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宙 - RSS Feed

Latest articles

我是一个小人,你也是。

大家好,我是桃十三。上周六《不存在的卷宗》完结了第一季,很多读者后台留言,对故事里的小人很感兴趣,今天就来聊几句。我研究小人,还要追溯到大半年前。有一天,我看见草头神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皱着眉头,不胜痛苦的样子,嘴里还在呐呐自语。于是凑过去问她:“你有什么毛病?”草头神告诉我,她脑子里有个小人,时不时要跳出来讲话,有时候还会吵起来,十分痛苦。我说不可能,我的脑子里从来没有小人。草头神冷笑一声,“你不是号称读遍志怪传奇嘛?居然连蒲松龄的《耳中人》都没看过!”我一听,有点心虚,就不吱声了,《耳中人》我的确没读过。回去偷偷一翻《聊斋志异》,果然有这一篇,说的是有个书生练气功,走火入魔,耳朵里有人跟他说话,最后从耳朵里跳出来一个两寸小人,长得面目狰狞,直接把书生吓疯了。《聊斋志异》据说蒲松龄自己也练习一些坐禅、导引术,不知道有没有关系,算不算走火入魔。接着翻看《聊斋志异》,发现里面写了一堆小人,除了耳中人,还有瞳人语、小人、八大王、小猎犬,等等。后来,我再接再厉,又翻了许多本志怪笔记小说,找到了许多小人的传说。总的来说,这些小人给人一种神秘、晦暗的感觉,甚至是恐惧,比大人还瘆人。比如《阅微草堂笔记》里,作者的堂弟家,有几间屋子夜里总听见敲门声,...

明天我就要死了,今天我吃点啥呢?| 夜行食录010

大家好,我是徐浪。昨晚我和周庸去天坛体育中心踢球,踢了十五分钟,我就右腿抽筋儿坐地上了,周庸过来拉我,说你快起来徐哥,你不是天天健身么,别跟这儿装死!我说我装鸡毛,你不懂,别拽我,你接着踢,让我自己坐一会儿。作为一个睡眠不好的年轻人,我经常会在日常生活中,产生一种自己快死了的错觉,但我并不害怕死亡——缺觉的我有一个梦想,每天都能睡上24个小时,这与死亡不谋而合。如果我在此刻死亡,除了愧对父母,我大概只有一个遗憾:有很多想吃的东西,没来得及再吃一遍。但如果把这个时间延长一点儿,比如让我就剩一个月可活,我肯定要拿出几天给广东。作为一个东北人,我是如此的想念广东,这可能因为,广东是我迄今为止,最后一个长假的终点。我原来应该说过这事儿,18岁时,我觉着自己可牛逼了,兜里揣了500块钱,从哈尔滨出发,说啥要在全国走一圈。要不是我妈及时给我打了3000块钱,我可能没走到河北,就开始要饭了。那年我从哈尔滨出发,穿过整个东北,从唐山开始不再乘坐火车,利用客车、拼车和船,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往南走,一直走到了珠海。在一个叫宁堂的城中村,我找到了很便宜的房间,30一晚,600包月,有网有空调有热水。我在宁堂村住了一个月,和很多村民都混熟了,村口砂锅粥的老板...

让我最有童年阴影的一个故事

大家好,我是朱富贵,今天讲一段我的童年阴影。我五六岁的时候,认字不多,翻书主要为看画儿,当时看过一个绘本,吓得我夜里不敢出门。 绘本故事是这样:三个小孩在院里玩耍,听见铛铛敲门声,打开门,看见外婆站在外面。 外婆说她知道小孩父母不在家,来给小孩送包子。但外婆今天打扮很古怪,脸上、身上、手上都裹得很严实。 天已经黑了,外婆要小孩早点睡觉。小孩们也听话,跟着外婆一起上了床。最小的弟弟跟外婆睡在床一头,另外两个小孩睡另一头。 半夜时候,一个小孩醒来,听见外婆那头有咯咯吱吱的咀嚼声,问外婆在吃什么。外婆说她跟小孙子在磕豆子。 小孩肚子饿,也吵着要吃。外婆说好吧,扔过来一个小东西。小孩接在手里,黏黏糊糊,原来是弟弟的手指。 床那头睡的不是外婆,而弟弟已经被吃掉了。 你可能猜出来了,这是《狼外婆》的故事。 狼外婆绘本 当时的儿童绘本,远没有今天保护儿童的意识,对血腥画面毫不避讳,让幼年的我印象深刻。 同样的题材,舶来品《小红帽》就一点不吓人。外国狼外婆不聪明,吃了一肚子石头,还丧了命,比狼外婆轻松多了。 小红帽 不过我查了一些资料,才知道《小红帽》早先的版本并不如此。 《小红帽》原来是西方的民间传说,故事的最后,小红帽跟外婆都命丧狼口。后来被收进...

出差遇到老同学,他说再见面就吃了我|多读两页021

大家好,今晚推送「多读两页」。先做个假设,你养了一只猫。突然有天出了怪事,猫开口说话了。猫告诉你,他不是别人,是你多年未联系的一个老朋友。你会怎么反应。是惊愕、犹疑、还是恐惧,亦或者全都有。今天要推送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年轻官员到岭南上任。路过林中草地时,草丛中忽然扑出一只斑斓猛虎。官员以及随从惊得目瞪口呆,都以为自己即将命丧于此,老虎却躲进了旁边的草丛里。不大会儿,草丛中传出哭声和人的说话声,官员听出来:声音的主人竟然是自己失踪多年的故友。好好一个书生,为何出现在荒郊野岭?又跟那只老虎是什么关系?小说取材于唐传奇《人虎传》,作者是日本作家中岛敦。文章很短,不过四千余字,但相信你看完一定有话想说。山月记[日]中岛敦 著徐建雄 译 李征,陇西人氏,学问渊博且文才出众。天宝末年,以弱冠之年而名登虎榜,随即补江南尉。他天性狷介,自恃甚高,不屑厕身于稗官贱吏之流,故不久之后就辞官而去,回到了故乡虢略,闭门绝交,孜孜矻(kū)矻,潜心诗作。他以为,与其屈居于一区区小吏,长年在恶俗不堪的大官面前卑躬屈膝,还不如以诗名流芳百世。然而,要想以诗成名,又谈何容易?不等扬名于世,他的日常生活却已窘迫不堪了。渐渐地他便焦躁不安起来,并从那时起,他的容...

中国西北有个不存在的城市,30多年来只进人不出人 |不存在的卷宗010

大家好,我是魔宙主笔桃十三。很久不见了,今晚我给大家讲述《不存在的卷宗》第10期故事,也是这个系列第一季的最后一篇。先做一个前情提要:在第9期故事里,有人给赵深寄去一盒录像带,录像带画面诡异。顺着线索查下去,牵出一个名为“拉电闸的人”的盗窃团伙,团伙老大有一支神奇的手表,可以放出闪着蓝光的小人。而拍摄录像带的人,是赵深儿时的一位故人,来自青海,他告诉赵深,这一切都与当年发生在青海的一场爆炸事故有关。而赵深就是唯一的幸存者,而且他用一张证件冒用了别人的身份,一直到今天。之后,爆炸遗址变成了一个叫“区”的地方,许多神秘的蓝色小人出没于此,据说进入“区”的某个地方,可以实现心底的愿望。赵深回忆自己的身世,发现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甚至自己原来的名字。这期故事里,赵深、林染来到了青海,他们要找到那个可以实现愿望的“区”。赵深的愿望是找回自己的记忆、名字,而林染也有想要实现的愿望。要知道男女主角在青海都经历了什么,下面这篇冒险故事为你一一道来。01兵马俑、便衣警察、雪茄烟1988年入冬时节,赵深、林染没有回北京,而是直接从天津动身,打算到青海去。关于幽灵男孩、赵深童年身世之谜,一切都源自那片西北的高原。这一日,赵深和林染来到西安市,去青海要在这里...

别随便得罪小区保洁,他可能知道你所有的秘密 | 夜行实录0130

大家好,我是徐浪。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国产的地下电影,这些电影一般都是纪录片,具体有啥我就不举例了,因为一般都是不让看那种,豆瓣上连词条都没有。这些地下电影很多都尺度极大,其中有一些特别cult。2015年时,我通过某个渠道,看了一个地下电影,里面拍的全都是国内各种有奇怪性癖的人,甚至有通过濒死体验获得性快感的那种。我看片子的时,好几次都以为那人要死了。当时看得我大开眼界,所以记住了那个片子的导演,屈浩(假名),寻思找到机会,得跟这哥们儿聊聊。结果2017年时,我有了一个机会——这哥们儿失踪了。众所周知,想要成为艺术家,都得先有点儿毛病,比如我就经常拖更。屈浩也是,这哥们儿平时独来独往,除了拍片儿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儿,游荡在全国不知道哪个角落,也不和人联系。他有个铁杆儿影迷的微信群,隔个三四天,就会在群里回答几个问题,和大家交流一下。所以他失踪的事儿,也是这帮影迷先发现的。屈浩的影迷群,叫“地下”2017年7月时,屈浩已经半个多月没在群里说过话了,不管是私聊还是@他,都没有任何反应。所以群里的影迷凑了三万块钱,托一个在电视台上班的朋友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帮忙找下屈浩,看这人是否安全。钱有点儿少,但因为对这个人比较感兴趣,所以我答...

离职前一天,女孩给领导发了一段虐狗视频|多读两页020

大家好,今天还是“多读两页”。昨晚,给大家分享了作家石一枫的小说《营救麦克黄·上》。故事讲了一个来自西北小县城的“北漂”女孩颜小莉,因为外企高管黄蔚妮的帮助,成功通过面试,成为公司前台并收获了黄蔚妮的友谊。作为“报恩”,她接受了黄蔚妮的邀请,一起去寻找黄走丢的宝贝狗狗麦克黄。黄蔚妮收到朋友线报,说是一批近期被盗的宠物犬正准备运往河北,麦克黄很有可能就在其中。于是,他们决定踩好点,开车把运狗的卡车从马路上拦下来。虽然颜小莉对此心里直犯嘀咕,但碍于黄蔚妮面子,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结果“救狗”当天,颜小莉不仅体验了在盘山公路追车的刺激与疯狂,还亲眼目睹了一名小女孩被卡车刮下山崖。心神不宁的颜小莉,事后特意跑来追车的地方确认,发现被撞的小女孩因为家境贫寒,没钱做手术,面临着永久残疾的危险。颜小莉意识自己可能是唯一目击这一切的人。她的内心现在天人交战。昨天的故事说到这里,可点击查看:《营救麦克黄·上》颜小莉会向女孩一家说出真相吗?黄蔚妮和她有钱有势的朋友们会伸出援手吗?麦克黄到底跑去了哪里?我们接着往下看。 营救麦克黄(下)石一枫 06既然事实已经很清楚了,那么现在,纠结在颜小莉心里的问题也一目了然:那个“间接与她有关的责任”,负还是不负?不...

一场救狗引发的血案|多读两页019

大家好,今晚“多读两页”,跟大伙儿聊聊溜狗。最近北京天气转暖,我重拾了夜跑的习惯。那天晚上,我正绕着小区的人行道跑圈,由于一冬天没锻炼,有点跑不动。跑着跑着,路边的灌木丛里突然窜出一只萨摩耶,冷不丁吓了我一跳。它憨态可掬地在原地转了几圈,左闻闻,右嗅嗅,然后不紧不慢地跑向我身后。我回头一看,有个人影在远远的地方,边走边低头玩手机。屏幕在夜里发出莹莹的光。回家以后,我上网搜”为什么有人遛狗不爱拴绳?”,意外地发现大家对此深恶痛绝。往下翻翻,有人曾被狗扑,有自家小孩被冲过来的狗吓哭,也不乏被咬伤的人。回答夹杂着血泪和一片骂声。看了一圈,有受害者的,有狗主人的,大家火气都有点儿大,回答得都没那么理智。狗主人觉得狗天天被拴着,太可怜了,在不影响到他人的情况下,让狗自由自在活动没什么问题。况且“我家狗不咬人。”受害者觉得“不是每个养狗的人都有素质。”自己的遭遇便是绝佳的例证。今晚推送的故事来自作家石一枫,讲的是一只狗的丢失与找回,起因也跟不拴绳有关。 营救麦克黄石一枫 01与黄蔚妮的友谊,被颜小莉视为她来到北京之后最大的收获。两人初见,是在一家广告公司的面试上。当时颜小莉大学毕业已经半年,失业的历史也长达半年。她揣着一张不高不低的文凭,仰着一副...

用国产香烟收复台湾

大家好,我是朱富贵。 前两天,我N刷了一个84年的春晚节目,叫《宇宙牌香烟》。  这是段单口相声,又和一般单口相声不同。从编排到表演,可以看做情境脱口秀,尽是爆梗的段子。 因为讽刺当时的香烟行业乱象,马季先生创作的时候,专门到工商部门,查了一下宇宙牌香烟的商标,担心误伤。得知不存在这么个香烟后,他才安心演出。 春晚过后,这个不存在的品牌,成了全国知名度最高的卷烟。 于是,就有的精明人发现商机,立即注册下商标,把“宇宙牌香烟”推上了市场。  这个行为有点不讲武德,但80年代是一个生猛破茧,野蛮成长的时代,类似的事情遍地都是。 而这个小小的烟盒,不光是一个简单的商品包装,而是那个时代的精神缩影。 然后,烟盒能反映的东西,远不止这一点。 纸烟早早就跟着洋人一起进入中国,并迅速普及,有钱人可以抽整盒,穷人按根买,人人都喜欢。 鲁迅可以说是互联网上最有名的烟民。现在的烟,基本以地方名胜,特产命名,跟社会关系不大。早先的烟可不如此。 因为大部分卷烟本身差别不大,烟盒作为纸烟最重要的包装,能玩出什么花样,直接决定了卷烟的销量。 叫什么名,印什么画,是生意好坏的关键。 民国期间,中国人的现代国家概念刚形成,有山东青州金黄烤烟厂出了一个“中国牌”香烟。...

我,徐浪,一个小丑

大家好,我是徐浪。去年十月一的时候,我陪父母去了趟上海,他俩非要去南京路看看,作为一个大傻儿子,我只好跟着。节假日的南京路,人潮汹涌,我感觉自己前半辈子加起来,也没和人擦肩而过这么多次。正在我瞎想的时候,我妈忽然停下了脚步,指着南京路上一个巨大的美特斯邦威牌子,说哎呀,我儿子小时候就爱穿这个!我当时一下就懵了,感觉身边所有人都对我投来诧异的目光,以及审美上的质疑,有种社会性死亡的感觉。这些陌生人肯定觉着,这哥们儿品味怎么这么差?但很快,我就自我安慰,说不应该这样,我们没必要为曾经的审美羞耻,而是应该记住那时买新衣服的开心。那时候开心很容易,而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开心的成本太高了。当时上海街差不多就这么挤和上海街一样,哈尔滨的中央大街也有一家巨大的美特斯邦威,在我还没啥审美的初中阶段,那是我最爱逛的地方。有一年冬天,哈尔滨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去买衣服,在那里买了件白色的羽绒服,很喜欢,当时就换上了。中央大街的石砖,一到下雪天就特别滑,我出了门后,还没走出200米,白色的羽绒服就卡成了灰的。在我卡倒的那个地方,二层有一家麦当劳,那是当时哈尔滨少有的24小时都开门的地方,我从小睡眠就不好,有时会半夜跑出来去那儿坐着。很奇怪的...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