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Yin's Life - RSS Feed

I am not perfect but my life is.

Latest articles

苏北之旅

为期十天的春节出游圆满结束,今年过了一次别样的春节,从腊月二十九开始便抛开一切家务,带着一家人以及两个舅舅家一行共计11人,去昆山酒店过年,并从大年初二开启苏北之旅。 有人说苏北是苦寒之地,其实有些片面,一路上我们与麋鹿亲密接触,与丹顶鹤共舞,感受千年盐都兴盛之地,漫步淮阴方寸之间,在吴承恩故居与齐天大圣偶遇,在狼山顶上眺望长江,品鉴各地淮扬美食,江河鱼鲜,乐此不疲。 特别要夸一下车马之一的特斯拉,十天一共开了1600多公里,长途自驾毫无压力。此行线路冷门,所以游客稀少;天寒地冻,但是兴致不减。疫情以来三年都没有正经自驾出游过,这次是解封后第一次长途自驾,很开心!期待下次家庭出游! 未完待续……

兔年大吉

农历新年将至,给博友们拜个早年,祝各位兔年大吉,健康顺遂! 今年也是我建立博客的第十周年,值得庆祝一下~

我的二零二二

这奇怪的、讨厌的、无厘头的一年终于走到了尾声,还是要来博客写上几句,感觉才完整。12月基本上一半的时间都是待在家里的,原因自然也是众所周知,阳了。12月18日下午2点左右开始发烧,第二天睡醒烧就退了,没有吞刀片的感觉,基本上就是鼻塞流涕和咳嗽,也就是18号在床上躺了大半天,第二天早上醒来退烧以后就又开始做家务了,算是比较短的病程。看着隔壁博友的年终总结,还是一样丰富多彩,让我不禁想要翻翻自己的相册,看看这一年究竟做了些什么,因为在没翻相册之前,唯一能够让我第一时间就想到的,竟然是今年一年什么也没做,劲做核酸了。 是的,我的小本本上都记着呢,今年我一共做了132次核酸,从3月开始就密集地做,尤其是4月和5月,基本上天天在做。最后一次做核酸是12月15日,因为第二天我要去医院给儿子配眼药水,5天后的12月20日,官方发布进入医院不再需要核酸了,变态防疫政策终于停止了。...

记一件小事

发烧了,38.5℃ 12/15日,周四,大家还正常上课上班的,周五女儿学校就网课了,接着儿子学校也网课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阳了。 12/16,周五,在家办公,孩子在家上网课,烧饭收拾得不亦乐乎,感觉在家里待着等病毒来袭也很笃定,堂哥中午送来了几盒布洛芬,更安心了。 12/17,周六的清晨,女儿单管核酸结果在取样后19个小时终于显示了,而且显示的是【阳性】,大大的两个红色的字,显得有点讽刺,因为在新的政策出来前,似乎从来不显示阳性的,而只是一直显示检测中,无论如何,我家的第一只羊出现了,靴子落地了。 随后女儿开始发烧,38.7℃,头疼,体乏,网上说的喉咙疼倒是没有出现,看来可能是南方毒株。小朋友挺坚强的,下午在床上睡了几个小时,晚上还爬起来做作业了,看来也是个爱学习的毒株,哈哈。...

再游张园

12月1日修缮一新的张园重新对外开放,和朋友一起去逛了逛。张园坐落于市中心茂名北路南京西路交界处附近,媒体宣传的文案铺天盖地,有兴趣的可以搜一下,而我从一个单纯的城市探索者的视角来说一说再游张园的感受。 灰墙红砖,干净利落,再加上统一设计的logo,各种高级感扑面而来,历史遗迹配上现代渲染手法,真是美不胜收。 这几年历史保护建筑重修以后引入商业的模式越来越多,从淮海路的新天地开始,就一波又一波地出现这类旧房动迁改造,修旧如旧的地标,前一阵子新开的苏河湾万象城旁边也有一片类似的。不过张园的名气可能更响亮一些,之所以说可能,是因为我确实也不太了解这块,通过一些公众号,我了解到张园在晚清时算是上海最大的公共活动空间,张园只是个简称,全名是“张氏味莼园”,因当时无锡商人张叔和曾持有过这块园子,所以取名为张园。据说霍元甲在这里比过武、上海第一辆自行车就是从这里开始骑行的、又比如第一个室外照相馆也开办在这里等等。1911年1月15日,上海各界还在张园举行过剪辫大会,可见其社交地位的重要性。1918年以后张园的娱乐活动功能逐步退出,地块被分别出售,随后就建起了若干的石库门供人居住,变成了民居。最近这100多年...

三餐四季

把菜单栏里的“魔法厨房”改成了“三餐四季”,源于这个周末在家做菜有感。魔法厨房显得太浮夸,不接地气,三餐四季平淡简约,确为日常,所以就改了。 最近平时工作日我其实也做饭的,但就晚上一顿,因为是下班后到家做的,所以基本上都是快手菜,也不讲究摆盘之类的,尽快开吃是王道。周末就不同了,很多时间折腾,当然更要拍照记录下来。 这篇文章里的配图都是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我在家做的几个主菜,看上去是不是还挺不错的?尤其是我上周刚入的不锈钢长方形盘,特别称心。之前我都用不锈钢盆子的,但其实盆的话,不太容易平铺,尤其是码味的时候,并不是每一块肉都能均匀码到,换了这个样子的不锈钢盘子,特别方便备菜。两天周末摆弄下来,成就感满满,尤其是孩子们说好吃的时候,开心盖过了劳累。 ...

开锅仪式

公婆11月3日回老家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并不是短暂地回,而是回去长期修养一段时间,因为婆婆刚刚化疗结束,需要静养。 先生是家里的独子,公婆在我女儿出生的前几天来上海,一转眼已经13年多了。这十几年来他们每年也都会回老家几次,但都是比较短暂地休整,随后又来帮我们照顾孩子,任劳任怨。我自认为是个不太计较的人,和公婆同一屋檐下,虽生活习惯不太相同,但基本上也没有什么矛盾。平时公婆和我们楼上楼下可分可合,可是厨房只有一个,所以平时的主理人以公婆为主。这次公婆回家,清理和带走了很多他们在厨房里的用具,我在若干年后的今天又重新成为自家厨房的主理人,不禁有点激动! 下厨房这件事情大概可以从当年新婚以后说起,因为结婚以前的我是滴水不沾的。新婚伊始对下厨充满了好奇,当时买了很多工具,西式中式统统拥有,但折腾热络了一阵子就安静了,因为有时做出来不好吃没人捧场,有时做多了又吃不完浪费,于是厨房和那些工具们一起,渐渐变成了摆设。后来公婆来了,厨房又重新热闹起来,我偶尔参与其中打个下手,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样子,尽管有些烹饪方式和厨房布局我并不太赞同,但既然是吃现成饭的,就不要再多啰嗦了。...

苏州河边的商业

上周秋高气爽,于是和老爸骑行了20公里,在苏州河沿岸逛了一大圈。苏州河经过最近几年的建设,已经越来越美了,不仅河道干净了,商业也各种各样,各具特色。比如,头图上的这个1000棵树,出自THOMAS HEATHERWICK的设计,位于苏州河普陀段,清水混凝土和景观园林的巧妙融合,早在17年建设的时候我就来拍过照片,现在建成了,才刚刚有空来看看,不过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涉及不好看,有点阴森,可能是这个原因吧,所以商家在一个个水泥墩子上加装了蝴蝶结,看上去喜庆一些。 另一片商业也是最近新开的,位于苏州河西段,苏河湾万象天地,主打的巨物装置,整个商业分为东里和西里,巨型的艺术装置特别吸睛。只是现在的商业,我都怀疑是否真的盈利,感觉都是亏损的状态,没有太多的人气。新开的商场,去一次拍拍照,凑个热闹,就基本上不会去第二次了。

舞台剧《繁花》

前几个月我自己瞎折腾,把博客的字体和主题弄坏了,归档也没了,加上如今这副此起彼伏疫情管控的死样子,真的实在是沮丧。昨天王同学帮我博客修好了,一切又回到了原来应有的样子,我开心极了,也去逛了几位友邻的博客,尤其是老虎先生今天白天发给我的消息,和秦大叔今天在我博客上的留言,我觉得还是得更新下去。 国庆长假家里蹲,没什么特别的活动,看了一场舞台剧《繁花》。疫情三年来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看戏,48小时核酸附体,走进剧院,真的是久违了。根据金宇澄的知名小说《繁花》编排的舞台剧,这次是第二季,其实早在今年五月就应该在美琪大戏院上演的,但因为封控的原因,延后了,我这才有机会在第二次重新开票的时候抢到票。 金宇澄的这本长篇小说很有意思,不知道各位是否看过,这本书在被创作的时候就直接带入沪语成分写成的,所以上海人读起来会不由自主地用上海话心中默念,于是这部舞台剧也理所当然地用上海话演绎。原本我还有点担心会不会演成滑稽戏,因为印象里只有看滑稽戏时才用上海话说的。看演出的时候倒还好,毫无违和感,反而觉得很亲切,知名小说+本地演员加持,非常棒的演出。舞台布景也挺喜欢的,上海话更加衬托人物性格,没想到的是竟然还有潘虹客串...

无题

很久没更新博客,主要是觉得没什么可说的,各种管控越来越多,没意思。 今天下班回家停好车,一个小时后下楼倒垃圾,发现车子背上蜘蛛侠到访,(⊙o⊙)哇,很难得如此完整,赶紧上楼拿了相机下来拍了几张。 博客的Theme被我弄坏了,字体不满意,可也不知道怎么弄,最近真的没有心情写字,连手写的日记也耽搁了很多天,暂时躺平摆烂吧……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