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力量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鬼滅以後〉熒惑(香港)

抄寫及攝影:黃艷梅〈鬼滅以後〉 熒惑(香港) 在開往日出的鐵皮火車裡再聆聽一首安眠曲就可以死去嗎就可以從夢裡甦醒嗎? 只有那些告別時代的人踏雪而去有之隨焚風燒成灰燼有之如今哪裡都不在了 漫天塵埃裡我們走過一點點消失的街道行人從湧動的時間裡消失愈來愈多活人把自己偽裝成鬼開始食人飲血、唱鬼的歌 現世就是新的地獄圖景可是若到處都是地獄地獄的存在尚有其價值嗎? 所謂地獄的守門人是守住裡面還是外面?你指向遠方——黑森林在獵戶座底下像一頭巨大的野獸沉睡著北北西也有一個人在彌留 夜到了盡頭我站在黎明的階前接住那些下墜的影子百鳥迎向晨霧鋪蓋了天空鴉啼處處,而鬼早已無跡可尋 告訴我們日出的意義吧鐵皮火車始終以全速開往明日當陽光終於橫掃焦黑的大地孩子們要記得及時醒來執起燒剩的枯枝為人間這空白的曆法刻上日子 14-12-2020(蒙作者允許抄寫,謹此致謝。)

【Serrini的詩與歌 】講座 ─ 現正公開報名

  Serrini的詩與歌Serrini將分享她的文學/文化閱讀與研究心得,以及她走上音樂創作之路的經過,並以她的歌詞為例,討論她的創作方法及心路歷程。 名額有限,先到先得。報名前請確定你能出席。成功報名者將於講座前收到登入連結。嘉賓│ Serrini(梁嘉茵,香港大學香港研究哲學博士) 日期│ 2021年5月21日(星期五) 時間│ 4:30pm-6:00pm 形式│ Webinar 報名│ 香港中文大學在學學生及教職員報名連結: https://bit.ly/3xcM0rp公眾人士報名連結:https://bit.ly/3x4UhxP 查詢│ 電郵:powerofwords@cuhk.edu.hk電話:3943 8733。

〈紅〉曾詠聰(香港)

 抄寫及攝影:陳淑麗〈紅〉曾詠聰(香港) 紅色寧願是黑色的私生子,所以,誰也無法聽見它的呼吸。——谷川俊太郎〈顏色的氣息〉 我討厭紅色:番茄、紅椒,起初以為是味道,但原來是顏色,是結構。曾有人問我,為什麼節日是紅色,我不知道,或許因為血,血是家庭,血是溫暖,血是不可分割。有時我會想,上帝的血是紅色的嗎?那麼紅就代表著孕育,代表著從上而來的喜悅。 但我不喜歡紅色的食物,我確定。像番茄、紅椒,他們的顏色鮮艷,像玫瑰,我不會生吃玫瑰,所以我避免不少紅色的食物,除了西瓜。過了一段日子,我才發現,我為何偏愛西瓜,我討厭的是溫度,不是顏色,像我討厭火,討厭洗澡,討厭擁抱。 不是,草莓、櫻桃呢?後來我放棄了,放棄了所有關乎顏色的思辨。直到那天,我發現已經形容不了,我所看見的紅,是怎樣的紅。 ——《戒和同修》(2019年) (蒙作者允許抄寫,謹此致謝。)

〈過故人莊〉【唐】孟浩然

抄寫及攝影:譚棱欣〈過故人莊〉【唐】孟浩然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孟浩然全集》 

The Gift Outright - Robert Frost (Britain)

抄寫及攝影:何國璋The Gift Outright by Robert Frost (Britain) The land was ours before we were the land’s.She was our land more than a hundred yearsBefore we were her people. She was oursIn Massachusetts, in Virginia,But we were England’s, still colonials,Possessing what we still were unpossessed by,Possessed by what we now no more possessed.Something we were...

〈少女時代〉鯨向海(台灣)

 抄寫及攝影:張翠盈〈少女時代〉鯨向海(台灣) 又一年消失了終究差一點詩沒有寫成「好丟臉喔」「真的好害羞喔」進入了無限迴圈: 忍乳負重。不讓別人羞乳……沒有時間感傷在煙花倒數前一定要見你一面: 接下來的夢是嫣然幻化 回到少女時代偷偷在西裝堅挺的政客與拉鍊頹廢的小説家之間嗶嗶嗶据著嘴劃掉打過的勾勾: 舊時代的最後假象——革命在獨角獸旅館流淚如馬桶: 時間是無所不在的港灣天窗即將打開 入夜的明礬靜坐在自己的淪落上幻來生命的清澈見底: 萬一不小心觸鍵一切又重來一次萬一擁有少女心的都不是少女——《每天都在膨脹》(2018年) (蒙作者允許抄寫,謹此致謝。)

〈裂植〉律銘(香港)

 抄寫及攝影:黃艷梅〈裂植〉律銘(香港) 就裝扮著如常回家,開飯,開電視但靜音你靜靜告訴我夏至前下種的辣椒已布滿花蕾。某醫書曾說:退休後,專注栽種是退化的嫩芽。除了澆水,植物會自行呼吸陽光緣於自然。撒種不倚仗手勢你斜著黃昏到達我的畢業禮:「無辦法啦,要搵食嘛」年少時你會抽空來陪我鍛煉手腕考試後來教會我怎畫時間表和灌溉要專注某個晴天遇到會幕,我唱的詩歌你無法記住已經不記得確實是甚麼季節選擇鬆手栽種的或者是人,叫人成長的是氣候那天我叮囑你出門要小心,你也和唱你以為我變了調,我以為土地年輪走了音日光照著葉,葉上和暖,葉下就有影時候到了就會開花,收割沒甚麼技巧「辣椒到了時候就要摘心,餘下才飽滿」而我從不,掀起你心田的碎碎念——下種者或忘風吹動,葉紋吭出微微聲,和應著誰 (感謝作者投稿。)

〈江村〉【唐】杜甫

 抄寫及攝影:Cyrus〈江村〉【唐】杜甫 清江一曲抱村流,長夏江村事事幽。自去自來堂上燕,相親相近水中鷗。老妻畫紙為棋局,稚子敲針作釣鈎。但有故人供祿米,微軀此外更何求? ——《杜工部集》

〈熱蘭遮城〉 楊牧(台灣)

 抄寫及攝影:何國璋〈熱蘭遮城〉 楊牧(台灣) 三  巨礮生銹,硝煙在歷史的斷簡裏飛逝而我撫弄你的腰身苦惱這一排綠油油的闊葉樹又在等候我躺下慢慢命名  自塔樓的位置視之那是你傾斜的項鍊一串每一顆珍珠是一次戰鬥樹上佈滿火併的槍眼  動人的荷蘭在我硝煙的懷抱裏滾動如風車——《楊牧詩集II》(1995年) (蒙版權持有人允許抄寫,謹此致謝。)

A New Year - Helen Goldbaum (U.S.)

抄寫及攝影:張卓蓉A New Year Helen Goldbaum (U.S.)  Not like a ball thrown from the hand, But the slow breathing of a cherished sleeper- The fortunes of the world go up and down.  This is a grey-haired year, much spoken of in prophecy, But not one to be lived. We Inscribe a date half monstrous and half real- Surely beyond our time;  Once again those Briefly...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