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乎 — 编辑推荐

Latest articles

Fireside 遷移記

上周「婊醬FM」打算遷移到 Typlog,他們之前使用 Fireside 托管,但是賬戶已經過期,RSS 不能訪問,又未能找到 Fireside 的導出功能。於是將賬戶密碼告知我,委託我來處理。我卻是不信 Fireside 沒有導出功能的,結果是真的找不到。 但是我卻發現了 Fireside 有一個 Hiatus Mode,可以用 $5 來托管播客,方便遷移: 告知「婊醬FM」確實需要再續費一個月才能方便遷移到 Typlog,但是可以使用這個 Hiatus Mode 來減少費用。申請後,兩個工作日依舊沒有反應,再次申請,還是沒有反應。賬戶信用卡已更新,但是賬戶依舊是 Suspended 狀態。不知道 Fireside 是否沒有人在工作,無法激活賬戶。 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據說互聯網是有記憶的(當然大國只有...

Typlog 三週年

不曾想,距離 Typlog 正式亮像已經三週年了。這是我第一次做付費服務,也虧得是付費服務,不然早就歇業了吧。Typlog 就這樣安安靜靜地過了三年,直到最近才在 Product Hunt 上做了一下宣傳,可惜不太成功,只新增了一個付費用戶。 三年時間里,Typlog 修修改改亦有不少變化。經營日淺,多半靠著大家捧場口口相傳罷了,也只能分享一點技術方面的收穫了。 從靜態到動態 Typlog 是用 Python Flask 寫的,這一點沒有變化。初時的方案是文章內容存在數據庫里,文章發佈時,後端會讀取數據庫,遍歷文章表生成整個網站的靜態文件,這些靜態文件通常是 HTML,通過 nginx 托管。這裡可以分享一個小技巧,註冊 Typlog 後 Typlog 會給你分配一個 Typlog...

How to style RSS feed

"RSS is dead" every year; it will be dead in the next year again. But before the dead coming in next year, we can do something to make it dead in an elegant way. RSS feed is meant to be used by machine (apps) not by human. But people may visit a feed link directly and shout out WTF is this. The RSS feed however can be human friendly. Take an example...

談談獨立播客

昨天發佈了一個中文獨立播客的項目,在 Twitter 上說了一句,不曾想應者雲集。愚頗為惶恐,怕是要解釋一番了,談一談什麼是獨立播客。 我原先便有做一個播客列表的想法,不過是推薦一下使用 Typlog 的播客用戶,順便給 Typlog 做點宣傳。然而二零一九年春夏之交國內播客的異動打斷了我的方案,與其只推薦 Typlog 上的播客,何如推薦中文獨立播客。 愚聽播客並不算多,初始不過列舉三四個,幸得眾人共襄,今已數十者矣。好壞暫且不論,至少都滿足了「獨立域名」這一條件,當是時所立之唯一准則。此番定義怕是很難讓人信服,然而「這可以算是獨立播客的一個不完美但有效的定義」。 Jesse Chan 言: 獨立 = 創作過程不受限制、影響。 這是要從內容本身出發去判斷的,真正「獨立」的內容會散髮出獨一無二的氣質。...

貓與網絡暴力

今日偶遇一則微博,言其室友虐貓,轉發已過十萬。其文指名道姓,又向其室友之公司與學校控訴,望學校與公司對其室友作出應有的裁決。聲援者雲集,大約是能如意了。 而我卻擔心起室友來,恐怕其會有輕生之意。希望她能堅強一點,渡過此次難關,待事件平息後還能過上正常的生活。 我這裡也不願列出原始出處,算是保護一下二位當事人。也許是一廂情願,搜一搜便可以找到的,甚至都不需要「人肉」一下。 我亦曾感嘆於互聯網之偉大,樂見社交網絡的興起。那時我們一起見證社交網絡的力量一度左右過政府的政策,恍惚間便生出了幻覺,以為公權力終於有了束縛。 萬不料網絡最終成了威逼個人的利器。公權力?那是我無法理解的力量,畢竟年輕,畢竟單純。便是前年,我亦嘗言: 確實駭人聽聞,我單知道可以在網上批評某一類人的,譬如中國的某類老人家。又或是怒斥強權,一邊健身一邊控訴幾個委員書記之類。此番號召眾人去人肉一個平民女子,還是第一次見。...

那霸的夜

夜,最是適合逃避的時間。沒有工作,沒有生活,只是純粹的夜。在那霸的夜裡漫步,暫時忘卻白天的煩惱。沿著馬路,一個人靜靜走著,邊上一輛輛出租車駛過,玻璃擋板里閃耀著紅色,模模糊糊看不清楚的二字分明是空車。 走上國際通的街道。還有深夜經營的小店,居酒屋拉麵店咖啡館。行人三三兩兩,行至人少處,終究忍不住尖叫了兩聲,權當發洩了。 不遠處聞得歌聲,是首英文歌,我也哼得起來,便慢慢向著歌聲走去。過了紅綠燈,見到是兩個年輕人在那裡唱歌,男生彈著吉他,女生捧著話筒,面前是個小音箱。我問了一聲能否坐在這裡,得到肯定的答復後便坐在了旁邊。 女生唱完後問我想聽點什麼,我說你隨意,唱你喜歡的就好了。而後便靜靜呆著,聽他們唱完一首又一首。路上偶爾一兩人丟下硬幣便走了。忽而一個大叔騎著自行車經過,又回轉回來,停下車,在對面坐下來,亦聽起歌來。兩首後過來與他們搭過話,再聽了聽也離開了。倒是以為我跟他們一起的,連忙解釋說我是外國人。...

Authlib Under BSD License

The new year has arrived, it is the time to make a change. The license issue of Authlib has been there for a long time, AGPL seems not a good choice in first place. Although I had planned to split Authlib into 3 modules and issue them under different licenses, that won't happen in a short time. AGPL is preventing many people from using Authlib, the...

PyCon JP 2018 記

PyCon Japan 2018 剛剛結束。會議場地位於大田區,離我住處偏遠,於押上轉一趟車全程大抵一時半,倒不是怨言,整體感受挺不錯的。這次亦有在 PyCon 做一點分享,話題為 The Modern OAuth 2.0,正是最近在寫的《摩登 OAuth 2.0》系列。 分享 我自己偏愛概念類的分享,以傳播為主,這次的分享亦是順帶推廣自己的項目 Authlib。下面的視頻大抵從 15:00 開始,英語口語不好講話不太流利(國語口語也不好),但是還算講清楚了。 The modern OAuth 2.0 另外 slide 可見 SpeakerDeck。 體驗 這次參加 PyCon JP 算是偶然,來日本第三年了才第一次參加。報名後才發現原來講者亦要買票的,這卻是第一次聽說,查了一下,一般...

摩登 OAuth 2.0:簡介

OAuth 2.0 開發者應該不陌生。其正式發表至今已逾六年,加之眾多知名公司使用,圍繞著這些公司的開放(或偽開放)平台,開發者也越來越多,名氣也就愈發響亮了。但是認真讀過標準的卻沒有多少人,不按標準來實現 OAuth 2.0 服務的公司不可勝數。而況這些年里,OAuth 2.0 又有許多新的標準規範誕生。我因為在寫 Authlib[^1],相關的標準略有閱讀,或有所得,不才分享一二,但求解惑三四人。 Authlib -- The ultimate Python library in building OAuth and OpenID Connect servers. Start it on GitHub lepture/authlib。 歷史 OAuth 的歷史最早可追溯到 2006...

夜思

寫一首小詩送給你: 玉兔隱長夜,寒蟬聒青堤。 睹物思君意,憑欄空悲淒。 杯淺迷人眼,相見何遲遲。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