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氮集--上海魏武挥的Blog - RSS Feed

不抱团跟风 不颂圣媚众 不跨界公知

Latest articles

谷歌取消了OKR吗

一 前些日,某科技媒体发文称,谷歌这个OKR率先使用者,取消了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替代以一套新的系统:Googler Reviews and Development(GRAD)。 这个信息引发了圈内的广泛传播。 客观事实是: 谷歌没有取消OKR。 但它对考核体系做了调整,也就是GRAD出炉。 二 这里的关键点在于,OKR其实不是员工考核体系。 OKR是用来做目标管理的,和员工考核体系有一定的关系。但两者不能画等号。 简单来说,OKR的重心在于“事”:目标。 GRAD才是重心于“人”:你这个员工怎么样。 当然,你这个员工怎么样和目标完成得怎么样,肯定是有关联的。总体来说,员工怎么样的考核体系比目标怎么样的管理体系,要来得大。但后者在前者中的权重当然不低。...

一个无能龙王的灭族

一 再品读一个西游记里龙王的故事:乱石山碧波潭万圣龙王。 这个故事发生在祭赛国。 这则故事的起头,吴承恩用小说反朝廷的痕迹非常明显。 祭赛国在一众和尚嘴里,属于“文也不贤,武也不良,国君也不是有道”,仅凭着金光寺里有宝,“万里有人曾见;昼喷彩气,四国无不同瞻。故此以为天府神京,四夷朝贡。”。 三年前失了宝,于是各方就不来朝贡了,国王觉得很没面子,本想兴兵讨伐,搞个外战。众臣都摆烂,大概觉得打仗辛苦,又或者觉得其实搞不赢,于是给了个台阶:是金光寺和尚们偷,拷问他们就行了。 为什么说吴承恩反朝廷呢,因为祭赛国拿人的部门,叫“锦衣卫”。 《西游记》在明代,的确是一部禁书。嘲讽明廷,不是这一处了。 二 话说这万圣龙王,有一次招待牛魔王,从牛魔王口中得知,唐僧一众四人西去路径上,会路过自己的地界。...

被坑龙王之子的命运

一 上文提到,泾河龙王,好面子智商却欠奉,品级不高,脾气倒不小。 一方面,和他掌管首都雨情有关,自觉非普通龙王;另外一方面,也和他背后的夫人家族有关。 泾河龙王是西海龙王的妹夫。也就是说,股级干部和局级干部,是有亲的。 但从《西游记》43回描述来看,西海龙王这边,未必把自己这个妹夫多当回事。甚至,隐隐还透着一股嫌弃:我大妹子可是下嫁你的。 二 43回书,西海龙王提到自己这个妹夫 因妹夫错行了风雨,刻减了雨数,被天曹降旨,着人曹官魏征丞相梦里斩了。舍妹无处安身,是小龙带他到此,恩养成人。前年不幸舍妹疾故,惟他无方居住,我着他在黑水河养性修真,不期他作此恶孽。 妹夫死了,妹妹被接了回来。一开始,妹妹的小儿子和自己是同住的,到了前年,妹妹也死了。这个小儿子,西海龙王就不大愿意放在身边了,打发去黑水河了事。好听话叫:养性修真。其实就是“赶紧给我滚,眼不见为净”。...

那位被部下坑了的龙王

一 《西游记》是一部讲西天取经的故事。 整部西天取经,有一个源头,就是泾河龙王和袁守诚的赌赛。这场赌博的结果,是龙王丢了性命,唐帝逛了冥府,才铺陈出了后来九九八十一难好长一篇取经故事。 所以,有必要细细品读泾河龙王这一则源头故事。 二 泾河龙王是个什么龙王呢? 八河都总管,司雨大龙神。注意,这话是泾河龙王手下说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位龙王成天听的都是“都总管”长“大龙神”短的。 我以前也以为这位龙王品级在龙族中挺高的,虽不至于和四海龙王等量,好歹也是内陆水系举足轻重的龙王。当然,在整部西游里,龙族整体品级其实很一般。 后来我搞明白了,这位龙王,级别真心不高。 成语所谓泾渭分明,讲了两条水,泾河和渭河。从地理角度而言,泾河是渭河的支流,而渭河则是黄河的支流。古代中国,内陆水系是四条水:江河淮济,分布指代长江、黄河、淮河和济水。这四条河,也都有龙王。...

那个曾经刊发过前无古人标题的媒体 关张了

一 一则来自计算机世界出版服务公司的通告文件,在微信群中流传了开来。 根据这份文件所述,计算机世界称自己现金流已断,公司将停工停业。 这意味着,所谓“中国IT史,半部看计世”的老牌媒体,计算机世界,就此寿终正寝。 这是一份创刊于1980年的老牌报纸,有“校长”之称的雷锋网创始人林军在微信发了这张图: 按照林军的说法,计算机世界非常赚钱,以至于投资机构IDG由于赚取的利润无法转回美国就搞了一个在中国的IDG风险投资基金。这可是投出许多中国互联网梦幻项目的成功VC。 算是传媒业曾经的黄金岁月。 二 计世虽然在圈内赫赫有名,但要说破圈之作,还是2010年7月的那篇《狗日的腾讯》。 我之所以称它前无古人,是因为正经的传统媒体,再刊发负面稿,都还不至于用这样的词。更何况,这篇文章,是当期计世的头条——请注意,我只使用了前无古人,并没有使用后无来者。...

朋友圈十年

一 2012年4月19日,朋友圈上线。 嗯,是的,朋友圈不是微信第一个版本就有的功能,是后加的。 朋友圈的知名度,可以用这个媒体用语看出来:某某某大佬的朋友圈是一个常见的媒体表述。 每日人物在朋友圈十年,也是我们的十年一文中写道, 十年过去,朋友圈早已超越了“社交”的定义,它变得像米饭、睡眠、空气一样自然,成为我们日常的一部分,许多人习惯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毕业、结婚、离职、成为父母的重要时刻。发布在朋友圈里的文字、相片、视频,就像人生橱窗,重新构筑了我们的十年。 让我们还是回到社交这个概念上。我一直认为,朋友圈属于最为洞悉人心/人性的产品,没有之一。从它的各项功能来看,微信团队对人心/人性的琢磨,已经到了极致的程度。 在虚拟世界里,它最大可能地还原了我们社交的种种——当然,也只是最大可能。做到完全,这就有点苛求了。...

我们生来的使命 终究是要找到我们

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和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含义上有交集的部分,就是所谓social——社交链条,但也有不同的部分。在本文中,我是进行区分的。 一 2022年以来,据说有几个大题目,会导致所谓的朋友撕起来。这些大题目包括且不限于: 1、清零vs共存 2、俄乌冲突你站哪方 3、中医对新冠有效果吗 4、你信任江苏通告吗 等等 事实上,不仅2022年,2021年、2020年——甚至可以这么说,打从有socia这个概念起,就一直存着割席议题。退群、拉黑、求删除,从来就没有消停过。 比如2012年年头,著名的韩寒代笔门事件,真是一场好撕。这都已经是十年之久前的“历史”了。 不过,也有人对这样的行为表示了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要求同存异,要兼容并包,要海纳百川,要:...

视频号上的演唱会

一 微信视频号搞云演唱会看来是搞出了甜头——对拉动它的活跃度大有帮助。 到目前为止,大规模的,应该有四次: 2021年年底,西城男孩,超2000万人观看 2022年1月,五月天,大概是1500万不到 2022年4月,张国荣演唱会修复版,1700万 就在本周,崔健演唱会,惊人的4000万 毫不怀疑一件事,那就是微信视频号未来将会有更多的线上演唱会 二 看一下这四场演唱会的主角: 西城男孩,出道23年 五月天,出道24年 张国荣,1977年就进入歌坛,1983年开火,03年离世。 崔健,1986年,登台献唱《一无所有》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微信视频号这四场演唱会,走的全是中年人路数:主力受众是70后、80后——当然,我承认也有90后甚至00后,但一定不会是高比例。 有朋友和我说,微信之父是张小龙嘛。...

观后感

反叛,不等于发对

朴素的道德直觉?啊呸!

引子 去年年底的时候,有个名人要开一场演讲。他的演讲稿巨长,几万字之多。 这位名人所创办的公司,我倒是推崇的,也是花费了几千大洋的忠实用户。所以,当我收到演讲稿预版本,说让我看看有无修改的地方时,我一口答应了下来。 长归长,倒也没啥。但就一处,一点不夸张,引发了我巨大的生理不适感。 直到今年夏天,在一个饭局上,我遇到了一个人,网名叫某某某,给了我这个词:“朴素的道德直觉”。 【”朴素的道德直觉”——某某某】 什么是“朴素的道德直觉”?就好比在这么一个村子里: 一家铺子善于经营,挣了村里人很多钱,可以。但是,突然有这么一天,他悄悄把铺子一卖,也不给大家服务了,而且还把在村里挣的钱全转到其他地方去了。那大家就说,这不好。 一个媒婆,在村里撮合婚姻,挣点跑腿费,挺好。但是,有一天这个媒婆融资了,要上市,天天堵在邻居门口催人家结婚,还说谁结婚就送你一盒鸡蛋,那大家就说,这不好。...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