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派

少数派发现优质应用、游戏与设备周边,撰写客观深度的评测,制作实用易懂的教程,以少数人的力量,改变多数人的数字生活。

Latest articles

年度征文|毕业倒计时,我这样用 OKR 进行目标管理

编注:本文是少数派 2020 年度征文活动 的入围文章。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少数派对标题和排版略作调整。一、写在前面 :厘清自己,再想其他各位好,给大家拜个晚年。我先自报家门,「小镇做题家」,目前魔都某高校大四在读,毕业后无深造计划,准备直接进入就业市场,一个什么都会一点,什么都做不好的普通人。2020 年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价值坍塌和重塑的年份:上半年遭遇黑天鹅事件,处在疫情震中的我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无为的一学期;由于个人职业规划不清晰和整体就业市场不景气,下半年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校招的失利。彼时的我处在大学和社会的夹缝带给我的震荡之中,这种震荡让我有时候恍惚,觉得自己是要被社会淘汰的一类人。这一年最大的感触就是,在忙忙碌碌中碌碌无为,这种结果与个人的努力程度挂钩,也和历史的进程息息相关。到岁末年初,我尝试从一年的混沌中走出,进入了一家管理成熟的企业实习,接触了更先进的工作方法,也捡起了自己的爱好,生活一步步走向正轨,但与我理想的目标仍有不小的差距。感谢文刀向我约稿年岁渐长后我开始思考「新年」的意义,其实说到底,过年只是人为地把连续不断向前的线性时间切割开来。...

年度征文|「理想读者」的入门指南:原来出版这么难

编注:本文是少数派 2020 年度征文活动 的入围文章。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少数派对标题和排版略作调整。苏珊·桑塔格曾说过,一本书不仅是世界的一个断片,它本身就是一个小世界,是大世界的微缩,我们读者栖居其中。一本书,能展现在我们面前,实属不易,编辑的劳苦用心、译者的默默耕耘、出版商的孤注一掷……为此我希望成为一名「理想读者」。其实这个词是我臆想出来的,与以「理想」修饰的词同义,是尽善尽美的意思,如同因为珍惜彼此爱情,希望成为妻子面前更好的丈夫一样,得知图书出版推广之艰难,在任何专业领域都没有发言权的我,想成为更好的读者。把我关于字符之间的排列组合,到一本书的诞生,曾走过弯路与曾获得会发出感叹声的宝贵知识与大家分享,与其说是什么经验之谈,我更觉得是一份成为「理想读者」的入门指南,读书如果还能知道书籍背后的故事,我觉得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要是看完,你怀里的书籍也突然变得沉甸甸的,就再好不过了!编辑年轻人,假如你一开始就不看好这本书,那就根本不该买下它的版权。出版是传播意念、争取读者的行业。出版即推广,出版是为了推广而出版,不是为了出版而出版。图书编辑可以通过出版物普及知识、传播文化,说自己想要说的话。作者的文字经过编辑的处理,成为成熟...

你在用的浏览器又更新了,这些新功能值得一试

又到了 Chrome 和 Edge 两大浏览器稳定版更新的时候,相比上一次的 88 版本 更新,这一次两家带来的更新内容较少,但依然有值得我们关注的功能和细节。因此在今天这篇文章中,我们就来继续为大家梳理本次更新后可以打开浏览器试一试新功能。Chrome多用户模式翻新在某些场景下,我们可能会用不同的 Google 账号来登录 Chrome,比如在同一台电脑上同时使用私人 Google 账号和工作账号。和以往相对简单的多用户功能相比,本次 Chrome 89 对多用户配置的方方面面几乎都进行了重新设计。比如当浏览器存在多用户配置文件时,通过不带配置标签的浏览器图标启动浏览器时会弹出新的个人资料选择页面:启动时的资料选择界面添加新的个人资料时的弹窗样式也有变化,不过流程上来说和以往添加新用户资料没有太大变化。新建用户资料时的流程引导目前新版多用户配置体验正在推送当中,平时用到这一功能的朋友如果在更新后没有看到相关更新,可以通过以下功能标签来手动启用:chrome://flags/#enable-new-profile-pickerchrome://flags/#enable-sign-in-profile-creation自带「稍后读」我...

年度征文| 时间管理从未如此简单——我的自动化这一年

编注:本文是少数派 2020 年度征文活动 的入围文章。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少数派对标题和排版略作调整。2021 年已经开始了 1/6 即将过去,两个月也是各种忙碌,才回过头开始写 2020 年度总结征文。回想起 2020 年,是充满变数离别,包含压力抑郁的一年,同时也是快速成长学习的一年。这一年里我 Quit 了我的 PhD,开始了转行 CS 之路,也开始了对编程的学习。我想,这一年对我最大的改变,就是编程之于我带来的改变和思维的培养。本来想写一个『编程给我带来了什么』,又觉得可能会过于空旷,因此我就集中于时间管理,来分享我这一年通过编程学习,构建时间管理自动化体系的过程和自我思考吧。2020 的 3000 小时如果你还没有看过我的前一篇文章时间管理下的 2020,聊聊我的这 3000...

一周游戏见闻:AMD 新显卡、E3 取消、塞尔达 35 周年

Matrix 首页推荐Matrix 是少数派的写作社区,我们主张分享真实的产品体验,有实用价值的经验与思考。我们会不定期挑选 Matrix 最优质的文章,展示来自用户的最真实的体验和观点。文章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少数派仅对标题和排版略作修改。2021.3.5 尽量每周五更新《一周游戏见闻》是我对游戏领域的观察和点评。具有以下特点:宁缺毋滥,为读者带来价值主观,但基于事实和数据有新鲜感,但时效性不强享受游戏,但反对沉迷游戏提升品味,但反对鄙视链资讯1️⃣AMD 公布 RX 6700XT 显卡,你能买到吗?新显卡AMD 于 3 月 4 日的 Where Game Begins 发布会公布了 RDNA2 架构显卡的中高端型号 RX 6700XT,售价 479 美元(3699 人民币),2021 年 3...

本周看什么|最近值得一看的 7 部作品

TL;DR近期佳作推荐:[韩剧] 窥探、[综艺] 锵锵行天下 第二季、[纪录片] 约翰·威尔逊的十万个怎么做、[综艺] 无论如何要上班、[电影] 波斯语课 、[韩剧] 顶楼 第二季、[综艺] 偶然的社长几则精彩预告:《哥斯拉大战金刚》内地定档 3 月 26 日、Netflix 动画新剧《极主夫道》、扎克·施奈德新片《活死人军团》几则影视资讯: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3 月 18 日上线 HBO Max、《黑寡妇》内地确认引进👀 N 部作品推荐根据读者反馈,如果推荐语涉及剧透(对故事核心、暗线、伏笔、结局等关键要素的透露),我们会在对应作品的标题前增加🔦 的 Emoji。如有其他建议也欢迎在评论区提出,感谢大家对「本周看什么」栏目的喜爱和支持。🔦 [韩剧] 窥探关键词:剧情 / 悬疑 / 犯罪片长:80...

一派·Podcast|深漂往事:野蛮生长的二十年

这是一期声动活泼和少数派的神奇联动。老麦做客友台《声东击西》,分享了自己「老深圳」的经历和见闻。以下是节目的原始 shownotes:最近我突然意识到,深圳和硅谷的相似之处比我意识到的要多:例如都靠着太平洋,都用短短几十年从一个边缘之地变成了科技创新中心。但同时它们也非常不同。当然令我有点不安的是,我居然了解硅谷要比了解深圳更甚。这期节目算是满足我自己的好奇心,以了解深圳过去是什么样的。而给我讲述这段故事的是少数派的创始人老麦。作为一个东北人,他 20 年前南下广州并最终落脚深圳。他有着一些让我瞠目的经历,而这些经历也让我们得以一窥深圳以及淘金深圳的人们,如何用欲望、旺盛的生命力,以及夹杂其中的丛林法则来推动这个小城的快速成长。我的合伙人丁教也加入到了这次谈话中。她从小在深圳长大,看到的深圳和老麦截然不同。我想她所描述的另一半深圳也能给大家对深圳的理解增加一个视角。欢迎收听。Audio主播徐涛,声动活泼联合创始人嘉宾老麦,少数派...

年度征文|攻守兼备、辞旧迎新——我的 2020 年数码设备更新

编注:本文是少数派 2020 年度征文活动 的入围文章。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少数派对标题和排版略作调整。「本文参与少数派 2020 年度征文:好物派送员」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 2020,毫无疑问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最严重的「多事之秋」。新冠疫情的突然来袭,迎来了几乎长达半年的在家办公。也正是缘于在家办公,和「家门口的工位」有了更多的接触,更深入的体验,在细节处做了些许的革新。到了 2020 的完结的时候,蓦然回首,才发现今年的确辞旧迎新,迎来送往了很多数码「伙伴」。一屏一灯,为了工作更专注家里原来是有一台显示器的,因为使用的很少,去年出给了同学。没曾想今年突然在家办公(长达半年),13 吋的 Macbook Pro 用起来就显得捉襟见肘。没有办法同时浏览多窗口的动态,只能够靠娴熟的手法不停的切换应用。整理照片的时候,看到别人用...

为了游戏世界里沉默的少数派,她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本文首发于 游戏动力,原标题:《<魔兽世界>里的「无声者」》,作者组长。少数派经授权转载,仅对文章内容和排版略作调整。阿吉从小到大几乎只玩一个游戏,那就是《魔兽世界》。只凭这一点,就足以让她和别的玩家区别开来。不过阿吉的情况还要更特殊一些——她后天失聪。聋哑人等残障群体也玩游戏,是近年来游戏圈越来越关注的一个事实。从微软推出的 Xbox 无障碍控制手柄,到 TGA 去年新增的无障碍创新奖项,再到见诸各个游戏媒体的残障玩家报道,都表明残障玩家的境况在变好。只是,玩家们之间的相互理解,可能仍然没有那么容易实现。不能正常听声的阿吉,一直一个人玩《魔兽世界》,但这个游戏里存在大量需要组队通关的副本,也就是「团本」。她每次加入团本队伍,都只能凭着自己的技巧和眼神默默与队友配合,不过一旦犯了错,负责指挥的「团长」就会在...

年度征文 | 胶片摄影不完全入门指南

编注:本文是少数派 2020 年度征文活动 的入围文章。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少数派对标题和排版略作调整。写在开头的唠嗑我是 2016 年入坑的,那个时候,富士 C200 是 9 块钱一卷,宾得 67 套机是 3,000 块。那时候,胶片摄影是廉价体验全画幅的方式。2021 年相比于几年前,胶卷和相机价格已经上涨了不少。对经济实力不足的用户来说,体验确实不如之前友好了。在 2021 年,我明显地感觉到,胶片摄影逐渐从一种工具型的摄影方式向享受型的摄影方式过渡。我拍的第一卷,拍摄于 2016 年,胶卷是 C200,富士 SP3000 扫描要入胶片坑,我们要首先了解一下这个市场的情况。因为胶片相机(绝大部分)已经停产多年,因此,这是一个存量市场,即:商品不会增多,只会减少。价格只要涨上去了,就不大可能出现回落。但是,毕竟胶片摄影的方式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虽然某个型号机型可能被炒高,但是整个市场的产品存量依然很大,我们还是有很多选择的余地。胶片的没落是一种整体的趋势。就现在来看,胶片生产商依然在逐渐停产胶卷,也就是说他们依然是不看好这个市场的。很多玩家担心:会不会哪天,胶片全部停产了呢?在这种「朝不保夕」的焦虑感下,有一些经济实力较好的玩家...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