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宙

Latest articles

他的三级片宇宙留下了一个时代的背影| 魔宙奇谭010

「魔宙奇谭」是一个严肃活泼的成年人栏目讲述传奇人物,奇趣话题和惊奇故事以达到缓解焦虑和增长见识的目的优秀作者众多,均来自广大人民群众大家好,我是大魔。又到周四,魔宙奇谭如约而至。2020年7月1日,“香港第一杀人导演”邓衍成去世,享年69岁。邓衍成提起邓衍成,很多人不一定熟悉,但你可能看过他的作品。《陆小凤传奇系列》,小时候我在CCTV-6看过好几部知道归海一刀和上官海棠吗?但我对他作品印象最深的,还是他早期的“三级片”。1988年11月10号,香港《电影检查条例》出炉,确定了分级制度:第一级影片,适合所有人;第二级,不适合儿童观看;第三级,18岁以下人士禁止观看。分级制实行当年,香港本地电影票房突破13亿港币,其中42%都是三级片贡献的。我心理素质算异于常人,《索多玛120天》和《我唾弃你的坟墓》都是吃着饭看的,但还是被第一部评为“三级片”的电影打败了——《黑太阳731》。《黑太阳》讲了日本731部队在中国进行的一系列恐怖人体试验:活体解剖,毒气实验,冻伤实验等,非常惨绝人寰。据说就是这片子要在香港发行,才最终促成了“电影分级制度”的实施。《黑太阳731》剧照从这之后,杂糅着血腥、暴力、情色等元素的三级片大行其道。1990年的《聊斋...

高考前几天我在男厕所被人一顿揍

大家好,我是徐浪。当年我高考时,考前的最后一周,在学校男厕所被人揍了一顿,要不是我一直拼命往门外跑,肯定会被人踹进屎坑。在东北,很多男孩都受过这样的打架教育,一般来自表哥、老舅或者老姑父:如果和人打架,对方人多,打你一个,就死拽住他们其中的一个人猛怼。他们咋怼你,你就咋怼他,这样算是两败俱伤,不掉面子也不吃亏。我从小就觉得这种想法挺傻逼,对方人多的情况下,为啥不跑?两败俱伤也是伤啊,为了点面子,还得受伤?一毕业谁认识谁啊。抱着这样的想法,我上学时八面玲珑,谁也不得罪,只打人数占绝对优势的群架,还站在最后面。一旦处于劣势,我肯定选择逃跑、告老师和报警。那为什么我还挨揍了,差点没让人怼屎上呢?都赖我的一个同学,马昊。高考前一段,轮到我俩值日。工作很简单,就是把班级里扫出的垃圾啥的,装进丝袋子里,再扔到校门外五六百米的一个垃圾箱。马昊比较瘦弱,人送外号小鸡崽子,体力不咋行,每次还没走到校门口,就胳膊哆嗦直喊拎不动了。那天也是,我俩去扔垃圾,他一顿抱怨,说这都快高考了,老师就不能以身作则,把垃圾给扔了么,学生累坏了,影响到高考咋办?我说你自己咋回事心里没数么?还影响你考试,就你考那点逼分,累坏了也影响不大,吴峰前两天打篮球把右手卡骨折了,也没...

被禁忌的游戏

大家好,我是老金。今天讲点禁忌的话题,都是亲身经历。禁忌,往往意味着诱惑。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你来到豫东地区的一所小学,看到这样一个场景:五六岁的小男孩三五成群,发疯似地狂奔,追逐一群同龄的小女孩。张牙舞爪,惊声尖叫。杀猪般的嚎叫中,小男孩一把扯住小女孩的领口。抗日剧中鬼子进村也不过如此。你若细听,操场角落里还有冲天的呐喊——打倒四人帮!解放台湾!扒了他的皮!简直恍然隔世,头皮发麻。1990年代,很多中国小学课间都是这种混乱又开心的游戏情形。如果你在这所学校念过书,就不会太奇怪。这是小学生在做游戏,叫「老虎抓仙女」。男孩是老虎,女孩是仙女,相向而立,一喊开始,仙女四散逃窜,老虎咆哮着扑向目标。地上有个画好的圈,抓到一个,就撂在圈里,再抓另一个。捕获仙女最多的老虎赢得王者的桂冠。这游戏简单粗暴,触犯性别禁忌,触动悄然滋长的本能的快乐。冲天的呐喊则来自其他游戏。「打倒四人帮」是跳皮筋的一种玩法,跳至最后一步,踩着皮筋的节奏,逐字喊出,打倒四人帮,就过了一关。1990年代跳皮筋的小孩。「解放台湾」则是来自一种神秘且难以言说的游戏——「一米二米三」。说它之前,先说「杠精杯」,豫东方言音译,多年来设法考证,也没弄明白这三个字的实际意思。你一定知道...

北京郊区有个专杀猫杀狗的火锅店,来的客人都是群众演员 | 夜行实录0110

魔宙所发的是半虚构写作的故事「夜行者」系列是现代的都市传说大多基于真实社会新闻而进行虚构的报道式写作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 大家好,我是徐浪。2018年4月初,我从哈尔滨回到北京,重新开始工作时,收到一个线人,孙琦打来的电话。 他说浪哥,我发现一条非常非常哇塞的线索,贼猎奇,想要卖给你。 我当时已经接了另一个活。 一对老夫妻找到我,说在去世女儿的衣柜里,发现了一具婴儿尸体,经鉴定和他俩有血缘关系,但唯一知情的女儿已经死了——我答应了他们的请求,正在调查谁是孩子的父亲。 这个故事我也写了,感兴趣可以点击右上角阅读原文看 于是我跟孙琦说,我最近比较忙,你这线索再留一留,多收集点资料啥的,过段时间再卖给我,要是真的很哇塞,我可以多给点钱。 他说行吧,但我可不保证不卖给别人啊。 4月18日,我调查清婴儿尸体的事,晚上为庆祝,和我的助手周庸喝了点酒,喝着喝着,忽然想起了孙琦这事儿,给他打电话,想要问清他手里到底有啥线索时,发现他关机了。 我没当回事,但第二天第三天再找他,仍然是关机,我就觉着有点问题了。 4月21日,我找了几个同行和记者什么的,让他们再打听一下,最近有没有人在孙琦手里买过线索,下午收到反馈,都说没有,我打电话叫上周庸,说去孙琦...

男童狩猎者:他杀了300多个小孩,但明年可能就释放了 | 魔宙奇谭009

「魔宙奇谭」是一个严肃活泼的成年人栏目讲述传奇人物,奇趣话题和惊奇故事以达到缓解焦虑和增长见识的目的优秀作者众多,均来自广大人民群众大家好,我是大魔。 不知道有多少魔宙读者,曾是网吧少年。 我上高中的时候,家里没电脑,总往网吧钻:打红色警戒,看新浪博客,写一些无病呻吟的文章发到网上,并且立志要把QQ挂满3个太阳。 你挂了几个太阳? 过去的网吧,集中有三种人:爆肝打游戏的,追剧追综艺的,网上唠嗑聊人生的。 像我这种,噼里啪啦敲键盘,熬了一宿只为在“榕树下”写篇文章的,不仅凤毛麟角,简直是有病。 还有一种人,集中于深夜上线——浏览色情网站看毛片的。 说实话,作为一名正在发育的高中男生,我对有人公然看毛片并不介意,自己虽不敢,好歹还能瞄两眼呐。 以前的黑网吧,胆子大到不可思议,他们竟然会把各个国家、各种类型的色情片放在电脑硬盘,以此作为招揽顾客的手段。 那些色情片,全部设置成了隐藏文件,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就这样,每逢月黑风高,在我对着word文档遣词造句的时候,旁边总会有一些大哥,戴上耳机,打开隐藏文件,开始观看他向往的性生活。 有那么几次,我觉得非常不对劲,因为有位大哥,他的品味和别人很不一样,一般男性看的都是成年女性,而他反反复...

给大家分享一个血泪教训:别轻易相信领导的话

大家好,我是大魔。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血泪教训:别轻易相信领导的话。2013年,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儿,有一个老领导,他对我的教育跟李白一样: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你现在赚的这点小钱算什么?!都只是你未来赚钱的零头。年轻就要超额消费,超额消费才有超额体验!在大上海这么纸醉金迷的地方,你得花钱去体验,用心去感受。学我,办张信用卡去吧。 我很听话,很快办了人生第一张信用卡,扔了小米2S,买了iPhone5S,还选了当时最俗的色儿——土豪金。 没过多久,挤公交的时候,手机被人偷了。 我陷入了深深的反思:妈的,如果是打车上班,就不会被人偷了。 于是我大手一挥,升级信用卡额度,又买了一个土豪金。并决定以后都打车上下班,再也不受这个气了。 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我要不装谁来装呢。很快,我买了人生第一套西服,想着万一我迅速功成名就需要出席正式场合呢,不得有个配套的衣服啊。 这套西服,直到我把它扔掉,都没穿出去过… 有了新西服,得买新皮鞋,一身套上去,咦,还缺条新皮带。 全部捯饬下来,感觉手腕空落落的,很寂寞,得,我又买了个西铁城的机械表。 花钱的感觉实在太爽了!我开心坏了,一边念叨着千金散尽还复来,一边从合租房搬了出来,拎包入住一居室,心里...

实不相瞒,我二十年前就买过违禁品

大家好,我是老金。今晚聊聊天。每到周六,都会有人问起《北洋夜行记》第二册书什么时候出来。我给过几种回复:大约在冬季、春暖花开时,或者说今年夏天。最近再遇见这问题,我会说,快了。确实是快了,书已经编辑完,编排已完成,插图画了差不多十几张,封面也已经设计过几版。但有个所谓不可抗拒力始终在那儿,乾坤大挪移也挪它不动。因此,我只能说快了。改稿多遍企图自尽的设计师,图片为草稿,且有色差,请勿当真。我当然希望书快点出来,第二册,第三册,以及更多其他版本的《北洋夜行记》、《夜行实录》和其他魔宙的故事。图书设计师就坐在我屋里,我经常站在后面看,虽说努力克制,但难免指手画脚,以此表达我的殷切之情。一本书的内容自然重要,但其物理、化学形态一样重要。书首先是物质的,然后才是精神的。当一本喜欢的书读过几遍之后,即使再也不会重读,也会留下覆水难收的感情,而这些主要源自于超越内容的「物质」,以及「物质」曾带给你的亲近。如博尔赫斯所说,书的魅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它的物质性。过去的时间越久,越是如此。一本书与人的亲近何来?看上去、摸上去、闻上去、听上去——翻动的声音。按照书籍设计大家吕敬人先生的说法,可以听的还有脑中的默读声,且书还有第五感:味道。虽不能吃,但能品味。...

我一边结婚一边写了这篇文章

大家好,我是大魔。跟大家请个假,这周的「魔宙奇谭」暂停一下,因为我结婚了!还办了一场没有新郎新娘到场的云婚礼。婚期定在6月22号,作为一个妻管严,我和媳妇儿定了如下计划:先去她的山东老家,请山东的父老乡亲们喝杯喜酒,然后赶回北京,好好上班天天社畜,再在婚期前3天,一路南下,跑到我的河南老家,举办一场当地特色的庸俗婚礼。万万没想到,新冠疫情给了我一个别开生面的婚礼。2020年6月13号,我们坐上高铁,风风火火闯山东。在此之前,北京疫情再次出现,当时已确诊7例新冠患者,源头来自新发地菜市场。我恰好住北京丰台区,离新发地菜市场不过六七公里,高铁上一瞅手机,社区微信群差点炸了——我住的那栋楼,确认至少有2个人最近去过新发地。当时我脑瓜子直抽抽:这办完酒席回北京,碰到小区给封了,可咋整?去山东的火车票到了山东,见到岳父岳母和一众亲友,休息一下就上了酒桌。看过《水浒传》的都知道,山东的酒桌是豪情万丈,什么主陪二陪三陪,什么三碗不过岗十八碗后还能再上景阳冈,反正咔咔一顿整,没多久我就不省人事了。第二天醒来一瞅手机:北京一天之内,确诊36个新冠患者。脑瓜子疼得更厉害了:这咋整,别回去后北京封城了,那还怎么结婚。但我心里还抱有一丝幻想,大不了多请几天假...

父亲失踪前买了很多保健品,还嫖了一次娼 | 多读两页010

‍‍「多读两页」是魔宙的故事分享栏目由老金或徐浪分享自己喜欢的好故事让你在娱乐的同时,获得超越人生经历的体验大家好,我是金醉。今天父亲节,加更一个特别的故事,讲一件失踪案。一家人,弟兄四个,父亲突然走丢了,找了很久仍下落不明。报了警,警察也无能为力。不掩饰地说,这种事情可能有一天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当父亲年纪大,认不得路的时候。本来不是件复杂的案子,但在找父亲的过程中,亲兄弟之间却相互起了猜忌。弟弟想:或许哥哥故意想让父亲消失?他想起小时候,哥哥挨了父亲的揍,曾发誓,“等你老了再打你!”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渐渐走向了荒诞,每个人心里都藏着鬼。后来,他们发现,连保健品推销员都比自己要了解父亲。明明知道推销是骗局,仍然主动上当,因为推销的小姑娘「需要」父亲。他需要「被需要」。直到调查出,父亲失踪前曾买过「回春」的保健药,弟兄四个才意识到,这不是简简单单的走失,其中包含着更多的隐秘真相。这些隐秘的真相,和犯罪有关,也和犯罪无关。它事关父与子,情与欲,禁忌与伤疤,以及历史与当下。这故事就像一把尖刀,剖开父亲,也剖开我们自己。故事的作者是我曾经介绍过的「黑暗写作者」陈希我先生。你敢花一小时的时间,接受他的冒犯吗?父作者:陈希我1“又迷路了!”父...

苏州河浮尸案:假模特的身体里,藏着失踪者的一部分 | 北洋夜行记098

【北洋夜行记】是魔宙的半虚构写作故事由老金和他的助手讲述民国「夜行者」的都市传说大多基于真实历史而进行虚构的日记式写作从而达到娱乐和长见识的目的大家好,我是金醉。上周,退休警察老董给我讲他年轻时候的往事。卢沟桥大家都知道,北京城西南,永定河上。卢沟桥往南没多远,是107国道和京港澳高速,两条出入京要道。这里有个杜家坎收费站,以堵车闻名,有人称其为「杜大爷」。1996年,杜家坎一带有很多常年积水的沙坑,可以钓鱼。有一天,老董接到刑侦队命令,说杜家坎沙坑里发现一条腿,让他去捞。那年老董刚干警察,在北京市局潜水队,专下水捞东西,证物、凶器、残肢、尸体,包括但不限于。沙坑不小,水草连成片,一眼望不到头。老董和同事划小船到水中央,扒开草窝子,看见了那腿,正安安静静卧在那儿。那灰黑的腐坏的肉的颜色——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老董说。连草带腿扥上船,只一碰,腿就散了,只拎起了两根腿骨。不知道泡了多久,法医都检不出什么了。这是老董第一次接触人体残肢。后来一次,下河捞溺尸,第一次捞到了完整尸体。河里水浑,能见度极低,人在深水里只能看见黑,彻底的黑。老董只能用手摸,以手感判断碰上的是什么。待在潜水队的四年,最害怕的就是在水里两眼一抹黑的时候。如果能远远看见尸...

Discover, share and read the best on the web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 Get unfiltered news feeds or filter them to your liking.

Get Inoreader
Inoreader - Subscribe to RSS Feeds, Blogs, Podcasts, Twitter searches, Facebook pages, even Email Newsletters!