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宙

Latest articles

那天我翻墙去看枪毙人

大家好,我是老金。人急烧香,狗急跳墙,我是人不是狗,但很爱跳墙。跳墙,就是翻墙,字面意思,爬上一面砖石垒的墙,翻到另外一面。「跳墙」是豫东一些地方的叫法,又叫「跳墙头」。我喜欢这叫法,有侠气。一个「跳」字灵动腾挪于黑夜之中,远比过于写实的「翻」字诱人。我从小爱跳墙,且擅于跳墙。但这件事很少向人细说,因为在我的跳墙史上,有几次惨烈的失败经验,不堪回首。第一件事没直接发生在我头上,但作为目击者,我终生难以释怀。上小学时,我喜欢和人在县城的大操场厮混。大操场是九十年代县城公共设施标配,一片围墙环绕的空地,中间有个孤零零的主席台。体育场会用来开宣判大会,主席台上坐一排领导,犯人就被反绑在台下的卡车上。法官讲完犯罪事实,当场宣判死刑,卡车立马开往操场角落,从芦苇茂盛的池塘边驶过,出了侧门,前往县城北方的靶场。公开审判,立即执行,这就是所谓宣判的「宣」,据说可以普及法律,以儆效尤。90年代广东恩平市的一场宣判大会。卡车开的慢,观众一窝蜂追上去,有骑自行车的,有骑三轮的,还有狂奔的,要赶在侧门被锁上之前挤出去。我不与人争,选择跳墙。一堵灰色的围墙环绕操场,上了年头的砖头边缘剥落,一碰就啪嗒掉粉儿。退后三五步,迈开小碎步奔到墙根,脚掌发力,已伸手攀住...

我妈让我杀她妈,这样才能有钱花,杀不杀?| 魔宙奇谭018

「魔宙奇谭」是一个严肃活泼的成年人栏目讲述传奇人物,奇趣话题和惊奇故事以达到缓解焦虑和增长见识的目的优秀作者众多,均来自广大人民群众前几年有个贼火的游戏,叫“谁是你最重要的人”,我身边人基本都玩过,包括我自己。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游戏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害。那是小学5年级的一个班会,我们班主任意气风发走上讲台,对着台下祖国的花朵说,今天我们做游戏,游戏名字叫“谁是你最重要的人”。 规则很简单,每个人轮流在黑板上写家庭成员,得是直系亲属,三舅妈的小舅子这种不算。 然后从这些名字里划掉你觉得最不重要的人。 写名字的时候,我们都觉得没什么,但是划时就不一样了。 虽然只是游戏,但当时幼小的我,根本猜不透所谓的背后深意,只知道写的都是我的亲人,每一个都非常重要。 老师说必须得划一个,不一会教室里哭声响成一片,很多人边哭边向老师求情,但也没什么用。 大部分人都是先从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开始,划完之后痛哭着下台。 情景重现了一下,又勾起了我伤心的回忆轮到班里一个男孩,他平时有点淘气,总被老师叫家长,上台后,他果断划掉了他爸的名字。 老师怔了一下,叫住他,让他解释。 男孩说,我觉得我爸是最不重要的人,因为他总打我和我妈。 后边发生了什么我不记...

老公逼着她看杀猪,她像杀猪一样杀老公 | 多读两页013

「多读两页」是魔宙的故事分享栏目由老金或徐浪分享自己喜欢的好故事让你在娱乐的同时,获得超越人生经历的体验大家好,我是金醉。今天「多读两页」分享一篇女性犯罪故事。或者说,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女人为何杀人。1977年,台湾作家李昂去前辈白先勇家做客,白先勇给她推荐了一本讲民国上海往事的书,《春申旧闻》。在这本书里,李昂发现一个发生在1945年的故事,叫《詹周氏杀夫》,讲上海新昌路有个姓詹的屠夫半夜被妻子用杀猪刀砍死,并以杀猪的方法肢解了。她很好奇,从前听说过那么多杀夫的故事,几乎都是「奸夫淫妇」谋杀「亲夫」,而这个不是。这个姓周的女人,只是一个被压迫的不幸女人。她半夜醒来,感到一阵恐惧,就把丈夫杀了。虽然《春申旧闻》属于掌故,但作者没查资料,又爱添油加醋,给写成了半虚构,像小报一样猎奇。比如,根据案发当年的《申报》和庭审记录记载,死者并不是屠夫,而是卖旧货的,他给写成了屠夫,顺道把凶器从菜刀换成杀猪刀,他还虚构了女人的口供,“地上血渍也是我冲干净的,我在杀猪场,常常帮他这样洗刷血渍。”1983年,李昂根据这个案子写成了一篇真正的小说,叫《杀夫》,拿了文学奖。后来出了英文译本,外国人也给了很高的评价,《洛杉矶时报》说,《杀夫》是关于女性受到男...

为了调查542个中国工人失踪之谜,我发现了一段被掩盖至今的恐怖历史| 魔宙奇谭017

「魔宙奇谭」是一个严肃活泼的成年人栏目讲述传奇人物,奇趣话题和惊奇故事以达到缓解焦虑和增长见识的目的优秀作者众多,均来自广大人民群众大家好,我是魔宙主笔朱富贵。前不久,我和一个华人朋友聊天,聊到他的家世。朋友姓黄,祖籍福建,因为家乡饥贫,太爷爷跟乡人出走南洋,最后落脚新加坡,开辟农田,建立学校,融入当地安定下来。一百年间,沧海桑田,朋友不胜感慨。其实朋友太爷爷的经历不算稀奇。清朝后期,中国各阶级人都开始迈出国门。知识分子去西洋学知识;革命党到东洋搞革命;而下南洋的华工,只是为了谋生存。除了东南亚,美洲和澳洲也是华工最常去的地方。我查资料时,却看到一个没想到的地方——刚果。1892年,中日甲午战争两年前,刚果政府通过澳门的葡萄牙人贩子,从两广地区招募了542个中国劳工。其中包括536个成年男人和6个男童。刚果远在非洲,当时还是个由一个个部落组成的国家,为什么跑到中国招工人?我继续看下去,才知道刚果来中国招工已经有段时间,1898年,戊戌变法的同时,李鸿章还跟刚果政府签了一个条约,叫《中国与刚果专章》。条约简明扼要,只说了两件事,刚果和中国建交,允许中国人到刚果打工。清政府签这个条约并不情愿,趁着李鸿章下台的空隙,清政府立刻不认账,否认了...

半夜有个不认识的年轻女孩一直敲门,开还是不开呢?| 夜行实录0115

魔宙所发的是半虚构写作的故事「夜行者」系列是现代的都市传说大多基于真实社会新闻而进行虚构的报道式写作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大家好,我是徐浪。今天一上来我打算反主为客,先问你个问题。如果凌晨一点,你一个人在家睡觉时,忽然有人敲门,透过猫眼,你看见敲门的是个姑娘,肚子还挺大,好像是个孕妇。你感觉她需要帮助,但还是得先问清才敢开门,但不管你咋问她是谁,有啥事,她都一句话不说,只是敲门。这种情况下,你是否会给她开门?道德和安全,这时候哪个更重要?是不是还挺难回答的——我有个这样的故事,可以聊聊。8月10日下午,老金给我打电话,问我干嘛呢?我说,我没事儿,我溜达呢,刚走到龙潭湖公园。他说你先别溜达了,来我家一趟,有点事儿跟你说。我说咋地了,你前女友又找你复合啊?感情的事儿我不懂,你找周庸。老金说不是,你就快过来吧。我刚走到门口就给我叫走了,还没进公园呢妈的到了他家四合院后,我看院里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哥,正在那抽烟。我进来以后,大哥站起身,老金给介绍了一下,说这是我原来的老客户,方旭,方哥。方哥,这就是徐浪。方哥拿了根黄鹤楼漫天游递给我,说没少听老金提你,来一根。我们仨坐下抽烟,聊了一会儿,谈到了正事儿。前天晚上,方旭正在家睡觉,忽然听见有人...

徐浪教了我一个绝招,专门用来壮胆儿

大家好,我是金醉。上周有个朋友找我聊天,要探讨一下灵异话题。我有点无从下口,因为从没遇见过这种东西。「灵异」这个东西,意思范围很广,几乎一切和死者相关的超自然现象都算灵异,比如鬼、灵魂、诅咒、托梦、撞邪、附体什么的。于是就找了几个魔宙的小伙伴打听,你见过鬼吗?立即有了回应,说见过,见过好多。要么就说,我大姨二舅三叔或堂哥见过。我先讲一个我最喜欢的。魔宙有个姓余的姑娘和徐浪是半个老乡,徐浪住哈尔滨,她住哈尔滨市区往东两百公里的方正县,一个有原始森林的地方。一九九零年代,很多林子没开发,很适合野游。这姑娘的父亲老余当年二十多岁,正意气风发,热爱大自然,常跨着大摩托出城玩。有一回,老余清早出门,刚到城郊,突然就想拉屎。茫然四顾,并不见公厕,荒地里那种茅厕都没有。毕竟是文明人,不能太随意,便停车路边,钻进一片小树林里。不想,一进林子撞上一片坟地,稀稀拉拉散着七八个坟头。老余来不及细想,找了个距离马路最远的坟,躲在后头褪下了蓝色牛仔裤,很畅快地解决了。老余胆子肥,心里也没什么怕的,和往常一样玩,兴尽而返。老余拉屎的地方大概是这样的环境。过了几天,老余又跨上大摩托,呼朋唤友出游。刚出城,突然就想拉屎,肚子毫无征兆地翻云滚雷,闸门眼看就被冲开,只得...

儿子失踪后他天天在街上放嫌疑人录音,结果录音被警察弄丢了| 魔宙奇谭016

「魔宙奇谭」是一个严肃活泼的成年人栏目讲述传奇人物,奇趣话题和惊奇故事以达到缓解焦虑和增长见识的目的优秀作者众多,均来自广大人民群众大家好,我是赵十一。 昨天我正沉浸在各种中元节故事里,手机突然收到一条消息:你知道1/WM3吗? 发消息的是我一朋友,我俩平时就喜欢研究些神神鬼鬼,都市传说类的东西。看到这句话时,我头皮麻了一下,转而期待起来,难道这是什么神秘事件的代码。 怀着激动的心情,我打出了个 ? 她却让我自己探索。 这咋可能难倒我这个都市丽人,一顿操作后,我了解了1/WM3背后的故事。 1993年夏天,美国西孟菲斯郊外,三个小男孩死在小溪里,全裸的身体上布满伤痕,生殖器周围也有不少伤口,死前可能受到过性侵犯。 由于现场过于残忍,警察第一反映是跟撒旦祭祀有关,抓了当地有名的“邪教分子”达米恩。 达米恩一脸懵逼,不能因为我爱穿黑大衣,听重金属摇滚就说我是撒旦教的啊。 但警察可不管那么多,还顺带抓了他的俩朋友,说他们是“西孟菲斯三人组”(WM3),团伙犯案。 当时三个人的入狱照经过十二个小时的审讯,其中一个人终于招了,承认是他们杀的。但这个人智商有缺陷,说话也颠三倒四的。 三人被判有罪,他们为了清白一直上诉,HBO还专门拍了部纪录片讲这...

上周在殡仪馆,我差点吓死一个姑娘

大家好,我是徐浪。今天鬼节,说点应景儿的吧——我最近一直在忙着找死。不是在跟大家作,说不想活了咋地的,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去寻找死亡。到基层去,脚踏实地的走进北京各个太平间和殡仪馆里,去观察那些已经死亡的人,以及他们的家人。每天早上四点,我都会去楼下的便利店整杯美式,然后打开手机地图,随机挑一家医院,去医院的太平间门口等着。大约四点半左右,去世人的亲戚和朋友,会陆续赶到医院。我混在人堆里,和他们一起参加逝者的告别仪式,混点烟抽,然后随着来告别的车队一起去通州或者丰台的殡仪馆,参加火化仪式。死一把还挺贵的有的时候,我还会用我的高尔夫R,拉上几个同样参加葬礼,需要去殡仪馆又没车的姑娘。她们问我和死者是什么关系时,我一般都会根据死者的年纪回答,青年人就说朋友,中年人就说父母的同事,老年人就说老邻居。只有一次露馅儿了,那天去世的是个老大爷,用的是年轻时的照片——但不知道哪个孙子给遗照PS了,整得特新特别现代。我以为死得是个年轻人,就说是前两年在酒吧认识的,车上俩女孩都懵了,以为我要拐卖,差点儿没报警。最后我一顿往回圆,还大早上打电话给周庸把他叫醒,开免提把他一顿骂,说他告诉错我地址了,整得葬礼都参加错了。然后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趁他没反应过来咋回事...

我最受不了这种事,太残忍了

七个月前,1月25日,大年初一,我在北京朝阳区几条街上逛了几圈,一个人一辆车都没遇到。药店门口挂着牌子:口罩已售罄。那是灾难「突如其来」和「震惊世界」的头几天,感觉有点不太真实。2020年1月25日,下午四点左右,北京日坛附近的一条街。之后一个月,我每天都做些记录,数字、新闻、传闻、图片、音频、视频、以及404。如果有什么能留存下气味,也想记下来。今天,8月29日,全球累计确诊超过2400万,至少有82.6万人死亡。多个国际组织和媒体形容,这是二战以来最严峻的全球危机。但我对这件事已经很冷漠,忘了之前的恐惧和愤怒。即使翻看之前的记录,也很难回想起当时的情绪。这才仅仅过去了七个月。麻木,健忘,遥不可及,事不关己,我也是吃瓜时代的典型群众。只有一种场景,无论如何也没法从我记忆里消失:亲人被迫分别的画面。家人生病被救护车接走,你去医院探望,人却已在殡葬车中,没有告别的机会,下次见到的只有骨灰。这些场景会引发我极度恐慌的联想,无需城市沦陷,更不用天下大乱,一场突如其来的永别就能击溃我。2020年2月10日正月十六,下午一点多,北京朝阳区一条繁华街道,空无一人。我们这几代人没见过灾荒,没遇过战争,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说,「宁为太平犬,莫做离乱人...

黑帮时代的终结,是从澡堂子禁止大哥入内开始的 | 魔宙奇谭015

「魔宙奇谭」是一个严肃活泼的成年人栏目讲述传奇人物,奇趣话题和惊奇故事以达到缓解焦虑和增长见识的目的优秀作者众多,均来自广大人民群众大家好,我是赵十一,魔宙奇谭的编辑。前几天,我看了篇讲刑满释放人员再就业的文章,一个黑道大哥出狱之后,开了家殡葬连锁店,里边的员工也都是坐过15年牢的人,曾经的“亡命之徒”变成了殡葬师。 在普通人眼里,黑社会是个充满神秘色彩的组织,拜关二爷,一言不合就砍人。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看《古惑仔》时,里边快意恩仇的江湖和忠肝义胆的兄弟情,以至于走在路上,不由自主拿出打火机打两下。但大部分电影、漫画,总是在老大最春风得意的时候戛然而止,很少展现老大变成老大爷之后的故事。就拿《古惑仔》电影来说,6部正传完结,陈浩南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扛把子。热血沸腾的劲儿过了之后,很多人都想知道“然后呢”,这些大哥岁数大了,还能当街跑酷,说砍谁就砍谁吗。借着这个疑问,香港拍了几部黑帮老大的中年生活,比如《九龙冰室》和《飞砂风中转》,因为主演跟《古惑仔》一样,自然被当成续集。这俩电影里,曾经叱咤风云的老大被打瘸了腿,在冷饮店打工,被人用水泼脸还得笑脸相迎,好不容易KO坏人,却被小混混用匕首趁乱捅死。《飞砂风中转》更绝,黑帮成员下岗再就业,...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