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宙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一个在烧纸中度过的除夕

大家好,我是朱富贵。今天除夕,我想了很久应该跟大家说点什么。本来想说点拜年的话,又觉得满大街都是,再说显得空洞和虚伪。昨天回家出了地铁,路过十字路口,看到一堆堆纸灰,烧纸的人有年长的老人,也有年少的小孩。过去的一年是糟糕的一年,所以今天,我想聊点烧纸的事。在每个城市的十字路口都能看到春节给先人烧纸,另一个世界的人也能过个好年,你们肯定见过。烧纸也有讲究,要先画圈,甚至给纸钱上签名,写上子孙的名字,作用是让纸钱准确送到先人手里,而不让别人拿走。这种担忧并不是没有缘由。‍‍‍‍‍‍‍‍‍‍‍‍‍‍‍‍‍‍‍2021年,有个女孩给父亲上坟,发现一个怪事,有人给父亲的墓碑上贴了一个纸人。‍‍‍‍‍‍‍‍‍‍‍‍‍‍女孩吓坏了,又是个迷信人,没搞明白这是啥玩意之前,也不感私自动手,怕有啥不好的影响,赶紧上网向网友求助。‍‍‍‍‍‍‍‍‍‍‍‍‍‍‍‍‍‍‍确实挺吓人有网友就说了,这其实是一种请小鬼的方法,...

大家好,我是周庸,我要去相亲了

大家好我是周庸,新年快乐新年快乐啊。前两天看后台留言,有朋友说想听我录新年祝福,特想给大家安排上。但前段时间跑东北钻林子去了,地上结了好厚一层冰,树连着影儿好几米长,太壮观了,我脱了外套撒欢儿,结果感冒了,家里现在就听我擤鼻涕的声儿。本以为能踏实过个年,昨儿大半夜,我妈给我发了一张棕色阿玛尼西装的照片。我问她啥意思。她回了个微笑的表情,说留你过年和蒋叔叔女儿相亲穿。蒋叔叔的女儿在南加大学拍电影,今年研究生刚毕业,和我算是发小,小时候满大院追着我打。现在长大了,看着还挺漂亮。我把这事儿和浪哥说了,相亲的时候我该准备点啥。浪哥3个小时后才回我:南加大毕业的,想必是个文艺青年,喜欢知识分子,相亲的时候可以带本书。我觉得浪哥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在魔宙的群里发了条求助信息:“请大家给我推荐本书,过年相亲装逼用。”说到推荐书,这帮人不客气了,咔咔一顿发,写的跟书评似的,看得我眼花缭乱,不知道选哪本。我列出来,你们帮我参谋参谋。书籍和分享人排名不分先后。▼武松作者:王少堂(口述)整理:扬州评话研究小组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分享人:金醉阿城先生谈中国世俗文化,讲到说书,认为说书关键在评,边说边评,大家听的是你的评价、揶揄、调侃,然后举扬州的说书人王少堂...

一个把我从小吓到大的恶梦 | 街头扯卵谈02

大家好,我是朴飞。‍从我记事开始,就总会在梦里看到一个裸体的人,光屁股乱窜,很不文明。遗憾得很啊,这个光屁股的人就是我。有时在上课的教室,有时是在大街上走路,有时是跟朋友聚会,反正不管当时干啥事,我都没一点心思,满脑子想的都是,上哪儿找一条裤子。不过梦里有一点好,就是基本没被别人发现过,但每回再做这种梦,我还是没法淡定,心脏老是突突的,成了我从小做到大的噩梦。年幼的时候,这事困扰了我相当长时间,一方面是对我可能变成一个变态而忧心忡忡。另一方面是我听说过一个传言,小时候爱做噩梦的人,长大容易得精神病。后来发现真有这样的报道我幼小的世界观里,得了精神病就会被其他小朋友孤立,再也没法快乐生活了。后来上网一搜,发现很多人都做过同样的梦,又查了一下精神病院的床位数量,稍微放心一点,精神病院关不了这么多人。网上有很多裸体梦解梦的说法,啥说法都有,但是大部分东西我都看不太懂。我更在乎的其实是怎么破解,你还别说,方法真让我找到了,淘宝上有不少化解噩梦的道具,护身符、香包、挂坠啥都有。龟压床咋听都不像好词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花这个冤枉钱。我想说的是,这桩生意能存在,说明有不少人也被噩梦困扰。疫情彻底放开之后,情况似乎还加重了,不光有放屁株、干饭株,还...

我潜入一个宝妈砍价群,发现群里的人正在集赞杀人 | 街头猎人完结篇02

「街头猎人」是魔宙出品的半虚构故事栏目由夜行者朴飞讲述多个城市街头的都市传说大多基于真实新闻而进行虚构的特稿式写作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大家好,我是朴飞。昨天的故事里,我到皖北调查「张婷」的身世,发现她是一个劳改犯的养女。‍‍‍‍‍‍‍‍‍‍‍‍‍‍从她的过往经历中,她就像一个灾星,走到哪儿,哪里就发生怪事。与此同时,我发现被人盯上,甚至有人在暗网发出预告,要直播杀我。‍‍‍‍‍‍‍‍‍‍‍‍‍‍‍‍‍‍‍‍‍‍‍‍‍‍‍‍‍‍‍‍‍ 今天是「街头猎人」完结篇的下篇,今天的故事比较长,是昨天的两倍还多,一爽到底。在今天的故事里,关于「张婷」、以及暗杀我的秘密,都会有答案。那么现在,我们开始吧。‍————‍‍‍‍‍‍ 文章原文

我追一个女孩两年多,最后只收到一粒她送的老鼠药| 街头猎人完结篇

「街头猎人」是魔宙出品的半虚构故事栏目由夜行者朴飞讲述多个城市街头的都市传说大多基于真实新闻而进行虚构的特稿式写作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大家好,我是朴飞。广东昨天发生一个挺吓人的事,一个人把宝马开进绿灯过马路的人群,导致5死13伤。据说这辆车一边撞人,还一边往外撒现金,最后大笑扬长而去。‍新闻说是交通事故,但我感觉已经不是交通事故了‍‍‍‍‍‍‍‍‍2021年5月22日,大连发生了件几乎一模一样的事,一辆宝马撞入人群,导致了5个路人的死亡。我见过各种形式的恶,但每次发生这种事,我依然非常沮丧。我还是理解不了,为什么会有一些人,以伤害他人,取走他人的生命为乐。‍‍‍‍‍‍‍‍‍‍‍‍‍电影《双瞳》里,说人世间存在一种「人魈」,也就是作恶多端,道德败坏的人。这是道教的一种说法,叫他们「人魈」,意味着他们已经不再属于人的范畴里,属于恶鬼。‍‍‍‍‍我坚持认为,对待恶鬼,就得有对待恶鬼的方法。‍‍‍‍‍‍‍‍‍‍‍‍‍‍‍‍‍今天是「街头猎人」第一季的最后一个故事,我要面对的「恶鬼」,也是我迄今为止最恐怖的对手「张婷」。这是我和她的最后一次相遇。今天的故事,我特意换了一种写法,还加了个标题——「捉鬼记」。在看今天的故事之前,你可以先看看有关...

所有想说的都写在里面了

《你是我不失眠的过去》一晒到中午的阳光我就困了像看一本翻译的诗打盹把书砸在脸上像吃多一餐喜欢的菜血液从大脑流向胃部像躺在你身边安心睡着仍梦见你的那个晚上如果没有那些争吵和旧账就好了把彼此刷新一下恢复那些客气和试探包含爱意的忍让和宽容————和其他事情一样爱情最美好的部分只属于刚加入游戏的人还好你不是个坏心肠否则遇见你就是我的世界末日还好此刻是醒着的长夜长眠离咱俩还很远我们还有时间去分离去活下去去赌未来还有好事发生但不知为何告别时的那个晴天摩天大楼倒映在摩天大楼上像两座蚂蚁窝彼此融合我忽然发现你侧脸比正脸好看所以我围着你转了又转2023.1.11  徐浪于北京市朝阳区朋友们,鉴赏完我的破情诗以后,不要着急骂人,明天晚上,会有篇非常刺激的故事,吓得你吃饭掉筷子那种,留言区有剧透,下滑去瞅一眼吧。世界从未如此神秘▬▬▬▬▬ ● ▬▬▬▬▬We...

今天晚上,有两个纸人冲着我笑

大家好,我是老金。好久不见,今晚来说几个故事,依然是我爱说的怪力乱神。上个月,徐浪半夜给我发了照片,是一组我很喜欢的港片的手办,他在一个店里看见的。他问我:想要吗?我烧一个给你。我骂他一顿,事后我理性地相信他是打了个错别字。但想想也伤感,要是哪天挂了,有什么想要的,也只能让他烧给我。但真要烧手办,他不一定舍得,估计会烧几个纸扎的,纸手办。不过,纸扎的好手艺是难找了,据说香港深水埗就有个纸扎铺,老板能扎变形金刚。今天的故事串烧,就从纸人说起,会涉及一点儿民俗文化——都是很正经的知识,你可别害怕啊。先看张图。上面这种纸扎人,你害怕吗?这是一张《纸人回魂》的电影剧照,里面有人娶了一个纸人做老婆,不但办了婚礼,还入了洞房。实话实说,我是有点儿害怕。但更多的是好奇。这种葬礼或祭祀用的纸扎人,我从小就好奇。金童玉女、各路神灵、豪车豪宅,以及手机电脑、化妆品、按摩椅、加油站各种奇奇怪怪。比如下面这个马来西亚一家纸扎店推出的套装,个头虽小,却很时髦。小时候见过的纸人,没那么潮,但叫人一见难忘。那时候没相机,后来有相机了,却不敢拍了。相信你能理解我,拍这种东西会瘆得慌。尤其是拍“纸人”,哪怕没眼珠儿,你也会觉得它在看着你呢。你就免不了要做一番怪力乱神的...

别随便跟人闪婚,你老公可能偷偷在家里藏一个陌生人 | 街头猎人029

「街头猎人」是魔宙出品的半虚构故事栏目由夜行者朴飞讲述多个城市街头的都市传说大多基于真实新闻而进行虚构的特稿式写作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大家好,我是朴飞。总有朋友问我什么时候更张婷的故事,今天给大家明确预告一下,下周将会推送张婷最后一个故事,说到做到,绝对不鸽。‍‍‍‍‍‍‍‍‍‍‍‍‍‍‍‍‍‍‍‍‍‍‍‍‍这个故事拖得久,主要因为故事比较长,是一般故事的三倍长度,得花更长的时间。我一般在深夜写稿,打开电脑和台灯,冲一杯咖啡,装得跟个正经作家一样。写稿这件事并不轻松,我跟徐浪聊过,一到写稿,平时没啥意思的玩意都变好玩了,摆弄摆弄手机,刷刷微博短视频,能拖就拖。故事就在脑子里,就是不想写出来,这一点上,我俩是病友。‍‍‍‍‍‍‍‍‍‍‍‍‍‍‍‍‍‍‍‍‍‍‍‍‍‍‍‍‍‍‍‍‍‍‍‍‍‍‍‍‍‍‍‍‍‍‍‍‍‍‍‍‍‍‍‍‍‍‍‍‍‍‍‍‍‍‍‍‍为了逃避写稿,我还经常大半夜出去压马路,或者开车到一些没啥人的地方,有时还会发现一些秘密。‍‍‍‍‍‍‍‍‍‍‍‍‍‍‍‍‍‍‍‍‍‍‍‍‍‍‍‍‍‍‍‍‍‍‍北京有一些很偏僻的地方,只有一条很窄的单行道,但到了半夜,这条路上会出现很多豪车,去向同一个地方。‍‍‍‍‍‍‍‍‍我跟在豪车队...

我是朴飞。 我实在没脸见你们了。 你们知道的,最近我连写了好几个故事,勤奋得好像那啥啥啥里的啥。 但我花时间最多的,其实是张婷的故事,你们催得贼紧,这个故事也要长不少,我咔咔使劲写了好几天。 一入神就出事,把写这周故事的时间占用了,导致今天故事没写完。 按说在魔宙拖更不算个啥大事,但因为我万恶的羞耻心,老感觉脸面挂不住,臊得慌。 不过有个好消息:新故事不用等到下周,

文章原文

我感到精力和体力都在流失

大家好,我是徐浪。昨晚我一宿没睡,天亮时特别疲惫,心想算了,那就别跟失眠死磕,下楼转转。睡不着觉,自然心情不好,我像个老头一样,背着手,在小区里慢慢散步,时不时叹一声气。路上遇见遛狗的邻居,是一对父子,儿子能有个五六岁,体型跟他家萨摩差不多大,童言无忌,问他爸说:爸爸,这叔叔怎么像个老爷爷一样?他爸冲他咂了下嘴,制止儿子继续说话,冲我歉意的点点头,我一笑,说没事儿。年过三十,确实感觉到很多事都和之前不一样了,十七八的时候,我早上五点出门,打篮球到晚上八九点才像死狗一样回家,睡一觉后,所有的疲惫和肌肉酸痛就一扫而空。与之相对的,是前几天我和另几个年过三十的人去踢球,包了两个小时的球场,二十分钟就散了,因为踢了十五分钟后,大家就瘫倒在地——那场比赛带来的肌肉酸痛,我到现在还没缓过来。现在这种小场跑一圈,就要我的命三十出头,说老是扯犊子,但我确实已经不年轻了。这种不年轻,不仅体现在肉体上,还体现在精神上,我不喜欢很多新的东西:新的朋友、新的词汇、新的行业、新的明星、新的知识、新的行业、新的音乐、新的大多数东西。我甚至不喜欢新的我自己——逐渐变老的自己。新和老本来是反义词,但却同时出现在人身上,你每天和昨天相比,都是一个略有改变新的自己,你也...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Follow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