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网不剩

Latest articles

应该成为专才还是通才

Tim Ferriss 的一个视频探讨过这个问题,简单总结下他的观点: Combine a handful of skills that are rarely combined and can be effectively combined. 将多个技能以少见又有效的方式进行组合。 比如计算机科学 + 律师,或者财务管理 + 公共演讲等,其中演讲、写作、谈判是普适能力,对于技能的有效叠加大有裨益。要在某个特定领域做到 Top 非常困难,掌握大量不同技能不是解决之道,多考虑如何将技能进行有效组合。 做项目时注重积累可以复用的 Skills(能力) 和 Relationship(人际关系),这样即使项目的结果不如预期也不算「失败」,这些积累对于下一个项目的展开和推进会很有帮助。 How...

了不起的盖茨

新购买了 Netflix 的付费会员,看到有推荐「Inside Bill’s Brain」就点开看了下,制作非常精良。分了三集来讲,主要描述了离开微软后盖茨在做的事,同时穿插了他的亲情、友情和爱情。 可能是受乔布斯影响,盖茨给我的感觉是不酷但挺能挣钱的,也知道盖茨现在主要在经营着他和妻子梅琳达的基金会,具体在做什么,怎么做非常模糊。借助这部纪录片,让我对盖茨有了更多的了解。结尾提到,他和妻子梅琳达都喜欢一本书:了不起的盖茨比,谈恋爱时,梅琳达的办公室有一盏绿灯,当她办公室没人了,就会点亮,盖茨就知道可以过去了。后来还把书里最喜欢的一句话刻到了自己家的图书馆上: His dream must have seemed so close that he could hardly...

癌细胞的成长史

对癌细胞的工作机制有点好奇,于是就研究了下。 癌细胞是正常细胞基因突变的产物,当然不是每次突变都会产生癌细胞。突变发生的次数其实还挺多的(概率很低,架不住细胞分裂次数很多),但我们的 DNA 上有 30 亿个碱基对,而只有不到 30000 个碱基对组成了基因(就像一个 10G 的硬盘,只放了不到 1M 的内容),只有特定基因发生了变异才有可能产生癌细胞。 癌细胞可以无限增殖、浸润和转移,对应着癌症的不同阶段。 无限增殖 当基因突变发生在了两种基因上原癌基因和抑癌基因时,就比较危险了。前者发生变异可以无视生长刺激信号,按着自己的节奏来;后者发生变异可以让凋亡信号发送不出来,这样就几乎实现了永生,不过还需要搞定「端粒酶」。体细胞每次分裂,DNA 顶部的端粒(可以想象成一顶帽子)就会被消耗一些,等到消耗完了,就无法进行下一轮分裂了,通常这个过程可以持续...

对职业发展的一些想法

在职业发展这条路上我们会发现有些人走得很顺畅,节节高升,而另一些人则原地踏步或爬得很累,感觉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却总是与机会擦肩而过。就像搭错墙的梯子,可能辛辛苦苦地爬了上去,结果却不是自己想要的。因此如果总是在错误的方向上使劲,就不要指望会出现正确的结果。 在我看来,跟职业发展最相关的两个因素是:稀缺度和剩余市场空间。 稀缺度 稀缺度也就是你的优势,比如专业能力突出,或者综合能力很强等等,通常来说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 理想状态下,稀缺度的增长是一条斜率固定的斜线,比如一些日企对工龄和职位很讲究,在公司待的时间越长,就越有优势。不过也有可能在某一行做了很久,但只是在重复昨天的故事,稀缺度的增长非常有限,斜率会比较小。同样的稀缺度,新人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达到。 ...

我们是如何「看见」的

细想一下,我们能看见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不是很神奇么?相机高级如 P30 也只能拍出平面的照片,而我们看到的世界是立体的;可见光只是电磁波谱中的一段,怎么就能看见颜色了?让我们来简单了解下其中的奥义。 晶状体和睫状肌 人眼跟相机有点类似,相机的成像原理是反射在物体上的光通过透镜投射到后面的感光元件上。这里有一个焦距的概念,下面中间那张清楚的图片到透镜的距离就是焦距(真实比例的焦距会短很多),在焦距前后的图像就会模糊(离得越远越模糊)。 我们的眼睛也是类似的一个系统,其中那块透镜就是「晶状体」。如果它是一块固定的镜片,那么只有眼前特定距离的景物是清晰的,也就是一台定焦相机。为了方便切换近景和远景,就需要晶状体具有一定的调节能力,比如在看远处的景物时,平一点;在看近处景物时,凸一点。...

也来说说黑洞吧

人类史上第一张直接拍摄的黑洞照片已经出来了,扎扎实实地确认了黑洞的存在,虽然以前从理论和间接观测都得到同样的结果,毕竟不如直接证据证据有说服力,而且还能更多地了解黑洞。就像我们都用微信,都知道有张小龙这个人的存在,如果哪天一起坐下来吃顿饭,还拍了个合照,这感觉就很不一样了。 要说黑洞,自然离不开伟大的爱因斯坦,不过先不急,我们先从欧几里得开始说起。这个人的厉害之处在于提出了一套「公理化方法」,由极少数不需要证明的公理,衍生出许多可被证明的定理,再通过这些定理去解决具体的数学问题。 他提出了平面几何的五条公理: 从一点向另一点可以引一条直线。 任意线段能无限延伸成一条直线。 给定任意线段,可以以其一个端点作为圆心,该线段作为半径作一个圆。 所有直角都相等。 ...

关于脑,你可能想知道的

脑是极其复杂的,即使到现在我们对它的认识仍然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哈佛大学的 Jeff Lichtman 教授在开课之前问学生:“如果我们需要了解的大脑的知识是一英里长,那么我们现在处在什么距离上?”学生有的回答半英里,四分之一英里等等答案,但是他会觉得正确的答案是“三英寸”(1 英里 = 63360 英寸)。神经科学家 Moran Cerf 说:如果人类的大脑这么简单,能够让我们理解,那我们将会因为如此简单,而不能理解大脑。不过对大脑的研究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加上科技的加成,一些宏观上的功能还是比较有底的。 正文开始前,先留几个问题,感兴趣的话不妨继续往下看 爬行动物有脑,哺乳动物也有脑,人脑跟其他脑相比,最大的特点是什么?(貌似进入了面试的场景···) 为什么给自己挠痒痒没有效果?...

架构师思维

「架构师」是一个挺高端的 Title,印象中应该是那些技术特别出众的人。真正的架构师应该是怎样的我也不知道,不同公司对他的能力要求也不会一样,很多公司都不一定有架构师这个职位,但这并不影响拥有「架构师思维」。 什么是架构师思维?就是除了完成开发任务外,还操心着其他事情,而这些事情都围绕一个目标:打造高效的具有持续交付能力的团队。带着这个思维就会发现天花板变高了,自己的提升空间也更大了(当然前提是先把自己手头的活干好···)。 这跟管理者的职能是不是有点重合?是有点,但我觉得管理者应该把重心放到替团队排除障碍,关心团队成员的工作状态上。当然这两个角色也完全可以由一个人承担,也就是技术管理者。 因此除了专业技能过硬之外,还有很多需要考虑的点。我觉得从开发者和开发这两个方向切入会比较合适,开发占大部分。下图是我的总结,欢迎探讨...

关于 Flutter Layout 你应该知道的

这篇文章首发于 Medium,略显生硬的英文看来并不太妨碍理解。 与 Flutter 的布局系统搏斗一段时间之后,感觉终于找到了点门道,于是花了点时间整理了下。 核心概念 Unbounded Constraints either the maximum width or the maximum height is set to double.INFINITY ScrollView 和它的子类比如 ListView 或 GridView 是常见的 Unbounded Constraints. 也就是在某一个方向没有限制大小。其他的 widget 只要能够设置 width 或 height 为 double.INFINITY 的也算。有时也会用 as...

为什么我觉得 Flutter 短期内不会流行但依然选择学习它

Flutter 在去年小火了一把:连续两年在 Google IO 上亮相;1.0 正式版 Release;在闲鱼的大规模使用;各种教程文章的释出等等。我在去年 5 月份那样体验过一阵,觉得还挺不错的,但也没有进一步挖掘,感觉还尚早。我对跨平台框架有种抵触心理,因为它们通常打着提升开发效率的幌子,结果却是降低了效率,除了学习成本外,还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要抹平平台之间的差异这就不是一件小事,很容易出现各种吊诡的 bug,然后就要投入不少精力去找原因,还不一定能找到。而如果采用 Native 开发,相关的资料会多一些,出了问题找到解决方案的可能性也会大一些。 其次 Native 的沉淀会多很多,当你想要实现某个效果时,通常会有一些现成的(虽然不一定成熟)library 可供选择,即使不完全满足需求,也能从代码中找到思路,而跨平台框架的积累一定没有...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