这个系列的初衷和目的,前来这里留言只是为了捍卫他们所认知到的“真理”。因此,减重这件事情从一个可以讨论,可以分析的事物,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之争。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1、所有的减重方法都是有效的(起码短期内);2、减重拥有很大的市场。结果就必然出现不同的减重方法之间存在争论,而且不是理论之争,实证之争,是意识形态之争。典型的例子是台湾的刘乂鸣医师,他用的方法其实是间歇性断食,但他对外宣称是逆转。并且宣称逆转是真理,是道路,不止是方法而已,而其他减重方法都是扯淡。要求患者要有信心,要相信真理。每天跑步1个小时,心跳130次以上,不需要吃药,凭借断食和跑步可以逆转各种慢性病。很诡异是不是?不像是医生,更像个教主。其实所有的减重方法都存在缺陷,大部分都有危害的可能。道理也很简单,身体不喜欢改变体重,尤其是往轻里改,这直接抵触...

减重研究(三)

在《减重研究(一)》中,我们讨论了心识转变的重要性。在《减重研究(二)》中,我们继续讨论了心识转变之后,如何去分析研究一种减重方法,从而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一种。今天我想讨论热量的问题,因为它的确是给人们造成了许多的困扰。(热量摄入<热量消耗)=减重,这个等式没有任何问题。事实上,形形色色的减重方法都遵循这个等式。但是,如果我们每日的生活都要计算热量,受挫的往往是我们自己。以我自己为例,因为常年体重维持在105公斤左右,所以经常听见别人对我说:你要少吃点、你要少摄取一点热量、你要多吃点水果蔬菜、你要少吃一点肉等等等等。而我内心却觉得很不公平,因为我常年吃得很少,每天基本两顿饭。所谓的高热量食物,包括甜食、红烧肉、油炸食品一概不碰,每顿饭有荤有素,主食极少,每周买三次水果。就这样,你们还要我少吃点,还要少摄取点热量,你们不如把我关起来喂水好了。我自己并不是个特例,在日常生活中通过观察可以发现,同样的食物,同样的分量,意味着同样的热量,但不同的人吃下去结果完全不同。的确存在怎么吃都不胖的人,也的确存在一吃就像吹气球一样发起来的人。由此我们可以推断,不同的人对相同的食品敏感度并不一样。热量也绝对不是简单的加减法,吃下去多少大卡,减去消耗多...

减重研究(二)

在上一章《减重研究(一)》的正文和留言里,我们一起讨论了减重问题中最为困难的部分,即心识的转变产生真正的减重需求,真正的减重需求产生真正意义上的行动。这一部分的讨论比较枯燥,而且缺乏所谓“实用性”。但我依然坚持进行讨论,是因为非此不能建构坚实的讨论基础。否则,无论你我最终不免沦为道听途说,人云亦云,四处跟风的愚夫愚妇,终日忙于找寻“最好的减重方法”,到头来一无所获,只是徒然浪费了时间和金钱。今天我们要做一个具体的实例分析,详细讨论一种特定的减重方法。通过这种分析,看看是否能建立某种共识,作为今后一种可以反复运用的思考方法。如果我们足够幸运的话,这种方法可能不止运用于减重这件事情上。接下来,让我们共同讨论一下最近几年比较流行的间歇性断食法。间歇性断食或者轻断食并非是什么新鲜事物。在宗教传统中,就有斋月或者观音斋的存在。信众在特定日期到来时,采取禁食或者茹素的方式大规模降低食物摄取,让身体在24小时内有相当时间处于饥饿状态。除了宗教领域,在1920年代,禁食也被医学用于治疗儿童癫痫,通过有意识的控制食物供给,使得癫痫儿童处于饥饿状态,以此减轻或者消除癫痫症状。2016年,日本科学家大隅良典凭借对人体细胞自噬机制的研究,荣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