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读金庸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你都没发现,那是最好的时代

文/六神磊磊1997年的时候,我13岁,正赶上男足金州踢十强赛,有范志毅。踢伊朗那场,我在电视机前看到咱们2:0领先就走了,其中有一个是范志毅的点球。结果最后半小时,翻盘了,被伊朗踢了一个4:2。中国队最终没出线,错过法国世界杯。翻盘,倒也不奇怪,大家都习惯了,反正男足烂嘛。当时大家都骂男足,瞧不起男足。然而二十年后,回头来看,你猜怎么着?原来那支国家队居然就是中国男足史上最强的一支国家队。金州踢十强赛的那个时代,居然是我们足球最好的时代。要说那几年是女足最好的时代,有人可能想到了。可谁能想到那也是男足的最好的时代?篮球其实也类似。2000年后那几年,中国球员连续进NBA,国家队成绩也不赖,让你觉得希望之星会不断涌现,前景似火,未来可期。国内的CBA也热热闹闹,红红火火。02年上海东方大鲨鱼和八一争冠,姚明对决刘玉栋,我记得宿舍里全员看直播,刘玉栋那会儿真是战神,中投跟神一样,感觉篮圈再小两圈他都能进。人人都觉得光明才刚刚开始,美好的征程就在前方,可谁能想得到,二十年过去,回头来看,那会是我们篮球最好的时代?不光国内的事,国际的事也差不多。我那一代人大多看意甲,当时意甲多精彩啊,号称小世界杯。学校里男生之中,稍微喜欢体育的多半人手一件...

一直没说清的事:风清扬归隐真相

文/六神磊磊、秦山一风清扬的事,很多没说清。其中最没说清的,就是他所谓的归隐的真相。 风清扬为什么封剑归隐?怎么躲到华山的山洞里去当穴居人了?没说清。翻遍《笑傲江湖》,也是不明不白。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是这样一个版本: 风清扬是华山剑宗,却被作为对手的华山气宗算计了。 气宗骗他到江南“娶亲”,暗地里买了个妓女来冒充小姐,十八般武艺全出,把他羁绊在江南。 等到事情揭穿,为时已晚,那边华山已经变天,气宗把剑宗屠戮殆尽了。风清扬回天乏术,羞愤之下,只得归隐。 这似乎倒也能理解。哀莫大于心死。好比打游戏,队友都高地参团了,你却一个人下线看苍老师去了,最后因为少人,被对手推了水晶,输掉游戏。 待到你猛醒后洗手回来,已是大错铸成,惭愧无地。生,则没脸见天下人;死,则无颜见地下的队友;无颜再呆在华山,却又无颜再入江湖。所以风清扬只能这样不生不死、不仕不隐、不尴不尬地躲在山洞里,当了穴居人。 这样一看,似乎表面也说得通。 二但倘若一细品,却觉得处处不通,疑窦重重。 不通处之一,剑气二宗对骗婚一事都讳莫如深。 后来华山的人再也没提过风清扬被骗婚一事,气宗没人提,剑宗也没人提。 气宗不提好理解,毕竟手段猥琐,上不了台面。可剑宗也没人提,这就很吊诡了,哥...

金德强的遗言

文/六神磊磊一卡车司机金德强喝农药自尽,缘于被罚了2000元钱,因为他的卫星定位行驶记录仪掉线了。事情经过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了。很多媒体都发了评论,关注了这个记录仪的安装费用、处罚标准等等问题,说得都很好。金德强死前,留下了一份遗言。在这里只和大家聊一聊这一份遗言。从这几百个字里,我们可以窥见许多东西。遗言如下:二首先,他是一个有自尊的人。遗言里,他上来就说“我不是不值2000元钱”。一个人对世界喊话,他首先声明什么,往往就是担心和惧怕什么。他怕什么?怕被人说自己不值2000元钱,怕被人说自己死得草率轻贱。换句话说,他有自尊,不愿被人贬损和轻视。这种自尊在遗言里有多处可以窥见。比如后文特意说:“我死后也许有人说我雄(熊),人的思想不一样不要对我语音功激(攻击)。”寻短见是不应该的,是冲动之举,他大概心里也明白。但他仍然不愿被人说“熊”,仍然不愿被“语音攻击”,特意声明,念兹在兹。三其次,他能够克制情绪。寻死者往往是冲动偏激的,但他不然,似乎还有一定克制情绪的能力。比如他说话有逻辑。遗言虽然有一些错字、病句和标点缺漏,但基本上逻辑顺畅,表达清楚。如果你接触过五花八门的申诉材料、告状信,就会发现其中总有一些是逻辑不通、表述混乱的。金德强的...

读金庸:家乡出的大人物

文/六神磊磊一趁着放假,聊点民俗方面的话题。家乡出过大人物,对我们来说是挺大的事情,过年过节大家都惦记着,清明更是不例外。金庸小说里就很多这样的例子。我们有个朴素的习惯,只要是同乡的大人物,基本上大家就认定为是亲人了。只要是同乡的已故的大人物,基本上就认定为是先人了,甚至于,冒犯先人可以,冒犯老家的大人物不行。金庸小说是一部民俗的百科全书。它告诉我们,和老家的大人物攀亲这件事也是非常有趣的,也是分不同类型的,很值得琢磨和研究。总的来说有三种类型。二第一种攀亲是比较高层次的,是丁春秋式的。当着天下群雄的面,丁春秋发表演说,第一句就是:“老夫乃山东曲阜人氏,生于圣人之邦……”这一种攀亲,叫做政治攀亲。试想,丁春秋作为遥远的星宿海的黑恶势力头子,怎么突然当众晒起户籍,非说自己是山东人,攀起孔夫子来了?他这是什么目的?当然乃是政治目的,所以叫政治攀亲。他是西域来的,想要进取中原,因此要表明自己出身堂皇,血统纯正,让中原群雄都能在感情上接纳自己,觉得自己真香。丁春秋这种攀亲还有个特点,叫做“爱戴程度最低,实用程度最高”。为什么叫“爱戴程度最低”呢?就是他明明不爱戴孔子。你说丁春秋真有可能心里很尊重孔夫子吗?是真的很推崇孔子的学说吗?会真的很以孔...

金庸:带实习生?你也配!

文/奇奇点点、六神磊磊一我怀疑金庸是带过实习生的,而且经历非常糟糕。他写的《侠客行》,就是一伙实习生怎么活活把老师逼疯的故事。《侠客行》里的雪山派出了一个淫徒,叫石中玉。此人作为雪山上的银枪小霸王,强奸师妹阿绣未遂,携枪畏罪潜逃。女儿受辱,父亲肯定气疯了。于是阿绣的父亲、同时也是门派大弟子的白万剑下山追杀,欲手刃小淫贼。雪山派内的众弟子一听,白老师要出差?公费旅游,冲啊兄弟们,白老师选我!白老师大手一挥,觉得自己能打的就跟上,咱雪山派有的是钱。一伙人出了凌霄城,自西向东,从西域追到中原,这一追就是七年。试问还有比出差出七年更痛苦的事吗?有,那就是还要带二十来个实习生,一个小学生出游团。二先说明,雪山派,本就是个爱搞形式主义的虚头巴脑的门派。他家的武功,刺伤人的时候还要剑尖虚晃,在敌人身上留下六个洞洞,这招叫“雪花六出”。众实习生虚头巴脑久了,在派内成日到点下班,混吃等死。殊不知,命运的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一开始白万剑以为,带了这么多人,打架出任务啥的肯定都轮不上自己了吧。所以当他碰到“抢玄铁令”这个支线任务的时候,就想着只派七个实习生去。七打一,这波稳了。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这七位道友身体力行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只派实习生去搞...

在杨过心里,郭襄到底排第几?

文/六神磊磊一佳人重约还轻别。怅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路断车轮生四角,此地行人销骨。问谁使、君来愁绝?铸就而今相思错,料当初、费尽人间铁。长夜笛,莫吹裂。 ——《辛弃疾•虞美人》这是一个让人有些不忍触碰的问题,但又总被人问到:在杨过的心里,郭襄到底是什么位置,能排第几?毫无疑问,在郭襄心中,至死靡他,只有一个杨过。可反观杨过呢?郭襄对他却也许远远没有那么重要。非要排个座次的话,我认为郭襄连前三甲都进不去。杨过心中,甚至有至少五到六个人都在郭襄前面。何等无奈!就像稼轩词说的,剩水残山无态度,佳人重约还轻别。对于郭襄,杨过就是这个无态度的佳人,只遗一片剩水残山。 二如果把郭襄排在第六,那么程英、陆无双应排第五。郭襄是小妹子,可程英陆无双却是义妹和“媳妇儿”,和杨过少年相遇,识于微时,相伴他经历了浮浮沉沉,甚至面对强敌,义同生死。“兄妹之情,皓如日月”,这是杨过说的话。强撑的“皓如日月”里,有多少沉甸甸的无奈和歉疚?小郭襄,真的没法在程英之前。在程陆二女之前,排第四的是郭芙。郭芙对杨过的影响也远远比妹子郭襄大。她是塑造杨过性格的人。杨过的自卑、敏感、桀骜的来源,一是因为天性和身世,二就是因为郭芙。更何况她还斩了他一条手臂?十六岁那年的烟...

关于这场争鸣,我希望孩子们这样理解《石壕吏》

文/六神磊磊一聊一件关于唐诗《石壕吏》的事情,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义。交代一下事情背景,很多人大概也都了解了:最近,知名学者康震教授讲解《石壕吏》的一个视频流出,引起了一番不小的争论。他的讲解,对于很多读者来说非常“新奇”,说杜甫表达了一个非常明显的价值观:“当国家和民族遭遇重大灾难的时候,我们的老百姓毅然挺身而出”,“石壕吏是国家的公务员……这个人没有错”,“不要老是把他归类为统治阶级里面的腐败分子,不是那么回事”,“杜甫在这首诗里没有做任何的评价……他很同情老太太,又为国家的前途担忧,这怎么办呢?他只能不置一词”。给人的粗略感觉,等于就是一边支持了石壕吏,一边反手给老妇戴了朵大红花。这个视频出来后,招致了不少争议和批评,有一些来自普通读者,也有一些是来自专家学者。读者写的一般就激烈一点,炮火猛烈,刀光剑影,认为当事人是故意歪曲杜甫,要“讨好”、要“谄媚”;学者写的相对就稳重一点,但也说康震教授是“强行注入正能量”。相关一些文章也都基本拜读了。唐诗算是我的副业。聊一点个人的看法。二个人觉得,最关键的是这个事的性质:它究竟是一个学术讨论,还是一个常识讨论?如果是学术讨论,最好还是不要诛心。小声地说,常识讨论我觉得是可以诛心一下的。因为总...

都说爱乔峰,阿紫的爱和阿朱能比吗?

文/六神磊磊一曾经,有两个人跟乔峰十指紧扣,默写前奏过,那就是阿朱和阿紫。其中阿朱被乔峰承认,阿紫不被承认,但事实上都是乔峰一生最重要的旅伴和羁绊。 两个女孩很多地方相似,都年轻、机灵、美貌。我知道在读者群里她们也各有各的拥趸。尤其两个人也都爱乔峰,爱到痴迷忘我,最后也都把自己搭了进去。所谓有爱的地方就有感动,阿朱感动了许多人,阿紫也感动了许多人。很多人为阿紫委屈不平,认为她对乔峰的爱,和阿朱没有两样,都是生死与之。甚至还有这样的说法,觉得阿紫爱得更疯,更忘我、纯粹。但不好意思,还是要来扫兴一下——阿紫的爱和阿朱的爱,那是两码事,前者根本就不能和后者比。“爱”这个词儿太大了,里面能够遮蔽的东西太多,名义上都是爱,实质却可能是截然相反、南辕北辙。二阿朱和阿紫,爱的出发点就不同。和阿朱相比,阿紫的爱掺杂了一样东西,就是对权威的敬畏和膜拜。“我跟你说,我姊夫便是丐帮帮主、威震中原的‘北乔峰’便是。”“我姊夫……说出来只恐吓你一跳……”“中原武人以谁为首?……我姊夫。”这样的话,经常见于阿紫的口中,我姊夫很强,我姊夫是“北乔峰”,我姊夫天下无敌,频频被阿紫挂在嘴边。对比阿朱呢?她说的是:“你是汉人,我便做汉人,你是契丹人,我也做契丹人”“便跟...

脱口秀这东西就不适合我国国情

文/六神磊磊一有一次,某老哥一时兴起,也想搞个脱口秀节目,约了几个朋友给出主意。大家聚在一起商量半天,抓耳挠腮,琢磨着能聊什么,一致都觉得:难,非常难,什么话题都难,因为这一届观众很易怒,聊什么话题都得激怒了他们,给自己惹一身臊。后来大家商量,第一期就弄个写毛笔字的话题,这总安全吧,佛系吧,不激怒观众了吧。结果一位晚到的嘉宾听说之后,大吃一惊:毛笔字?这怎么行?书法啊,中国古典文化啊,你们敢拿古典文化说事?一准得激怒了观众。我们恍然大悟,抹着心口说,好险、好险。瞧见没?吐槽、脱口秀这事,压根就不适合我国国情。好比我的主业是读金庸,金庸小说里有一位最爱吐槽的是谁?叫做司徒千钟。喝了酒就吐槽。此公最终结局如何?熟悉金庸小说的就知道,是被作为观众的峨眉派用炸弹给活活炸死了。金庸老爷子早就点醒了我们:吐槽,那根本就不适合江湖的湖情。二老爷子的提醒,后来无数次被证明了。能吐槽啥?啥也不能。吐槽女人那固然绝对是不行的,后来一个叫杨笠的吐槽男人也出事。以为吐槽足球篮球准可以了吧,而且是范志毅来总可以了吧,结果如何?照样不行。观众之中,你不是激怒这一撮,就是激怒那一撮,中国人又多,尤其是不好玩的人多,随便一撮就是成千上万,哪一撮你惹得起?哪一撮你都惹...

天大的好消息

标题党了,我自罚三杯。一、招人没错我的读金庸团伙招人文字 1-2名需要你1、熟悉金庸,喜欢武侠,能写爱写2、如果也熟悉唐诗就更好了3、大学本科以上学历4、能吃火锅、爱打游戏者更佳薪酬面议工作地点:重庆工作时间:10点-18点法定节假日休息看往期文章便知,这儿尊重和保障署名权~简历和作品发至 458707505@qq.com二、关于本周六的《鹿鼎记》读书活动有很多不靠谱的朋友报名了,这儿发去了确认信息,却没有回复。这就尴尬了,等不等你,快抓紧回复活动是《鹿鼎记》同读,就是咱们坐在一起轻松聊《鹿鼎记》。多久没好好读书啦,来吧。时间:3月13日(周六)下午14:45地点:重庆江北区万科御澜道疫情关系只能邀约20人,报名请文后留言,随机抽取。收到信息请你一定及时回信确认。三、有没有想在重庆学阿根廷探戈的朋友?正宗的,正儿八经的学,零基础无妨。我了解统计一下。就这些~拜拜...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