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 - RSS Feed

高品质、有价值、有趣的移动游戏资讯

Latest articles

触乐夜话:我们还能坚持多久?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所以,中国队赢了吗?” 昨天晚上11点半,我收到了这样一条消息。我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回复,想了想只是说:“目前的比分是2比1,中国战队仍然落后,但趋势向好,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 那时的确一切正转向好的方向,PSG.LGD战队顶住落后两分的压力,扳回一城,避免了最坏的情况。小分的追赶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透过摄像机镜头,我能看到选手神态轻松、自信,有愈战愈勇之势。 没有人能断言自信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也可能我只看到了我期望看到的,但选手的精神状态良好是一个宽慰的消息。我相信这支队伍能夺得冠军,并不只是因为他们是中国战队,或是此前展露出了压制性的实力,而是因为我愿意去相信。这是一件完全感性的事情,我毫不怀疑,所以我相信。 ...

摸索吧!仁爱女子高校电竞部

下午3点半,中国的大多数高中生还在上下午的第二节课。对于日本福井县仁爱女子高校的大多数学生来说,3点半的下课铃预示着每天课程的结束。三年级学生村美优在座位上收好自己的书本,离开教室,向社团活动室一蹦一跳地走去。 村美优是仁爱女子高校电子竞技部的部长。今天和往常一样,她要在社团活动室里训练《堡垒之夜》,为接下来的比赛做准备。她还记得昨天在网上看到的一位职业选手发布的技巧,打算在下午的社团活动时间好好练习。不经意间,她加快了脚步。 仁爱女子高校电竞部新一天的活动就这样开始了。 每天下午,电竞部的部员会在电脑前训练电竞项目 ■ 来玩电竞吧 村美优从小喜欢电子游戏。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挥舞着遥控器用家里的Wii玩游戏了。她第一次接触电竞是看到网上职业选手玩《堡垒之夜》的视频。平时她最喜欢的游戏其实是《VALORANT》,一款以团队合作玩法为主的射击游戏。...

周末玩什么:“偶像大师”新作,再续童书旅行的邪恶国王与出色勇者

“周末玩什么”是来自触乐编辑们的每周游戏推荐。每周末,我们都会各自推荐一款当周的新游戏(偶尔也会有老游戏),它们可能是PC或主机游戏,也可能是手机游戏,来供大家参考、选择;也可能是集体品评一款热门或有特色的游戏,给读者朋友们提供一款游戏的多个视角。 当你在周末赖床,没决定接下来玩点什么好的时候,不如来看看我们的选择里面是否有你感兴趣的,也欢迎读者和开发者朋友们向我们寻求报导。 ■ 冯昕旸:《偶像大师:星耀季节》(多平台) 关键词:模拟经营、节奏、偶像 一句话推荐:和“偶像大师”企划的各位一起闪耀光芒吧! 无论你是否接触过“偶像大师”系列游戏,想必你多多少少在哪里听说过“偶像大师”——可能是一首歌、一部动画,或是一个热门角色、一张好看的同人创作图。距离最早的街机版《偶像大师》开始运营已经过去15周年,“偶像大师”已经成长为一个庞大而多彩的企划。10月14日刚刚上市的《偶像大师:星耀季节》(THE...

触乐夜话:测评的烦恼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作为游戏编辑,我到目前为止已经写过了一些游戏测评,平时看的也不少。不过,我到现在对如何评价一款游戏还是不能说完全有底气,尤其是意识到有人可能会把我们给出的评价当作自己选购或者游玩的参考时。 这和在豆瓣上给书影音打分或者在Steam上随手留个赞并不是一个性质,因为豆瓣和Steam上的评价有足够的基数,那么去找分数和评价来看的玩家至少知道主流的口味是什么,至于和主流的看法是不是一样,就是这个人自己的事了。当然,在游戏领域,如今的玩家也可以参考Metacritic之类的综合评分体系,那应该是一个更客观的总体评价,但即使这样,当我以媒体人的身份给出我那一份评价时还是有一些压力。我想说的是,媒体归根结底也是人组成的,但人们有时候不会将媒体与他们的态度分歧当作人与人之间的口味不同,而是可能会引申到别的东西上——比如这个媒体的水平怎么怎么样,或者是不是在“恰饭”。但实际上,影响媒体评分的往往是一些别的因素。...

从模组到独立发行的佳作,《遗忘之城》6年来经历了什么

一个饱经风霜的士兵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对世间一切充满了怀疑;一位农民,在黑暗的统治中渴望光明;一位圣洁的女祭司比所有凡人都更了解神......2015年底,《上古卷轴5:天际》的大型模组《遗忘之城》(The Forgotten City)在发布后广受好评。如今,《遗忘之城》成功褪掉模组标签,独立发行完整版,成为2021年迄今为止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游戏之一。 在过去的大约6年里,《遗忘之城》经历了许多变化,整个开发过程就像一场漫长而艰苦的远行。对Modern Storyteller工作室游戏总监尼克·皮尔斯(Nick Pearce)来说,他从项目一开始就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障碍:《遗忘之城》是史上第一个获得澳大利亚编剧公会奖的游戏模组,可是,由于皮尔斯使用一家巨头发行商提供的工具包进行开发,虽然故事是他创作的,但很难界定这个产品究竟属于谁。...

触乐夜话: 听着枪声向前跑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我上一次写触乐夜话竟然是国庆节前了,时间过得真快。半个月说起来挺短的,不过我的生活中也发生了不少事,以至于我莫名地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过了很长时间。 时间真是一个暧昧的概念。大概在四五年前,我在网上看过一个有趣的说法,大意是重复、单调的生活会削弱我们对时间的感知。就像日复一日地上学和上班,如果每天都过着相似的生活,我们慢慢地就会把每一天和很长一段日子混为一谈,记忆仿佛被“折叠”,3年、5年转瞬即逝。相反,要想“延长”时间,最好的做法是进入新的环境,遇到意想不到的人和意料之外的事。新鲜的事会自动把记忆填满。 我不确定这个说法的科学性,但我对生活的模糊感受好像确是如此。也在那段时间,我偶然开始听Pink Floyd的歌曲。我飞快地喜欢上了他们的歌。曲风华丽多变,又有一种深邃的洞察力,伴随着近乎诡异的气质。最著名的那张《月之暗面》专辑中有一首《时间》(Time),里面有几句歌词让我至今难忘:...

《OPUS:龙脉常歌》:挣扎的闪光

我不喜欢《OPUS:龙脉常歌》,即使它的Steam好评率一度有98%。 在游戏发售后的一个多月里,它一直维持着相当不错的口碑。这是“OPUS”系列作品的第3部,前作分别是《OPUS:地球计划》和《OPUS:灵魂之桥》,三者从属于同一个世界观,但彼此联系不那么紧密。谈及“OPUS”系列时,“眼泪”“浪漫”和“星辰大海”是人们常用的词——《OPUS:龙脉常歌》也不例外。在这一作里,主人公飞离地球,航行在星际里,到访行星和小行星们,书写自己的故事。 我喜欢“OPUS”的前两作,小而精致,故事好,也确实感人。但若要问《OPUS:龙脉常歌》有没有打动我……这是个富有技巧性的问题,我并不打算在这篇文章里欺骗任何人,因此这个问题有两个回答:“的确打动我了,但很短暂”,以及“虽然非常短暂,但的确打动我了”。...

触乐夜话:电子游戏玩家的直觉和常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昨天,编辑部的电视里突然传来了“恶魔城”的经典音效,转头一看,原来是祝思齐老师开始玩PlayStation会员库中的《恶魔城:月下夜想曲》了。之前在2D“星之卡比”里遇到了不少困难的祝老师挑战起了比“星之卡比”更为残酷的“恶魔城”。不过真正困扰她的似乎不只是战斗,还有存档:祝老师3次路过存档点,却没有察觉到它的存在,导致她已经玩了好长时间都没能存上档。 《恶魔城:月下夜想曲》是一款1997年发售的老游戏,大多数的操作说明都放在了纸质说明书内,包括如何使用存档点。“在房屋中央的立方体下方站立,按方向键上键即可使用。立方体变为棺材的形状代表存档成功。”少了这句简短的说明,没接触过“恶魔城”系列的朋友可能还真会无所适从。这个立方体甚至没有高亮标识,以至于祝老师路过后看都没看一眼。...

《审判之逝:湮灭的记忆》让我重新思考该如何帮助被欺凌的孩子们

(本文包含较多剧透,在游玩前请谨慎选择是否阅读。) 几天前,在世嘉任职超过30年的名越稔洋和“人中之龙”系列制作人佐藤大辅一起离开了世嘉以及人中之龙工作室。此时,距离工作室的“审判”系列第二作《审判之逝:湮灭的记忆》(LOST JUDGMENT:裁かれざる記憶)正式发售还没多久。新作故事承接前作《审判之眼:死神的遗言》,在上一部故事的3年后,木村拓哉饰演的侦探八神隆一来到《人中之龙7》的新舞台横滨异人町,在当地的诚棱高中针对新的委托案件展开调查,一步步深入真相,化解各种危机。游戏沿用了“人中之龙”系列的系统,完善了动作系统的同时增加了游戏乐趣。 本作的八神隆一宝刀未老,依旧是个帅气又能打的侦探 《审判之逝:湮灭的记忆》中涉及凶杀案、黑帮和各种明争暗斗的部分当然十分吸引人,无论是主角团,还是新出场的桑名仁、相马和树等主要角色都刻画得相当到位,但剧情中最重要也是最有价值的部分其实来自对校园欺凌问题的探讨。这样一款“法庭剧”式的动作冒险游戏让我重新开始了思考,我不禁问自己,如果在工作或生活中遇到类似事件,我该怎么面对?...

和《王者荣耀》去敦煌

■ 1、来到敦煌 飞机降落在敦煌莫高国际机场之前,我一直在看敦煌研究院第三任院长樊锦诗女士的自传体著作《我心归处是敦煌:樊锦诗自述》。书不长,几个小时就能看完。和很多女性作者写的书一样,这本自传里有那种不带侵略性,甚至有些内敛的娓娓道来——就我所感,几乎大部分女性作者的自传里都带有这种风格。在30岁之前,我难以感知到这种细微的区别。随着年龄增长,我也越来越能关注到那些被隐藏在文字之下的东西。 《我心归处是敦煌:樊锦诗自述》讲的是敦煌研究院第三任院长樊锦诗女士的故事——在一定程度上,她和许多同龄的知识分子有颇多相似之处。刻苦求学,一心报国,因为某些机缘巧合投入到某个事业中,又为之长久奉献。 “我见过老太太。”张帆告诉我。在敦煌,“老太太”是对樊锦诗女士的敬称,这个词中蕴涵着尊敬、亲昵和一点儿“自家人”的熟识。张帆是《王者荣耀》的品牌经理,他告诉我,在2018年的敦煌文博会上,樊锦诗女士曾经看到过《王者荣耀》同敦煌研究院的合作成果汇报。...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