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最受欢迎的书评 - RSS Feed

豆瓣成员投票选出的最佳书评

Latest articles

让“组织行为学”揭露上司的“驭人之术” (评论: 李育辉组织行为学讲义)

说来惭愧,虽然我步入职场已经些年头了,但一直都没有置身于组织中的觉悟,因为我无论是做杂志社的编辑,还是交通警察,都不太需要团队间的协作,毫无上进心的我也秉持着躺平的心态不在这个组织中有任何的钻营。但是当我如今来到了市直单位,忽然要同时面对双重领导的上级部门、十个下级单位和本单位的各部门后,发现自己已经没办法保持以前那种“干好本职工作得了”的心态了。这时我想起了以前无聊时听过李育辉老师的在线课程,觉得她讲述组织发展的课程算是观点有趣又新颖,于是入手了这本她的新书《组织行为学讲义》来试图找到自己的困惑。本书并不是那种简单的为大家讲述办公室政治或者面向领导跟老板讲管理,而是从个人、团队、组织、大环境几个角度入手,让我们在自己所处的组织中得到新的洞见。比如《冲突:怎么避免内耗》一节中,作者就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观点,许多公司和组织为了避免内耗,各种手段严禁自己人之间发生冲突。殊不知这样才会把内耗放到最大——组织内不同的人、不同的部门因为资源和目标的不同出现冲突再正常不过,而上司们为了不让冲突发生,则一定会做出各种和稀泥的政策,搞得所有人心力交瘁。再比如在《办公室政治》一节里,作者又给我们讲了一个工程师,如何在正常流程以及公司最高层全部否决了自己...

青春无悔洒热血,不负韶华不负卿 (评论: 魔鬼周)

在很多人眼里,武警“魔鬼周”无异于地狱式训练,每名参训官兵都要经受体能上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山林地搜索、武装奔袭、红蓝对抗演练、极限推车、扛举圆木、翻滚轮胎、负重60斤、日行数十里等等,“魔鬼周”可以被分解成无数个极限训练课目,他们的训练场地,不止在密林、高山、幽谷,也可以是狂风劲吹的大海边。 当爆炸、狂风大雨接踵而来,特战队员能做的只有冲刺与坚持,竭尽全力争夺最后的胜利。这些实战训练,在各种严酷环境下,通过持续的高难度,既考验队员们的体能与技能,更磨炼他们的心理抗压能力与意志力,在极限淬炼之后,不仅锻造了特战队员反恐作战的能力和血性胆气,更让他们得到了脱胎换骨的成长。 由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新生代军旅文学作家窦椋创作的长篇军事小说《魔鬼周》正是取材于武警部队的实战化训练品牌之一的魔鬼周极限训练。讲述了武警特战队员王战历经两次“魔鬼周”的失败后,在“魔鬼”教官陈东升、朗宇,战友张铭、刘楠,老班长赵科,心理咨询师陈菲等人的帮助下,终于克服儿时因目睹父亲葬身大火之中而产生的心魔,成功加入巅峰特战队。...

“皇恩浩荡”:帝王心术与臣民心态的百景图 (评论: 专制主义统治下的臣民心理)

看着作者谢天佑老先生在书中,上下三千年的时间脉络中恣意遨游,各种高文典册、稗官野史信手拈来,明明那些汉唐以来前车之鉴比比皆是,也阻挡不了后来人的前赴后继,重蹈覆辙。总算能够明白了一个关于学习历史的经典结论,那就是黑格尔所说的:“人类唯一能从历史中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都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看看明清两朝那几位纵横官场的人中龙凤,颖悟绝人、博闻强记的解缙,又或者是少年登科、中年戎马一时无两的年羹尧大将军,如何不会晓得韩信、李善长之流功高震主,恃才傲物,最终免不了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惨痛结局,却同样难逃事到临头自个儿身死人灭的下场。由此可知,所谓君臣之道,功成身退不常有,君臣际会,共创大业更不常有,在权力结构、个人欲望、政治格局相互作用下的处处提防,彼此顷扎,你死我活才是绝大多少的状况。《专制主义统治下的臣民心理》是谢天佑老先生的最后一部历史作品,可惜他的突然辞世未能将其彻底完成。书的进度被永远停留在张居正和王安石的变革档口,多少让今人读来有所遗憾。所谓专制主义,可以理解为中国古代统治阶级来统治国家的某种体制,从官僚体系,到社会关系,再到普世价值观的建立,无处不制约着整个社会应有的活力,和每个人的思维模式。本书作者以君臣关系作为切入口,...

田晓菲、格非、侯文咏 (评论: 没有神的所在)

在《金瓶梅》研究领域有三颗绽放着孤独色彩却也相互辉映的奇异星星——田晓菲《秋水堂论金瓶梅》、格非《雪隐鹭鸶》、侯文咏《没有神的所在》。如果说《金瓶梅》在文学史上孤篇横绝、承受了五百年的峰顶寂寞的话,那么这三部解读之书同样的以其精妙无比的奇思和撰笔而在金学研究中倍显孤独,因此在阅读这三部书时,往往会替代田晓菲、格非、侯文咏而产生一种惺惺相惜的雄杰之感——原来五百年来擘开世俗之见而能洞透兰陵笑笑生的人不止一人,且能把这种洞透精准而深邃的表达出来的人也不止一人。三部书有几处共通的特点给我很深的印象:首先,田晓菲、格非、侯文咏在其著作的序言中都无一例外且津津乐道的描述自己初读《金瓶梅》时的震撼、冲击和慨叹。格非说自己最初读《金瓶梅》只是为了证明一个自己坚定不移的信念:“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比《红楼梦》更好的书了”,结果则与田晓菲一致:“竟觉得《金瓶梅》实在比《红楼梦》更好”,侯文咏则说阅读《金瓶梅》让自己“重新经历了一次年少初次读好小说时的震撼——着迷、赞叹、眩惑与不可自拔”;其次,三者具有极其开阔极具高度的阅读视野,直是拿来二十四史、经籍百家做注脚,方能读懂《金瓶梅》的伟大。最震动我的是田晓菲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来概述西门庆在李瓶儿...

“我身上的海”:谈朱朱诗歌的身体语言 (评论: 我身上的海:朱朱诗选)

布朗肖说:“言语具有一种不仅能够再现而且能够毁灭的功能。它致使事物消失不见,它让客体不在场,它把它消灭掉。[i]”而诗人拒斥这种语言,因为他们“希望恢复语言自身的价值,他想把它变成可见的,他想把它从所有试图消灭它的东西那里带开。”巴什拉认为,诗歌拥有一种能够穿透表面、抵达新世界、探寻物质深度的能力,这种能力来自于诗歌的身体内蕴性。由此,诗歌语言似乎天生具备了重现被语词抽象化的事物的能力;而它的具体作用方式,可以认为是从异样、微观或有深度的层次重新接触事物,既而实现什克洛夫斯基所呼唤的“词语的复活”,具体来说,以陌生化(OCTPAHEHИE)的方式,使生命的“散发”延宕并召唤语词的奇异性[ii]。这种目的如何达到,朱朱提供了这样一种写作:以形体特征说话,形体和背景互涵[iii];同时,将官能放大,以身体入诗。在他的诗中,身体既作为景观,从形象和触觉层面重构感知,同时,身体作为被解构和再建构的对象,恢复了人和物的在场,召唤出一种基于历史和未来的“超尘世的凝视[iv]”。一、...

愿每一天都是热爱 (评论: 放学后的小巷)

2019年6月,由上海的几位推理作家组织的QED推理奖正式开始收稿子了,时间周期为一年,这是国内第一个给新人创办的长篇推理小说奖项。推理圈很贫瘠,有许多推理爱好者费着心力和财力在做贡献,作为出版方——插播一句黑猫文库就是为了多一个出版平台而建立的子品牌——唯一能做就是替获奖选手出书。所以QED的奖品只有一样——一份出版合同。经过筛选,来到9位评委手上的是5篇待定作品。我记得2020年十一特别忙,1号在给淘票票互动回答影迷问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找我),2号开始出去玩了,利用几程飞机的时间看完了所有稿子。去的地方很远,怕行李太重所以一张A4纸打了4页稿子,干燥的机舱里只有我开着夜灯,双眼布满血丝。5篇最终待定作品都很好,陈俊霖的那篇叙诡特别好,还有一篇火魔法,故事性非常好,希望作者能继续写下去。读到钟声礼这篇的时候我很震惊,体会到了“头皮发麻”“想跪着读三天三夜”的感觉,说实话这种感觉是真实存在的。就是当你读到一篇好推理,在得到解答的时候会想“XX,还能这样写,XXXX”。《放学后的小巷》(原名是《堕落巷不堕落》,为什么改名你们自己想)是一本短篇推理小说连作集,由好几个日常推理故事构成,并在最后一章给出串联的解答。那么什么是日常推理?什么...

使人脱发的“小说妖魔”—— 浅谈朱岳的手绘艺术 (评论: 脱缰之马)

人体器官“耳朵”,是《脱缰之马》的核心秘密。开场第一个故事《六耳》,就是关于“耳朵”的:作家发现自己身体上长出了两对奇怪的耳朵,它们能将所有外界听觉范畴中的人类话语,变成与原意毫无关系的念白。主人公利用这两对耳朵,将自己多年前发表过的作品反复重新“编译”,化为无穷无尽的新作,并从中选出二十四篇结集成册,准备出版。读者此时翻回目录页,点数《脱缰之马》中收录的篇目,会发现一共恰好是二十四篇—— 或许可以这样理解,本书中所有小说,包括《六耳》这一篇本身,都是由作家本人用耳朵写成的。当然,如果我们对于“耳朵”的文本研究止步于此,一定会迷失于能指的迷宫中。所幸,我拿到的是一本经由朱岳老人亲笔签绘的《脱缰之马》。在下面这幅令人感到一言难尽的作者自画像中,隐藏着解读本书的钥匙。《脱缰之马》作者自画像,朱岳,2021《脱缰之马》第十一篇《耳语》,位于全书页码接近一半的位置。故事非常有趣,可以视为《六耳》的一个重要脚注。小说主人公身处于高层居民楼(第二十一层)的家中,出现了微弱的幻听。声源来自于楼下的小区花园——...

黑塞评《白痴》|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一个时刻,经历陀思妥耶夫斯基那富有洞见的瞬间 (评论: 白痴)

赫尔曼·黑塞 | 文姜乙 | 译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白痴”列夫·梅什金公爵常被比作耶稣。这当然可以。人们可以拿任何一个被神秘真理触碰过,不再将思想从生活中剥离,并因此孤立于他的周遭,乃至成为一切的敌人的人,与耶稣相提并论。为此,在我看来,梅什金与耶稣之间并无极为显明的相似之处。他唯一肖似耶稣的重要特征,是他“胆怯的贞洁”。对性和生育的隐匿恐惧是“史实中”的耶稣和福音书中的耶稣不可或缺的特征。这一特征显然隶属他尘世的使命,甚至在勒南(法国作家,历史学家)笔下肤浅的耶稣形象中也并未被疏漏。 《白痴》[俄]陀思妥耶夫斯基 著 耿济之 译 果麦文化 | 山东文艺出版社2021年5月但奇怪——虽然我对常拿梅什金和耶稣相比鲜有激赏——却还会在无意间将两者的形象联系在一起。这一点,我很晚才从一些隐微之处有所觉察。有一天,我想到白痴,突然发现我对他最初的思考总是涉及他貌似次要的部分。想到他,我脑海中浮现的总是他出现在一个特殊的、毫无意义的次要场景中,正如我想到救主。当某时的联想唤起我心头的耶稣意象,当耶稣这个名字,响过我的耳畔或映入我的眼帘,我的第一个闪念,从不是十字架上的耶稣,旷野中的耶稣,行神迹的耶稣...

所谓《现代西方的兴起》…… (评论: 现代西方的兴起)

总有人怀念我们中华民族的汉唐盛世何其伟大,“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绝于途”,无论国力,科技,影响力皆领先于当时的世界,如果平稳发展至近现代,我们理应一直保持世界头号强国的地位。可事实果真如此吗? 1840年,船坚炮利的英吉利帝国强行打开了大清朝的国门,击碎了大清王朝最高统治者“天朝上国”的清梦。关于“西方的兴起”这个疑问从此萦绕在每个中国人的心头,可以说,这个疑问是国人梦的结束和现实的开始。 美国学者彭慕兰用他的方式解答了我们的疑问,他把西强东弱的反转称为“大分流”(Great diversion):“荡荡乎八川分流,相背而异态”,不置可否的是,18世纪以后,欧洲凭借率先在英国开始的三次工业革命和技术革命,经济实力迅速崛起,从此,这一时间段成为中西方的分水岭,各自走向了不同的发展道路,渐行渐远,各方面发展差距越来越大。...

何必等来生:就这样孤独地自由,善良地叛逆 (评论: 我不会再次年轻)

及时采撷你的花蕾 旧时光一去不回 今天尚在微笑的花朵 明日便在风中枯萎” ——《致少女珍惜时光》罗伯特·赫里克 整本小说的核心内容概括成一句话便是少年自杀未遂,离家出走,后迷途知返,回归生活。 读着这本小说,我不由得感叹杜穆里埃不愧是悬念浪漫主义女作家,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细腻,在渲染神秘气氛的同时,夹杂着宿命论色彩。英国女作家达芙妮·杜穆里埃(1907.5.13—1989.4.19) 回想起在不同时代的同为英国女作家的蕾秋·乔伊斯,她在2012年首次出版了长篇小说《一个人的朝圣》。这两本小说在内容上都描绘了在路上的故事,拥有相似的描写手法且结局都让人惊讶,在形式上都为读者绘制了直观的地图,只是《我不会再次年轻》不是一个人的旅行。图片来源于网络...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