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坛子

不在墙内相见,就在墙外思念

Latest articles

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2001年9月11日,我还在上高中,电视里的新闻说,美国世贸双子塔遭遇飞机恐怖袭击,当时的政治课老师还给我们讲课,分析这类恐怖袭击事件的来头去脉。 听说从那次最惨烈的恐怖袭击事件后,坐飞机过安检要拖掉鞋子,随身携带的液体不得超过一定数量,且必须放在透明袋子里供目视检查。在911以前没有这些要求,之前安检穿鞋走过金属探测门,门不叫即可。 我认为恐怖分子所在的国家,其文明通常与被袭击国家之间的文明存在冲突,导致这些恐怖分子不怕死也要引爆飞机去制造袭击报复。而制止这些恐怖事件,只能通过不断加强的安检措施来避免。 上一周,因为工作需要,我出差去了东北辽宁,路途遥远,自然我的主要出行方式是飞机。坐了这么多年飞机,这一次感觉分外不一样。疫情期间,人们尽量减少了不必要的出行,机场不再像往日那么繁忙,这是不曾有的感觉。...

比特币定投实战收益回报率复盘分析

去年7月3日,我写过一篇日志《玩心不死地玩一把比特币》,然后还分析了《价值平均策略和定投两者之间的投资收益率比较》,得出了一点点结论。 然后我就知行合一开始行动,当时我采用了简单粗暴的定投策略——我喜欢简单的方法,即每周固定投入一笔钱买成BTC(我就当它是抽烟喝酒的小钱),并同时记录下投资信息。 到今天定投快满一年了,我将这些定投信息进行计算,来衡量投资回报率。把买得的BTC按今天的市场价换成人民币,除以总共投入的人民币,得出回报率是: 16% 即假如投入共100元,今天可以换得116元,这个回报率已经远超目前银行的定期存款的4%(年初存100元,年末可得104元)。 和定期存款不一样的是,定投投入的资金其实是动态投进去的,像上面的例子,并不是年初就投入了100元,而是相当于把这100元的总额分成了54个星期或者12个月,平均投入,后期投入的钱其实占用的时间很短。也就是说,上面对定投的回报计算结果16%并没有考虑到资金的时间价值:今天的一元钱,明年的今天是多少钱?...

没什么,你努力但不成功,是因你不够幸运——《随机漫步的傻瓜》

4月初,我不幸在高速公路上遭遇一场车祸。事后,撞我后面那个车主说,他的车子直接报废了。幸运的是,我们都没有人员受伤。 直到我最近读完黑天鹅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作品《随机漫步的傻瓜》,回忆起这件危及生命安全的黑天鹅事情,我认为这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 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极小,但它的代价足以否定其它绝大部分时间段的成功: 如果失败的代价过于沉重、难以承受,那么这件事成功的概率有多高根本无关紧要。 而黑天鹅事件虽然发生的概率很小,但只要时间足够,它一定会发生: 如果把无限多的猴子放在打字机前面,让它们去乱敲,那么其中一只肯定会打出一字不差的《伊利亚特》叙事诗。进一步探讨,这个观念可能不像乍看之下那么有趣,因为这种概率非常低。但且让我们把这个推理往前推进一步:猴子中的大文豪既已诞生。...

阳春鸡笼顶徒步露营赏高山草甸杜鹃花

不久前有驴友跟我说,四五月份去阳春市鸡笼顶爬山,看满山的杜鹃花。看了简单介绍后,决定要去欣赏这原生态美景。上个周末,终于找到时间,于是约上两个朋友,带上装备就去出发。开两个小时的车,到达景区入口时,发现赫然写着:疫情期间景区关闭!找负责看守的工作人员了解,原来本月初因疫情原因关闭景区,怎么说也不让进。计划了这么久,开了两小时车,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想了会儿,终于找到一个方法,找个当地人,让他骑着摩托车,带我们从其它小路进山,服务价格50元,挺值。沿着不知名的小路,路越开越窄,海拔越开越高,从水泥路开到泥巴路,直到车子不能再往前开。停好车背上行李,开始用脚丈量这个世界。路过山脚小村子,手机渐渐没有了信号,便向村民打听进山的路线,原来只需沿着那泥巴路走就是了。走了约莫一小时,总算到了高山草甸的边缘。此时已到中午,便原地休整,拿出自热米饭做着吃,一边感叹科技一边享受着这高山上的热饭热菜。吃完饭看到有人开着越野车上来了,看着他们在这样的路况里驾驶,总算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越野。接下来便开始高山草甸上的徒步。翻过一个山丘又是一个山丘,游客渐渐多了,大家一路上有说有笑,遇到返程的游客也友好地打个招呼。不少人看到我们的露营装备,都好奇地问我们是不是...

实践操作中你完全可以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

在学校做研究的时候,讲究严谨,至少不能出现逻辑上的漏洞。比如那句话:你见过一千只白天鹅,不能因此就说所有天鹅都是白色的,因为只需要出现一只黑天鹅就能证明不是所有天鹅都是白的。我们现在都知道:这世界上还真有黑天鹅。但是,出了学校后遇到具体的事情时,还真不能像学校做研究的那种办法。现实世界做事情时,讲究的是折衷,没有时间等待完美决策的出现,而是要快速作出决策。假如,让你去判断一个动物是不是一只天鹅,你完全可以用白色这个特点来作为判断是不是天鹅的标准必要条件之一。那么,如果真有人拿着黑天鹅来时坚持说是天鹅(黑天鹅事件:是指极不可能发生,实际上却又发生的事件),而负责判断的你又拿不准,那就将此事汇报给你的上司领导,让他们作决策或一起来作决策,特事特办。这就是理论研究和实践操作之间的差别。

尝鲜体验开通微信视频号

很早以前我用过抖音APP,玩了两天后,我说这玩意儿有毒,太浪费时间,卸载了。 最近微信出了一个叫视频号的功能,粗看起来也和抖音、快手差不多,也是走短视频的路子。 我的账号很奇怪地在测试阶段获得了抢先试用功能。最近更是幸运地给予了发布短视频的功能,相当于获得了尝鲜体验的内测资格。 为了对这个世界还保持着好奇的心态,我开通了我的视频号账号,见下面的二维码(欢迎关注互动): 作为一个多年的博客主,我一直相信文字的力量和魅力,对图片都不是很钟情,更不待见视频。但这个世界的变化趋势就是这样:短视频越来越获得用户的喜欢。 打发时间也好——反正有很多人本来就有大把的时间用来浪费,那些短视频创作者用来带货也好,它就是这样渐渐地走进了互联网的主流世界——也的确有不少有创意的短视频内容。 其实对于使用短视频,我很纠结。创作一则好的短视频(我的原则是“有用”和“有趣”至少有一个,否则就是浪费别人时间),一方面需要很好的素材和立意,另一方面需要剪辑技巧,这和键盘上打字进行文字创作还是有很大不一样。...

戴口罩对防新冠病毒到底有没有用?欧美为什么不戴?

首先声明,我不是医生,更不是口罩和病毒方面的专家。 疫情之下,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几乎都是强制性戴口罩防新冠病毒,有的企业甚至打出“可不戴胸罩也不能不戴口罩”的复工要求标语。 而欧美国家,到目前仍然是不推荐普通人戴口罩。不只是普通人实际行动上不戴口罩(这也有文化习惯的原因),连美国疾控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WHO都不建议健康人戴口罩,认为这没有什么用。 CDC does not recommend that people who are well wear a facemask to protect themselves from respiratory illnesses, including COVID-19. A facemask should be used by people...

如何卖掉你空投获得的Hive币[教程]?

Steemit被中国老板Justin Sun孙宇晨收购后,闹出一堆风波,涉及到交易所和开发者的问题都有。最后,见证人们强行弄了一个分叉,区块链上的分叉我们见多了。对于用户来讲,白捡一些空投币,也不是一件坏事。 除了个别进入分叉黑名单的Steemit用户,大家都获得了分叉变成Hive.blog的Hive币,只是到现在官方的Hive币钱包还不能打开,自然无法操作自己的空投获得的Hive币,更无法去卖掉它。火币目前Steem币的充值和提取都处于关闭状态,目前只有Bittrex支持Hive交易(未来可能会有更多交易所支持),但还没有开放充币服务。 今天得知,ionomy交易所支持Hive对BTC的交易了,也支持充币服务,只需要到ionomy注册账号,通过邮箱验证,就可以操作了,连KYC这样的验证都不需要(不验证应该会有额度限制),非常方便。...

疫情之下,一英国女士因两品脱牛奶倒下了…

两周前,一英国朋友在WhatsApp上问我关于中国新冠疫情的事情,我告诉了他一下我们的情况,并让他做好准备,严肃对待这个病毒。 最近,他在自己的博客文章里分享了他目前的情况,表示他幸亏听了当初的建议,谈到他们储存一些物资,孩子停止上学回家自我隔离等一些细节。 其中一个细节,他提到英国普通百姓超市抢购物资的情况,有一个男子为了抢购,从一名女士手中强行夺走两品脱牛奶,导致她倒在了地上,幸好旁边另一男子一拳将这名不文明的男子打倒在地,才把牛奶还回到女士手中。 An older lady in the supermarket was pushed to the floor for 2 pints of milk by a man who wanted them, he took them out...

鹅凰嶂露营记

我们喜欢走进大自然,因为大自然对我们没有偏见。 上周六,和上次晏镜岭爬山时遇到的驴友相约,一起去附近的鹅凰嶂去露营。此山海拔约为1300多米高,是粤西排名很靠前的一座山峰。 把车开到山脚下,停好车,背着露营所需行李物资就上山了。山路倒好,全部是修好的水泥马路,弯弯绕绕,路上不时见到蜥蜴和山泉水。超过1000米海拔时,遇到山谷中升起的山岚,腾云驾雾,有如人间仙境。一路上走走停停,总共花了不到三个小时就登顶。 来之前就知道此山成了一个军事禁区,只是没有想到想,到了山顶后,上面的军事营地真的封锁,不让游客进去,也就自然无法到达山峰位置,更无法在山顶露营。二人只好在营地附近稍作停顿,在查看营地水源的时候,发现山顶水池里居然还有好几条比较小的娃娃鱼。 既然无法山顶露营,只能下山。回到1000米高处的路边遗弃房子里(原来可能是修路工人的道班),我捡柴火,驴友就地生火烧水煮方便面吃。顺便玩了一下无人机航拍。置身大自然中,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有如山中闭关一样,此时此地,吃着热乎的方便面,倒也成了美味。...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