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最受欢迎的书评

豆瓣成员投票选出的最佳书评

Latest articles

《春山好》编辑手札:新书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次冒险 (评论: 春山好)

《春山好》去年9月去京都玩,到的第一晚匆匆与枕书、库索碰面,去她们常聚的小酒馆吃饭,身上带着她们当年出版的作品。饭后,几人散步到枕书在北白川畔的小小居所,半山上。是那样拥挤的房间,堆满了书,书架上床上地上,护照也随意地摆在书上。因为她第二天要早起飞去韩国,所以今晚是我们此行相聚的最佳时机。枕书说,想要把新书交给我。我当然高兴,心中开始各种计划与想法。稿件是分开发到我手中的,最初拿到的是她一贯描写京都生活的文字,吃笋,搬家,真如堂四季,想着新书也许是《有鹿来》和《松子落》的延续。但,后来的稿件愈发让我慎重起来,尤其是到1月,在“伊藤诗织案件”胜诉之后她写了一篇《隐秘的广场》,针对时事与她长期以来关注的女性话题做了深入的讨论。尽管在以往的日常沟通中,我们也常常讨论,几乎是每天的话题,但真正落笔纸面,收录到新书书稿中,我不免会思虑起来。再到韩国的旧书店与书院的寻访,不得不承认,枕书的这本新书让做惯了轻巧内容的我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提醒自己,必须要更加审慎和专注,且不说朋友身份,仅是从出版策划的角度来看,枕书此次写作的诚挚与真心也足以令拿到书稿的人感动。何况,我还是她的老读者,更清楚她转型的决心。不再局限于京都日常的记录与描写,而是将目光聚焦在...

以做爱为主线的《Norwegian wood》 (评论: Norwegian Wood)

(本文含有大量本书故事情节简述)十年后又重看了一遍《挪威的森林》这次是看的英文版。和十年前的观感截然不同了。十年前我还特意找了赖明珠译本看(因为知道林少华翻译有风格问题),当时觉得是不错的小说,但理解还是肤浅了。那时我还不理解心理疾病的严重,也没有听过那么多西洋音乐。重看是因为最近看了几篇村上春树的短篇(也是英文版),忽然开始理解他的小说技巧,谜一样的叙述方式。以前觉得莫名其妙的无法理解的人物性格忽然也变得非常自洽,于是我重看了这篇风靡大江南北中日韩英美法的流行畅销读物《挪威的森林》。首先,这本书名是个巨大的误解。Norwegian wood,是beatles的一首歌,这个词组在歌词里意思是一种木头,wood是木头的意思,但译到日本时被误为森林了中文也跟着将错就错。伍佰的那首《挪威的森林》就是读完这本书后写的,别看伍佰看着是个糙爷们儿,他写这个歌词非常细腻,也是非常准确的读后感。其实这本书就是讲了一个“爱你的心超出了界限,心中枷锁如何才能解脱”的故事。故事的内核并不复杂,属于青春校园爱情故事,一开始是渡边和唯一的好友木月及木月青梅竹马的女友直子的友谊,后来木月突然自杀,渡边和直子带着失去朋友失去恋人的伤痛离开神户去了东京,在东京偶然相...

人生到处知何似 (评论: 苏东坡新传)

近读李一冰(1912—1991)《苏东坡新传》,夜不能寐,连宵达旦,为之痴迷,为之嗟叹,屡屡心旌摇曳,遥想东坡先生的魅力,千载月华,如何照亮后来人们的生命。写苏东坡者众,真解人有几个?沉默如李一冰,若无《苏东坡新传》,有谁识得他?冥冥之间,人与人的牵系真的奇妙,一本好的传记和传主之间会形成怎样的关联啊?《苏东坡新传》甚好,且不说正文,极少有序跋,动人如斯。学者张辉诚偶遇此书,感动万分,多方寻找作者,后经友人搭桥与李一冰之子李雍鱼雁往来,得悉身世与撰书的缘由。彼时,李一冰为友中伤、身陷囹圄,于狱中遍读东坡,落笔成章,积年累月整理修改,一腔心血付诸其中。李雍借清刘鹗《老残游记》说道:“天下至性至情的文章都是一种哭泣:《离骚》是屈大夫的哭泣,《史记》则太史公之哭泣,《红楼梦》是曹雪芹的哭泣。如是,《苏传》便是父亲的哭泣。或许这是命运的定数,天降大任的道路必须如此酷烈。”这部传记遵从线性书写惯例,但据李雍说,真正的起笔从黄州始,方才补缀前后。贬官黄州,是苏轼遭遇的第一次大挫折。苏轼作《卜算子》云:“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人常赞词意高洁,李一冰却说此乃“忧患之词”,如惊弓之鸟的惶惑和孤独。有谁忽被羁押能不感忧虑呢...

简评 (评论: 怎样学习古文)

四星半。很适合我这个水平的入门。从桐城派的“因声求气”入,穿插唐宋八家的古文理论,唐宋古文以及先秦两汉古文的读法及比较,诸家、流派的风格,参以《文心雕龙》等书,最后从方苞、刘大櫆、姚鼐这一派别风格出,也算构成了一个圆。我觉得姚鼐的话是最重要的:“大抵学古文者,必要放声疾读,又缓读,只久之自悟。若但能默看,即终身作外行也。”“急读以求其体势,缓读以求其神味。”我自己的感觉,疾读在先,缓读在后,应该是体势容易把握一些,而神味则难。而且,譬如纡徐曲折如欧文固宜缓读,但气势雄壮如韩文,缓读是什么滋味?我还不是很能把握到。周先生自己的文章写得平易,有些失之板滞和迟钝的地方。《管锥编》读得很熟,可以说是随意取用了。《古文的艺术性》用演员说台词作比方,可以看出和八股文那种代圣贤立言的相通处。司马光把《项羽本纪》的“大王”改成“将军”,大概是觉得“大王”这个词俗,让人想到类似《水浒传》里的山寨大王哈哈。“到了韩愈,才突出《庄子》《史记》的杰出成就”(118)讲诸家风格之处,还是不容易在总体风格和具体技法之间找到中间地带。讲欧阳修的《与高司谏书》,将之作为委婉曲折的代表,我觉得不完全对。这篇写的是换了好多层意思,转过来转过去,但感觉欧阳修写的时候分明是...

虚拟人能说话吗? (评论: 美满)

代已注销的男友发布。淡豹是人类学出身,尽管在近来的一次对谈中,她声称自己「不是个好学生」,可她的作品也保有浓厚的人类学色彩——不是一种「人类学式的写作」,而是一种「逃离人类学的写作」。我相信淡豹看过或听教授讲过各种女性主义与后殖民主义,同时了解其中的关键所在:谁在说话,如何说话。在话语的伦理方面,人类学系,尤其是美国的人类学系,大概是最讲「道德」的系科。这极有可能导致了一种在人类学文本或现实生活(让我们也将其看作一种文本)中时刻存在的自我压迫:不该代替别人说话,应当倾听,应当理解,应当直接引述而非添油加醋地转引。我想像(说不上是恶意揣度还是善意理解,总之是种必要的,也是为数不多的方法,容许我去理解淡豹这本集子中呈现出的写作形态),这本小说集呈现出的是对人类学的反抗,就是说,淡豹不想问「底层人能说话吗?」,而是要直白的承认「写小说能让人物说出我要求他说的话,我不愿意放弃这种特权」。一个普通的小说读者或许很难理解这种想法,毕竟要求保有叙事特权的作者似乎极少塑造出一流的故事,可只要将其当作一种替偿,问题或许就不那么明显了。概言之,我认为(或者说,我尽量如此理解),淡豹在这本小说集中尝试进行一种交易,即用小说形式的上的失败换取一些表达上的自由...

从关中平原到洮河谷地的旅行 (评论: 陇关道)

这是一部关于“丝绸之路”的游记。如果说西域南、北道抒发的是浪漫化的家国情怀,那么陇山中的南、北道则充满了人情冷暖的细节。《陇关道》讲的就是这处淡出人们视野已久的丝路孔道上的人的故事。 一 这是一部关于“丝绸之路”的游记。黑色的封面。紧贴书脊的一侧纵写着“陇关道”三字隶书。同样用暗金色烫印的还有黑底上细密的山峦,山间缝隙中露出一个个小小的地名:扶风、凤翔、千阳、陇县、固关……,一条使用UV工艺印制的道路串连起这些城市。掀开封面,生赭色的衬页之后是扉页,当中印着一行字:“献给我的奶奶。”谈起中国境内的丝绸之路,人们常常有这样的偏执:只有进入河西走廊之后,才算来到了真正的丝路。在新疆段,人们尤其乐于谈论塔克拉玛干沙漠南北两缘的那些绿洲城市:高昌、焉耆、龟兹、于阗、疏勒……,这就是被经常提及的西域北道和西域南道。其实,西出长安不久便会遇到第一重屏障:陇山。对于这座山,胡成曾这样形容:“秦人西去,陇山是迢迢万里路的第一道惊悸。不只因‘其坂九回,不知高几里,欲上者七日乃越’的险峻,更有从此家国...

没有人能在黑暗中看见另一个人 丨《梦游人》编辑手记 (评论: 梦游人)

当我把可以给米兰·昆德拉先生写信的消息告诉译者流畅的时候,他敲给我两个字:天哪!几天后,他发给我一个这样的开头:看到这封信的开头,我突然觉得,这可能也是我从事图书编辑工作十多年来,最值得自豪的一刻。尽管同译者的荣耀相比,出版一部比较重要的文学小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在董强先生(他是昆德拉在中国的唯一弟子,也是昆德拉作品的中文译者之一)的帮助下,我们得以把赫尔曼·布洛赫《梦游人》的限量版第001号献给昆德拉先生,并附上译者流畅的亲笔信。献给米兰·昆德拉的《梦游人》001号流畅在信中写道:“我19岁就在您的书中了解到赫尔曼·布洛赫并开始翻译《梦游人》。我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完成它。虽然我没有机会把您的伟大作品翻译成中文,但这个翻译是受到您那些作品的鼓舞,所以应该将它献给您。”对译者来说,他完成了一项使命,一项从19岁开始,他赋予自己的精神使命。19岁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我甚至还没读过一行昆德拉的文字,更不知道赫尔曼·布洛赫这个名字!但喜欢同一个作家的两个人,总是不难相遇,尤其是在豆瓣这个平台。记不清是在哪一年认识的了。总之是因为昆德拉,对他在小说评论中经常提到的作家作品发生兴趣,后来又看到止庵先生《期待中的译作》这篇文章,萌生了出版布洛...

所谓语言 (评论: 美满)

谈论小说语言时,容易产生一些误解,比如回到“文笔”这种玄学上去,又被指认成“没有读长句的能力”,最后会流俗于口味偏好的争论,所谓真假判断只用一句话,而品味之争喋喋不休。其实我是不太愿意通过淡豹的小说来谈论小说语言的,因为鉴定起来比较简单,它只涉及到“是与否“这个层面,相反的,很多有趣的小说,它们的语言微妙且层次丰富,甚至能够通过微调口语与文字的差异从而增加有效性,让人物与对话成立,更别提作家们自己的语汇体系了。我只细读了《女儿》一篇,不想浪费时间,剩下诸篇一扫而过,故而在此仅拿《女儿》举例。淡豹是一个还算诚实的自述者,没有文过饰非的创作谈,算是乐于暴露吧。她认为让人物说出作者想说的话是作者的特权。由此读者们就能一下子理解《女儿》作为小说无法成立的原因:小说只是一种方法,而非目的。换句话说,淡豹大可以演讲也好聊天也好,说出她对男女关系的一些想法,而不必让一个假定的“旅游产品经理”(男主人公)代替她说。旅游产品经理不仅说出了他不可能说出的话,进行了长达两三页有关浮生六记等等的议论,还使用了一种女性读者乐于读到的口吻。自此,小说本该有的魅力被全部剥除,它不再拥有世界之外的世界的吸引力,无法引领读者领略好似日常拆碎重组却实然另一番光景的魔法了...

后记 (评论: 春山好)

读大学以来,便一直在异乡生活。来到陌生之地,学习不同的语言,尝试新鲜的食物,在漂泊的不安与动荡中成长至今。我尝试记录个人的经历与外界环境的变迁,这也是难得的疗愈过程,至少我希望如此。在异乡度过的岁月里,最幸运的是一直可以读书。过去数年间,研究之余,积累了一些资料与感想。但因久病之故,它们都被胡乱堆积在心里,没有气力整理。避疫的三月中,终于鼓起勇气捡拾起这些新旧点滴。仿佛洒扫久未踏足的屋子,拨开尘灰与蛛网,翻开泛黄的书纸,回顾昔日的曲折路途,心境逐渐明朗。此书共有四部分:第一部分的“漫长雨季”讲述日常生活与困境,所居的山中经常下雨,我爱那雨的清寂,也长久被困在雨中;第二部分的“走出雨季”意味着迈出困境的努力;第三部分的“新探险”中主要关于近年来对韩国的接触与认知,是从纸面知识走向现实世界的尝试,当然我所挚爱的旧书店仍占据许多篇幅,因为那是我认识异乡的重要入口;第四部分的“黑夜与白昼”则取自“但对你来说,黑暗不算黑暗,黑夜跟白昼一样光亮。黑暗和光明都是一样”。题作“春山好”,是因书写过程中眼见窗外山色缓缓变化,就这样来到了美丽的春天。春山怀抱忧郁的我,给我无尽安慰;我因而也能张开怀抱,投身其中。今日我们的情绪、表达、思想,乃至生活模式,无...

《梦游人》编辑手记 (评论: 梦游人)

当我把可以给米兰·昆德拉先生写信的消息告诉译者流畅的时候,他敲给我两个字:天哪!几天后,他发给我一个这样的开头:看到这封信的开头,我突然觉得,这可能也是我从事图书编辑工作十多年来,最值得自豪的一刻。尽管同译者的荣耀相比,出版一部比较重要的文学小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在董强先生(他是昆德拉在中国的唯一弟子,也是昆德拉作品的中文译者之一)的帮助下,我们得以把赫尔曼·布洛赫《梦游人》的限量版第001号献给昆德拉先生,并附上译者流畅的亲笔信。献给米兰·昆德拉的《梦游人》001号流畅在信中写道:“我19岁就在您的书中了解到赫尔曼·布洛赫并开始翻译《梦游人》。我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完成它。虽然我没有机会把您的伟大作品翻译成中文,但这个翻译是受到您那些作品的鼓舞,所以应该将它献给您。”对译者来说,他完成了一项使命,一项从19岁开始,他赋予自己的精神使命。19岁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我甚至还没读过一行昆德拉的文字,更不知道赫尔曼·布洛赫这个名字!但喜欢同一个作家的两个人,总是不难相遇,尤其是在豆瓣这个平台。记不清是在哪一年认识的了。总之是因为昆德拉,对他在小说评论中经常提到的作家作品发生兴趣,后来又看到止庵先生《期待中的译作》这篇文章,萌生了出版布洛...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