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Latest articles

南方周末“回乡测水” 家乡水,清几许?

数据来自南方周末与创绿中心联合开展的“回乡测水”行动之饮用水部分,有效样本为35 个。数据主要由比色得出,因个人感官差异,或有误差。数据仅供参考,不具有法律效力。检测项目包括酸碱度、硬度、余氯、硝酸盐、亚硝酸盐、铅和细菌,除图中所列和一个点位的铅值之外,其他均为达标。 (何籽/图) 2014年春节前,南方周末与环保组织创绿中心联合发起了“回乡测水”行动。而在此前的2013年,数家NGO已发起了民间自测水质的浪潮。面对种种质疑和阻力,各家NGO遭遇了不同的命运。 共同的担忧 26岁的王华要当爸爸了,妻子在老家待产,这让他愈发担忧家乡的水质。在广东兴宁,因为附近的染料厂,家门口的那条河流时刻变换着颜色。 山东滕州的王家标和上海的张喆也有类似担忧。2012年夏天,王家标听说附近香料厂将废水不外排,而是灌入地下。张喆对气味特别敏感,她觉得上海的自来水有时候有味儿,很早就装了净水器。黄浦江漂满死猪的那段时间,她后悔没把家里都装上净水系统,只好将淋浴头换成了带滤芯的型号,可依然觉得“蛮恶心”。 他们都曾尝试解决这种担忧。王华想找权威的第三方机构检测,但不知道找谁,需要多少费用。王家标在环保部和县环保局的网站上投诉过香料厂,石沉大海。觉得有味儿时,...

【三言两语】卫生局:你们找药监局

同事在一家零售药店工作,按规定须持药学专业技术资格证书上岗。2013年12月,他到长沙市卫生局报名参加全国卫生专业技术资格(药学初级)考试,被告知条件不符,全国卫生专业技术资格考试只接受“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医疗卫生机构”内从业人员报考,零售药店显然不在此范围内。同事质问,往年也有零售药店工作人员报考,为啥能通过?卫生局官员答复:“我们按部里的规定办事,有问题你们找药监局解决。” 同事后来了解到,2013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新组建为正部级单位,不再隶属新设立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管理,非卫生系统的自然不能报考了。 考证这么简单的事情,说黄就黄了。只是同事心存疑问,全国零售药店有42万多家,需要报考药师资格的绝不在少数,总不能让这些人就这么一直等着吧? (作者为湖南省药品流通行业协会秘书长)

不是官话(20140213)

“你知道,承担我这样的工作,基本上没有自己的时间。今年春节期间,中国有一首歌,叫《时间都去哪儿了》。对我来说,问题在于,我个人的时间都去哪儿了?当然是都被工作占去了。” ——据《人民日报》报道,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俄罗斯索契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回答了索契冬奥会、中俄关系、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和发展前景等问题,还谈及自己的兴趣爱好。 “久久为功,积小胜为大胜,不信清风唤不回。”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誓言惩腐,称腐败是最严重的政治雾霾。 “我吃大食堂比你们有经验。” ——据《江西日报》官方微博,江西省委书记强卫节后到矿山,与职工在食堂一起进餐。 “我也有朋友圈,我也有微信啊,微信上面的内容很多,我也是微信的爱好者!” ——据南海网报道,海南省长蒋定之在参加海南“两会”时透露自己在微信上收到了三亚市长写的小文章。

【漫画一针】中国富豪“外逃”

(曹一/图) 中国的有钱人纷纷移民不是新闻,但因为移民申请太多,让一个国家不得不暂时冻结投资移民项目就成了新闻。在中国赚了大钱,理应是现状最坚定的维护者,这就让大量移民行为变得发人深省了。

上海“两梅案”:前检察官质疑核查过程

“核查人员没有找过这些重要当事人或证人中的任何一位,这样的核查恐怕不够全面。” 同样在2014年1月29日,上海宣布“两梅案”的核查暂告一段落。 当天傍晚17时18分,上海法院网公布“上海‘两梅案’核查结果”,内容仅33个汉字:“经对‘梅吉祥、梅吉杨案’(‘两梅案’)全面认真核查,未发现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错误。” 由于消息发布于除夕前一天临近下班之时,且仅在网上公布,连追查此案8年之久的退休检察官刘炳华都直到大年初一(1月31日)才看到消息。 1995年,上海市民梅吉祥被指与兄弟梅吉扬合谋杀害妻子顾敏黎,致其重伤,兄弟俩双双入狱。从已故知名律师郑传本,到上海市司法局前副局长、律协会长王文正,再到检察官刘炳华,先后介入调查,发现大量疑点,却始终未能翻案。体弱多病的梅吉祥至今仍在狱中服刑。 对这33个汉字,刘炳华有诸多疑问。梅家人1月17日最后一次去探监时,他特意让梅吉祥的女儿梅华(化名)代为询问:有关部门的同志是否来调查过?得到的答案是否定。 从狱中的梅吉祥,到已出狱的梅吉扬,从案发当天的重要证人、当时9岁的梅华,到案发后曾与顾敏黎有过重要交谈的梅家三姐,从梅氏兄弟的父母,到最早参与代理的律师陈春孚,再到熟谙案情的政法老领导王文正,都...

【方舟评论】为什么H7N9疫情必须每例通报

随着2014年春节前后新一轮H7N9疫情袭来,谈禽色变,你有木有?新发病例每日通报,当你看到被感染者几乎都有“活禽接触史”,你还敢买活鸡吗?还敢吃鸡吗?家禽业生意一落千丈是可想而知的。这不,一些地方甚至全国性的家禽行业协会及企业纷纷向政府请求“停止实行H7N9的每例通报,避免对疫情超密度的报道”。 官方拒绝,许多媒体也嘲笑家禽企业企图将行业利益凌驾于公共卫生之上。道理很简单。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卫生条例(2005)》,对新亚型病毒(含H7N9)引发的人患流感每例都要通报。中国是WHO成员国,履行国际公约义务是中国的国家责任。要求国际公约为国内的某些利益集团搞“私人定制”太荒唐,乃是视法治为无物。 中国政府这次很明智。2014年1月27日,国家卫计委下发了《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方案(第三版)》,规定:“国家卫生计生委每月定期公布全国人感染H7N9禽流感发病数和死亡数,各省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及时发布本行政区域的个案信息。”目前,各省份每日公布确诊的H7N9新发病例,全国汇总之后再向WHO通报。相关信息在WHO官网上向全世界公开。 道理到这儿就讲完了。不过家禽企业可能不服啊,还得再掰饬一下道理背后的道理:WHO要H7N9...

官场过年百年变迁

2014 年1 月27 日银川,宁夏纪委监察部门开展廉政清风调查。在银川市贺兰县一机关单位的停车场内,纪委监察局的执法人员在检查一公务车辆的后备箱内是否装有礼品。 (CFP/图) 1952年春节,正值“三反、五反”运动期间,上海松雪街蓉祥里弄口黑板上赫然写着:“朋友,你送过礼吗?这是否属于浪费现象。你收过礼吗?注意是否有贪污行为。” “我1994年加入到公务员队伍时,下面有些厂给我们送些鱼,一人分了一些,大家高兴得不得了。” 1931年:送礼之风开始浮现 1911年1月30日,是清朝最后一个春节。大年初三,上海道台乘坐火车去给江苏巡抚拜年。江苏巡抚要求,春节期间上海道不仅不许赌博,连民间的赛灯会也以敛财肥己的罪名,列入查禁之列。 一年之后,中华民国在南京宣布成立,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随即宣布废除旧历改用公历。然而1912年2月18日,民间照例过了传统新年。 辛亥革命后,国家以公历纪元,民间普遍难以适应。为此,内务部向大总统袁世凯提出以阴历元旦为春节呈文。1913年7月得到袁世凯批准,确定以每年旧历正月初一为“春节”,并同意春节例行放假,次年起开始实行。这也就是“春节”一词的来历。 1928年12月,蒋介石北伐成功后,国民党中执委提出...

一周高论(20140213)

N0.1 MDPI被揭能扇醒SCI论文狂热吗 人民网 2014年2月7日 云无心 (原文摘编)林树坤的“多学科数字出版机构”(MDPI)进入中国已经好几年了,此前一直只在迫切要发表学术论文的科研人员中转悠。突然之间,它广为人知,有人把这个注册于瑞士、旗下有127个学术期刊的出版机构查了个底朝天。 客观地说,林树坤初期的做法也并不太出格——除了盗用诺奖得主的名字作为编委之外。在十余年中,其经营的期刊也有几份被收入了SCI中。虽然被收入SCI并不能说明期刊的水平高,但也可以反映它有了一定的作者和读者群。 以此为基础,迎合国内对SCI论文的追逐,林树坤逐渐开始了在国内的忽悠。2008年,MDPI进入中国,此后每年平均开办二十多份期刊,吸引急于发表论文的中国学术界“以钱换文章”。为了敛财,所谓的“同行评议”形同虚设。为了更具吸引力,还疯狂山寨著名学术期刊的名字,有著名的学术期刊cell、cancer、polymer,他就开办cells、cancers和polymers——在这些山寨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列在简历上,也就可能鱼目混珠。 一百年前,方鸿渐在国外买个“克莱登大学”文凭就可以衣锦还乡。今天,方鸿渐的继任者们手段也更加高明。只是,这是一个信...

驻京办生存“新”法则 春节已“减负” 送礼根难除

一些县级驻京办改名为服务中心、商会、会馆等,仍然私下运行。2014 年春节期间,驻京机构接待数量减少,负担轻了,送礼原则由过去的“能送出去尽量送”,改成“能不送的尽量不送”。 (CFP/图) 由于当地盛产山药,以前每年春节这个驻京办送出的山药都是1000多箱(每箱10斤),今年只送了100来箱。 “毫无疑问,今年公款吃喝、送礼的现象少了很多,但如果说是完全刹住了,那也是假话。” 2014年正月初九,甄凡(化名)独自驱车700公里,傍晚到达北京。 已过不惑之年的他,是中部某县级市的“驻京办”主任。2009年国务院决定撤销县级驻京办之后,他们的驻京办一直以商会的形式变相存在,连他共有3名工作人员。 去年腊月二十八,三人一道开车返乡,不过正月初九回京时只有甄凡一人,另2人继续在家休假。 “在往年这是不可能的。”甄凡说,以前每个春节,至少要留一人在北京值班,他到北京工作9个年头,有5个春节没有回家,回家的几个春节,节日期间还要随领导一起到北京拜年。 甄凡从内心觉得,“八项规定”让他们轻松了很多,春节期间不需迎来送往。“负担轻了,但还不够彻底。”不过,他说,一些特别的关系还是需要维护,该送的礼还是要送出去,只不过送得少了。 由于当地盛产山药,以...

【方舟评论】2014年,打破兜底潜规则势在必行

2014年春节已过,如何预测这一年的宏观经济形势?开年发生的中诚信托金开1号计划兑付风险事件是绕不过去的。 尽管这一次的结果与以往一样,还是维持住了信托金身不破、票据刚性兑付的神话,可这恐怕是最后几次能获得刚性的兑付了,刚性兑付的瓦解,其实已经进入倒计时。 允许刚性兑付的瓦解,不是个小事情。其意义或价值要远远超过金融合约本身所牵涉到的金额。可以这样说,这是对市场力量的一个大级别的解放,同时也是整个解放市场过程中所剩下的最富隐蔽性和根本性的几项工作之一,是难啃的硬骨头。 为什么这么说? 且让我们看看“刚性兑付”究竟是怎么回事。追本溯源来看,“刚性兑付”,脱胎于计划经济,是计划经济国家中“兜底承诺”这一更高级别的潜规则的表现形式的一种。 “兜底”,是计划经济中不成文的潜规则之一,也是最大牌的潜规则。这个“兜底承诺”的潜规则,体现在项目起步之初,这时它就是科尔奈所总结的大名鼎鼎的“预算软约束”;体现在交易达成之后,这时它的作用更细致一些:在买方一端就是所谓的“刚性兑付”,在卖方一端,就是“破产软约束”。 在纯计划经济年代,国家的“兜底承诺”直接作用在项目上,表现为赤裸裸的“预算软约束”;在市场经济开始发展起来之后,这个“兜底承诺”就相对隐蔽...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